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和自已母亲下山(女人梦见自己下山很陡)

  • 作者:admin
  • 灵签
  • 时间:2021-10-29 06:30:09
  • 43人已阅读

阿离的母亲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就离世了。

她很想她的母亲。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每天都在想梦见和自已母亲下山,每天都特别想梦见和自已母亲下山,一想就止不住地流泪。

她听人说,一个人真正的离去,不是那个人去世了,而是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忘记了他的模样。没人记得,才是真的离去了。

阿离说,她害怕忘记母亲的模样,所以那时候就拼命学画画,最后走上了插画师的道路。但是那时候她画画并不是因为喜欢这个,而是为了画出母亲生前的模样,反反复复地画,画了一张又一张,一张又一张,最初的基本功就是这样锻炼下来的。

她还听到有人说,一个人如果想念另一个人,那个人就会出现在他的梦里。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这样的话。因为母亲去世五六年了,却从没在她的梦里出现过。她很想见到母亲,哪怕是梦里。

可是这么卑微的心愿也从未实现。

她说,每当想起连梦中相见都不能,她就忍不住流下泪来,忍不住埋怨母亲不想她,埋怨母亲狠心,去了那边之后就把这个女儿忘了。

埋怨之后,她又抹掉脸上的泪水,继续日复一日地画母亲的画像。

1到了母亲第六年祭日那一天,她又画了一幅全新的母亲的画像,换掉了墙上相框里那张旧的。

就在这一天晚上,她竟然第一次梦到了过世的母亲!

虽然是在梦里,但见到母亲的时候,她的思维还很清晰。

她清楚地知道,母亲已经去世六年了,自己此时是在梦里。

她甚至还记得,就在刚刚睡觉之前,她还在新画像的相框前面放了一盒从超市买来的新鲜荔枝。

母亲生前最爱吃的水果是荔枝,但是自从母亲生下她后,荔枝都留给她吃。母亲自己不再舍得花这个钱,不再舍得多吃一口。

在梦里,她此前心中积压的情绪一下子都倾泻了出来。她在母亲面前无比委屈地大哭,就像是小时候在外面遇到了莫大的委屈一样。

她狠狠地责问母亲,你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来我的梦里,不来看看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多么想你?你就一点儿都不想我吗?你到了那边是不是有了新的生活,所以把留在这边的我忘记了?你知道吗,我天天都想你,特别特别想你。

母亲听她这么说,也哭了起来。

母亲搂住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像生前那样温和地安慰她说:孩子啊,我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啊。这不,刚好今天有空,我就赶来看你了。

她听了,非常惊讶。她心想,已经去世的人还会有什么事情要忙呢?

于是,她问母亲,你这几年都在忙些什么?

母亲一边像生前那样轻轻拍打她的背,一边一五一十地告诉她,这些年她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些什么事情。

母亲说得很仔细,有条有理,不像是胡言乱语。

尤其是母亲说的有些地名她听说过,但是也有很多地名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不知道在哪里。

至于母亲说她做的很多事情,阿离醒来之后就忘得一干二净。

她醒来之后,觉得这个梦很不可思议,觉得可信,又觉得难以置信。她本来想找高人问一问,但是怕别人说她胡思乱想,也不敢问,只是将这个梦放在了心底。

此后的三年时间里,她没再梦到母亲,一次也没有。

她还是很想母亲,特别特别想,一想就要哭。她仍然天天画母亲生前的样子,画了一张又一张。她害怕自己忘记母亲的样子。这是她一生最爱的人啊。

可是让她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有一次,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画完了一张新的母亲的画像,画完了一看,觉得画得不太像。她横着看,竖着看,怎么看都不满意,怎么看都觉得不是很像。

经过长期的绘画训练,她绘画的技艺越来越好,这毋庸置疑。可是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画不好母亲的画像了。这让她惶恐不安。

她仔细地检查了画像上的每一个细节,母亲的眼睛,母亲的鼻子,母亲的嘴巴,哪怕是脸上一条条细小的皱纹或者是额头和鬓边的发丝。每一处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一旦整个儿看起来,母亲的样子就是不怎么像生前的样子。

惶恐不安的她拿着母亲的画像去找一个技艺高超的画师师父看。

她惊慌地问那个画师,师父,我已经尽我所能了,但是为什么这个画像没有以前的那么好了?

这个画师跟阿离认识了很多年,知道她的过往。

画师说,阿离,你的绘画技艺当然是越来越好,这个谁都知道。但是呢,过去的事情会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模糊。人都是这样,你不要自责。你对母亲的记忆变差了,所以画出来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恍然大悟,可是束手无策,于是在画师面前嚎啕大哭起来。

画师也没有办法,只好安慰说,这个世上所有人都会被忘记的,迟早而已。

她还是伤心欲绝。

说来也奇怪,从画师那里回来的当天晚上,她居然第二次在梦中见到了她的母亲。

在梦里,她很仔细地看母亲的脸,抚摸母亲的脸。她想尽最大努力记住母亲脸上的每一个细节。可是,她发现梦里母亲的脸有点儿模糊,她用力地睁大眼睛,却无法看清楚母亲脸上的所有细节,就像是自己突然眼睛迷糊了一样。

她又哭了起来。

她问母亲,你怎么又隔了这么久才来看我?

母亲像生前那样微笑,抚摸她的脸,然后叹气说,唉,我实在是太忙啦。

她问母亲,这几年你又去了很多地方吗?

母亲点头,又跟她说这几年她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什么事情。

第二天醒来,她又忘记了梦中母亲说的那些事情,但是记住了一个地名——苍山。

之所以只记住了这个地名,是因为她几天之后正好要去这个地方写生。

其实在做这个梦之前,她不是没有想过特意去母亲说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可是工作前的她学业繁忙,工作后的她工作繁忙,很难抽出富余的时间去那些地方。况且,她对母亲在梦中说的话将信将疑。

她心想,这回刚好是我要去的地方,那里会不会有母亲走过的踪迹?或者有人见过母亲在那里经过?

她心怀希望,又觉得希望渺茫。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抱什么希望,母亲毕竟是已经过世的人,那些毕竟是梦。

几天后,阿离去了苍山写生,边走边画苍山景色。

一时画得起了兴致,她跟一起去的朋友分散了。她一个人沿着好看的风景写生,画下苍山的美景。

等到天色暗下来,她才想起该下山了。

下山的路上,她走得匆忙,一不小心脚下绊到了什么东西,她身子一晃,差点儿摔倒。

她低头看了看,惊讶地发现地上插了许多哀杖。

哀杖是发丧送葬时亡者亲人的手持木,一般来说是柳木或者柏木。亡者入土为安后,亡者的亲人要将哀杖插在回去时的半路上。

她心想,这山路应该是当地人发丧时经常走的路。因为她在周围看到了成百上千的哀杖,就像是刚刚被砍过的玉米地,只留下了一片矮矮的玉米秆的茬儿。

很快,她看到了刚才绊到她的那个哀杖。其它的哀杖都插在土里,只有那一根哀杖横躺在地上,显然是被她刚才绊出来的。

她觉得这对亡者不敬,于是急忙走过去,拿起了那根沾了泥土的哀杖,要将它插到原来的坑里。

哀杖旁边有个小小的坑,坑边的泥土破裂,是她绊出哀杖时搅裂的。

她将哀杖插了回去,手放开哀杖的时候,她看到哀杖的截面上居然有一个小小的字。

她看到那个字的时候浑身一颤!汗毛立了起来!

那个字她太熟悉了!那是她母亲名字中的一个字!

她不会忘记,小时候跟着亲人的队伍送走母亲时,她拿出书包里的一支笔,在哀杖的截面上写了一个小小的字。那时候的她还没有学过画画。她想在哀杖上写下母亲的名字,可是哀杖的截面很小,只容得下她写一个字。

此时她看到的那个字,正是她小时候在哀杖上写的那个字!

她回想起梦中母亲说过的那些地名,忽然觉得母亲说的话不一定是毫无根据的!

她站了起来,拼命大喊“妈妈”,就像小时候她感到害怕时呼喊妈妈一样。

山上只有她来来回回的回声。

她疯了一样在附近寻找,她以为可以找到母亲来过这里的其它痕迹,可是周围再没有其它跟母亲有关的东西。

忽然,她听到不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声音很响,像是猛兽吼叫,又像是有千军万马从不远的前方经过。

她以为地震了,赶紧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那是她回去必须经过的路。

走了大约半里山路,她发现前面没有路可走了。

路边的一座石峰塌了方,塌下来的山体压在了那条必经之路上。

如果刚才不是被那个哀杖绊一下,让她停留片刻,那么此时的她就被压在石头和泥土之中了。正是那一绊,让她躲过了死神!

大概一年左右后,她成了业内颇有名气的插画师,尤其是她那次画的苍山景色享受盛誉,被人称赞。她画笔下的苍山壮丽又肃穆,山坡上无数的哀杖让人震撼。其中一个哀杖上写了个极小的字。很多人猜测那个字所包含的意义,但是没人猜出来。她也不说她要表达什么。

成名的她不但画出了许多高质量的插画,还当上了著名插画培训机构的老师。她变得更忙了。

在此期间,她没有再梦到过母亲。虽然她很想每个夜晚都做梦,都梦到母亲,可是一次也没有。但是她不再埋怨母亲不来梦里和她相见了。

如此数年后,她终于再次梦到母亲。

一见到母亲,她还是哭个不停。她问母亲这次为什么间隔了这么久。

母亲抚摸她的头,就像生前那样抚摸她的头。

母亲笑了笑,又跟她说这几年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

她听得很认真。

最后,母亲又说,我最放心不下的人是你,其实我舍不得走。我希望你能一生平安无忧。之前我去过的所有地方,都是你以后可能遇到难关的地方。我要提前去那些地方,给你化解难关。上次在苍山你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我提前去了那里,做了一些事,很抱歉啊,还是让你受到了惊吓。对不起,妈妈没能好好保护你。但是从此以后啊,你会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我终于可以放心地走了。妈妈这次要去一个大户人家,那个地方离你这里很远很远,恐怕以后不能再来看你了。

说完,母亲第一次在她面前大哭起来。

她也抱住母亲大哭。

自从那次梦之后,她再也没有梦到过母亲。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