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游泳成功上岸了(梦见在海里游泳逃生成功上岸)

  • 作者:admin
  • 八字
  • 时间:2021-11-01 00:55:09
  • 21人已阅读

知道为什么梦见自已游泳成功上岸了,奇奇怪怪的人,在夏天都出动。

不信你清点一下记忆,你人生中遇见的所有妙人,是不是都降临在夏天?

冬天里,他们大概都跟狗熊青蛙一起冬眠了,养精蓄锐之后,一鼓作气大闹整个夏天,带着你的生活也跟着离奇莫测。

你在夏天里,一定遇见过这样的人。

张士豪

人格类型 愣头青

出没地点 [蓝色大门](2002)

同类 徐太宇([我的少女时代]) 、柯景腾([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好端端的夏天,碰上张士豪这么个愣头青,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偏偏,高中的夏天,你躲不开这种幼稚鬼。

只是稍稍多看他两眼,他立刻多余地心领神会梦见自已游泳成功上岸了:你喜欢我。

死开啦衰仔,喜欢你的是林月珍,我和孟克柔都只是想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果然是高中那种白痴男生。

白痴,和朋友打赌,说朋友肯定不敢在操场上打手枪,光天化日,日头正烈朋友一脱裤子他就高声嚎起来:“快来看猛男打手枪啊!”

白痴,像个复读机一样,每天尾随在女生后面,只会说一句话:“欸,我叫张士豪,天蝎座O型,游泳队吉他社,我还不错啊。”

不错你个大头鬼啦,数学考试及格了吗?

好啦,我承认他还蛮有夏天男孩那种感觉的。

衬衫是蓝白黄,清清爽爽,又不太单调,骑车的时候前襟敞开,夏天的风呼啦啦地灌进去,飘啊飘的。

他夜里会偷偷去学校泳池练游泳,会一路小跑过去,把喝完的空矿泉水瓶,亲手递给拾废品的阿姨。

要命,他还是个直球选手。

孟克柔问他到底要干嘛,他一脸不服气地说,“我就是要追你啊。”

说完,委屈屈地噘嘴,低头挠挠脖子,又绷不住抿嘴一笑,酒窝子深得真能盛二两酒。

明明是个害羞鬼,虚张声势的样子,想让人撸撸他的头。

又羡慕,怎么会有这么简单的男孩子,学游泳就因为游泳很帅,生活里最大的烦恼,是尿尿分岔。

他在海边沙滩上,会一把把你拉到浪花里泡泡脚,他游泳上岸后身上还滴着水珠,可笑容比太阳大。

孟克柔喜欢林月珍,所以没办法喜欢张士豪。

但是,我有点喜欢他。

玛莲娜

人格类型 启蒙爱神

出没地点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2000)

同类 米兰([阳光灿烂的日子])

愣头青们也都是在夏天“开窍”的,因为他们的启蒙爱神,也都是在夏天现出原形。

他们是在夏天里遇见自己的玛莲娜。

玛莲娜在夏天,会仔仔细细穿好吊带袜,固定好免得卷边。一头大波浪会捋到肩头一侧,一边的脸若隐若现,另一边的脸轮廓分明。

裙子的剪裁也是恰恰好的,勾勒出腰线,又箍出丰乳肥臀,惹得男孩们发出猥琐又由衷的赞叹:

“多美的屁股啊!”

她领口裸露的皮肤汗涔涔的,看得那些追着她欣赏的男孩,也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青春期里,同龄女孩还干瘪枯瘦着,不晓得打扮,甚至面有菜色。

可这时候,玛莲娜出现了。

夏天毫不吝啬地勾勒着“女人”的样子。混小子们这时候也许在模模糊糊地想,原来,“女人”是这样的。

她知道自己性感吗?应该是知道的,但知道的程度有限。

她应该没想到,她只是天热难耐,穿着薄薄吊带睡裙,铺了张垫子席地睡下,轻轻扇着风的样子,也是撩人的清风;

她刚洗过头发,坐在凳子上仰头晾干,也是层峦叠嶂的风景。

她没那么自知。

可夏天是个什么样的厉害角色啊,它能把人扒个干净,玛莲娜的美,怎么藏也藏不住。

同样被扒光的,还有猥琐男人们的欲望。

一个无法被亵渎的美人是危险的,越是高贵不可侵犯的花瓶,越是有人想要打碎她。

孤苦无依的玛莲娜,被人们的欲望打碎,再重新揉捏成各种样子,她是妓女,是荡妇,是染了红发的欲望对象,是等着被点烟被献媚的女神。

不,不是的,她只是玛莲娜而已,纯粹的美,纯粹的爱神,风雨飘摇中等待丈夫的归来。

夏天,在玛莲娜身上,你第一次体会到欲望,但更是那个夏天,在她身上学会了美,触碰了爱。

沈佳宜

人格类型 初恋系

出没地点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2011)

同类 Mew([爱在暹罗]) 、亚纪([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路小雨([不能说的秘密])、友子([海角七号])

夏天比冬天还容易寂寞,不然,为什么遇见初恋总是在夏天?

和沈佳宜越走越近,是在高三夏天。

学校里男男女女统一穿着黑白校服,枯燥的很。

老师凶巴巴地骂人,烦躁得很。

天天就是考试做题,无聊得很。

夏天,沈佳宜适时地出现,也是一样的校服,衬衫短裙,但就是穿得比别人好看那么一点点。

她是很乖巧的那种女孩子,你们班上学习最好的那位,打扮也干干净净的,坐姿永远端正,字迹永远工整。

她脸蛋子上还有点没褪去的婴儿肥,看起来嘟嘟的。但她一开口讲话就不可爱,班干部似的,上下五千年的大道理全被她讲完了,好假哦。

如果你不幸像柯景腾一样,被老师安排成为她的一帮一重点“扶贫对象”,那就更惨了。

你学习好不好,关她什么事,可老师一道圣旨下来,她就真当金科玉律,死活要辅导你功课。

这女人真烦死了,老是用笔戳你后背,要不就批改你的习题要你订正。

小学生吗???

但其实,她说的也不是没道理。

“我瞧不起的,不是成绩不好的人。我瞧不起的,是一个明明自己不努力念书,却只会瞧不起用功念书的人。”

很不爽哎,竟然被这种假学究讲中。

不服气,所以一定要在学习上打败她。于是每天每天,都和她一起留在教室里到很晚,刷题刷题再刷题。

夏天快要过去了,考试快要结束了,沈佳宜扎起了马尾,特别好看,你的成绩也突飞猛进,要追上她了。

很久以后你才承认,那么好的夏天,谁喜欢读书啊,只喜欢沈佳宜。因为夏天,就是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不管是一起唱歌,一起交换录音日记,还是一起弹钢琴,大好的夏天,要和ta在一起。

菊次郎

人格类型 人生路老司机

出没地点 [菊次郎的夏天](1999)

同类 克里斯([伴我同行])、契克([契克])

你小时候,最不开心、最迷茫困惑的那一年夏天,遇到了菊次郎。

夏天不开心的时候,西瓜也是不甜的,烟花棒燃尽后的渣滓看起来也无精打采,连五颜六色的冷饮,也没什么劲头吃。

失去父亲,又见不着母亲的正男,就是这样在大好的夏天里垮着个脸。直到他遇见菊次郎。

你在一开始,并不喜欢菊次郎。

看那张黑帮喽啰般的脸,就不像好人;

行事作风也像个土匪头子,明明是个大叔了,还爱跟收保护费的不良少年混在一起;

说是要带正男去找妈妈,还没出发就把旅费输了个精光;

才走了几步路,就先邀功,要正男记着和他妈妈说,自己是个大好人。

你觉得夏天里遇到这么个衰人真是触霉头。

可是,一无所有的夏天,没有这么个衰人,你寸步难行。

他是人生路上的老司机,你要上路,得他带带你。

可是后来你发现,这个夏天想要实现的愿望没实现,想要见到的人也不一定想见你,只有菊次郎这个纸老虎,凶巴巴地护着你。

你忘了这个夏天不快乐的一切,只记得一路上带着你,用泼皮无赖护你周全的老司机菊次郎。

他纹着吓人的浮世绘纹身充门面,画的还是波涛汹涌,却连游泳也不会,套上个游泳圈狗刨,还刨了个四脚朝天,险些把自己送走。

他耀武扬威地威胁夜市小贩,只是为了换一只娃娃给正男,可立刻又被对方的人打趴下。

为了讨正男开心,硬抢了摩托党的小风铃,说是妈妈留给正男的。

他还拉了一路上遇到的人,扮成鱼、扮成外星人、扮成大西瓜,陪你玩。

老司机不一定真的多老,同龄人也可能老练地陪你长大。

你经历过的一切,他们都经历过了。所以他们心疼你,想带你在成长路上,和煦地长大。

也许他们看起来是怪人,但其实,他们就和夏天的阳光一样,也许暴烈,也许容易刺伤人,却明晃晃亮堂堂的,甚至,趁着日落的时候释放温柔。

切·格瓦拉

人格类型 阳光英雄

出没地点 [摩托日记](2004)

同类 莫阿娜([海洋奇缘])

夏天出英雄,出的都是真英雄。

可能是因为,能扛住那样狠毒日头的,绝非凡品。

切·格瓦拉第一次环游美洲,就是在1950年的暑假。1952年,他和朋友阿尔贝托·格拉纳多决定再次踏上旅途。

那个夏天,整个阿根廷遇见了切·格瓦拉。

“布宜诺斯艾利斯在我们后面了,在我们后面的,还有可怜的生活,以及老师、考试还有令人犯困的论文。在我们前面的,是整个拉丁美洲。”

格瓦拉出发时,他心里想的,还是不受学校拘束的自由,看见新风景的新奇。

但在旅程中,他性格当中悲悯一面浮现出来。

他看见有人身患重病,只能等死,有人为了家人有口饭吃,贱卖劳动力,有人被地主驱逐而流浪。

摩托车也报废了,他只能和朋友徒步穿越美洲了。可那样,他还是没放弃。也还好没放弃,一步一步走在美洲土地上,反而让他更看清人间疾苦。

草比两三个月前出发的时候,看起来更绿了。但切·格瓦拉已经不再是刚出发时的那个混小子了。

他慢慢变成了我们从历史书上学到的那个有无限英雄气概的切·格瓦拉。

他毫不畏惧地拜访麻风病人居住的秘鲁小岛,徒手游到了据说从没有人游到过的对岸。

他说:“我希望尽最大的努力报答这个国家的人。”

他不再只想着眼前的世界,而是看到更广阔的的天地里,社会存在种种不公。

那个夏天,你遇见了一个想要在世上做点事情的年轻人。

阿飞

人格类型 飘忽季风

出没地点 [阿飞正传](1990)

同类 伊莎贝拉([戏梦巴黎])、西贝拉([27个遗失的吻])

严格说起来,夏天你无法“遇见”阿飞,你只能“路过”他。

阿飞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由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

但也仅仅只有这一分钟了。

他像季风一样飘忽不定,在你生命中闪现了一下,就离开了。

[戏梦巴黎]的伊莎贝拉也是。他们是你握不住的沙。你念念不忘,他必不给你回响。

他做事太凭直觉,太根据自己一时一刻的心情来。

你是他兴之所至的好朋友,也是他抛到脑后的明日黄花。

他活在热带湿热的夏季里,人也变得湿热,四处撩人,谋杀芳心无数。

他早早打探好了苏丽珍的名字,却缠着她,磨她讲出姓名,又像施咒一样,咬定她一定会梦见自己。

他会在事后,细细梳头,把背头梳得油光锃亮。他见咪咪喜欢耳环,说是送她,却只给一只,要她陪自己兜风,才肯给另一只。

他喜欢穿着背心瘫在床上,对着风扇吹,但也不介意,在最热的天里,自己的汗和女人的汗混在一起。

他叫自己“无脚鸟”,只能一直飞,到死的时候才会停下来。他又说,自己一生会喜欢很多女人,不到最后,哪里知道哪个是最喜欢的?

你终于问出那一句:“你是不是对所有女人都这样?”

其实,问也是多余。你早有预感了。

所以你讨好他,说要做舞女挣钱养他,只要他每天晚上都来接你,你做什么都愿意。

但你也应该早料到了,没有用的。

他从小被生母抛弃,心里是缺了一块的,每天叫着嚷着找妈妈。

玩世不恭是他的伪装,真相是,只要永远做先走的那个,他就永远不会再一次被抛弃。他没可能付出真心,只会游戏人间。

你懂了,他是你捉不到的风。

艾米丽

人格类型 夏夜精灵

出没地点 [天使爱美丽](2001)

同类 苏西([月升王国])、美乐蒂([两小无猜])

宝莲([沙滩上的宝莲])、丽莎([蝴蝶])

1997年,八月的最后一天,你遇见了艾米丽。她已经蛰伏了23年。

小时候,她被父亲诊断为有心脏病,于是再没有去过学校,只能一个人长大。直到这时候,她才忽闪着大眼睛,慢慢走进夏天的尾巴。

你能够认识她,是因为戴安娜王妃在这天去世了。

多风华绝代,万千宠爱的一个人呐,却也逃不过意外。艾米丽也会“英年早逝”“永垂不朽”吗?

人生好寂寞啊。想到这,她决定走出门,认识你。

封闭的23年,没有让艾米丽变得沉闷无趣。

她确实是怯生生的,不敢直接接触人,但反而使了一箩筐古灵精怪的手段,把人与人的相识、相处变成一场最浪漫的游戏。

为了认识你,她可能偷偷跟踪你,在你经过电话亭时突然叮铃铃打响它,等你疑惑地拿起听筒,却会发现电话亭里放了你小时候收藏“战利品”的饼干铁盒。

她可能画一路的箭头引你爬上山顶,等你从山顶望远镜往下一看,才发现她裹着头巾,戴着墨镜,捂得严严实实地在山下等你,等你下来,她却没了踪影。

她会冷不防给你小惊喜。

她拉着盲人的手,扶他走过大街小巷,实时播报着街边的热闹。

花店老板眼角的皱纹,水果店大促销摆满的甜瓜,糖果店的陶瓷小人底座上插满五颜六色的棒棒糖,这都是她嘴里的大新闻。

她会变出一封40年才寄到的信,叫失去爱人的邻居平息所有遗憾。

她还会悄悄放出风声,不动声色地撮合一对双箭头的人。

能在夏天遇见艾米丽真是太好了。她和夏天一样,是饱和度最高的糖果色,红的像西瓜,绿的像树叶,橙得像骄阳。

这种精灵系的小人儿,会在夏夜里突然出现,拾取生活里丝丝点点的趣味,建起一座大游乐场,和你私奔(苏西、美乐蒂),亲吻你(宝莲),带你摆脱悲伤(丽莎),逃往花花世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