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神经错乱(梦见自己神经错乱)

  • 作者:admin
  • 灵签
  • 时间:2021-10-31 04:50:07
  • 30人已阅读

在古代梦见自已神经错乱,尤其是在西藏梦见自已神经错乱,每当桑雅生被授以一个咒语时,他必须去触摸一朵花,一朵枝

头上的活生生的花。如果花在他的触摸下颜色暗淡而死去,只有那时,他才可得到这一咒

语,因为那个咒语会在他心里造成一种微妙的死亡。“在家人”不得用咒语,因为用了以

后,死亡就会开始在他身边徘徊。不先经过前面两个阶段就不应该做它,决不可以!如果你

是神经质的,而且它还没有被解除,如果你发“霍”的声音,你就会变得更加神经质。所

以,只有到第三阶段,经过10分钟,才可以用“霍”,尽可能大声地喊;把你的全部能量

都给它。这是一种敲打。当你是空的,这个声音就会深入地下行,打击性中心。

打击性中心可以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自然的方式。当你被一个异性所吸引,性中心就

遭到这来自外部的打击。实际上,那种打击也是一种很微妙的振动。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吸

引,或者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吸引,为什么他们相互吸引?男人身上有什么?女人身上又有

什么?一种正电或者负电击中他们,一种微妙的振动梦见自已神经错乱:它是一种声音,真的,你们可能注意

到。鸟是用声音来吸引异性的。鸟儿们歌唱全都是性的,它们反复用特定的声音打动对方。

这些叫声打击到异性的性中心。

电的微妙的振动从外部打击你。当你的性中心受到来自外部的打击时,你的能量就开始

向外流,它导致繁殖和生育,另外一个人会因你而出生。

这个“霍”是从内部打击同一个能量中心。而当性中心受到从内部来的打击时,能量就

开始在里面流动。能量的内在流动会彻底地改变你,你会脱胎换骨,你会使自己重新出生。

只有当你的能量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流动时,你才能脱胎换骨。现在它正在向外流;但

那以后,它会开始在里面流。现在它正在向下流,但那以后,它就会向上升。这种能量的向

上流动就是为人所知的空达里尼①。你会在你的脊柱里面感觉到它真的在流,它升得越高,

你也随着它升得越高。而当这个能量到达你的头顶的中心、到达第七个,也就是最后一个中

心时,你就是可能有的最高的人,古尔捷耶夫称之为“第七号人”。

①空达里尼(kundalini):是瑜伽教理中的生命力。据说蜷伏在尾椎部,当上升

至脑时,可以激发悟道。——编注

当你的能量只在性中心时,你是“第一号人”。当某些能量到达你的心中心时,你是

“第二号人”,情感的人。当某些能量走到理智,你是“第三号人”,理智的人。这些都是

普通人,都有不同表现的神经质。有些人是情绪方面的神经质,有些人是身体方面的神经

质,有些人是理智方面的神经质。这3类人都只是普通人。

“第四号人”是试着让自己的能量在内部流动的人,是在静心的人。是努力消除自己的

神经质和精神分裂的人。这是“第四号人”。而当这个能量上升并且向内流动时,一个更高

的人就在你里面产生了。那个更高的人将不那么神经质、不那么精神分裂,而是比较神志清

明。

当能量从你的最后一个中心释放到宇宙中去时,一个时刻来临了。你变成了一个超人,

或者说你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而当那个时刻来临,当你不再是凡人的时刻,只有那时你才

不再发疯。

人注定是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在发疯的,因为它不是一个存在,更确切地说他是一个门

面。人不是一个终点,更确切地说人是一个过程,是中途的某个东西,他不再是动物。然而

尚未成为他本该是的那种样子。他只是个介乎中间的东西,一个阶段。

你不再是一头动物。在你里面有着那么多动物本性,但你已不再是一头动物。动物性还

存在着,但你已不再是动物的。动物性在继续把你往下拉。这没有什么不好;动物性无法做

别的任何事情。它不断把你往下拉,拉到性中心,而你就会不断地绕着它转。但是,那只是

你的第一个中心,而不是你的最终的可能性。你的最终的可能性是超人——超越人性、超越

人类。它在不断地拉你上升。

这两种拉力造成了精神分裂。所以,一会儿你被向上拉到较高境界,这时你仿佛是一个

圣人;而下一个片刻你的行为像动物,你被拉下去了。现在头脑被搞糊涂了:因为有那较高

的可能性,你就不能再一心一意地做动物了。种子在那里,它不断冲击你向你挑战。所以带

有动物性,你就会心神不宁,但是你又不能去掉动物性。它在那儿,它是你的遗产。这样,

你把自己分成两半,你把动物性的部分置于无意识中,而在意识中你把自己和你那较高的可

能性认同起来,尽管你还不是的。

这个较高的可能性就是理想,就是终点。在意识中,你与终点认同;在无意识中,你仍

停留在开始。这两个极点会产生冲突。所以,除非你超越人,否则,你就不能超越疯狂。

人就是疯狂。

在第三阶段,我用“霍”作为一个工具把你的能量向上提升,这头3个步骤是宣泄性

的,其实它们还不是静心,而只是静心的准备。它们是跳跃的一个准备,而不是跳跃本身。

第四阶段是跳跃。在第四阶段中,我告诉你只是去成为一个观照——一个有意识的警

觉,什么也不做,只是保持观照,只是与自己在一起什么也不做,——没有运动、没有欲

求、没有变化,只是停留在当时当地,静静地观照任何正在在发生的……

由于有了前面3个阶段,那种停留在中心、停留在你自己里面才有可能。除非你做过了

前3个阶段,否则你不可能停留在你自己里面。你可以继续谈论它、思考它和想象它,但是

它不发生,因为你并没有准备好。

而那3个阶段会使你准备好,停留在那个片刻,它们将使你觉知,那就是静心。在静心

中,某些超越于言词的东西会发生。一旦它发生,你就再也不是同一个人了,不可能是了。

它是一种成长,它不仅仅是一番体验,它是一种成长。

那就是真假技巧之间的区别。使用假的技巧,你只能得到一次体验,一个记忆,接着你

又掉回来了。它只是一瞥,它不是一种成长。因此,服用迷幻药,你会有一瞥的,使用其他

技巧,也能发生这样的事:你能获得一瞥,你能获得一次体验。但是,你还会掉下去,因为

你没有成长。是体验发生在你身上,而不是你发生在体验之上,你并没有成长。当你成长

了,你就不会掉下去了。

小孩子梦见自己变成一个年轻人,他能够对成为一个年轻人有一瞥,但这是一场梦。梦

醒后他依然是一个小孩,因为它不是一个成长。但是如果你真的长大了,变成了一个青年,

你就不会退回去又变成一个孩子,这是一个真正的长大。

所以,这是判别一种方法、一种技巧是真是假的标准。

有些假的技巧做起来比较容易,它们从来不能把你引到任何地方。如果你只追求体验,

任何假的技巧都会使你成为牺牲品。真的技巧不关心这类体验,一个真正的技巧关心真正的

成长。体验会发生,那是另一码事。我关心的是成长,而不是体验。体验作为成长的部分会

发生的,但是我并不关心。

你必须成长为一个人,成长为一个完整的人,成长为一个神志健全的人。这种神志清醒

是不能强加于你的。社会强迫你神志清醒,所以你的内在仍然是精神错乱的,你的神志清醒

只是一个门面。

我不会把神志清醒强加于你,倒是要把你从疯狂中带出来。当它被完全拔出来、扔进风

里,神志清醒就会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成长。

你问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因为在西方也有许多技巧正分被发展出来,和我所说的相

仿。但只是相信,不是相同。有许多不同。但是,现在的形势已变得十分紧迫。整个世界处

在一种不断拖延的精神错乱的魔掌之中,我们一拖再拖,现在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到了汽化

点上了。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人类可能集体自杀,因为这种神经错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

步。宗教和道德家、精神导师、所谓的伟人都帮着使人变得越来越精神错乱,路已走到了尽

头,我们可以通过原子弹、氢弹或者别的什么进行集体自杀。

现在,地球上的这样的人类已经无法被容忍。人类已经变成无法容忍的了。人类正在残

杀整个地球。他不仅听自杀,还杀人,杀害一切事物。人正在杀害地球上的一切事物。凡是

活的东西,他一概不喜欢;只有死的东西才投其所好。越死越好,因为死了以后,就能占有

它们、操纵它们。

所以,人正在残杀自然,残杀地球上的一切事物。这样的人不能被容忍,他自己内在错

乱正把他带到了那个汽化点。正因为如此,时刻越来越临近。全世界,凡是能思想、能感

觉、明白事理的人都有探索方法、设计方法,以帮助人类超越疯狂。那是唯一的道路。

人要么自杀,要么跃入存在的更高的境界。如果这种脱胎换骨不能到来,那么就毫无办

法;人类将会自杀。那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地都有灵性能量(spiritual energies)在汇聚,

灵性力量在联合,许多的神秘组织在运作。有时候它也许是不太明显的,但是它深深地进入

人类头脑的正中心。语言不同,方式不同,观点不同,但是到处都在探索,某种可以成为改

为人类的炼金术的东西。

你问起威廉·赖茜利用性能量来消除与神经错乱相对应的身体障碍,我完全同意威

廉·赖茜的观点。其实问题在于性,其他一切问题都是副产品。除非人能够深刻了解性能

量,否则他是不可能获得帮助的。

这是十分困难的,因为一套基本机能被用来把人变成奴隶。除非你能使人自己感觉到有

罪,否则你就不能把他变成奴隶。有罪感是把任何人变成奴隶的手段。先使他感到有罪,而

使他感到有罪,只要用自然得无法轻易超越的东西。性就是最自然的东西,因为它是生命之

源。

你是由性生出来的。你身体上的第一个细胞都是性细胞,你的全部能量都是性能量。所

以,如果宗教教导你说性是不好的,性是罪孽,那么他们虽在彻底地谴责你。不仅他们谴责

你,现在你也会自己谴责自己。现在你不能超越性,你无法离开它,而这就是罪孽。你被分

裂了,你开始与自己作斗争。认为性是不圣洁之物的观念越能在你心里引起有罪感,你就越

会觉得神经错乱。

但是当你变得神经错乱以后,你就可以受人摆布。教士能够摆布你,君王能够摆布你。

如果你不是神经错乱的,那么,你就不会去找教士,那么就没有那个需要。你去找教士,是

因为你害怕存在在那里的某种能量,而教士说他们知道怎样帮助你。所以,他们先制造出有

罪感,然后他们说他们现在要来帮助你。这样,他们就能剥削你。在一个性自由的、对于性

处之泰然的社会里,人们不会去寺庙和教堂,不会去!不可能去!如果你对性毫无不安,那

么所谓的宗教就无法继续做它的生意了。你并不感到有罪,那么还有什么地方必须要去呢?

性能够给你极其深刻的满足。那也能成为一个问题。如果你满足了,你就不会渴望任何

天堂或者超越生命的东西。那么你就在此时此地,那么满足。那么你就不需要去请教某人关

于死后的生命的事情。那么生命就在这里。

所以性在过去被用作一个剥削的手段。君王们只有在你压制性的时候才能利用你。因为

受到压制的性会变成暴力。如果你不压制性,你就不能造就士兵,你就不能建立军队,你就

不能制造战争。一个压抑的人总是处于好斗的心态中,那是发泄性的唯一办法。

所以,国王皇帝们绝对不允许士兵有性生活。美国士兵为什么到处都是失败者,原因只

有一个:在和性饥渴的人的交战,他们在任何地方不会有成功。美国人从不可能打胜仗,因

为性饥渴的士兵都是疯狂的,你无法同他们斗。所以每当一个社会富裕了,人懒散了,它就

很容易被打败。谁都能打败它。一个较高的文明总是被一个较低的文明所打败。

印度不断地被挫败,因为它有较高度的文明。人们悠闲自在,享受着生活,没有战斗的

心态。那些没有生活可以享受的人随时在准备打仗。如果生活是美好的,你会祝福每一个

人。如果你生活在困难中、在动荡中,你可能会杀人,你可能变成破坏性的。因此嬉皮士说

得对:“做爱吧,别制造战争。”它们是极其一致的。如果你做爱,战争就变得不可能。如

果你不能爱,那么能量就会以另一种方式运动。能量必须运动,那么它就会走向战争。

所以威廉·赖茜是正确的,绝对正确,性是问题的症结,其他所有问题都是它的副产

品,它的枝节。如果我们只对付枝节,什么也不会发生,除非你从根子上着手,否则什么也

不会发生。这也是我的理解,不仅仅是我的,也是坦屈拉①的完整理解。

①坦屈拉(tantra):古印度密宗。——编注

但是,坦屈拉过去总是受到压制。它从不被允许在任何地方公开地存在。坦屈拉不得不

转入地下,因为一出现坦屈拉的导师,他就会说这些事情,他就要遭到杀害。因为整个社会

都建筑在正在破坏的东西上的。

所以,威廉·赖茜遭到各方面的攻击。他被强迫地宣布为发疯了。他们把他关进监狱,

而他像一个默默无闻的人一样地死去了。本世纪还没有产生过第二个天才可与他媲美。他是

一个现代的坦屈拉派,当时有一个奥秘团体在帮助他,但是这太困难了。把真理带给人类实

在太困难了,因为人类是建筑在谎言之上的。

人类是神经病的,他因为说谎而受苦。但是人人都以为那些是真理。你一说自己因为某

个谎言而受苦,社会就会杀死你,因为你是在抽掉整个社会的基础。社会既要人不吃苦,又

要它的谎言不受到挑战。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就得不到帮助。

我有这样的经验:每天都遇见这样的人,他们来找我,说自己在寻找上帝。我越是分析

他们,就越发现问题的症结是性。可是假如我说性是关键问题,那么他们会觉得是侮辱,贬

低了他们的自我。然而,性的确就是问题。不解决它,就不可能寻找上帝。

我的态度是:除非你泰然对待尘世,不然你进不了天堂。泰然对待尘世,泰然对待你的

身体,泰然对待你的能量。只有那样,你才能成为主人。只有那样,你才能“开导”你的能

量;对能量不能来硬的,只能开导它。你不能强迫能量。所谓主人,就是能引导他世俗的能

量上移动的人。

所以说,我把性视为问题的根本。如果你的性问题解决了,那么你就成了另一个人,因

为一切性反常的都消失了。你解决了根本。当性解决了,对你不再成为一个问题、一个争斗

的时候;当你深切地接纳它,对它深深地说好的时候,那么你就能够改造它,因为它是活跃

在你里面的能量。当你死以后,那种能量还会继续下去,越积越多。你只不过是性的海洋中

的一朵浪花:海洋继续存在,波浪继续翻腾、平息、消失。海洋还是照旧。性是“梵”①。

如果你深入性,它就是真正的生命。如果你忘记它,那么你就停留在表面上,那么它就是丑

陋的。如果你不跟它抗争或者沉湎于其中,而是跳进去,销溶进去,融化进去,当你让性成

为生命,性就会突然转化为爱。人的机体就是这样自动运作的。如果你同它抗争,性就会变

成恨。所以,同自己的性作抗争的人都充满了仇恨。

如果你不同它抗争,如果你接纳它并融化在它里面,那么它就变成爱。所以,爱和恨是

性的两副面孔。如果性被扭曲,它就变成恨;如果性被衷心接纳,它就变成爱。你能从自己

的性能量中创造出爱。如果这种能量转化为爱,那么你在世上就会悠闲自在,你在尘世就会

心安,这种在家的心安(at-homeness)是根本的。

①梵(brahman):在印度圣书《奥义书》中指最高存在。梵是永恒的、自觉的、

不缩减的、无限的、无所不在的。梵是有限的和变化的宇宙的精神源泉。——译注

这就是美,如果你接纳性,你就不会排斥任何别的东西。那就是为什么在这之上有那么

多的强调。如果你排斥性,你就不得不去排斥许多东西。性是根本的排斥。如果你排斥性,

你就会排斥食物,排斥衣服,以至于排斥一切。可以开列一长串的清单,你将不得不一一排

斥,因为整个生命都是性的。如果你排斥性,你就会不断地排斥,最终你会排斥掉生命。那

么只有自杀还值得做,因为即使是呼吸也是性的。呼吸进入你的性细胞,赋予它们以生命。

变得活生生就是变得有性的。如果你反对性,那么你就会反对一切。反对一切的人必然是神

经病的、神经错乱的,你无法帮助他。

我对一切都赞同,每一样东西都可以被造就成神圣的。你必须知道技巧。你必须知道坦

屈拉,你必须知道使一切变成神圣的方法。每一种毒药都可以变成灵丹妙药,这取决于你。

我的整个方法就是要帮助你,要给你一个方法以改变你的生命能量。这是一个十分科学的方

法。

你问:“我还想要问,你的追随者,那些桑雅生们,既然在奉行一种理应能够帮助他们

解脱内心的神经病的东西,他们又是怎样在这个神经病的世界里起作用?”

如果你是神志清醒的,那么就不会有问题,你可以自如地行动于这个神经质的世界上,

如果你是神志清醒的。如果你是神经错乱的,那它就是一个问题了。

平常的,在一个神经错乱的世界上要不患上神经病,看起来是十分困难的。在某种意义

上说,这是困难的。如果你太认真,这的确很难。如果你要同神经错乱的人作斗争,同他们

制造的一切东西作斗争,这将是困难的。但是只有在你神志仍然是不清的时候你才会去斗

争。否则,你会大笑:根本不需要斗争。没有必要抗争!你会大笑!

那么,你就会演戏。聪明的人是一个演员;他不是严肃的,因为没有必要变得严肃。你

知道周围都是疯子,所以没有必要同他们认真。你能演戏,而只有通过演戏,你才能够帮助

他们。

莱恩建议医生在疯人院里不应以医生身份出现,而应当像疯子。那就是说,他们应该演

戏,那么他们能起到更大的帮助,因为那会有更多的亲切感;作为医生,他们与疯子是对立

的。医生应该在疯人院里装作疯子,不要让人知道他们是医生;那样,医生就能作出更大的

帮助。这个建议绝对值得一试。我已经在照那个方法做了!

你必须演戏,人必须狡猾些。当我说“狡猾”,我是指人必须演戏。

古尔捷耶夫常常说,聪明人必须是狡猾的。他必须演戏,否则他就无法帮助。他不能像

克利希那穆尔提那样过分认真。那个认真会带给你不必要的悲伤。然后,怒火就会上升,因

为一个严肃的人对谁都会发怒。没有必要这样。如果你已经知道那个人神经错乱的,那么就

没有必要。所以,要帮助他们。你能帮助他们,但要装成疯子处在他们中间。不要同他们斗

争这才是聪明人的方式。

有许多人自称导师,也许有不少是假的导师。真正的求道者如何区分真的导师与那些沉

湎于他自己的自我力量的人呢?

这是困难的,非常困难,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也没有必要。你不需要

去区分,试也不需要去试。即使是一个假的导师也会帮助你知道假象。不要为区分真假而过

分担心。如果你碰巧遇上一个假的导师,尽可能全心全意与他在一起。你会知道的,当你知

道了,你会有成长的,长大以后再也没有别的导师能欺骗你。

生命只有通过经历才能了解。我无法给你任何标准去判断一个人是假的导师还是真的导

师,因为一切标准也会被那些假的导师所利用。他们已经用了一切了。你会觉得难以判别一

个真正的导师,因为一个真的导师才不会去顾及你的标准;而一个假的导师总是按照标准行

事。

如果社会说一个真的导师是一个禁欲的人,那么人人都能要排成为禁欲的,这并不困

难。所以什么都可以被安排。而一个求道的人甚至对自己都不觉知,那么他怎么能判别别人

呢?但是,没有必要。如果把这当成一个基本的需要,先要识别一个导师的真伪,那么你将

永远不会前进,因为这第一件事就无法被完成。你将停留在原地。所以我说要动。如果你碰

上一个假的导师,好,你就跟着他活动,跟着他生活。不论他教你什么,去试它。通过亲自

的体验,你会知道这个人是一个假的导师。但是不要去反对他。没有必要。他也教会了你一

件特别的事,你懂得了什么是虚假,知道它是大有好处。现在你会变得更加觉知。所以,走

下去,走下去!

生命中的一切都是一个学习。把一切当作一个学习,在没有经历之前不要试图变成聪明

的,你不可能聪明。经验会显示给你很多的。真正的探求不是获得一个真的导师,真正的探

求的是获得一个“真正的求道者”。所以通过探求,你会变成一个真正的求道者。而不论真

假,所有导师都能帮助你。

人人都能帮助,只要你准备好接受帮助。所以不要去考虑别的,什么导师是真的还是假

的。你的探求必须是真心实意,那就够了。只要你的探求是真心实意的,没有假的导师可以

骗你。但如果是相反,那就毫无办法了。所以,继续真心实意地探求。那些假的导师会不打

自倒的。

你说:“你的追随者中有许多是西方人。就你说的有关性的谈论,我的印象是,在印

度,这里的性压抑很普遍。你之所以吸引这么多西方人,是不是因为你主张解除压抑?所以

你发现印度人的心理状态不能像西方人那么容易地对你所说的作出回应?”

人类的心灵深处并不是这样分裂的。东方和西方不过是表面上的区别。有某种意义上,

无论我说什么,表面上看来它似乎更适合西方头脑,而不适合东方人,但在骨子里则不是这

样的。

东方人头脑显然是比较压抑,它在深深的压抑中行动很久了。但是西方人的头脑今天已

走到了对立的一极。我则站在当中,两边的距离是相等的。

东方人到我这里的距离和西方人过来的距离是相等的,因为我既不是东方也不是西方,

我是超越两者的。所以,就像我看到的,如果一个西方求道者来到我这里,开始时,只有在

开始时,他和我在一起是感到自在的。任何我说的话,他都听得进去,因为西方的整个趋

势、现代的趋势是反压抑的。

但是,这是头脑的方式,它总是走向对立的一极、对立的极端。现代的趋势是反传统。

但是你可以把反传统变成一个传统,他们已经把反传统变成了传统。这是一种反正统的态

度,但是,反正统主义也能转化为一个正统的态度。

举例来说,嬉皮上是不遵奉现行制度的,但是他们现在有了自己的制度,如果你不梳他

们的发式,他们就不接纳你。所以,怎么办?反传统已经变成了一个传统。反叛也能成为一

个正统,而且它已经成为传统了。他们已经走向对立的一极了。

所以,当他们最初来找我时,我的思想正合他们的意。但是我不是反传统主义者,我既

不反对也不赞成传统。所以当他们开始与我同行时,麻烦就来了。对于西方的求道者,在开

始时他是很容易被我吸引的,但是,我越是和他们一起工作,在他们身上下的功夫越多,他

们挣扎得越厉害。而东方人,起初是不容易被我吸引的,但是一旦被我吸引以后,那么就没

有什么麻烦了。你懂我的意思吗?东方人的头脑不容易被我吸引,因为我不论说什么,都会

使他们震惊。但是一旦他们能经受住震惊,那么事情就会比较容易发生了。这是有原因的。

东方人的头脑与传统共生存,完全接受传统。他因此吃过很多苦头,但他仍是衷心接受

传统。每当我说什么时,他们都会震惊,他们会离我而去。但是如果他来找我,那种对传统

的衷心接受会使他转向我。他会接受我,这样,带他修炼就会变得十分容易。当西方人来找

我,他是被我的思想所吸引。但是当我带他一起修炼时,他甚至无法接受我,他无法遵行任

何戒律。他无法始终如一地、系统地做任何事。那就产生了问题。以我的观点吸引西方人是

容易的,但是带他们修炼是困难的。吸引东方人是困难的,但是他们一旦被吸引住,带他们

修炼就容易了。所以总的说来都是一样的。总的说来,没有多大区别。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