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偷摘苦瓜(梦见自己偷别人的苦瓜)

  • 作者:admin
  • 灵签
  • 时间:2021-11-15 22:10:14
  • 20人已阅读

1995年1月26日,李淑贤不顾爱新觉罗家族的反对,将曾经的宣统皇帝溥仪的骨灰迁出了八宝山公墓,并将之葬在了清西陵。李淑贤死后,她并没有选择和溥仪合葬,而是让他和其他女人葬在了一起。

一、溥仪

对于中国封建帝王来说,修建陵墓是一件大事,必须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进行勘学、设计以及提前营建。许多皇陵,例如秦始皇陵、茂陵、昭陵,从修建到完成甚至需要数十年的时间。

溥仪,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个帝王,按照定制就应该选择陵址。然而由于风云变幻,溥仪少不更事便成为了逊帝。因此,陵墓选址也就不了了之了。

然而由于民国政局动荡,民不聊生。紫禁城的小朝廷又生出了复辟登基的妄想。因此在溥仪10岁那年,定穴选址又被提上了日程。

按照清朝丧葬之制,溥仪应该被葬在清西陵。因此,满清遗老们花400元请来了一个著名的风水先生,在靠近泰东陵的旺隆村的东北选了个万年吉地。而遗老们看后,也认为此地是上吉之壤。就如内务府大臣世续所说梦见自已偷摘苦瓜

“泰东陵后山从西三峰岭高起发脉,来龙旋转东北口子门地方宝山龙脉作穴,其势灵秀巍峨可观,内堂外堂皆在红椿界内,甚属相宜。”

圈禁此地后,遗老们便雇佣工匠,准备立即将溥仪的陵墓修好。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由于军阀混战,溥仪的万年吉地工程只好被迫停止。

纵观中国历史上的末代帝王,似乎都难以寿终正寝,不是身首异处,就是离奇暴死。即使侥幸得以存活,也是在软禁和监视中,渡过犹如阶下囚的一生。然而溥仪却是个例外。

必须要说的是,溥仪并非没有可杀之罪。早在1919年,溥仪便伙同军阀张勋复辟清朝,上演了一番令人作呕的丑剧。“九一八”事变后,他更是恬不知耻地叛国投敌,当了日本侵略者的傀儡皇帝。这皇位一坐就是十多年。

然而好景不长,苏军大举攻入东北,百万关东军一触即溃。失去了主子的庇护,溥仪慌忙跑路,结果在前往日本的路上为苏军所擒。不久后,溥仪便作为战犯交给了人民军队,开始了他长达十多年的囚徒生涯。

虽然溥仪罪大恶极,但是最终人民还是选择了原谅和宽恕。1959年,国庆十周年,中央宣布对溥仪等战犯进行特赦。从逊帝、卖国贼再到囚徒,溥仪最终成为了一个能够自食其力的普通公民。

1962年,溥仪特赦已经有三个年头了。1962年,毛泽东邀请溥仪、章士钊、程潜、王季范等人在颐年堂吃饭。席间,毛主席亲自夹了一块苦瓜放在溥仪的碗里,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吃,然后问梦见自已偷摘苦瓜

“味道怎样梦见自已偷摘苦瓜?不错吧梦见自已偷摘苦瓜!”

随后,毛主席又操着一口浓重的湖南口音关切地问溥仪:

“你还没有结婚吧?”

溥仪回答:“还没有……”

事实上,溥仪很早就结了婚,还不止一个,除了明媒正娶的皇后婉容、淑妃文绣,还有谭玉龄、李玉琴等贵人。然而在1931年,文绣与溥仪离了婚;1932年之后,婉容因与溥仪感情不和,最终成了疯子。解放战争期间,婉容死在了跟随军队行军的路上。

谭玉龄,是溥仪后期最爱的女人。不过在1942年,谭玉龄却意外死于“伤寒”。对于她的死,溥仪可谓是悲痛万分,并为她举办了隆重的葬礼,把棺材抬到了长春市内的般若寺,还追封她为“明贤贵妃”。溥仪打算在百年之后,和谭玉龄葬在一起。

至于“福贵人”李玉琴,则于1946年选择与溥仪划清界限。此时的溥仪,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

了解了溥仪的情况,毛泽东风趣地说:““皇上”不能没有娘娘嘛,还可以再结婚嘛!”随后,毛主席又像一个多年好友一样认真叮嘱他:“这可要处理好,结婚要慎重,不能马马虎虎,这是后半生的事儿。”停了一会儿,毛泽东又一字一句地说:“要成立一个家。”

毛主席的话,让溥仪颇为感动。他活了56年,还没有哪个人像毛主席一样这样面对面地叮嘱他,如此贴心地为他打算,

没过几天,周恩来便找到了溥仪,然后风趣地说:“你没有妻子,也没有孩子,真成了孤家寡人啊!”

溥仪回答道:“我打算暂时先不考虑,把精力放在学习和工作上。”

然而周恩来却摇了摇头:“太政治化了,还是要成个家。”

就这样,在周恩来的亲自关照之下,他身边的朋友、同事们都来为他介绍对象。原本,爱新觉罗的家族准备给他介绍个满族姑娘。然而这一回,溥仪不想再找同族的女子为伴,因此他找了一个名叫李淑贤的普通女子。

二、李淑贤

溥仪选定李淑贤时,李淑贤刚满37岁。她长相不算漂亮,身材不算高,但却有着苏杭美女的独特气质,细皮嫩肉、额头宽宽,一双凤目炯炯有神。

正所谓红颜薄命,李淑贤8岁便死了娘,自小就饱受后娘的虐待。童年的阴影,让她无法正视正常的婚姻生活。

在李淑贤14岁那年,她作为银行职员的父亲不幸西去。17岁时,狠毒的继母准备将她嫁给一个阔佬做小妾,好拿一些好处。李淑贤不甘受命运的摆布,千里迢迢逃到了北京。后来,李淑贤一共经历了三次难以诉说的痛苦婚姻,最终三次离婚。到了37岁时,李淑贤依然保持着单身。在那个年代,离婚一次都很难,更何况三次离婚。不得不说,李淑贤也是个奇女子。

当时,李淑贤在医院里当护士。而溥仪自小就喜欢读医书,自认也是个“学医的”。在监狱期间,溥仪就提出要在监狱当个中医。因此,溥仪对李淑贤非常有好感。

1962年一天的下午三点,李淑贤和溥仪在全国政协文化俱乐部第一次见面。溥仪很大方地伸过手跟李淑贤握手。随后,溥仪向服务员提出要了两杯咖啡和牛奶,和气地问李淑贤:

“李同志,不知道你能不能喝得惯呢?”

当天,李淑贤手中正拿着一本医学书,溥仪拿过来一瞧,庵后开心地说:

“我学过中医,读过不少医书,还帮着医务室做过护理工作。西医嘛,我也懂一点,量血压我也会……”

溥仪尬聊的模样一下子将李淑贤逗乐了,然而溥仪却依然眉飞色舞地和李淑贤侃个没完。后来,溥仪问李淑贤:“李同志,您今年多少岁啊?”

李淑贤回答:“我今年37岁了。”“那我都56岁啦!”看起来,溥仪似乎有些遗憾。

然而李淑贤却不以为意道:“只要感情好,年轻应该不是问题。”听了这句话,溥仪很认真地对她说:“你可要考虑一下,咱俩年龄有一定差距,是否对今后婚姻有些影响啊……”

对此,李淑贤并没有多想。对于她来说,只要两人能互相扶持,处得来就行。至于溥仪作为曾经清帝的身份,李淑贤也不是很在意。

就这样,溥仪和李淑贤于1962年4月30日晚上7点,在全国政协文化俱乐部——欧美同学会旧址举行了结婚典礼。

然而令人叹息的是,两人的婚姻生活在一开始并不算和谐。

首先,溥仪和李淑贤在学识上有质的差距。曾经有传言,溥仪在填写调查表时,曾经自己受教育程度写成了“初中”。但实际上,自小受到皇室教育的溥仪在学识方面是远超常人的。他会写诗,会鉴宝,能够说一口流利的英文。相比之下,李淑贤出身平民家庭,人生经历曲折,文化程度不是很高。

对于李淑贤来说,最奇怪的一点就是溥仪常常夜里不睡觉,在灯下翻来覆去地看书。有时候,李淑贤夜里睡着,旁边却没人。一睁眼醒来,却见溥仪正亮着灯,戴着眼镜看书。

到了后来,溥仪身体的难言之隐,更是让李淑贤恼怒不已。李淑贤是结过婚的人,却发现溥仪从来不碰自己的身子。都结婚了,还当什么柳下惠呢?

到了一天早晨,李淑贤终于找到了原因。当时,溥仪陪李淑贤到了人民医院,然后一头扎进了注射室。

李淑贤感到好奇,于是进去一看,却发现溥仪正在注射“男性荷尔蒙”。李淑贤当了很多年护士,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顿时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骗。

事实上,早在溥仪幼年之时,他便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他所过的婚姻,大多是无性婚姻。李淑贤也是正常女人,这不是守活寡吗?

得知真相的李淑贤回到家中,蒙着头大哭了一场。没过多久,溥仪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李淑贤厉声问道:

“你为什么打这种针?”

溥仪无奈地说:“我实在对不起你。当时,我不能告诉你。那么多女人我不喜欢,就是喜欢你,这事儿只能瞒着你。”

说着溥仪的眼泪落了下来:“你要和我离婚,我特不活了。你要什么条件都可以跟我提。”

看着溥仪可怜的模样,李淑贤似乎想起了悲惨的少女和青年时光,她的心软了,拉起溥仪然后说道:

“哎,现在生米煮成了熟饭,也就这样吧!”

然而无性的婚姻,注定是波澜重重的。结婚仅一年,两人的婚姻再次亮起了红灯。这一次,李淑贤坚决想要离婚了。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李淑贤最终还是决定维持这段婚姻,因为她逐渐发现,溥仪也有许多优点。

李淑贤后来曾说:

“尽管我和溥仪在出身和经历方面天差地别,可我们同为天涯沦落人,都如饥似渴地追求人人都有的那种极其普通的生活。我们结合后相依为命地渡过了5年半令人难忘的美好时光,那时我们几乎寸步不离,清晨相携而出,日落并肩而回。”

对于李淑贤,溥仪确实付出了真心和体贴。这一切,李淑贤都是看在眼里的。正所谓日久生情,溥仪和李淑贤最终还是冲破了无性婚姻的桎梏,日子也日渐红火起来。但就在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溥仪却出现了意外。

三、入葬八宝山

1964年9月底,溥仪主动去北京植物园参加劳动。结果回家后,却发现自己在尿血。于是李淑贤陪着溥仪去医院检查,结果医院说是前列腺炎。然而到了11月,溥仪尿血却愈发严重,经过进一步诊断,发现溥仪患了肾癌。无奈之下,溥仪只好切除了左肾。

但到了1965年,溥仪发现自己还在尿血。经过检查一看,溥仪的右肾也发生了癌变。医院请了许多北京的知名专家来会诊,这次连周恩来总理的医生蒲辅周也赶来了。蒲辅周给溥仪开了几服中药,溥仪吃过几天中药后,病情有所减轻。又过了几天,经过治疗,溥仪的病情渐渐有了好转,脱离了危险。

回到家中后,溥仪在养病之余,以喂蚂蚁为乐,见到厨房里有蚂蚁,他便用棒子面作诱饵,把蚂蚁从厨房里引到院子里来。

然而到了1967年,溥仪的病情再次恶化。在周总理的关照下,溥仪住进了人民医院。从这时起,直到 10 月 17日溥仪去世,除了给溥仪办事外,我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的床头。她每天一睁眼,就是给溥仪熬药,给溥仪擦身子,心中七上八下掂量着溥仪的病情。

溥仪曾感激地对李淑贤说:

“我现在多亏有你啊!如果没有你,这种时候谁还会来照顾我,那可就把我苦死了。”

到了后来,李淑贤想将自己的肾移植给溥仪。然而溥仪却不顾病弱从床上拍案而起:

“我的病好不了了,死一个还不够,还得死俩吗?”

最终,李淑贤的细心照顾还是没有留住溥仪并不算老的生命。1967年10月17日,年逾花甲的溥仪的生命之轮停止了转动。

与溥仪生活的5年,是李淑贤一生中最幸福的5年。从此以后,李淑贤没有再嫁,一直以溥仪遗孀的身份生活着。

溥仪去世后,周恩来非常关心他的后事。为此,他专门做出指示:

“溥仪遗体可以火化,也可以埋葬,根据家属意见,可以选择在革命公墓、万安公墓和另一处墓地的任何一个地方安葬或寄存骨灰。”

为此,李淑贤和爱新觉罗家族的成员进行了商量。溥仪年迈的七叔载涛提出,应该尊重周恩来的指示,将溥仪的骨灰寄存在八宝山人民骨灰堂。

弟弟溥杰也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能再给总理添麻烦了,可以放在群众公墓。”

最终,李淑贤采纳了载涛和小叔子的意见,并说:

“溥仪生前喜欢热闹的地方,放在群众公墓,长期和人民、老百姓在一起都很好。”

到了22日,李淑贤、溥杰等人在八宝山人民骨灰堂 办理了骨灰寄存手续。

1980年5月29日下午三点,政协礼堂补办了溥仪、王耀武、廖耀湘三位政协委员的追悼会,邓颖超、乌兰夫等党和国家的领导以及300多名各界人士参加了追悼会。

追悼会结束后,溥杰捧着兄长的遗像,李淑贤抱着溥仪的骨灰盒,将其安葬在八宝山公墓的第一室。溥仪以戴罪之身,葬入了八宝山公墓,一生也算是盖棺论定了。然而令人吃惊的是,15年后李淑贤又亲自将溥仪移出了八宝山。

四、迁往西陵

1994年,作为当地一个招商引资项目,一个名叫张世义的海外华侨商人在河北易县梁格庄村修建了一座龙华皇家陵园。

为了打响这座陵园的名气,张世义把主意打在了早已故去的溥仪身上。当时,张世义在和当地的负责人聊天时,听对方说:

“这里埋着四个皇帝,还有一个宣统皇帝没有到位,这样的历史是不完整的。”

张世义一听,觉得自己应该给清朝296年历史(从努尔哈赤到宣统)画上一个句号。

1994年底,陵园建成之时,张世义通过朋友介绍,最终找到了李淑贤。两人在吃饭时,张世义提出可以将溥仪迁到龙华陵园,他表示从溥仪的历史地位、对后人的教育意义以及他本人对其一生遭际的同情等方面,讲出了很多理由。

对此,李淑贤有点动心,但她却表示:“经济上我没有这个力量啊!”张世义说:“这好办,全部费用都由我来承担。”

张淑贤又继续问道:“做这个事,对你个人又有什么好处呢?”张世义直截了当地说:

“我是经营陵园的,当然希望我的陵园知名度高,甚至让全世界知道就好。如果溥仪先生的事安排得好,将来就可能给我的陵园带来一些效益。”

听到这里,李淑贤想起溥仪生前有交待,如果将来有机会有条件,他还是愿意入土为安,埋葬在清西陵。另外,他过去最喜欢的妻子谭玉龄,他也是非常眷恋。他希望李淑贤百年之后,三人可以合葬在一起。

当年,谭玉龄的骨灰曾存放在溥仪和李淑贤的家。然而李淑贤却表示,自己天天都能梦见一个白衣女子。因此李淑贤又让溥仪设法将骨灰转移到伪满皇宫的仓库里。

当李淑贤提出要将溥仪的骨灰从八宝山迁出的事儿后,爱新觉罗毓嶦曾说:“其他成员对此事都持有反对态度。因此移葬当天,竟没有一个爱新觉罗家族的人参加。

最终她不顾众人反对,私自将溥仪的骨灰移出了八宝山,将之移葬到清西陵。这一天是1995年1月26日。当天,李淑贤亲自将溥仪的骨灰盒埋在墓穴之中,然后噙着泪花说:“我今天很高兴,溥仪有了安葬之所,我也放心了。”

2年后,李淑贤身患肺癌住进了医院。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李淑贤却变了卦。她说:

“溥仪当了大半辈子的傀儡,死后不能再让他当招牌了,我的骨灰坚决不要和溥仪葬在一起,我要去八宝山人民公墓。”

说实话,这句话实在令人感到费解,溥仪当了大半辈子傀儡,与李淑贤葬在哪里又有何关系?溥仪死了那么久,大清早就亡了,又有谁能拿去做招牌……李淑贤心中想着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李淑贤去世后,果然没有和溥仪葬在一起,而是埋葬在八宝山。溥仪的陵墓一共有三个坟包,但是属于李淑贤的那座却是空的。

到了2006年,爱新觉罗家族经过商讨,觉得溥仪独自葬在龙华陵园不是个办法。婉容埋骨之地,至今都没找到。想做个衣冠冢,可是连片手帕都没有保存。最终大家商量一下,还是决定让谭玉龄和溥仪埋在一起,毕竟两人感情很好。就这样,谭玉龄的骨灰被移葬到了西陵。

而到了后来,爱新觉罗家族又设法找到了婉容的衣物,最终也为她建立了一座衣冠冢。

李淑贤对溥仪的感情到底如何呢?美国作家爱德华·贝尔在写《中国末代皇帝》时认为,“各方面的材料都说明,她(指李淑贤)似乎十分泼辣,但溥仪平静地忍受了他新的不幸。”但对此,李淑贤却在其生前表达了极大的愤怒。

在笔者看来,李淑贤和溥仪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不算长,两人相处之时既有相爱的一面,也有龃龉的一面。由于溥仪的特殊情况,李淑贤在一段时间内想不通是在情理之中的,也是应该同情的。

而在溥仪最终移葬西陵的事宜上,李淑贤的表现确实非常古怪。溥仪临终“移葬西陵”的遗愿,为何李淑贤此前从未提到过?她又为何能容忍溥仪和其他女人合葬?这一切,或许只有李淑贤自己知道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