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考取了大专的简单介绍

  • 作者:admin
  • 八字
  • 时间:2021-11-15 13:55:11
  • 14人已阅读

即将35岁的蒋海芹终于攥住了自己的命运梦见自已考取了大专,2017年梦见自已考取了大专,高中毕业12年后梦见自已考取了大专,31岁的她考上了大学。2020年底,大学毕业的她又考上了公招老师。

在四川射洪市金华镇第二幼儿园的教室里,蒋海芹的课堂很活跃,孩子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她说她爱这个课堂,这是她努力多年的回报,她很珍惜。

2005年,蒋海芹考上了成都的一所师范院校,母亲好不容易筹集的7000多元学费,坐车时却被偷了。她看着哭得瘫倒在床上的母亲,只好安慰说不读了,“早出来上班或许能挣更多的钱。”

但那之后,每年6月她都会梦见自己在高考,“那是潜意识里的渴望”。这种渴望一直藏在心里。直到2016年,她终于鼓起勇气跟家里人说,“要去试一试”。那时候,她已经是两个女儿的母亲。

备战一年后,她终于考上重庆文化艺术职业学院,幼师专业。今年3月,她又走进教室,正式成为一名老师。有媒体曾报道过她的事迹,称她为“励志姐”,她说自己只是“幸运的那个人”。

学费被偷无缘大学 每年都会梦见高考

蒋海芹是广安市恒升镇人,第一次高考发挥失常,高考完她就去了广州的一家鞋厂,她已经对读大学没有多少期望。但经历了每天在鞋厂工作10多个小时后,她又渴望回到教室。

录取通知书寄到了老家的村里,她考上了成都一所师范院校的专科。妈妈那时候在深圳上班,因为不会转账,揣着7000多元现金给她送到广州,结果在车上被偷了。那是全家所有的积蓄,母亲存了很久。看着伤心大哭的母亲,蒋海芹只能安慰,“读不读都无所谓,早出来上班或许能挣更多的钱。”

经人介绍,他又遇到了自己的初中同学任晓兵,两人很快结婚。如今她已经有了两个女儿,大的12岁,小的6岁。她陆续换了好几份工作,在鞋厂干了两年,又做仓库管理员、工厂前台文员,读大学以前,她曾在老家镇上的育婴店上班。

她说那时候生活没有目标,结婚生子,四处奔波,她没有想过要去读大学,但在每年6月,她又总会梦见自己在高考。在育婴店上班的时候,街对面有个高三女生,她总能跟小姑娘聊起学习的事情。

“潜意识里还是想去读书。”直到2016年的6月,有一天她看到几个老人在商场门口“蹭”空调,无所事事的闲聊,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老了是不是也会这样无聊?那时候已经30岁的她,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

回到家里,她坐在饭桌上终于跟公公婆婆说起,“要去考大学。”

家里人全力支持 备战一年终于如愿

公公任毅觉得很自豪,他跟村里人讲,家里终于出了一个大学生。他说自己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以前下了决心要供个大学生出来,结果只读到中学,三姊妹“商量好似的”,学了缝纫进了制衣厂。

64岁的任毅在村里当了10多年村支书,他说自己小的时候成绩不错,却没有条件读书,所以把梦想都寄托在三个孩子身上,“大女儿成绩好一点,看起来有点希望,但最终自己不愿继续读书。”

蒋海芹说要参加高考,任毅一开始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儿媳“只是随便说说”。但隔了两天就看到儿媳把书借了回来,并且抽空就看。那之后,任毅和老伴主动承担了所有家务,蒋海芹下班回来看书的时候,两人就把孩子带出去玩,让儿媳清净地看书。任毅说,儿媳很孝顺很懂事,一家人一直和和睦睦。

蒋海芹觉得自己很幸运,具备了每一个条件,才有机会考上大学。公公婆婆的支持,丈夫的付出,以及自己没有丢失的梦想。那段时间,她晚上常常看书到十一二点,白天上班“总是盼着赶紧把这单业务做成”,客人一走便又拿起书来。

她读的理科,从表弟那里借来课本,一开始根本看不懂。她有些气馁,但转念一想,话都说出去了,要考就必须考上。看不懂慢慢看,辅导题一遍又一遍地做,丢了12年的知识,她又一点一点地捡回来,回忆那种艰难和压力,她一直咬牙坚持。

2017年初,她参加广安一所职业学校的单招考试,虽信心满满,但最终落榜。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还不够努力,从此每天晚上学习到更晚,也更加努力。2017年6月,她又参加了统招的高考,最终被重庆文化艺术职业学院录取。

那一年,她已经31岁。备战高考的一年,她瘦了10多斤。

当老师是自己向往的职业 “是努力的回报,会无比珍惜”

大学毕业后,蒋海芹参加过两次公招考试。第一次笔试过了,面试不理想,最终错失机会。她意识到自己面试科目中的弹琴、画画、跳舞方面存在不足,之后每天加紧练习,第二次终于有惊无险地过关。

她说每次考试都紧张得冒汗,对于1986年出生的她来说,机会已经不多了,必须要努力抓住。31岁参加高考的时候,她刻意穿上粉色T恤、运动鞋,让自己看起来年轻一点。但进考场的时候,还是被保安拦住,“家长不能进去。”她买了七八支笔,害怕考试的时候笔出问题,结果笔也不准带进去,文具都是考场内统一发放。

她说读大学的那几年,自己可能比身边的同学更清楚自己“要什么”,学习更加刻苦,她一直认为,“自己是比较笨的那种人,只有多努力。”她每年都拿奖学金,还得过一次学校三好学生奖励。她说自己必须按计划前进,读完大学,考上老师,只有这样,“才能给家里一个交代”。

这些年过来,丈夫任晓兵承受着更大的压力,要挣钱养家,要给妻子交学费、生活费,他必须全力付出。只读完初中的他,早年在制衣厂工作,然后又在一家贸易公司跟单,最近几年在贵州、重庆做消防安装。他说工作以后才明白,“读书才能改变命运。”

他清楚妻子经历过的事情,考上大学因为丢了学费没有去读,妻子也告诉他“六月的那个梦”,所以,妻子说要去参加高考,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支持。

“以后或许会在射洪安家定居。”任晓兵说,现在一家人分居三地,但只是暂时的。等到工作理顺以后,蒋海芹计划明年把女儿从广安接到射洪。

同事王光清说,蒋海芹对工作格外认真,上班半个多月了,都没去周边逛逛,学校创建示范园,她总是每天加班。蒋海芹表示,教书一直是她向往的职业,这会是她一辈子的工作,会无比珍惜,保持热爱。

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 部分图片据受访者

编辑 李跃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