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是梦见死去的外婆与舅舅-为什么总是梦见已故外婆

  • 作者:admin
  • 风水
  • 时间:2021-10-28 02:35:15
  • 13人已阅读

澎湃新闻高级记者 陈伊萍

近日,一段“欢迎回到上海90年代”的影像视频在社交圈被疯狂转发,在该视频中能看到上世纪90年代初上海的风貌,不仅有著名地标南京路、静安寺,也有平常的上海里弄人家。不少网友看了视频后直呼感慨万千,称那是“回不去的上海,是属于上海人的乡愁”。

视频的拍摄者是一位上海爷叔秦兴培,今年已经75岁了。他出生在上海,成长在上海;1982年,他赴美国留学,后定居纽约。

1993年,秦兴培出现在视频中。 本文图均为 秦兴培 供图

1993年回国探亲前,秦兴培就听说上海的城市正在发生变化,“很多地方要动迁了”。为此,临行前他特意买了一台美国时兴的松下家庭手持摄像机,想要记录下上海的老房子、老弄堂,“因为以后可能就看不到了”。

在1993年回沪的两个月假期内,秦兴培带着这台摄像机走遍了上海10个中心市辖区,用镜头记录下了许多现在已然消逝的场景。1995年,秦兴培购买了一台立体相机。此后每年回上海探亲,除了拍视频,他还会用形状像“望远镜”的立体相机进行拍摄。

1993年,静安寺附近的愚园路万航渡路路口

从1993年-2012年,他总共拍摄了3万多幅立体相片和数十个小时的视频,先后用过5台摄像机、6个立体相机等。

有网友在观看了他拍摄的视频后,惊呼“在当时那个年代,爷叔手里的器材都是高档货,一套摄录设备和立体相机的价格,都可以在上海买间小房子了。”对此,秦兴培笑称:“当时我拍摄上海都是不计成本的。上海的变化速度之快让我非常有紧迫感,我每天关心的都是拍到了没有,拍了几卷。”

2015年,秦兴培开始整理、并陆续在一些视频网站发布自己当年拍摄的影像和照片资料。就在近日,上海的一个视频号“上海市民生活指南”将秦兴培的老上海视频整合剪辑后,一条名为“欢迎回到上海90年代”的视频成为了火遍朋友圈的爆款。

1993年的静安古寺

该视频号编辑部透露,在上海人胶卷也不太舍得用的90年代,老先生不仅拍下了上海的影像,而且涉及的区域非常之广,不仅有标志性的地段,许多经常被影像记录遗忘的区域也都拍摄了,“当时就觉得,几乎每个上海人都能从他的视频和立体照片里找到共鸣。”

1994年,龙华庙会

通过秦兴培的镜头,网友们好似坐上了时光机,在感叹时间飞逝、无比怀旧的同时,也再一次被上海的飞速发展所惊叹。

1994年,自忠路顺昌路口

【对话秦兴培】

澎湃新闻:为什么拍摄这些影像?

秦兴培:说来似乎很简单。上世纪90年代初,上海的大变化开始了。“一年小变样,三年大变样”,我感到自己留恋的上海要变了。1993年回沪时,就开始用摄像机记录上海。两个月的假期,拍了几十盘录像带,10个多小时的录像,后来做成了52集视频。

我从2015年开始陆续发布这些视频,开头21集名为《二十年前的上海》;22-52集取名为《上海印象1993年》,涵盖的地区有南市、卢湾、黄浦、徐汇、闸北、静安、虹口、长宁、杨浦、普陀十个区,以及浦东杨家渡、塘桥。

我出国前曾去玩过的曹家渡、杨树浦,从前上班有时要经过的静安寺,自己熟悉的徐家汇、老西门,1993年都赶去拍了视频,觉得蛮怀念的。

1995年的秦兴培

澎湃新闻:在前往美国定居之前,你印象中的上海是什么样子的?1993年,你从美国回上海,上海给你什么印象?

秦兴培:1982年去美国留学之前,我住在董家渡路附近的小普陀街。那时的上海,和1970年代没有什么差别,连人们的服装都没有开放。

1993年回沪后的第二天早晨,我就背了摄像机去街上拍摄了。1993年对上海的印象是,高楼又多了一些,而有些地方的大拆迁已经开始。比如我拍到的淮海路,北侧已经拆了不少房子;我拍的徐家汇,已经不是昔日我看到的徐家汇了。这就使得我有紧迫感了。

澎湃新闻:你的拍摄内容一般都是什么?

秦兴培:拍摄的主题(包括拍立体照片),是上海城市的整体风貌。上海的大小马路,不管是繁华的南京路,还是不起眼的南京街;长短街道,不管是长近5000米的万航渡路,还是短则70多米的南梅溪弄;各式房子,不管是利西路的老洋房,还是苏家巷的棚户屋;各个地区,不管是上只角还是下只角;各式弄堂,不管是老式里弄还是新式里弄;所有这些都是我要拍的对象。

我不刻意去寻找名人故居,但遇到了,会拍得更详细些。街头艺人,活狲出把戏(上海话,意为“耍猴”),卖拳头,削刀磨剪刀,弹棉花,画糖画,卖棉花糖,爆炒米花,儿童玩具摊,小菜场,点心摊,上海街上的一切,都是我拍摄的素材。

1998年的秦兴培

澎湃新闻:你拍摄影像的器材都是哪些?有网友说,你的摄像器材加起来在当时可以买一小间房子?

秦兴培:我一开始用的是松下手持摄像机、日立手持摄像机、JVC手持摄像机,后来还用过索尼数码手持摄像机、夏普手持摄像机。还有几台立体相机。

我这些花费全部加起来可以买一间小房子?当时我是完全不计成本的。我当时关心的是,要拍的拍到了没有,今天照片拍了几卷。

澎湃新闻:视频中,有市民看到你在拍摄觉得很稀奇。当时你带着这么高档的摄像机拍摄日常生活应该是非常特立独行的吧?

秦兴培:走街串巷拍摄,难免遇到各种人。大多数居民和路人支持和鼓励我拍正在大变动的上海。有些里弄居民还请我去居委会去歇歇脚,喝口茶。

拍摄时,许多人对我说:“快点拍,再勿拍拍勿着了。”不少人以为我是拆迁组来的,问什么时候拆迁,回答不是拆迁组或不知道,他们不满意,所以常以“早晏要拆的(上海话,意为“早晚要拆的”)”,一般就顶过去了。

也会遇到不欢迎的。有一次从晚报上得知某路段要拆了,回到上海的第一天就赶去那里拍,被一居民斥退不许拍。也有路人以言相劝“不要拍,这里不能拍”,语气当然比“介破个房子要拍啊(上海话,意为“这么破的房子也要拍啊”)”严厉得多。

有网友在秦兴培的视频中认出了一边啃大饼一边用钢盅锅子买豆浆的外婆。

澎湃新闻:视频发布以后,引起很多网友的共鸣。还有网友在视频中甚至认出了一边啃大饼一边用钢盅锅子买豆浆的外婆。对此,你怎么看?

秦兴培:网友的互动对我是一种鼓励,不少人看见了自己的亲人甚至自己,许多人看到了自己过去居住的房子。

大家在看视频的同时追忆过往,使我很感动,也让我感到作为一个上海人的骄傲。这些日子,我的B站账号“xingpei8888”一天就有一万多点击量,这说明一股怀旧之风正在上海遽然兴起。我感到自己为此付出的一切,非常值得。

怀旧,怀念自己家乡、自己的过去,是人之常情。众多网友的评论,犹如从一个人口中发出来的,这个人,就是上海人。上海人如此热爱自己的家乡,我是第一次强烈地感觉到了。

网友在秦兴培的视频中认出了自己的舅舅。

澎湃新闻:你最近有没有回过上海?上海给你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秦兴培:最近两次回上海是2018年、2019年,这离上次回上海有六年了。最深的印象是,地铁非常方便。过去假期在上海拍摄时,为节省时间,都用出租车。最近这两次回上海,感觉地铁比出租车更快、更便利。另外,当时我还在上海去逛了几个大商场,上海这样的大商场很多。我还去了南京西路上的星巴克烘焙工坊,这么大的星巴克,纽约也没有见过。

这些都说明,上海的变化非常大,经济飞速发展、城市面貌大变样,都超乎我的想象。

责任编辑:郑浩

校对:丁晓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