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双手被铁链绑着(梦见马被绳子拴住了)

  • 作者:admin
  • 灵签
  • 时间:2021-11-04 14:55:09
  • 15人已阅读

本故事已由作者:云沉久,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我叫阿妙,是小王爷手中的的一把用于暗杀的“剑”。

我是个孤儿,五岁的时候就被小王爷带回了王府。

小王爷南凌墨是京都四大公子之一,人人都赞他才貌双全,淑人君子。

入了王府我才知道,他不是什么君子,而是一个极有野心的逆臣。南凌墨救了很多像我一样的孩子,我们长大以后就成了他暗网中的一员。

王府每一年的考核都成为了众人噩梦,每个人都必须要杀掉关在一个同笼子里的孤儿,才能安全地活到下一年。

我从小就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身上的伤痕数不胜数,以往我从未让他失望过。不过这次我让他失望了。

我半跪在冰凉的地面上,黑色的长袖被血全染红了,伤口处还有血不断地渗出来。听到了脚步声以后,我心里更加害怕了。

南凌墨走了出来,微微咳嗽了一声,周围的几个奴仆赶紧朝着他脚前方垫着毛毯,天太凉了,一定不能将王爷冻着了。

其中一个铺毛毯的奴婢是新来的,她微微用力,一不小心将毛毯撕裂了一个口子。

刚一抬头,她就感觉脖子上一凉,全身都无法动弹了。

王爷嫌弃地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连着帕子一起扔在了地上:“真脏。”

仔细看过去,他的皮肤有一种病态的白色,眸子静得像天山之巅的池水般清澈。

他身上披着玄纹云袖的外袍,显得高贵华丽又气度不凡。

若不是他亲自动了手,你根本无法将他和这些血腥的事情联系起来。

我突然想起了阿冬,她是书香门第出生,家道中落被王爷捡了回来。

她常跟我说一句话,王爷之美只能用宗之潇洒美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前来形容。可惜他太疯太狠毒,不像个正常人。

再后来阿冬在一次考核中死了,死之前她拉着我的手求我,如果有机会出去,一定要替她回家看一眼已经荒芜的家宅。

我点了点头,心中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酸涩,以后再也没有人教我这些半懂不懂的诗句了。

王爷冷漠地看着这个已经断气的奴婢,嘴角微微轻抿:“把她拖下去吧。”

“是,王爷。”旁边一个侍卫立刻就把尸体拖走了。

我有些发愣的看着她的尸体,奴婢喉咙上的血还在流,人却已经不在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和她一个下场。

王爷慢慢的走到我跟前,用手捏住了我的下巴,将我的头被迫抬了起来:“阿妙,当时你去了哪里梦见自已双手被铁链绑着?”

我身体微微发抖,没有回答他的话。

“啪——”

他将巴掌打到了我的脸上。

这一巴掌打的我的耳朵嗡嗡作响,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你不说我来替你说,你去看了阿冬的老宅子,替她烧了一摞纸钱。你私自离去的这一段时间,你知道我们错失了什么吗梦见自已双手被铁链绑着

端王没有死,死的是他那个傻妃子。他若是恢复过来翻查这次的案件,摄政王和我都要受到牵连。”

在我的记忆中,南凌墨一直就像一个旁观者,他从来都是淡淡的,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可是这次他好像真的怒了。

我埋头在地上,努力克制住心中的恐惧:“请王爷息怒,阿妙愿以死谢罪。”

其实我在这世上没有什么牵挂,除了十年前的那一天,他伸出手,将我从乞丐堆里牵了出来,让我心里起了一丝涟漪以外。

当初的惊鸿一瞥,至今难忘。

我记得他的一双眼睛里总是带着忧伤,带着万千的情绪,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好看的人,即使后来他看我跟看一个物件一样没什么区别,我心里还是刻下了他的模样。

我的轻功很好,我喜欢去假山悄悄看他,也不出声,也不动。

我老是看着他发呆,看着他沉静优雅地端坐在湖边,仿佛在用一种天荒地老的姿势,暗示他不能言明的一切情绪。

我知道他身体不好,所以每次出任务的时候,我都悄然换到了离他最近的位置,不让他有一点受累。

我的心都给了他,他却毫无察觉。

阿冬以前与我说,谁会在乎一只蝼蚁呢。喜欢谁也不该喜欢王爷,他是个没有心的人。

我喜欢听阿冬说话,唯独这句话我不喜欢,这世上怎么会有人没有心呢。

他挑起我的下巴,将我的心绪拉了回来。

“若是你死了这件事情就能解决了,我何至于这么苦恼。”他咳嗽得更加厉害了。

南凌墨摆了摆手,几个仆人拿着一些小药箱跪在了我身边。

“王爷——”

我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杀了我,我只想唤他最后一声也好。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安,他慢慢走到了我身边蹲了下来安慰道:“放心,留着你还有用。”

再后来,我被人用了药,昏迷了许久。

醒来以后,我感觉我的脸剧烈的疼痛起来,有很多活物在我脸上爬着,我想挠它们,却发现双手被死死地绑在身后,手腕处又用铁链拴在了笼子上。

我被关在了狭小的笼子里,整个人只能跪在里面。笼子外面包裹上了黑色的绒布,我什么也看不到。

这不是我第一次受到残酷的禁闭,没有水,没有食物我都可以忍受。

但是脸上的疼痛让我生不如死,那些东西好像在撕咬我,在吸食我的血肉。

关到第三天的时候,有人给我送来了水和馒头,我奄奄一息地瘫倒在笼子里,已经没有力气吃东西了。

几个仆人掀开绒布的一角,喂我吃了点东西,又过了几天,黑色的绒布才被人掀开。

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满意的看着我,连看我的眼神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阿妙,你是我最优秀的刺客。所以这次重要的任务我才会交给你去做。”南凌墨接着天上开始飘落的雪花,微微笑了起来。

雪花落在了我的头发上,随后融化成了水。我跪在笼子里,才发现双腿已经被冻得麻木的没有知觉了。

“属下……接令。”我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感觉脸上的疼痛又周而复始起来。

后来的几天,我住在了偏殿里,吃食都是从未见过的丰盛。

等丫鬟们退了下去,我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铜镜里面的自己。

这根本就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他们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替我换了脸。

“记住了,你叫楚滢滢,身份是户部尚书家的大小姐。现在你的这张脸和死去的皇后楚宁已经有八分相像了。

你这张脸只能维持三个月,三个月以后这层人皮就会掉落。三个月内你一定要杀了皇帝,要不然后果很严重。”他双手搭着我的肩膀,离我很近很近。

我抬头就能听到他的喘息声,这是我以前从来不敢奢望的距离。

没过多久,丫鬟们就给我穿上了好看的衣服,嬷嬷们教我各种规矩。即使我学得不好,也没人责怪我,下人们都对我很恭敬的样子。

我摸了摸身上的料子,这么好的绸缎,穿到身上滑溜溜的有些不习惯,老是有种衣服往下滑落的错觉。

几个丫鬟搬着首饰进来,开始替我梳妆打扮起来。

我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我以前没有照镜子的习惯,也知道自己长得不美,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么漂亮的一天。

丫鬟打扮完我以后,扶着我走到了南凌墨的寝殿外面,有人帮我脱了鞋,示意我走进去。

我踩在软软的毯子上,慢慢走了进去。

他的寝殿很大很华丽。

在王府呆了这么多年,我从未来过这里,因为刺客是见不得光的暗影。

床上的帘幔在轻轻的飘动,我隐约看见南凌墨坐在床上。

我跪了下来,整个人俯身在地上:“王爷。”

“上来。”他朝着我招了招手,我的心却漏了一拍。

我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拨开帘子,走了上去。

“把头抬起来,看我。”南凌墨的语气有些加重。

我赶紧抬起了头。

他的眼神中似乎闪过一丝惊艳,而后又变得波澜不惊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他,他不止眼睛好看,脸也好看,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冷峻如不闻人间烟火的仙人。

“你有喜欢过谁吗?”南凌墨看着我,气息从我耳边流过。

我第一次离他这么近,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没……没……”我想跪在床上,却因为床太软,整个人跪倒了下去。

南凌墨伸出手臂,把我圈进了怀里。

我连大气都不敢喘,只觉得心怦怦地快跳了出来。

“这次你要进宫刺杀的是皇上,你要利用这张脸去勾引他。”南凌墨用手摸了摸这张不属于我的脸。

我感觉脸上一阵燥热,我只会杀人,不会勾引人。

“吻我试试?”南凌墨指了指他的唇。

我的大脑完全空白了,他是星星是月亮,是我永远不可能触摸到的人。

他说让我吻他?

我生疏地摸上了他的肩膀,手微微有些抖地抬了起来,看着他的唇,我有些不确定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不会吗?”他抓住我的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向前一拉。

我离他更近了。

“我……”我有些结巴的看着他。

话还没说完,他就吻上了我的双唇,他灵巧地撬开了我的牙关,温柔的吻着我。

我被他吻得发麻,连回吻都忘记了。

这一切仿佛和做梦一样。

可是脖子上冰凉的匕首将我拉回了现实。

“你是高手,不会没有察觉到我刚刚拿匕首的动作,唯一的原因就是你分心了。”南凌墨将匕首扔在了床上。

“你要做的就是学习,学习刚刚我做的一切。皇上不会喜欢一个木头美人,你要让他沉迷,再趁他掉以轻心的时候,要他的命。”

我点了点头,捡起了床上的匕首。

“接下来,你该怎么做?”南凌墨冷漠地看着我。

我抬起下巴,吻上了他的唇。

我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的唇,开始慢慢的学着深入地去吻他。

他一把将我压下身下,温热的唇热烈的覆了上来。

我所有的理智都淹没在了他柔情的吻中,他贪婪的吻着我。

我有些迷失在了他的吻里,他却忽然有些厌恶地将我推开了:“连吻人都不会,怎么吸引皇上!”

我有些惶恐地跪在地上,他却拿起一旁的茶喂我喝了一口:“是我太急了,晚上我找几个侍卫晚上去教你,一定把你教会。”

喝完以后,我就晕了过去。

夜晚,屋外又飘起了雪。

我穿着单衣,脑袋一片空白,光脚走下了床,冻得瑟瑟发抖。

床上的侍卫们心满意足地笑了笑:“阿妙,没想到你平日里杀人这么厉害,刚刚却这么羞涩。”

我扯了扯身上破碎的衣服,忽然想起了阿冬的话,喜欢谁也不该喜欢王爷,他是个没有心的人。

也许他真的没有心吧。

“户部尚书之女楚滢滢,蕙质兰心,秀外慧中,特封为玉妃。”

我拿着圣旨,手微微有些颤抖。

不一会有个太监来领着我去沐浴更衣。

“皇后死了这么久,还没看皇上宠幸过谁,玉妃您真的是好福气。”太监边走边奉承着我。

我不想说话,只是随他走着。

等我见到皇上的时候,发现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也没有想和我说话。

“你知道被最爱的人伤害是种什么感觉吗?”他自言自语地喝了一杯酒,整个人显得有些憔悴。

“知道,生不如死。”我淡淡回复着他,也像是在回复我自己。

这词还是阿冬教我的,她跟我说这世上如果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你就用这个词语形容就好。

他侧脸看了看我,脸上微微有些诧异。

“你和朕想到一块去了。”他起身走到我身边,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他要和那些侍卫做一样的事情了,只是安静地闭上眼睛等待着。

哪知道他只是拿出一块糕点放在了我手上:“朕不想做强迫人的事情,心里苦了,就吃点甜的吧。”

他拍了拍我的手,对着我笑了笑。

我杀他的心忽然就犹豫了,他死了我就也得死了。我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再活几天让我尝尝这世上的甜也好。

我低头舔了舔那块糕点,甜味袭来,心里竟然还有些畅快。

皇上专宠我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她本是个刺客,假扮成秀女混入宫,不料被皇帝看中终成宠妃

我想小王爷也应该听到了,要不然我不会这么快见到他。

他骨节分明的手挪动着棋子,他和皇上在书房下着棋,而我在一旁吃着东西。

丫鬟们帮我把葡萄剥好,放在了我嘴里。

皇上说想让我知道这世上的东西有多甜,所以这些下人就尽力巴结着我。

南凌墨盯着我,似乎在催我动手。

我却不再看他,以前我唯唯诺诺,不代表如今我需要看他眼色。

我不紧不慢地拿起一颗葡萄塞进了皇上的嘴里:“皇上,吃颗葡萄。”

皇上一边咀嚼着我喂给他的葡萄,一边放下手中的棋子说道:“朕听说最近有个组织叫暗网,专门刺杀朝廷命官,皇弟可曾听说过?”

他拿棋子的手微微有些停顿,随后笑着说道:“微臣愚钝,倒是没听说过这个组织。”

“端王行军到一半,遇到了刺客和外族的埋伏,差点死在了外面。这暗网不除,朕心里不安稳啊。”皇上叹了一口气,将袖子中的奏折扔在了地上。

南凌墨微微有些咳嗽,躬着身子想去捡,却被我抢先捡了起来。

以往我做这些事情习惯了,导致我身体连想都没想就去做了。

他微微有些不自然地从我手中接过了奏折,随后展开看了看:“这暗网神秘莫测,确实难以琢磨。”

“这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皇上起身将我搂在了怀中,眼神却落在了他身上。

“是。”他低头应了一声,却用余光偷偷看了我一眼。

“最近爱妃喜欢上了蹴鞠,一起去玩吧。”皇上望着小王爷笑了笑,似乎心情好了不少。

南凌墨陪着笑了笑,面上却看不出太开心。

我知道他一心只想皇上死,只有皇上死了,他才会心安。

可是我不想如他的愿。

午夜梦回,我总能梦见几个侍卫趴在我身体,笑着对我说:“王爷让我来教你怎么勾引人,先给爷叫一个听听。”

然后我就吓醒了。

我以往老是习惯当一个物件,如今有这个机会,我也想堂堂正正当一回人。

我有些慵懒的将手里的蹴鞠扔了出去:“皇上,骑着马玩蹴鞠多没意思,倒不如让我练练球,看我投得准不准”。

小太监立刻替我将扔出去的蹴鞠捡了回来,笑盈盈地递给了我。

“你这主意不错。”皇上笑着刮了刮我的鼻子。

南凌墨的脸色微微有些不好,他生来就是早产儿,先天有些不足。

身上尤其怕冷,平日里也不晒太阳,在这寒风中站了一会便有些不适应了。

皇上皱着眉头看了看穿着狐裘的南凌墨:“皇弟穿这么多干什么,现在虽然是冬日,等会跑起来却也热得很。”

“皇上微臣身体不适……”

他话还没说完,皇上就有些不悦道:“替他将狐裘斗篷摘了,老是病殃殃的样子,让人看了生厌。”

小太监立刻去取了他身上的斗篷。

我看见他嘴唇发白地站在寒风中,眼神幽幽地望着我。

我低着头,将拳头握紧,指甲深深地掐进了肉里。

“爱妃你来扔,让皇弟去捡,正好也让他锻炼锻炼这孱弱的体质。”皇上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扔出手中的蹴鞠。

我愣了一会,随后将手中的蹴鞠扔了出去。

皇上看着南凌墨笑了笑,这笑意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还不去捡回来。”

“是。”南凌墨应了一声,一边咳嗽一边走了过去。

“爱妃,你看他的样子像不像一条狗?”皇上握着我的手,替我暖了暖手心。

“我不知道。”我看着他的背影,心忽然觉得有些难受。

他在我眼中一直是高高在上的王爷,我从未看过他卑躬屈膝的样子。

我不知道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他也是这样匍匐在别人的脚下。

“他就像摄政王的一条走狗,替他设立暗网,替他刺杀端王。”皇上的眼神忽然变了,他的神色里再也没有和蔼可亲的皇兄模样,而是充满了憎恨。

等到南凌墨捡了蹴鞠回来,他又笑着说道:“皇弟辛苦了,你看你才捡了一趟球,就浑身是汗。平日里还是动得太少,再去捡一趟吧。”

他抬起手,将蹴鞠扔向了更远地方。

冷汗从南凌墨面颊上流了下来,他神色微变,眼眸里的情绪犹如翻江倒海。

面上却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又去捡蹴鞠了。

皇上抬了抬手,四周的墙角上全都是人。

刺客的直觉告诉我,这是弓箭手就位了。

南凌墨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我的心却忽然停了。如果他死了,曾经救我的那个少年就不复存在了。

我朝着他跑了过去,几乎是直觉让我直接将他扑倒在了地上,我抱着他在地上滚了几圈。

“嗖——”

几只利箭与我们擦身而过,若是刚刚我没有救他,我心里觉得有些后怕。

皇上的神色有些复杂,他看着我叹了一口气:“朕对你有些失望。”

“皇上,求你别杀小王爷。”我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他组建了暗网,刺杀朝廷命官,其罪当诛。”皇上抬起手有些愤怒地指着他。

“皇上你说过我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你也愿意给我。你还给了我一块免死金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难道你是想反悔?”我急忙掏出怀里的免死金牌,这是他前几日给我的,他说终有一天我用得上这块牌子。

“朕不反悔,这免死金牌只能救一个人,是救你自己的性命,还是救他的性命,阿妙你好好想想吧。”他直接说出了我真名,原来他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了。

我有些颓然地坐在了地上,想起了几日前的事情。

我趁他睡着,将头发上藏着的毒针放在了他脖子上,只要我一用力,他就一命呜呼了。

可是我没有下手,我听了他和皇后楚宁的故事,我觉得他是个痴情人。

他与我一样,爱上了一个没有结果的人。

那天晚上他忽然醒了过来,我赶紧将手里的针重新藏在了头发里。

他看着我良久,随后命人递给了我一块免死金牌子他说:“日后你总会用的到。”

皇上将南凌墨和我关在了同一间内殿里。

桌上放着两杯酒。

一杯有毒,一杯没有毒。

最后结果如何,他让我们自己决定。

南凌墨坐在桌前盯着我,冷冷道:“为什么没有刺杀成功?就是因为你的犹豫,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为什么让侍卫来侮辱我?”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了他另外一个问题。

他先是静静地看着我,随后笑了起来:“你难道是在为这件事情怀恨于心?

本王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是个奴隶,是个命如同草芥一般下贱的奴隶!”

“可是现在这个下贱的奴隶却能决定你生死。”这是我第一次无所畏惧的看着他。

皇上喜欢我,不过是喜欢我这张和皇后一模一样的脸。

我知道面皮掉落以后,自己活不过三个月,但是死之前,我只想听到他说一句道歉的话。

“阿妙,我就不该将你从乞丐堆里救出来。”南凌墨笑着看了看桌上的酒。

“那你就将这杯有毒的酒喝了。”我笑着举起酒递给了他,这是唯一一次我可以决定他命运的时候。

他的神色忽然软了下去,犹豫了片刻,他忽然跪了下来。

“阿妙,只要你为我牺牲这一次,以后就没有人能在我心中比你更重要了。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对吗,只要你替我喝了这杯酒,以后等我碧落黄泉,我就去找你,生生世世与你在一起。”

我哭着看着他,原来他早就知道我喜欢他。

“你是不是对阿冬说过,我救你那一天是你整个人生中最难以忘记的一天,我死了你真的开心吗?”

他握住了我的手,祈求地望着我。

我愣了片刻,在他期望的眼神中拿起了那杯有毒的酒,我哭着将酒杯举起来。是啊,他死了我又怎么会开心。

我想将毒酒喝下去,却被一只落下的玉杯拦住了。

周遭的一切忽然被白雾笼罩着,玉杯落在了我的手上,幻化出一个人形,时间仿佛忽然静止了一般。

“你死了以后,你以为他真的会记得你吗?你想不想知道你对于他而言到底算什么。”人形在迷雾中抢过我手中的酒。

我绝望地望着她,她能凭空出现,肯定不是常人,也许她真的可以替我看到他的心。

“只要你答应等你死后将心脏给我,我就替你实现你的愿望。”幻化出的人形指了指我的心脏,随后顿了顿说道:“若是你不愿意,你就将毒酒喝下去。”

我看着手中的酒犹豫了片刻,随后抬头看着她:“好,我答应死后把心脏给你。”

我只是想知道南凌墨到底是不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她不知道使了什么法术,两杯酒忽然换了位置。

“现在你可以喝了,我使了幻境换酒,你看看他的反应,再决定要不要替他死。”人形将没有毒的那杯酒递给了我。

我拿过她手上的酒,一饮而尽。

我假装胃中有些翻滚恶心,有些头晕地倒在地上。

“小王爷,下辈子……下辈子还见面好不好。”我倒在地上,扬起手抓住了他的手,“下辈子你不要当王爷了,我也不当刺客,我们就做一对平凡的夫妻好不好。”

我红着眼眶看着他,他答应过我,只要我替他死了,以后生生世世都和我在一起。

哪知道他只是嗤笑了一声,拿起了另外一杯酒喝了下去:“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贱东西,也配和我在一起?”

十岁那年,惊鸿一瞥,至今难忘。

如今看来,不过是一场噩梦。

他忽然捂住了胸口,剧烈的喘息起来,他握住了我的手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他大口大口地吐着血,将胸口都染红了。

我忽然笑了起来,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我是贱东西,可是贱东西却活下来了。你这个高贵的王爷,却死了。”

他不甘心地看着我,似乎在说为什么会这样。可惜不过瞪了我片刻,他就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动静了。(原标题:《深宫浮云:替身》)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