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梦见似曾相识的场景(为什么会梦见死去的人)

  • 作者:admin
  • 八字
  • 时间:2021-11-12 04:15:09
  • 12人已阅读

小编在前面的两篇文章中给大家介绍了“梦的十大真相”和“梦与智商存在什么样的微妙关系”为什么会梦见似曾相识的场景

小编也收到很多小伙伴的评论,并且有对每一条评论仔细翻看,(感谢每一位小伙伴的热情参与)

发现很多小伙伴都有一个共同的疑惑,

为什么有的时候做的梦总感觉在现实中遇到过一模一样的情景,

或者梦中遇到的在现实中发生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和小编一起来“解密”吧为什么会梦见似曾相识的场景

做梦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遇到的事情,我们对梦境最一般解释便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如果你仔细发现,会得出令人诧异的结论,大部分人所做的梦并非是最近发生过的事情,甚至连很陌生的面孔也会出现在你的梦境之中。

更神奇的是,我们不仅做着日有所思的梦,也会做着一些与实际生活毫无相关的无厘头梦。甚至还有一种梦境便是似曾相识的感觉,当你一觉醒来,会发现梦中的场景在你现实的生活中经历过一样,可任凭你怎么回忆却都无法对应上真正的现实场景,只会感觉这一幕发生过为什么会梦见似曾相识的场景

在电影“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中,Jack有一句著名的台词,“我一直在活着一场似曾相识的人生。每个我到的地方,我都觉得仿佛曾经来过。” 艺术固然有它的夸大之处,但这种“此刻仿佛曾经发生过”的感觉对许多人来说都并不陌生。

我们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眼前的事明明是第一次发生,却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就连面前物品的摆设、人物的对白都好像曾经发生过。那一刻我们都会觉得无比惊异和神秘。“啊,好奇怪,刚才这一幕,我好像曾经在哪里经历过为什么会梦见似曾相识的场景!”我们会这样说。

诚然如此,我们不仅会在梦境中遇到似曾相识的现实感,甚至当我们意识清醒的时候也会经常出现这样的感觉!

或许在你要做一件事情之前,心里会咯噔一下。因为你此时明白,这眼前的一切人物,一切情景,甚至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都好像经历过,你或许已经可以预测接下来几秒要发生的事情了!

那为什么人们会经常遇到似曾相识的感觉呢?其实这种感觉在学界叫“既视感”,也叫“海马效应”。海马体是大脑负责记忆的地方,它有时会出现偏差,从而引起既视感。

其实,现代医学已经告诉我们,人类大脑处理信息,主要是通过左右脑协调进行的,而左右脑的工作机制又并非是相同的,往往是一边大脑处理信息比较快,而另一边大脑则相对滞后。左右脑处理信息的时间差,导致意识对外部世界的认识出现偏差,相对滞后接受到外部信息的脑部,会让人的意识误以为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其实这只不过是左右脑协调不一致的表象而已!

所以,看到这里相信大家都明白了,从医学科学的角度说,就是我们的左右脑“出现分歧要分手了”,一个往左一个往后,出现偏差,正是因为他们的“小玩笑”导致我们出现了这种似曾相识的既视感。而且其产生的真正成因至今仍未被证实。

相信科学的小伙伴,可能已经欣然接受了这个答案,也有小伙伴肯定觉得“不,我不信,我的大脑明明是两种不同的既视感,明明遇到过这种情况,我还要一探究竟!”

那么,小编也将从非科学角度给大家解释“既视感”,即神秘主义解释

既视感的神秘主义解释

非科学世界对这种“既视感”提出过各种各样的解释,转世、前世记忆、遗忘了的记忆、灵魂出窍,甚至癫痫症都被考虑过是可能的成因。

精神分析世界(至今还存在精神分析是不是科学的争议,所以我们不做定义)也从很久以前就关注了这一现象。

1904年,弗洛伊德和哥哥去雅典旅行。当他抵达卫城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在1936年的作品ADisturbance of Memory on the Acropolis中,他描述并分析了这种感觉。他认为,我们的“自我”会防御本我中那些与情欲相关的冲动、对母亲的幻想或其他隐藏的渴望。

本我被弗洛伊德认为是我们心理结构中最内核的一层,它代表了我们最原始的冲动、欲望、恐惧等等。它们潜伏在我们的潜意识里。自我则是心理结构中中间的一层,是我们的意识层面。出于种种原因(例如道德不允许、情感过于强烈可能导致自我崩溃等等),我们的“自我”有时不允许“本我”中的种种冲动浮现到意识中来。自我就像一个卫士,压抑着本我。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会不自觉地从周遭的环境中,寻找符合我们“本我”的东西。因此,当我们经历这种“既视感”时,我们其实是在被不自觉地“提醒”着某个无意识的幻想的存在。这些幻想存在于我们的脑海中,但它们是被锁死的,我们在平时并不会注意到它们;但当环境中有线索提醒了它们的存在时,它们就会渗入意识的王国。

在弗洛伊德之后,卡尔·荣格也对“既视感”很感兴趣。一次当他去非洲旅行时,从火车的车窗向外看,看到一个瘦瘦的黑皮肤的人靠在一柄长矛上,火车继续前行,他记录道,“我觉得这个瞬间好像出现过,而且我好像对这个世界非常熟悉,就像是回到了几千年前我的故乡。”这种感觉伴随着他的整个非洲之旅。荣格在他的书中将这种感觉称之为“来自久远的已知”(recognition of immemorially known)。他认为这种现象证明了人类集体记忆的存在,有一些远古的记忆碎片被一代人一代人地传承下来,后来被个体的人类体验为既视感。

作为被科学主义浸淫的年轻一代,我们可能已经很难接受上述这些理解。我们会自然而然地转向脑科学以寻求答案。

总之呢,学界对于做梦产生既视感的研究其实才刚刚开始,仍有许多未知存在,但这种未知的神秘性是极为重要的。它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有神性的时刻,正是这些时刻的存在“阻止了我们在生活中陷入平庸”——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事呢?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