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在亲戚家作客(梦见自己的亲戚)

  • 作者:admin
  • 八字
  • 时间:2021-10-30 14:55:09
  • 19人已阅读

又是六月

在大地和云水之间

父亲的样子被沉默的夕阳擦亮

穿越过我的视线

写作是一种惭愧的回忆

而我将用泪水诠释他所承受的苦难

反复书写

思念在苍茫夜色中灼灼生辉

写入我灵魂的渴望

神的救赎

——题记

文/钱路红

1.

昨晚看到新月梦见自已在亲戚家作客,清丽朦胧梦见自已在亲戚家作客,透过云雾丝丝缕缕地洒落人间。天是银灰色的,宁静得使人忧郁。

似与从前毫无二致。

女儿说,妈妈,同学说,六月二十号是父亲节。

我想了想,点头道,嗯,对啊。

她看我一眼,似有话说。

我想,她许是想起她的父亲。果不其然,她慢慢说了一句,妈妈,我想我爸了。很想很想。说的时候,她眼眶渐渐红了。

我一时无语,默然久之。

但不过一会儿,她又沉浸于自己的乐趣中。灯光在她脸上涂上一层湿润的淡白,犹如梦幻般的色彩。年少的忧愁不像成人那般持久,可以瞬而消散。

不到三分钟,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倏地站起来,穿过屋内的空地,朝门边走去。

你去哪?我问。

哦,去隔壁,汝汝回来了。好久没见她了,我要去找她玩一会。说着,她晃晃手中的香袋,像精灵一样很快没了影。

唉,早点回来!

知道了。她的声音显得十分遥远。

在她关门的那一瞬间,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似晚风一样离我而去。

这时,月光被云掩住,有些虚无缥缈,又自带一抹静谧的深邃,引人遐想。

我在窗前桌上,对灯默坐,细细地忆念前尘影事。

望月思亲,这是一种病,且无可救药。

心里明知,往年父亲节,并没有给父亲送过什么特别的礼物,甚至总会忘记这个节日。可是,自父亲离世后,每每到这个时候,就忍不住地想起他,想起和他一起度过的日子。

我久久地望着窗外。

夜幕低垂了。

2.

在此前的文字里,在所有的记忆里,我清晰地记得从前的日子。那时,没有锦绣繁华,没有五彩斑斓,但有平凡的欢愉,有月下的梦想,还有许许多多的回忆。

在回忆里,一个影子出现在我的余光里。接着父亲就飘忽忽地过来了。他的头发飘忽忽的,眼神也飘忽忽的,有些许疲惫。大概走了漫漫长路,并且在附近徘徊许久了。

他习惯了沉默。因为负重,不得不沉默。

事实上,我怀念他的气息。因为,他的气息里充满了过去生活的细枝末节。

他每天都很忙,感觉总有做不完的事。白天,割草喂牛、田间劳作,阳光夹杂着尘埃。傍晚,在太阳就要下山时,他还要与母亲一起挑水浇菜。当忙完这一切后,天已擦黑。他默默地坐在屋檐下吸水烟,任风吹散所有的疲劳。

他只需抬起眼睛,朝大门外望去,便知道自己会不会出去。外面的景象依然动人。于是,他会出去散散步。朝晒场的方向,那里会有乘凉的人,还有玩耍的孩童——那是一个热闹场所。或者朝河岸的方向,也就是那一大片梧桐林的跟前——那是一处安静之地。

其实,他大多时候会选择后者。

晚风轻轻吹起,尘埃纷纷落地。他背着双手站在河岸上,一动不动。他疲惫的双眼,停驻在空旷的远方。树上停着好些鸟儿,偶尔欢快地叫两声,便朝远处飞去,消失在一片树林里。或是腾起身子倏地飞向河面,迂回盘旋,绕上一大圈,很快又飞回来,静静地栖在树枝上——等夜来。

云变暗了,也薄了,月亮透过树梢洒下一些散漫的光影。他依然站在那儿,凝望着远方。不知道那时他在想些什么,会那么长时间地陷入沉默的遥望之中。

当然,他也可能就待在家里,哪儿也不去。没事可做时,就点燃一嗻水烟。或是找出积攒已久的藤条来编凳子,编编停停,唯恐粗心大意导致前功尽弃。

还有,就是和母亲说说地里的庄稼、老屋的牲口。再回想一下从前的光景、从前的人或事。所有这些语言与沉默——都对逝去的时间深表遗憾。就连他的神情,也带着一种既遗憾又无奈的感情。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反反复复,希望与失望,漫长的岁月……他慢慢老了。

老去之后,他的腰身有些佝偻,脚步慢吞吞的,说话也慢吞吞的。他安静地坐在那儿,一整天都不说话,脸上的神情,就像窗外的月光一样深沉、凝重。

然后,我看见六月的风,掠过小窗,漫过他孤独的眉眼,默默停靠在这盛夏的时光里。

3.

——六月。

岸边绿树红花,河流芬芳宁静。岁月向人们展示着它美丽的姿容。到处都是一片葱茏的景象,仿佛上苍给予人类的无限幸福与想象。

或许,幸福只是借了上苍的光而已。没有什么明确概念。也或许,其中还抱着一种迫切的愿望,给予了这番幸福似的。然而,在想象里,我总会忍不住追忆起恍若流水般淙淙消逝的年少时光。

于是,我恍恍惚惚地想起些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风从窗外掠过的那一瞬间,我不止一次地呼吸到了夏天那温和潮湿的气息,也不止一次地想起跟着父亲到河边捕鱼的情形。又一瞬间,我仿佛听到了屋檐慢慢滴落的水声,还听到了梧桐林中鸟儿的叫声,以及苍凉悠远的音乐声……在各种混杂交融的声音里,沉寂稍久的思念如火一般复燃。

然后,我看见父亲。也看见自己。

那时候多雨,当两岸一片湿润的时候,河水也暴涨许多,一片赤黄,仿佛激荡着一股夏潮,从各条沟壑间漫入田野和池塘,再漫入小村庄每一个空寂的角落。那腥潮的气息中夹杂着水藻、菖蒲和柳条的气味,还有随着春天逝去的落花的沉香。它像是永恒的叹息,让人不免产生一种幻觉——仿佛一场烟雨梦。

风住了,雨息了。乌云渐渐散了,阳光洒下来,带着一颗恬淡安静的心。一只燕子停在屋檐下,欢快的叫起来。

大门吱吱呀呀地开了,是父亲轻轻地出门了。他默默地站了一会,径直朝岸上走去。

我跟在他身后出了门。

风有些凉,但我依然迎着太阳,一路小跑着追上父亲。

不过几分钟,我们就走到河边了。

河水在午后的阳光下安然地向前流淌着,绵绵水声犹如古老的故事一样朦胧。水草微微摇摆,似随风起舞。鱼虾穿梭其间,自有情趣。岸沿下一株苍老的柳树让我想到了外婆的眼睛,也是这般苍老,直抵人心深处。河对面的村庄和田野显得有些迷离,庄稼和果树笼罩在一片宁静的氛围中。

父亲走下河岸,娴熟而沉静地支好渔筝,拴好鱼弦,绷紧一些,再用力甩进河里,然后再弄来些碗口粗的木桩和石头压住渔筝。待做完这些后,他走到树荫下,点燃一支烟,静等鱼儿入网。

不多时,我看到水波微微动荡,接着听到一阵水花翻腾的声音。我兴奋地跳起来,循声而去。

父亲也跟过来。

网里果然有两条鱼,还有好些小鱼小虾。那两条鱼虽说不是很大,但也超乎我的意料。鱼鳞在阳光下秀丽闪光,整个身子恼怒地前摇后晃。当父亲慢慢收起网兜,它们仍蹦跳着、挣扎着,试图回到河里。当父亲将那两条鱼放进鱼篓的时候,它们嘀咕着,尾巴划出一道苍白的弧线,内心似有说不出的悲凉。

接着,父亲又把渔网撒入河中。

——等待。

他垂首,看拂动的水草,看浮游的鱼虾。再抬头,看如洗的碧空,看天边的飞鸟,看树枝在风中摇曳……静静地享受那短暂的、令人神往的宁静时光。

我脱了鞋,走到一处浅水滩。

父亲朝我轻喊梦见自已在亲戚家作客:“唉,你小心点,不要到深水处去。听见没有?”

我应答着,把裤脚挽高些。河水潺潺,两岸田地默然相对。小鱼小虾滑过我的脚背,黑白羽毛的鸟儿从树林中飞出,箭一样掠过河面。风吹过来的时候,我嗅到一股清新湿润的气息。

当感到无聊的时候,我又从水里走上岸来,像鸟一样在风里飞来飞去。几枚花瓣随风而落,暗香浮动。

父亲望着我,笑而不语。

这时,一叶小舟顺流而下,荡起点点水星。几只灰褐色的鱼鹰立在船头的栏杆上,孤傲至极。一个老人坐在船头默默抽烟,神情苍茫。不过一会,小舟愈行愈远,渐渐消失不见。

时光寂寞,又满怀惆怅。

不到两三个时辰,父亲已经从网兜里收了好多鱼了。当然,大鱼只有寥寥几条,以小鱼小虾居多。

不久,太阳落山,河边洒满了迷离的夕光。那些鱼虾还在鱼篓里挣扎翻腾,作垂死挣扎。

父亲在收渔筝的时候,帽沿遮住他的眼睑,使他看起来有点瘦削,但他的背影并不显老。

不久,家家户户的炊烟升了起来。天色已晚,远处的山脉隐约可见。然后,我又听到了鱼的扑腾声,还听到了母亲的呼唤声。

走吧,回家。父亲说。

我点点头。

4.

——六月将尽。

一直有雨,似永无止竭。

雨天的湿热沉闷,被近晚的风渐渐吹散。花在风中簌簌掉落,如同雨点飞坠。父亲沉默伫立,看得出神。意识到这种美感转瞬即逝,于是不愿离去。

然而,好景不久。

连日暴雨,河水持续上涨,漫过河堤,淹没低洼处的农田和菜园,漫到我家房屋前,再慢慢渗进院子里。

那时我家住在村子下方,靠河最近,所以首当其冲受到影响。

当水漫到井边时,最先留意到的还是我家那条老黄狗。他汪汪地叫着,受了惊似的绕院乱跑。当河水浸湿了院中果树和墙边一溜花草时,它跑到大门边,朝河岸的方向大吠。

父亲刚从老屋过来,见狗一个劲地乱跑乱叫,不由就怒它:“唉,唉,你乱叫些什么?不准这样。”

老黄狗有些无辜地望望父亲,垂首跑到他跟前,一个劲地蹭他的裤腿,低鸣一声,沉默下来。

可是一会儿,父亲也发现了漫进院中的河水。他于是也绕院走了一圈,又走到大门外,在小沟边站了良久。那一片赤黄的河水,因风渐显翻滚之势,一时让他傻了眼。

天空灰蒙蒙的,阳光微浅,从树叶间漏下斑驳的影迹。岸堤不高,河中一切清晰在望。藻类在水中漂浮,稻谷被淹没得只剩半截了,菜园地势稍高,但也快要陷入水中。

父亲心想:糟了,再这样下去,土砌的围墙非倒塌不可。

站了一会儿,母亲也出来了。一见到父亲,就一脸愁苦地说:“哎呀,水这么大,都漫到院子里了。这可怎么办啊?”

父亲更焦虑,但脸上没怎么表现出来,他安慰母亲:“别着急,雨已经停了。”

“现在是停了。万一夜里或明天又下怎么办?”

“都下了一个星期了。看这情形,应该不会再下了。”

母亲叹息着:“可是,可是……”

父亲挽起裤腿,说:“别担心,不会有事的。雨都已经停了,河水跟着也会退了。”话虽这样说,然而他心中并不安宁。

母亲于是沉默了。

父亲也半天没说话。

过会,母亲望望被水打湿的鞋帮,又抬头对着河水,轻轻的说:“雨虽然停了,但河水一直在往上涨么。”

父亲苦笑一声,“你呀,别想太多了。即使河水再涨,只要不没过檐阶,便不怕。说不定,河水一夜之间就退去了。”

母亲向远处望去,在薄雾里望见一只鸭子孤独地漂在水面上,时沉时浮,心中不由伤感,于是说道:“但愿吧!但愿像你说的那样。可是,谁知道河水会不会退呢?”

父亲默不作声,心里充满了忧愁和烦恼,又像是在生谁的气——是的,他在生自己的气。当初,怎么会选择在这里建房子呢?地势那么低。怎么就没想到眼下的情形呢?唉!

母亲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朝四处张望,自言自语道:“咦,狗呢?狗跑哪去了?”

父亲听了,也拿眼睛朝各处搜寻起来,却无踪影。

二人正自寻找间,只听扑通一声,老黄狗扑到水中,迎浪向前泅度。不知所去为何?

“喂,你跳水里干嘛?你要去哪里?不要装疯,快点给我上来。”母亲原本心中就乱乱的,就此情景,不免骂它。

老黄狗闻言,昂首朝母亲一望,掉头向小沟边泅来。它爬到沟边,抖掉身上的水,知错似地低呜一声,撒开腿跑回去了。

父亲忧愁地望望天,勉强冲母亲笑了一下,“走吧,先回去。老站在这儿也不是个事。”

母亲轻吁口气,“嗯,回去。”

回到家里,他们在屋檐下坐了一阵,也一直沉默。久之,天黑了,天空浮着一层薄雾。无月。风变得轻柔而凉爽,但吹不散满心的忧愁。

那晚,我在床上醒着,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他们说起一些寻常事,还提到连日来的雨水天气。当说到过去的困苦时,间或叹声气,似乎心里很沉重,像塞了块铅似的。

我迷迷糊糊听着,感觉很困倦,不久便睡着了。

我不能忘记父母的话,梦中灵魂为一片汪洋浮起来了,四处漂浮,过了沟,上了岸,又入了河,复又飘到遥远之处——要飘去哪里呢?天空暗蒙蒙的,只隐隐有几点疏星,虫声繁密如雨。一颗流星划空而下,村中传来几声凄厉的狗吠。不远处泛着一叶孤舟,老渔夫披蓑戴笠,站在船头用力摇撸。忽然一股风浪来袭,打翻了小船……

接着,我被吓醒了。我在暗中躺着,默默地听风声。

窗色天色微微暗沉,天快要亮了。这时,耳边传来“咕噜噜”的声音,接着一阵激烈的咳嗽声。父亲又在吸水烟了。

我反应过来,因过于担忧,父亲失眠睡不着。​

过不久,又听到母亲幽幽的声音:“……唉,你都坐了大半夜了,还是回屋睡会吧!”

父亲嗯了一声,许久没说话。

远处传来一声鸡啼,父亲自言自语:“天亮了,牛也饿了吧。”

天还没大亮,父亲洗了脸,提着一桶水往老屋去了。

母亲扫了堂屋,生了火,然后从偏厦里取出一个篓筐,坐在门边削芋头、切猪菜。

一切皆像父亲说的那样,夜里无雨,河水也退去不少。

四下一片潮湿,略带腥气。水天平静,只是依然赤黄。沟边有搁浅的鱼虾,草木缄默。不觉间,太阳升了起来,一团团白云浮在天上。

父亲望望天,又望向饱经风霜的围墙和围墙上暗绿的青苔。虽说虚惊一场,但他忧愁仍在。于是,他对母亲说:“等天气再晴一些,还是要买点水泥和沙灰来补补开裂的围墙。”

母亲点点头,“嗯,是该修补一下了。幸好河水退了,要不可就麻烦了。”

今年算是过去了,那明年呢?万一河水又泛滥怎么办?父亲心里这么想,但他没说。

人活着嘛,总要承受一些忧愁。苦乐参半。若事事说与母亲听,只能换来更多忧愁,别的却没有。

父亲的担心并非多余。几年后,连续暴雨天,河水再次暴涨,淹没了农田,冲垮了我家的围墙,积水漫上檐阶,漫进屋内,淹到小腿肚。情急之下,我家只得连夜搬离,借住于村口的铺面房。

这是后话。

​ 5.

入夜了,我的思绪总离不开回忆。

梦是前世的记忆。

梦又是思念的回声。像远处飞来的一只鸽子,在眼前无声回旋。又像呓语一样从心里发出,再沉浮于眼前。眼前的一切,要么饱经风霜,要么充满幻觉。

总之,与现实迥然不同。

夜里,我又梦见父亲——

他踏着月光而来,身上穿着那件蓝色的中山装。到任何时候我都不会忘记他那件衣服。因为多年以前,他只有去亲戚家做客或上街,才会换上那件衣服。而我跟他到街上的时候,常常牵着他的衣襟,生怕自己走丢了。即便到亲戚家,也总是拉着他的衣襟不放,唯恐哪户人家的狗从某条深巷里窜出来咬伤自己。

梦境切换。

他站在堂屋里,望着墙上一幅褪色的年画,或是望着堂屋中央桌子上爷爷的小石像,沉默不语。浅黄的光线蒙在他面上,衬得他的面容越发苍老而憔悴。那个当儿,他是否在感慨人世沧桑?还是想起他的父亲?我无从得知。他心事苍茫。他目光黯淡。蛛网从被烟火熏黑的楼楞上倒垂下来,快要垂到他的肩上。像是在老屋里吧,但又不是。其实,无论是在哪里,都不重要。因为,房屋在月光映衬下,显得十分朴素、宁静,也温暖。

大地似乎沉沉地入睡了。

然后,我醒了。

我看着黑夜。只有无尽黑暗。梦的碎片在眼前浮动,像飞花一样。但当我想把这些碎片拼凑起来时,碎片忽而消逝,只剩下父亲依稀的面影,时隐时现……

我怔了一会,走到窗前。一缕清光透进来,蔓延一室寂然。我怅望院中,希望看到父亲的身影。但看到的仍是那道矮墙和那几扇小窗,在无边静寂中,也似入了梦。

这是一种陷入孤独的感觉。

夜色微凉,窗外空空荡荡,廊灯光线浅黄。空气中弥漫着湿润气味——似有雨来。

风起,灯影在我心里轻晃,一直晃到河边,演变成——汩汩水声。只刹时,眼前一片虚空,模糊不清。但我不甘心,仍艰涩地搜寻着与他有关的记忆。

风止,檐下归于沉寂,夜色更显苍茫。然而,就在那样的时刻,父亲的形象又重现于眼前。

他立于小路边,背了落日和村庄,怅望遥天。顷刻,晚风忽起,炊烟飘向夕阳,落叶纷纷而下。他仍然站在那儿,站在时光尽头,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我还看见他以不同的姿态,出现在不同的苍穹下。他的身影负载着无限苍凉,他的目光刻满了岁月沧桑……那一刻,忧伤像六月的细雨一样洒满了我全身,让我在一派夕阳晚照中感受到一种别样的风景。那是一幕没有声音、没有语言的景致,像一所石垒的房屋坚实地耸立在我的记忆中。

黑夜将尽,沉默如初。一切都安静下来。心绪,也渐渐归于平静。而在它的后面,在记忆的后面,自有一种熟悉的气息,让我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召唤。它是一种联结。

最后,我又重新回到了记忆里。

这是一种感情。

而那些我所熟悉的景色——山脉、田野、河流、菜地、梧桐和飞鸟,会随着时光侵蚀慢慢脱离我的记忆,又会悄然隐遁。然而,父亲的影子却和阳光一样随处可见,在这夏日的气息中宁静地存在着。所以我想,此后经年,我仍会反反复复地写下我的记忆——那曾经令我无比厌倦,现在又无比怀念的故事。

除了怀念,我别无选择。

6.

又是一天。

窗子半敞着,我的眼睛被风打湿了。也不知怎地,我忽然难过起来。

在一种淡紫色光影中,我看见父亲的目光像星星一样闪烁。他沉默的表情,带着对往事的追忆。他孤独的背影,映在夕阳下岁月的影子里。

一阵细碎的鸟鸣过后,接着又传来遥远的歌声,在我耳边久久回荡。

那歌声实在很遥远,像昨夜的梦一样。眼前忽而一片苍茫之色,铺展着浓浓的黄昏。

那一时刻,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似在不知不觉间就背离了过去,瞬时过渡到现在——抵达这个傍晚。

思绪逆流间,回忆因这暮色的笼罩,而显忧郁、苍凉。河水潺潺,带着眼泪的味道。

晚霞将要下去。鸟儿两片薄薄的羽翼,被风吹落于地。窗外,流光飘忽,似下了一夜的残雨。

白昼将尽,连带着回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