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吃自已的胸骨下酒的简单介绍

  • 作者:admin
  • 灵签
  • 时间:2021-11-11 02:40:12
  • 31人已阅读

1991年10月22日梦见吃自已的胸骨下酒,在浙江杭州的上城区公安分局梦见吃自已的胸骨下酒,接到了一桩关于仙人跳的报警,涌金派出所将几名犯罪嫌疑人带了回来,最开始民警们以为只是普通的麻醉抢劫,在场的民警可能全都没想过,一桩普通的“仙人跳”竟然能牵出东北小城里震惊全国的食人魔,他接连杀害几十人不说,还藏尸于自行挖掘的地窖中,并且通过极其残忍的方式进行解剖尸体、烹煮人体内脏,油炸生殖器下酒……这个恶魔的名字,叫贾文革。

在1990年7月,当时民间流传了一句俗语:“不想活,到讷河。”

讷河县城,这个相对萧瑟的东北小城,北国粮仓,曾是中国末代皇后婉容的祖居地,有着马铃薯之乡、甜菜之乡和优质大豆主产地等美誉,每年都有许多大豆商人来此收购,曾经是全国大豆商人的发财地,但从1990年开始,许多大豆投资商谈及讷河色变,越来越多的人在讷河失踪,他们的职业形形色色,有往来至此的大豆商人,也有走街串巷的木工、推销员,还有站街女,这座城市引起了全国的注意,甚至称其为“匪城”。

这一切要从一个叫贾文革的男人说起,贾文革是土生土长的讷河本地人,出生在讷河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对他寄予厚望,初中毕业就将他送进了工厂做工人。那个年代做了机械工厂的工人就相当于有了铁饭碗,前途一片光明。贾文革如果按照父母为他规划好的路线平平稳稳地走下去,将是另一种平和的人生,但可惜命运的转折从来都在无意间。他凭借着中俄混血不错的长相和聪明机灵获得了极好的女人缘,与厂里的女工们暧昧,据说为他打胎的就有两位。而“乱搞男女关系”,在那个年代是很严重的事情,领导一开始也想过给年轻人一个机会,谁知他不知悔改,变本加厉,最后在厂领导的忍无可忍下,将他以乱搞男女关系为理由从工厂开除。

被工厂给开除以后,失去了工作的贾文革彻底失去了稳定的经济来源,为了维持生计他学会了杀牛,杀牛的收入还不错,贾文革手里存下了一些积蓄,也许是从时候起,贾文革开始将情绪发泄在杀牛的过程中,他喜欢上了用刀和血腥气来平复情绪。贾文革是个不能吃苦的人,花钱大手大脚又好吃懒做不愿劳动,在社会上认识了一些同样游手好闲的朋友后,杀牛赚的钱更是满足不了他的开销。

一开始这帮朋友也凑在一起研究过做什么小买卖赚点钱,但几次研究讨论后,不是嫌辛苦就是嫌来钱慢,正是因为这种不劳而获思想的根深蒂固,贾文革开始走上了不归路。贾文革伙同一群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从小偷小摸开始,总是时不时出手解决一下自己的温饱问题但是一直没有被抓到,这激起了贾文革的侥幸心理,偷来的钱挥霍得更快,很快他们就觉得,偷已经满足不了生活所需了,以贾文革为首的犯罪团伙渐露雏形,他们开始尝试抢劫,甚至杀人。

他首先将目标放在了外地来的大豆商人身上,当年的讷河交通相当不发达,就像电视剧里演的杨子荣进威虎山一样,火车到了黑龙江之后,还要换客车去省会,然后再打车甚至徒步进入讷河小镇,因为90年代没有支付宝和微信,交易基本都是现金,这些商人为进货而来更是如此,他们都是来自遥远的南方,对讷河人生地不熟,贾文革看中的也恰恰是此,杀人取财之后这些商人便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小城里,在接连发生了几起大豆商人失踪的事件之后,商人们也开始谈讷河色变,渐渐的便不再有商人愿意来讷河冒险。

贾文革只好重新物色猎物,他发现“失足女”是个很特殊的群体,她们住址不固定,基本也没有和亲戚朋友联络的习惯,流动性极强,就算是失踪几天也没人会注意到。贾文革英俊的相貌和会讨女人开心的强项又一次派上了用场,他多次以招嫖为由带失足女回家,发泄完之后将其残忍杀害,拿走她们身上的值钱物品,自从开了杀人抢劫这个头儿后,与世界上大多数连环杀手一样,贾文革迷恋上了这种变态的成就感,他开始变得停不下了,每隔一段时间就想杀人。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贾文革疯狂作案,他与其同伙李秀华、李艳珍等人以介绍工作等名义将更多的人骗回自己家中,为了方便作案他们还购入了喷射麻醉剂和安眠剂,抢夺财物后就将骗来的人杀死,有的是用绳子勒死,有的是用斧子砍死,有的是用刀捅死,贾文革像一个嗜血的恶魔,说不清到底是为了取财而杀人,还是单纯为了满足变态的成就感而杀人。

杀掉的人越来越多,家里的地窖开始放不下了,贾文革为了继续藏尸,又挖了一个更大更深的地窖,将尸体肢解后肢解扔进地窖,甚至有时人还没死,贾文革就已经开始了肢解工作。在短短几个月里,贾文革至少杀了40个人,贾文革的残忍还不止于此,为了莫名其妙地“滋补”功效,贾文革将其中一名死者的生殖器油炸后吃掉,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这仅是根据同伙徐丽霞后来的供述看到的残忍一角,后来的尸检中陆续发现了多具缺损内脏器官的尸体,大概率也是被贾文革吃掉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同伙”徐丽霞,正是在杭州以“仙人跳”作案落网后,供出“我们在东北杀了20多个人”的关键人物,在成为贾文革的同伙前,她也曾是贾文革团伙的被害人,险些成为地窖里的尸体之一。徐丽霞有一份正式体面的工作,她是一名幼儿园老师,但她的婚姻不算幸福,育有一个儿子,与丈夫经常争吵,在又一次和丈夫爆发争吵之后,徐丽霞冲出了家门,后来的徐丽霞不知道有没有后悔过那一刻的冲动,命运无情的双手也许就是在这一刻悄悄靠近了她,把她拖进了人间地狱。

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的徐丽霞一下子吸引了贾文革的注意,他将徐丽霞锁定为了这次的猎物。也许对作为幼儿园教师徐丽霞来说,心思单纯的她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搭讪,急需一个情绪出口的徐丽霞轻易的就信任了眼前这个长得不错的男人,对他倾诉了自己的委屈。

当听到徐丽霞说自己想去别的城市散散心时,贾文革内心一阵狂喜,他压制住鱼儿成功咬钩的喜悦,承诺他可以为徐丽霞介绍一份糖果厂上班的工作,徐丽霞信以为真,天真的她跟着贾文革一起登上了去讷河的火车,那也是一条阴暗的不归路。贾文革的家离讷河火车站不远,徐丽霞的命运本来和之前的每个猎物没什么不同,等待她的依然是强奸、勒死、扔进地窖。对于贾文阁这个魔鬼来说,这个女人的利用价值到此就结束了。然而徐丽霞并没有死,站在上帝视角来看,这很难说是她的幸运还是不行。

不知道在地窖里醒来时,徐丽霞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地狱,她发现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的全是尸体,到处都是蛆虫,恶臭充满了整个地窖。甚至她身下就压着一层一层的尸体,层层叠叠的尸体渗着腐臭的黏液,没有腐烂完全的尸体上还能看出死前狰狞不甘的表情,有些尸体并不完全,躯干和四肢离得不远还能辨认出是一具尸体,有些甚至从腹部剖开。强烈的求生本能让她强忍住恶心向外爬,推开地窖的门,门后迎接她的是恶魔的凝视。

侥幸活下来的她被贾文革控制了,他萌生了新的杀人方法。就像法子英和劳荣枝的故事一样,后来的徐丽霞变成了贾文革手中的刀。在贾文革的指使下,徐丽霞有了新的身份,她假装是一名小姐,吸引回各种身份的男人,这些男人都无一例外成为了地窖里的冤魂……在徐丽霞之外,贾文革还有一名叫王艳玲的情妇,在徐丽霞加入之前,“小姐”的角色就由王艳玲来完成。

贾文革的妻子也住在这个房子里,但软弱的她并不敢反抗贾文革也不敢报案,贾文革的所有罪行她都看在眼里但不敢说什么。她也害怕地窖里那么多的死人,就去电影院看一整晚电影逃避回家,实在逃不过去了就吃安眠药,大把大把地吃也还是睡不着。徐丽霞试图反抗过,但跑出去后都被贾文革抓了回来,毒打之后又一次屈服,贾文革偷偷调查了徐丽霞的情况,知道她有家庭,就以她丈夫和儿子的性命威胁她,还强迫她往刚死的尸体上补刀,自己拍照留证。他要徐丽霞从此心甘情愿受他摆布。

7月以后,疯狂的杀戮终于有所收敛。因为夏天来了。天气渐渐炎热,即使最北部的讷河温度宜人,也阻止不了地窖里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恶臭渐渐浓郁,讷河的风声也变紧了,街上的便衣警察越来越多,贾文革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些变化,开始不再作案,不知道为什么,在讷河的挨家摸排工作中,贾文革幸运地被遗漏了,但再一次没有了经济来源的贾文革坐不住了,他决定带着徐丽霞和李秀华去外地,这才有了一开始所提到的,一桩普通的“仙人跳”牵出东北小城里震惊全国的食人魔。

仙人跳的调查过程并不复杂,进行讯问前,徐丽霞突然说自己正在生理期,请求警察帮她拿一包卫生巾,负责审讯的民警黄国华即使觉得有点尴尬也照做了。审讯之后案情也并不复杂,就是一个典型的“仙人跳”,徐丽霞先出卖色相,贾文革和李秀华再实抢劫。也许是感念于民警的善待,也许是这个女人本性就不坏,她说了一句话,“我们在东北杀了二十多个人。”尽管黄国华的脸上写满了怀疑,徐丽霞还是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我肯定是死,你肯定是立大功。”黄国华多年做警察的敏锐直觉让他预感到这件事儿不小,他第一时间联系了派出所的领导将事情上报。警局领导也表示了高度重视,当天就派出了警局干部来和徐丽霞了解情况。

惊天血案被层层揭开,谨慎起见的警方第一时间对李秀华安排了提审,没过多久李秀华也承认了。10月23日晚,就在徐丽霞和李秀华交代的当天,警方向下传达了指示:1、立即将贾文革转移到市局看守所严密看管;2、进一步加大对徐丽霞和李秀华审讯力度,摸清摸透贾文革团伙犯罪事实;3、立刻与讷河当地公安机关联系,核实案情。震惊全国的特大凶案—讷河案的侦破工作,就此全面展开。

讷河警方找到了贾文革租住的房屋时,只有房东在家,警方简单询问了房东做了记录之后就离开了。李艳珍回来后听说警察来过就知道警察已经怀疑到了贾文革,她知道自己也躲不过去了,喝下了一瓶农药,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因中毒太深就不回来了,当天宣布死亡。讷河警方打开了贾文革院子里的地窖,当地窖打开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

原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处处长崔道植亲自主持现场勘查,他是黑龙江省公安厅的枪弹痕迹检验专家,被誉为中国的福尔摩斯,后来被评为中国首席枪弹痕迹鉴定专家。现场的惨烈无法用文字表述,密密麻麻的尸体一具一具被抬出,六米深的地窖里全是尸液和恶臭的气息,打开地窖的一瞬间,气体几乎就冲破了防毒面具这层屏障。尸体要一具具运到地面上来别无他法,只能靠绳子拉,现场法医们忍着恶臭下到地窖里面将尸体系上绳子,地上的人再拉动绳子拉到地面上来,有些尸体因为还没有完全白骨化,稍微一拉扯腐肉就一块一块地掉下来,尸液黏腻向下滴落,现场条件的恶劣程度可见一斑。

因为尸体太多,没法弄到实验室操作,就在现场支起五、六口大锅,先拿工具把尸骨里的肌腱组织清理干净,然后放进锅里煮。裕文君是讷河市公安局的法医,也出了这次的现场,他负责下到地窖里挖掘尸体,由于尸体在地窖中发酵的时间太久了,地窖里尸毒浓郁,每工作一会裕法医就要升到地面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再下到地窖里,非常消耗精力和体力,裕法医甚至因为过娘吸入尸毒而晕倒在地窖里。在尸检工作后,参与尸检的法医们集体隔离了三十多天,因为受到尸毒的严重侵蚀,裕法医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甚至后来出现了神经系统疾病帕金森病的症状,至今靠药物维持。

通过对骨骼的愈合程度,对牙齿的磨损程度,对胸骨、耻骨特征辩验性别、年龄,一番努力后,法医一共整理出41具不同体貌特征的尸体,其中被认领的有28具,此时,杭州方面也和黑龙江警方交接完毕,贾文革三人被押解回了黑龙江。警方在审讯贾文革时,问他到底杀了多少人,他只有一句:我记不清楚了。41具尸体构成了铁一般的事实,贾文革没有任何辩驳的余地。

东方食人魔血案正式宣布告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齐齐哈尔中院开庭审判这起案件中的6名罪犯,贾文革,李秀华,徐丽霞,孙文力,李彦珍,王艳玲被判处死刑。徐丽霞自首有功但是仍然不能抵消她犯下的罪恶,行刑当日,这六个人被拉在卡车上游街示众,街上挤满了前来观刑的老百姓,这其中也许就有遇难者的亲人故友,讷河的人心惶惶终于结束了,愤怒的老百姓往车上丢鸡蛋,痛斥这些杀人犯犯下的累累罪行。

41个受害人,加上贾文革之妻李艳珍,共死亡42人的特大凶案“讷河案”至此落下帷幕。值得一提的是,据当时当地的老警官回忆,因为一共42具尸体,所以贾文革行刑时被打了42枪。徐丽霞在给姐姐的信中写道:”虽然我罪孽深重,但是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使这场特大杀人抢劫案得到了终止。是小妹我主动揭发的,虽然我从前错了,但是我的内心此刻得到了一点宽慰。“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