梦见自已带狗耍(梦见狗咬自己自已打狗)

  • 作者:admin
  • 八字
  • 时间:2021-10-29 18:20:07
  • 52人已阅读

杨迪坐在顺义的院子里喂狗。

文章摘要梦见自已带狗耍:因为心爱的宠物狗离世梦见自已带狗耍,为了填补心中的缺憾,杨迪从2012年起,不断收养流浪狗。她曾和20多只狗住在北京国贸的房子里,狗丰富了她的生活,也撕烂了她的鞋子和包包梦见自已带狗耍;后来,她干脆在顺义租了一个14亩的院子,专心养狗。现在,她拥有50只狗,每天,她的工作就是照顾这些狗的饮食和健康。

图 | 吕萌

文 | 蔡家欣

编辑 | 林鹏

凌晨三点的京承高速上,没有了白天时的车水马龙。

黄色的车灯晃过,一只狗躺在路中央。杨迪下车查探,“被撞死了,身体有点发硬”。她用黑色的塑料袋把尸体装了起来,放进后备箱。

铁锹、塑料袋,杨迪的后备箱里常年备着这些东西。死去的狗,她没办法带回家。家里收养了50多条狗,“担心病菌传染”。接近家的时候,天朦朦亮了,杨迪在路边找了一块有土的地儿,用手挖了几捧土,盖在了那只狗身上。

这是杨迪生活中经常碰见的一幕。2012年,宠物狗去世后,她就持续救助流浪狗。在路上看见病狗,能救的,她会带回家,咽气的,出于不忍,也找个地方埋了。

全部的生活也都搭进去了。她辞了职,在顺义租了一个14亩的院子,那里有绿油油的大草坪,种着170多株果树,50多只狗在草地上、树下奔跑、追逐。每天,她的工作就是照顾这些狗的饮食和健康。

流浪狗在这里得到了庇护。但在杨迪的观念中,围墙对狗来说仍是一种禁锢。她认为,在大自然里自由地奔跑,才是狗的天性,“不要觉得,给它们几口饭吃,对它们来说就是恩赐。”

01

为了养狗,一年以前,杨迪从国贸搬到了这个14亩大的院子里。院子东北边有六间红砖平房——那是杨迪和狗的卧室。

天下起小雨,杨迪收养的狗回到屋子中避雨,在床、地板和桌子上留下了泥泞的脚印。

深蓝色的床单上,会有黄色的液体晕染开来,还有一坨发黑的狗屎。杨迪不介意睡觉的床被弄脏,“等会又要换洗床单了”,她指了指被弄脏的床,摇摇头。

50岁的她,独自一人在这里伺候50多条狗。平时,她习惯穿一条紧身裤和肥大的T恤,把头发向后梳成一个髻。

吃饭的时候,50多只狗会迅速凑到杨迪身旁,扑上去与她抢夺食物,杨迪通常都是站着将饭迅速吃完。

面对这群“毛孩子”,杨迪就像个老母亲。每天忙着清扫大院子,喂狗,带狗上医院……在院子里,她浑身都是灰扑扑的,T恤上尽是狗印子。

对于院子里的每一只狗,杨迪都了解它们各自的性格和特点。

“在我家,狗就是第一位的。”杨迪说。3间起居室的门随时敞开,天黑了,50多条狗随意挑选喜欢的房间、位置吃喝拉撒;杨迪端来半个西瓜,自己吃两片,几只狗立马蹦上桌,瓜分剩下的部分。

每到中午,狗会在院子的阴凉处,房间的地板和床上睡觉。这也是这个小院一天里难得的安静时刻。

每天晚上,杨迪尽量搂着更多的狗睡觉,“我一人养50只狗,它们需要争宠,很没有安全感。”

她的目标是每只狗最后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成为家庭成员后,它们才会有真正的安全感。”

但她对领养人的选择很“苛刻”。比如,农村杀狗的现象更常见,拆迁户为了住高楼抛弃狗,这两类人她一概不同意。“领养走再送回来,我养得起,但是对小狗们伤害很大,它们知道自己被抛弃了,性格会变得很古怪。”杨迪说。

为了防止夜里50多只狗在院子里吵到周围的邻居,每天睡前杨迪都要把狗带到屋子里和她睡在一起。

除了50多只狗外,和杨迪一起生活的,还有一只叫“美丽”的母鸡,它也是杨迪的小伙伴。

02

杨迪有着令人艳羡的前半生,用她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脚底不沾土”。

她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有两个哥哥,家人宠爱,出门有汽车接送。大学毕业后,她进入天津一家五星级酒店工作,物资不丰富的年代里,她就见惯了红酒、巧克力、鲜花……2000年,杨迪进入房地产公司SOHO中国,跑金融业务。

杨迪带着豆豆在建外SOHO附近的公园中休息,这个公园也是杨迪最开始帮助流浪狗的地点之一。

在中国房地产事业腾飞的黄金时代,她积累了房产等财富,这也成为她现阶段的生活来源。每年,杨迪所在的部门要完成上百亿的贷款业务,“当时脑子里全是报表”。应酬填满了她的业余时间,见大客户前,她需要提前一周做发头、指甲,搭配衣服,“不能在气场上输给别人”。她做古董生意,凌晨四点钟,跟人到黑市上跑货。有时候,她还会跟朋友成群结队上酒吧、迪厅放松。日子过得喧闹不止。

杨迪年轻时的照片。

高强度的工作给杨迪的身体带来了伤害。好几次在公众场合,她犯心绞痛,“感觉自己差点窒息”。她形容自己性格坚硬,遇到事情了,“不会跟任何人诉苦”,“只跟小动物说”。

在建外SOHO的房子里,至今还有两只狗生活于此,杨迪每隔几天会从顺义开车过来给它俩喂食、收拾房间。

相依为命的,是一只叫球球的狗。

那是一只黑白毛发相间的日本狆,两个眼珠子又黑又大,它是杨迪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只宠物。年轻的时候,杨迪躺在沙发上流泪,球球会凑上来,舔她的泪水。她不善于和家人交流感情,“一关上门,连父母都关在门外,只有它和我”。

在建外SOHO的家里,杨迪正在翻阅曾经的照片,“柜子里还有好多以前的衣服,都收起来,现在不怎么穿了”

他们俩一起住在北京繁华的CBD国贸附近,那是一套200平米的房子,铺着白色木地板,墙上涂暗红色漆。逛街上餐厅,杨迪都带着它。外出旅游,为了不让球球落单,杨迪就尽量选择北京周边可以自驾游的地方。“我人生中最风光的时候,都是它和我一起经历的”。

球球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0年,为了陪伴父母和球球,杨迪辞职。2012年12月12日,球球病逝。用了半年,杨迪才缓过劲来。楼下的小区里藏着20多只流浪狗。“如果狗有来世,球球在外头流浪,怎么办梦见自已带狗耍?”她把那20多只狗领回了家,找到了填补伤痕的方式。

“老大”和“老二”是杨迪给它们起的名字。它俩性格孤僻,爱打架,就临时放在了建外SOHO的房间里。

被狗咬坏的高档鞋子。

房子在办公区,杨迪昼伏夜出。白天白领上班,她大门紧闭,和20多只狗在房子里静悄悄待着。狗不懂事,在那些汉白玉石柱上撒尿,撕咬她的名牌鞋、包。晚上9点钟以后,上班族陆续离开了,她牵着狗狗们出来散心,来回三四趟。

自从在顺义养狗,杨迪已经很少有时间和机会带着狗去公园中散步。城市中曾经的生活杨迪不是不喜欢,而是觉得如今救助更多的狗是最重要的事情。

03

搬到顺义后,杨迪彻底离开了以前的生活。

她至今单身。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让她在选择伴侣时极度谨慎,“宁缺毋滥”。挑挑选选,年轻的时光很快溜走了。

渐渐地,她干脆把精力全放在了狗身上。她已经不能习惯没有狗的生活了。有时在城里过夜,早上醒来,身边一片空荡荡,捞不着狗狗,她瞬间“吓清醒了”。她为狗也耗尽了积蓄。每个月600斤狗粮,还有巨额医药费,现在,她需要为狗狗们每个月上万块的生活费发愁。

在回家的路上,杨迪在路边的一片空地埋葬了在高速上捡到的、被撞死的流浪狗。

她依然没有跨过球球死去的那道坎。球球走后第七天,她梦到自己的身体被强烈地撕扯着,一头是球球,拉着她“跟我走”,另一头是杨迪自己的迟疑,“我跟父母道个别”。

球球消失了。“我再也没梦见它,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

还有一个过不去的坎是“心太软”。她看不得狗在外得病受苦,被人追杀端上餐桌。一遇上,就忍不住出手相助。

每当杨迪躺在床上休息,都会有几只狗扑倒在她的身上,将她团团围住。

生生死死的场面她还没见惯。院子里有只小狗被另一只大狗咬断了脖子。杨迪执意花30万做克隆。失败后,她一直到处搜罗长得和那只小狗相像的狗。

“真的只是(想)再见它一面。”

一只刚被救助的泰迪狗,在医院抢救后被杨迪带回家里。

杨迪经常会带狗狗去医院看病、做检查,这些都是不菲的开销。

在宠物医院,有时因为照顾狗,杨迪经常会在这里过夜。

现在,杨迪逐渐脱离了之前的朋友圈,“成天忙狗的事情。住在北方农村,邻居看她“糟蹋钱”,当她“冤大头”。村民捡到一只泰迪,她担心狗被转手卖出,甚至被杀,花500块买下了,对方说梦见自已带狗耍:“你知道这种狗市面上好几千,我就只要你500元。”

每当杨迪开车回家,狗都会跟着追上来。她的汽车也为狗狗进行了改造,平时出门,副驾、后座上经常坐着狗狗。

顺义靠近机场。每天都有好几架飞机从头顶飞过。“轰,轰……”飞机一响,一群狗就追着狂吠。天一黑,狗狗们进屋睡觉。院子霎时安静下来。没有了日光和狗,祥和宁静的氛围一下遁去,清冷包围她的心头。

她花了半生的时间,想要“把流浪的生活稳定下来”,到头来发现自己做不到,病了还是要自己扛,“扛得过就过,不行就算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