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穿了新长裤(梦见穿黑色长裤)

  • 作者:admin
  • 灵签
  • 时间:2021-10-29 10:40:09
  • 13人已阅读

“一辆三轮车梦见自已穿了新长裤,车上一个背影梦见自已穿了新长裤,车在前面跑,自己在后面追,任由自己怎么跑却总也赶不上,也从来没看清那个背影是谁……”这个画面从冯宁记事起就频繁出现在他的梦里,一直伴随着他成长,这个蹊跷的梦整整困扰了他22年。

这对于王海而言,则不是梦,而是残酷的现实,痛苦的回忆。

在儿子离开的22年,无论是面对家人、亲朋、警察还是好心人,王海回忆起和儿子分开的最后瞬间时,都会泪流满面,悲痛至极,因为每一次的回忆,都会是对自己的过去的惩罚。

5月18日上午的认亲大会,终于可以让这个梦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原来那个无数次出现在冯宁梦里的背影,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的梦见自已穿了新长裤;而梦里的那个瞬间,则是22年前他在离开亲生父母前残留在脑海里的记忆片段。

从此,冯宁再也不用在梦里追着三轮车跑了。

至此,王海终于可以和过去达成和解。

22年前,儿子尾随生父骑三轮车出门走丢

1999年11月,在王海的印象中,那是农历九月份,当时的深圳还很炎热。

已是3个孩子的王海夫妇将2个女儿留在老家四川达州,带着尚未取大名的4岁儿子“牛娃儿”来到深圳罗湖,和亲戚一起住在清水河泥岗村。王海平日里靠蹬三轮车赚钱,而老婆则在清水河仓库上班,一天收入70块。因为王海的妹妹刚生小孩在家,便将儿子牛娃子交由她顺带照看着。

据妹妹王丽回忆,事发当天下午三点半,哥哥王海回家吃饭,她便将牛娃子交回给他。

之后,王海接了个活要出去,就在他骑着三轮车出门时,儿子牛娃子跟着非要一起去,王海没让,就在距离出租房十多米远的大门口,让儿子回家去,“我是看着他回去后,我才骑车走的,”回忆起这个瞬间,王海始终无法释怀,“当时我要回个头来,说不定,”泪水打断了王海的话。

当天五点,下班回家的张德找不到儿子牛娃子,于是连忙叫上亲戚在清水河一带寻找,但是没有任何音讯。“牛娃子走之前还把长衫长裤扒掉,换上了新买的短衫短裤,走的时候是赤着脚的,”王丽依旧记得那天孩子走之前的模样。

于是,第二天王海夫妇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根据当年的报警记录显示,1999年11月28日罗湖公安分局清水河派出所接到王海、张德报案,称其4岁的小孩“牛儿”在罗湖清水河辖区泥岗村走失。接报后,该局民警立即帮助寻找,并对报警人夫妇进行DNA采集,并于2000年6月30日将相关信息录入省厅打拐线索系统。

但由于当时城区路面监控设备不发达,未能通过视频查到小孩的行踪。从此,王海夫妇走上了艰辛的寻儿之路。

为寻子走遍深圳花光积蓄,还被骗子钻了空

而为了找孩子,王海夫妇几乎跑遍了整个深圳,将多年打工攒的积蓄全都用在找儿子这件事上,20多年不敢离开深圳,从没有放弃过,“只要一有孩子的消息,我们都立马去找,有时候晚上做梦,梦到一个地方,第二天爬起来就跑过去了,”张德说。

因为找孩子心切,走投无路的妈妈张德被一个自称能算命的“半仙”给骗了三千元,那笔钱的大部分还是借来的。

明明知道靠自己找很难找到,但是王海一家人依旧没放弃,一边积极寻找有关于儿子牛娃子的任何消息,一边苦等警方的消息。这期间,王海夫妇又添了一个儿子。

2020春节前夕,王海夫妇准备回老家过年的前一天接到了罗湖分局刑警大队打拐办的电话,“警察说叫我去化验血,”尽管民警没有说明来意,但王海凭着这找儿子二十年的经验判断:“一定是儿子找到了。因为十几年、二十几年我从来没有接到派出所的电话。”

自那一天起,激动的王海就没有好好睡过一觉,日子一天盼着一天地过,期待着与儿子相认的那一天。

一个同样的梦做了22年,谜底终揭晓

当民警认亲大会上宣读完双方的DNA鉴定结果后,带着黑色鸭舌帽的冯宁被从会议室大门带进来,在民警的引导下,冯宁礼貌克制地和王海夫妇、弟弟象征性地拥抱了一下。显然,在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亲人们,冯宁还是紧张了。

冯宁今年27岁,个子不高,体形偏瘦,皮肤则是海边特有的黝黑的健康肤色,可能由于曾当过兵的缘故,他话不多,行为礼貌而克制。

如果不是一个月前那个好似诈骗的电话,冯宁一直认为自己就是正宗的潮汕普宁人,“他们(养父母家人)对我很好,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的出身,”即使面对自己和养父母将近四十岁的年龄差,他也没有怀疑过,“这在我们当地蛮普遍的。”冯宁说。

那个电话让他原本的生活乱了。据民警透露,一开始怀疑民警,但是在当地派出所的协助下,相信了民警的身份。但是,后来冯宁开始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想法,无法面对自己的身份。据他自己透露,他的心结还是养父母给解开的,所以才来到了当天的认亲现场。

其实,冯宁内心并非没有疑问。自打冯宁记事开始,同样的一个梦便经常出现,在那个梦里一辆三轮车,一个男人的背影,男人蹬着三轮车在前面跑,自己在车后面追,但是无论自己怎么拼命跑都追不上,梦里的人和车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他也从来没看清过那个人的脸。随着年龄增长,这个梦虽然不那么常出现,但是它却已经烙印在冯宁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认亲大会的前几天,冯宁和生母张德加上了微信,在张德给他讲述走失的当天的事的时候,冯宁才惊讶地发现自己一直梦见画面,竟是22年前他在离开亲生父母前留在脑海里的残存的记忆片段,而那个人就是自己的生父王海。

“二十多年来,这个梦一直在我脑海里面,现在终于不再出现了,”认亲会现场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冯宁如释重负地说。

“牛娃子走失案”不简单,可能涉嫌刑事犯罪

5月18日认亲会当天,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刑警大队一中队副中队长张建浩介绍,2021年公安部在全国开展“团圆”专项行动以来,罗湖分局召开专题工作部署会议,抽调精干警力组成团圆专项行动小组,辗转贵州、重庆等多地,出差50余天,行程7000多公里,共采集疑似对象DNA样本100余份。

据其介绍,今年1月罗湖分局接到打拐线索,发现冯宁的DNA与1999年报警的夫妇DNA高度匹配,随即前往广东普宁、汕头、汕尾等多地走访寻找,成功采集到了冯某松的血样,并于2021年4月12日进行了二次DNA核准比对,最终比对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张健浩在采访中透露,随着对该起案件的深入走访调查,从现有的证据判定,该案并不是一起简单的儿童走失案,而很有可能涉嫌非法拐卖儿童的刑事案件。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截至目前,罗湖区在团圆专项行动中已找到6名涉拐、走失儿童,助力6个家庭的圆梦团聚,另还有4个血样结果已初步确定,待进一步转化当中。

亲生父母希望儿子回家,儿子欲两头兼顾

22年弹指一挥间,当儿子牛娃子再次出现在眼前是,王海除了激动,更多是感慨:“一下子从半米高的娃娃变成了比我还高一头的大人哩,”王海一边用手比画着一边说。

在儿子离开的22年,无论是面对家人、亲朋、警察还是好心人,王海回忆起和儿子分开的最后瞬间时,都会泪流满面,悲痛至极,因为每一次的回忆,都会是对自己的过去的一次惩罚。

他表示,他还需要时间适应。对于未来,王海夫妇表示梦见自已穿了新长裤:“内心更倾向儿子回家,但会尊重他的意见。”

而冯宁则说,养父母对自己很好,不舍得他离开。如今他已认了亲,将来也会两边都兼顾,计划不久的将来可以跟着亲生父母一起回老家四川看看。(冯宁、王海、张德、王丽均为化名)

采写、摄影梦见自已穿了新长裤:南都记者陈文才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