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见人家有白事自已没穿鞋的信息

  • 作者:admin
  • 灵签
  • 时间:2021-10-30 01:15:06
  • 38人已阅读

傻子虽傻梦见人家有白事自已没穿鞋,对爱的感知力却一点儿也不弱。

—题记5岁时伯伯得了脑膜炎。过去限于医疗水平和医疗条件梦见人家有白事自已没穿鞋,患了此病梦见人家有白事自已没穿鞋,稍有贻误,常常会死人。万幸的是,伯伯保住了性命,可他的大脑却受到了损害。伯伯最终没能逃脱命运的安排,落下了后遗症,变成傻子。

时值三年自然灾害,因为营养极度不良,人瘦得皮包骨头,走路都摇摇晃晃。奶奶经常说,别看你伯伯人长得不济,他的命可真大,硬是靠吃草种子活下来。

像伯伯这样的傻子,以前几乎村村有,有的村还不止一个。只要稍用心就会发现,这些人大都长着相似的面孔,见人只是莫名地笑,嘿嘿个不停,有的嘴角还流着哈喇子。他们的脸上,笑嘻嘻的表情虽是标配,却总也掩不住那份呆滞。何为傻笑,见了他们也许会有一个直观的感受。像伯伯一样,这些人的个子多半也不高。因为对饥饱不敏感,常常吃撑了,所以傻子变胖子也就不足为奇。

得了脑膜炎后遗症,每个人的症状会略有不同。语言障碍是伯伯的一个突出病症。一句话三两个字,有时还能讲得出,稍长一点就口齿含混说不清。伯伯只能含糊地叫出我和二弟的名字。对我的几个子侄,只会喊娃娃。

别看伯伯平时说话不利落,口号却喊得响亮,像毛主席万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伯伯一边喊,一边还挥舞着手臂梦见人家有白事自已没穿鞋;一些红歌,伯伯哼唱得也很流畅。《东方红》《社会主义好》《学习雷峰好榜样》,还有其它一些革命歌曲,只要有人起个头儿,他一般能唱到尾。伯伯很喜欢走队列。有时高兴了,就自己喊着一二一,一本正经地操练起来。那陶醉的神情,和跳广场舞的差不多。

如果不看眼睛,伯伯的傻相并不突出。他的左眼球有点内斜,右眼球则有些上翻,两个眼球总是飘忽不定,抖得很厉害。伯伯有个习惯,总喜欢把一只手摁在眼皮上。过去我一直认为那是"装酷"。后来才知道,因为眼球麻痹和痉挛,他的眼睛出现了会聚功能障碍,不能很好的聚光,捂住一只眼睛,能看得清楚些、轻松些。

虽然眼睛不好使,伯伯却非常热衷看电影。过去村里来了放映队,他总是早早来到场地,拿着小板凳占位子,晚饭都顾不得吃。电影演完,观众一哄而散,伯伯就是不走,拉扯急了,就开始骂人。伯伯一边跺着脚骂,一边使劲拍着大腿,大有泼妇之风。想不到话虽说不明白,伯伯骂起人来倒是清清楚楚。这时,只有我爸能降得了他。"回家去梦见人家有白事自已没穿鞋!"只一句,就像老鼠见了猫,伯伯立马歇了声,默默地跟着我走。

曾经以为伯伯是真喜欢看电影。后来发现,电影演了一会儿,伯伯就不再看了,只是低着头,甚至最后还打起了瞌睡。我想,可能他的眼睛实在有些累,不舒服。比起电影本身,伯伯也许更喜欢放电影的场景和氛围吧!

早些年家里曾与别人家有过摩擦,伯伯被人大打了一顿,从此他的大脑更受不得刺激。伯伯最怕戳。别人拍一下,就会打个寒颤。伯伯更怕喧闹,激烈的吵嚷会让他本已脆弱的控制力荡然无存。过去年节串亲戚,临走一般都要为礼物留多留少而谦让一番。主人和客人说话声音一高,再有些撕扯的动作,常常会刺激到他,伯伯慢慢变得有些躁动。主人、客人越让越紧,伯伯也终于忍无可忍。只见他从座位上一跃而起,一边胡乱挥舞着双臂,一边语无伦次地叫骂,就像发起攻击的豹子,一头向客人猛然撞去,那气势堪比火山喷发。不知底细的人,几乎要被吓傻。所以每当来了客人,我便有了一个专属的任务:防止伯伯出现过激反应。

02

伯伯性格温顺恬静,不招人烦,也能做点事,并不是百分百的废人。我们兄弟四个就是他一手抱大的。记得二弟一两岁时,如果大人忙,或二弟哭闹,奶奶就会把二弟抱给伯伯,让我跟着他出门去转一圈。伯伯似乎有种魔力,每次转回来,二弟准能睡着。要是哪个孩子哭得厉害,惹恼了他,他会高高举起手,装出打人的样子。但架势虽凶,巴掌落下去,也仅仅是触碰一下,轻得不能再轻。如果实在没辙,伯伯就会不住地晃动着双肩,嘴里咳声连连。那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谁见了都会笑。最难能可贵的是,伯伯对我们看护得很紧,外人谁也别想把孩子抱走。

不单是我们兄弟,我的子侄也被伯伯看大好几个。儿子一岁多时,媳妇还在工厂上班。我的工作也忙。那时别说没钱雇保姆,就是有钱也请不着。我俩只好把儿子送回老家。母亲的活儿多,抽不出空来,只好由奶奶和伯伯携手照看。奶奶八十多了,已经抱不动孩子,只能在一旁看着。孩子摔倒或者哭了,奶奶就支使伯伯去抱:"合营,抱孩子!"跟着老奶奶学来的这句话,一度成了儿子的口头禅。儿子在老家一直待到上幼儿园。那段时间我和媳妇都是晚上回老家,一早回来上

除了帮着看孩子,伯伯也为这个家做着其它力所能及的贡献。伯伯年轻时有把子力气。过去家里养着十来只羊,羊圈里每天需要撒些土,以保持羊圈的干躁,伯伯就负责背土垫羊圈。土从别处运来,堆在大门口,需要时由爷爷装进背筐,再由他背进羊圈里。那时积攒的羊粪可以从生产队里换工分。

每到初秋,伯伯便有了另外一份活干,拔蒿子。早先农家生火做饭都用柴草,而柴草也是紧缺的。村西是一片老坟地,大约三、四十亩,长满了野蒿子。伯伯每天都要到那里去拔,或两趟,或三趟。寒冬到来之前,能拔出一座小山,也算为家里拔掉了烧柴之忧。说实话,对那片老坟地,我打小就有些发怵。而伯伯在老坟地里来来往往,丝毫没有迟疑过。无知者无畏,傻,让伯伯拥有了一份大无畏的气魄。

村里的红白喜事,伯伯总是积极参与。谁家娶媳妇,头两天大喇叭一开唱,便循声而去,天天到那家去凑热闹。人家给馍给菜一概不要,只要喜糖。拿了喜糖,自己不吃,而是欢天喜地往家跑,一溜烟似地。到了家,一边把糖一颗颗掏给娃娃们,一边连珠炮似的说着"给!给!给!"。分完了糖,伯伯又急急火火地跑了回去。直到新媳妇娶进门,才肯回自己的家,否则谁也叫不回来。

村里有了白事也是如此,捧场是必须的。早晨吃了饭早早地就赶过去。一连三天,天天必到。最后还要跟着送葬队伍,把死者送进坟墓才算完。

伯伯虽傻,爱美之心并未完全丢失。每次看到别人买了新衣服,他也哼哼着想要,有时都要动手去抢了。而一旦得了手,若想要回来,需费点儿口舌。伯伯曾经有个臭毛病,每天得换几次外套。脱了穿,穿了脱,换来换去老是那两件,却从不厌烦。如今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想为他换洗衣服,就是不愿脱,每次也是费尽了口舌。

伯伯还好攀比。家里有人感冒,人家吃药,他也要吃;谁打个针,他也要打。有一次非得让医生给他打针,堵在门口不让走。医生无奈,就给他打了一针。结果嗷的一声,像一只惊兽,伯伯拔腿就跑,几乎把针头折在屁股里。

伯伯最大的爱好应是喝茶。爷爷奶奶喝了一辈子茶,三餐之前都要以茶开胃。伯伯随着爷爷奶奶喝茶多年,自然而然也喝上了瘾。每次沏上茶,他都会及时递上茶碗,第一碗茶都是先让他喝。时至今日,家里再忙,喝茶,这个程序不能省。

03

因为得病,让伯伯永远留住了那份童真。伯伯从心底里喜欢孩子。对自家孩子,他经常偷偷在后脑勺上轻拍一下,嘴里说一句“拂你(揍你)!”,然后哈哈大笑着跑开。见了邻家孩子,则会主动上前握手,嘴里高兴地喊着“娃-娃,娃-娃!”人家的孩子常常被吓哭。

我,二弟,还有三弟,在小时候是和伯伯一起睡觉的。那时睡的还是土炕。睡前我们总会玩耍一阵儿,你戳我,我戳你,在炕上经常滚成一团,不时招来爷爷奶奶的喝叱。伯伯很享受这个时刻。或看着我们嘿嘿直乐;或加入博击混战,与我们打成一片。而更多的时候,会开心地对我们说些悄悄话。因为听不大明白,我们大多心不在焉。但不管听与不听,他的兴致丝毫不减。

后来我们兄弟渐渐长大,一个个分家过起了小日子。我想伯伯肯定纳闷,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离开了我?二弟结婚时,我正在济南上学。爷爷奶奶告诉我:"那天晚上,你伯伯抱着被子非得去找你二兄弟,好几个人都拽不回来。"后来我偶尔陪着伯伯睡觉,伯伯高兴坏了,先是从被窝里伸出手直摸我的脸,进而用头抵我的头,嘻嘻哈哈傻笑个没完。

无论在外上学还是上班,我总要在周未回老家,这些年已是雷打不动的习惯。俗话说,"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我是爷爷奶奶的牵挂,星期天必须回家,是他们的硬性规定,坚决不能违反。不只是爷爷奶奶,伯伯也在热切地盼着我回去。奶奶说:"一到星期天,你伯伯就去翻日历牌,没人告诉他,他怎么就知道呢?"我每次回家,伯伯都会高兴得忘乎所以。有时抓着我的手使劲地摇,有时干脆来个熊抱。

星期天来来去去,年数长了,伯伯便形成了自己的生物钟。每次到了我回家的日子,他都是早早到村口去等。见了我,高接远迎。我走时,伯伯慢慢学会了说再见,握手也成了不可或缺的礼节。还别说,伯伯握手时的神态,还真有点绅土风度。

伯伯是个傻子,但没人拿他当傻子看,就是村里人也都把他当家人。伯伯的胆子小,他的活动范围一般仅限于村子。虽然如此,伯伯还是走丢了一次。那是我上初一的那年。不见了伯伯,一家人都快急疯了。村里的老老少少也跟着担心。为了寻他,全村的男劳力自发组织起来,东西南北各个方向派出了人,逐村去找。那时交通条件比较落后,有自行车的骑着车,没自行车的就双脚走着去。

第三天,在城北约七八里的一个村子里,伯伯终于被找到。一个好心人遇见了他,见是一个傻子,猜他可能迷了路,便收留了他。答谢了那户人家,十多号人前呼后拥地把伯伯接了回来。

伯伯为什么会“离家出走”?我曾做过一番调查。原来自从我离家上了初中,伯伯几乎见人就念叨我的名字,一边和人家叽哩哇啦地说着什么,一边用手朝着西北方向指指划划。我想那是他在打听我去了哪里。因为县城在我们村的西北方向,可能他经常见我从西北方向来家,又往西北方向离去,想我了,就循着那个方向去找,终让自己迷了路。

对于伯伯将来的生活,不用问,爷爷奶奶肯定忧虑过。爷爷临去世时用手指了指伯伯,我们知道他的意思,不住地点头。可能是感到自己时日无多,奶奶去世前的那段日子,时不时就怔怔地瞅着他。每到吃饭,奶奶一个劲地叮嘱伯伯,“合营,吃!吃饱了!”“合营!多吃点!”我想,奶奶是怕伯伯以后挨饿,恨不得看着他把后半辈子的饭一次吃完。奶奶去世的头天晚上,爸爸说:"娘,你放心吧,合营不会落地上的,这些孩子哪个也错不了!"奶奶点了点头。许是得到了承诺,第二天一早,奶奶很安详地走了。

04

伯伯的生活原本是能自理的。自己穿衣,穿鞋,吃喝拉撒睡都不用别人照料。但有一样,当饭菜摆上桌时,伯伯就像是一位客人,得需要主人礼让一番。"吃饭吧!",只有得了指令,伯伯才会拾起筷子,摸起馒头。如果没有指令,既使热腾腾的饭菜摆在眼前,也不会主动伸手。

过去,伯伯的社交生活就是逛街。吃罢了饭,便开始围着村子东游西逛,每天倒也悠哉悠哉。伯伯喜欢扎堆,哪里热闹就去哪里。在街上碰见人会主动打招呼,甚至吚吚呀呀地聊上几句。人多时,就静静地站在人群后面,摆出他独有的pose:一只手捂着眼睛,微微歪着脑袋,嘴里有时发出呵-呵-呵的声音。别人笑,他也跟着打哈哈。大家说到兴奋处,他也高兴得直拍巴掌。而他一旦笑起来,往往一发而不可收,有时能笑上好几分钟,直到眼泪都笑了出来。

我二姨家和我同村,那是伯伯的落脚点。每天上午第一趟逛街,伯伯必定要去坐一坐,必定要和我姨、我姨夫都见上一面,必定要喝碗茶水,然后才走人。见不到我姨和我姨夫中的任何一个,就会在门前一直喊;如果喝不上茶,则赖着不走。所以,沏茶就成了我姨和我姨夫每早必做的功课。

几年前,回家时发现伯伯走路非常谨慎,都是先用脚探探路面,然后再迈步。我赶紧送他去医院做检查。可能是走惯了凹凸不平的泥土路,在医院的走廊里,伯伯一步也不敢挪,只能两个人拖着他走。做检查,就像是要杀了他,死拉活拽,费了老鼻子劲。

检查结果是伯伯得了白内障,眼睛只有微微的光感,几乎要失明了。本想做手术,一则手术的条件已经失掉;二则医生也不敢给做,只能作罢。从此伯伯的生活已完全离不开人,离不开照料。想到伯伯再也看不清亲人的脸,再也不能看日出日落,我的心如刀绞般痛。我发誓,一定要照顾好伯伯,绝不让他受半点委屈。

如今,伯伯跟着我的爸妈生活。因为习惯了多年的生活模式和生活环境,他们不愿离开自己的"老窝"。不能时时守在他们身边,我只好尽量抽空回去。几个弟弟也是你来我往,时刻帮着爸妈照顾他。

我一般是每天早晨先回去一趟。好处是我的住处距离老家不远,仅15分钟的车程。到了家,先为伯伯洗手擦脸,等爸妈和伯伯吃过早饭,再为伯伯换下该洗的衣服,照应着他上完厕所,然后就领着他去逛街。

现在伯伯已不能自己去我二姨家,改由我挽着他的胳膊,我们爷儿俩一块去。每次回家进了屋门,即使我不说话,伯伯也能感觉出来。"来了!"招呼声中透着欢喜。撂下饭碗,会急切地催促:"走吧!"像是赶着去赴会,心中已是急不可待。如果遇到雨雪天气,伯伯总是心有不甘,一边不住地唉声叹气,一边跃跃欲试,好几次都想冲出门去。

我是个喜欢运动的人,挽着伯伯走路,也会有意识地走得快些。慢慢地,伯伯也跟上我的节奏,腿脚越来越麻利。我感觉这样对他有好处,不仅可以提高肺活量,而且不容易得便秘。到了下午我会再回家一次,挽着他,领着家里的三条狗,到村北再去遛一圈。让伯伯到野外去走走,晒晒太阳,吹吹风,训训狗,然后再给他揉揉肚子,锤锤背,对一个久坐的人来说,这是最好

05

这几年,每天必须保证回两趟老家,已成为我的新习惯。即使刮风下雨,即使出发在外,只要能回就尽量回。哪怕到家只瞧一眼,心里也会感到舒服。不然总有些魂不守舍。伯伯也是如此。我不回去,他会一个劲地念叨:“还不来?”甚至最后都要开骂。哪天不回去,第二天爷儿俩重逢,喜悦就会成倍地发酵。

一个人一生难免会遇到些坎,只要抱定车到山前必有路的信心,只要想方设法去努力,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对于生命,不放弃,不抛弃,应该是我们抱有的起码态度!一个家庭,有个傻子不要紧,只要家人心中有爱,再大的付出也不会觉得辛苦。傻子虽傻,对爱的感知力却一点儿也不弱。

伯伯今年已经65岁。一个傻子,他存在的意义也许就是陪伴我们共度日月,让生活多一个支点。在我最爱的人中,伯伯永远是其中之一。照应好他的生活,是我的一份责任,我也喜欢承担这份责任。而在伯伯心里,也一直记挂着一个人,一直盼着他来到身边,那个人就是我。我觉得,被人记挂,被人需要,也是一件幸福事。

米兆军:供职于禹城市人民银行。以“热爱生命,拥抱生活”为人生座佑铭,坚信有付出才会有回报。业余时间喜欢读书,喝茶,运动,写点心里话。

壹点号史志花开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