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梳自已的长发真顺留(梦见自己梳头发扎辫子)

  • 作者:admin
  • 风水
  • 时间:2021-10-29 03:05:11
  • 43人已阅读

陕西叛军在渭城、凤翔战役中失利后, 同治二年( 1863 年) 冬, 分两路撤入甘肃境内。

北路经乾州、邠州、长武, 进入泾州、平凉、隆德、固原等地;

南路经千阳、陇县, 分扎在秦州属清水县之张家川、恭( 弓) 门镇, 秦安县之莲花城、龙山镇, 巩昌府属西和县之盐关等地;

陕西军进入甘肃境内后, 甘肃一下子就乱了梦见梳自已的长发真顺留,各地纷纷竖起反旗遥相呼应梦见梳自已的长发真顺留,“ 甘肃之平凉、静宁、隆德、安定( 今定西) , 省南之巩昌( 今陇西) 、秦州( 今天水市) 、伏羌( 今甘谷) 、清水, 省北之宁夏( 今银川市) 、平罗、灵州( 今灵武) 、固原, 莫不揭竿而起, 绵延地方数千里”。

撤到甘肃的这些都是在关中战场百战余生的精锐悍卒,当时最富盛名的一些叛乱首领均在其中,包括白彦虎,杨文治,陈林,余彦禄,禹德彦等人,这些人占领庆阳董志塬,组建了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十八大营。

在陕西,经过多隆阿持续不断的打击和围剿,东部已经肃清,但是在汉南一带叛军依然猖獗。

同治二年九月初四,太平军西征主帅扶王陈德才踞守汉中,蓝大顺踞守城固,蓝二顺(蔡昌龄)窜扰商南,山阳县失陷。

多隆阿派总兵蓝斯玉率两千人星夜疾驰,与李云麟,参将孟柏林各部相机进剿。

汉中西北各路兵力空虚,兰氏叛军相继攻克佛坪,留坝,窜至新口,十月七日攻克周至。

多隆阿派穆图善率马步七营,姜玉顺马步九营,由兴平出发,自己也随军至兴平调度指挥。

据俘虏供称:“蓝大顺实在其中。”

多隆阿正欲全军合力围剿,朝廷谕旨下:“着多隆阿饬令雷正绾迅统十营,由醴泉直趋固原,与该省之兵合力夹击,力图克复,并准其径用木质关防,与熙麟联衔奏事,如有紧急军情,不及咨会之处,并着即行单衔驰奏,以重军务。陶茂林一军,着俟凤翔解围,各属零匪肃清后,该大臣即饬由千陇进取,与雷正绾联络策应。”

朝廷的意思是多隆阿清理完汉南,陶茂林解围凤翔后与雷正绾会和,进入甘肃围剿固原,庆阳的叛军。

多隆阿前派增援凤翔的陶茂林军于九月将凤翔郿县的曹背时击败,攻破东镇、西栜林、槐芽镇、东岳庙、 白家凹等地,之后行至凤翔七里河,将凤翔城围解除,但城外仍有叛军势力活动。

在凤翔附近的铁楼村、郑家村老营之外叛军连轧十余座营垒以抗拒陶茂林部队。

十月,陶茂林先后将凤翔东路的铁楼村、郑家村和八旗屯等处攻破,之后又将凤翔东北的麻子崖和风伯庙攻克,肃清了凤翔周围的叛军势力。

雷正绾在十月初已经肃清永寿全境,曹克忠于十月十八日在白吉原兵分两路击溃锅底镇,烟筒破叛军,击毙头目赫阿浑,马阿浑及童玉明等数百人,其残余部众向固原逃逸。

十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雷正绾进剿邠州西南两原,大佛寺等处,将叛军全部剿灭后,进驻甘肃灵台。

曹克忠击破叛军白吉原老巢,移军原上,与雷正绾两军声息相通。

三路援甘之军,同时得手。

多隆阿进军周至,将城团团包围。

蓝大顺在城内凭借坚固的周至城墙顽强据守,但是粮草已经不足,能够给他增援的蔡昌龄也被陶茂林堵截在凤翔地区,无法支援,现在的周至是外无援军,内无粮草。

城内的谍报网及时将消息传达到多隆阿处,多隆阿决定亲自督率各军攻击。

为专心督战,多隆阿将西安将军关防奏明朝廷,交德兴阿署理,并声明:“邠,长以西,分军剿之,商洛东南兼用团众,而周至则自任之,兵力虽尚不敷,布置渐有头绪”。

多隆阿对彻底解决陕西乱局很有底气,布置起来井井有条,周至区区叛匪,自己本部就可以解决。

多隆阿此时的就是只争朝夕,希望能尽早让陕西的局面明朗起来,带兵进入甘肃清剿。

甘肃在陕西叛军尚未未大举进入的时候,青海地方有马尕三屡次击败官军,马桂源,马本源也掌握了当地的军政大权,取代官府自治西宁。

盐茶厅的马兆元在同治元年的六月也揭竿而起联合王大桂已经数次击溃官军。

在同治三年的十月二十四,二十五两日,宁夏府及其灵州被金积堡马化龙攻陷。

此二处皆为西夏故地,向西可以到甘肃凉州,兰州无险可守,东南可以进入陕西的榆林,延安,甘肃环庆,随处可以来去自如。

在陕西大股的叛军已经进入甘肃,成规模,成建制,与西征太平军形成呼应之势的就是这个占领周至的兰大顺,多隆阿想的是尽快解决他们,然后进入甘肃。

在同治三年正月二十六日,各路军五更出发来到周至城下,开始攻城。

蓝大顺也知道此诚生死存亡之际,做了充分的防御准备,城墙上安放了大炮,火枪,沸油滚汤。

官军奋勇攻城,城上矢石如雨,滚油沸汤一股脑泼下来,官军轻伤不下火线,裹创冒险登城,第一次攻城战从辰时打到午时,官军未取得任何进展,城上守军也是抵死抗拒。

营官萧河清,张洪元,蒋万顺,张仁德,黄金山等重伤。

此时天降雨雪,官军连夜苦战,用大炮向城上猛烈轰击。

步队以各种火器向守城叛军射击,掩护挖掘地道。

二月初二黎明,地道已经挖掘至城墙之下,官军在地道内埋设大量火药轰隆一声巨响,不料周至城虽小,但是城防坚固,只炸塌数尺,各营士兵勇猛冲击,但被叛军阻于炸塌城墙之外。

双方在此展开艰苦,残酷的争夺战,官军为仰攻,叛军居高临下猛烈发射火枪及滚木礌石。

前次受伤的营官黄金山带伤作战,左腿被叛军打断,营官刘定邦,魏大全,程兴烈,刘均成,宋昨林等身负重伤,面对周至坚城,仅仅一日官军及战损三千余人。

周至攻城战,是多隆阿进入陕西以来最为艰苦一战。

周至叛军之顽固,骁勇在叛军中罕见其匹。

所幸,多帅之军不用再去兼顾其它战场,可以专心一意对付周至兰氏叛军。

凤翔已被陶茂林攻克全军已经抵达千阳,曹克忠剿灭麟游之匪,进军雨亭寺,雷正绾亦至灵台连连大捷。

周至至初二官军攻城失利,守城叛军再次加固城防,修缮被毁之处,军火器械,滚木礌石充足储备。

守城叛军日夜不息,防备森严,紧密。

十二日,城内数百人出东门意欲突围,被官军追杀百余人,其余窜回城内。

十三日,城内叛军旅帅曾庶全带领二百余人深夜缒城而下,向穆图善投降,告知周至城内,粮食已经断绝,军火弹药不足,兰大顺及一众高官每日相对垂泪,手足无措。

从多隆阿围城之日起,每夜都有数百人从城内冲出,妄图突围,均未得逞。

城外官军兵分两路,一路专防叛军出逃,截杀。

一路仍然继续在城墙四面挖掘地道。

二十三日终于取得重大进展,东面城墙被轰开丈余,城墙轰然洞开,官军趁势发起攻击。

鏖战多时将守城之叛军全歼,官军入城之后,发现叛军在外城中又修建内卡,防守更加严密,火力更加猛烈。

官军全力攻击内卡,多隆阿亲自登上炮台,擂鼓助威,督率官军攻城。

兰氏叛军组建神射手,居高临下向官军射击,叛军见多隆阿目标突出,遂向其射击,多隆阿头眼被击中。

卫队将多隆阿抢下炮台送回大营,在营内多隆阿令各部继续进攻,不准松劲。

次日多隆阿自觉不能速愈,将穆图善从前线紧急调回,将钦差关防交于西安副都统穆图善暂行署理,由其督办军务,继续对周至展开围攻不得松懈。

多隆阿前线负伤的消息,传到紫禁城根,朝廷谕旨,黑龙江将军子双全赴营随侍,曹克忠奉檄移营陇州与陶茂林会和。

由内务府拨出如意拔毒散四料,与多隆阿疗伤。

多隆阿拒绝了部下要其回西安养伤的请求,又将自己的亲兵营驻扎月城之上,并传令四门,严密扼守,防止叛军突围。

二十四日四更全军发起总攻,穆图善统帅步军在西,南,北发起攻击吸引敌主力。

叛军三城守军大部分被吸引在三个城门处,东门空虚,只有一队约三百人在驻守。

官军东路军,在黑暗中悄然来到东门壕沟边上,填埋壕沟,拔掉梅花桩及鹿砦,这一切都在静悄悄地进行,已经鏖战多日的叛军疲乏至极,见其它三个城门酣战正紧,独独东门无事,也就放松了警惕,城头大部分人都沉沉进入梦乡。

官军一部在下警戒,一部迅速攀梯而上,登上城墙,杀死东门守军,打开大门,官军一拥而入。

还在和穆图善鏖战的叛军大惊,开始回救东门,不料官军大队已经入城,前来增援的叛军,被官军大部截杀于城内,逃跑者又被马队一路追杀,经过一夜的激烈战斗,周至被克复。

此役生擒伪贤王兰朝元,周王兰朝鲁,鲁王兰朝洪,都护兰三顺,兰七顺,兰十三顺,兰十四顺,向能典,蔡洪发,梁国忠,李天顺,袁大昌,王春发,萧老五,陈老二,万荣青,万成顺,朱三元,先锋彦忠贵,郭贵生,刘黑虎,王兴汉,贾福林及小头目方先胜等八十余人,救出难民无数,各营搜索两日,又搜获叛军三百余人,与前期投诚之曾庶全等二百余人,分别或遣返或留用。

朝廷谕旨:“命穆图善署理钦差关防,并帮办多隆阿军务,俾该将军得以安心调理,穆图善署理关防,责无旁贷,着即督饬各军西剿-匪,南防发逆,务当筹办兼顾,毋稍疏虞。雷正绾督勇援甘,责任甚重,现在千陇,灵台肃清,泾州各军后路无虞阻梗,该提督尤当督率陶茂林,曹克忠激励各军,鼓行而西,尽力剿洗,毋得任意延宕干咎,钦此。”

朝廷希望多隆阿能尽快养好伤,肃清太平军余部,即可西行甘肃。

周至克复之日,蓝大顺身着便服在死党掩护下潜逃。

三月初六,窜至安康所属的紫溪河,多日的饥困交加,蓝大顺指挥残部抢劫地方。

紫溪河主事管方率把总杨阶,文童生杨宗泗,管正棉等,各带猎户三百余人在路口埋伏,另行派百余人至陈家台引诱蓝大顺,双方接战,团勇佯装败退,蓝大顺留一部暂住紫溪河,自己带队追至长沟,伏兵四起,截断叛军归路。

紫溪河叛军前来救援,猎户三百余人从北面药王寨直扑叛军大营,由于大部分兵力前往增援陈家台,蓝大顺身边兵卒不多,抵抗多时,叛军四处哗散,猎户四面截杀。

猎户们在围攻时发现,内有一头目身着绣金九蟒袍,坐在八抬大轿里,被数十人簇拥保护着向外奔走,猎户们紧追不舍将护卫之人杀散,缴获八抬大轿,还在拼命抵抗的叛军们见状前来拼命抢夺,猎户将轿内头目砍死,割下首级,向四周示众,见到轿内之人已死,众人顿时发出悲怆的呼喊,向四处逃散。

猎户们继续追击杀死叛军五十余名,生擒长发老贼张潮升。

据其供称:“左眼下有肉瘤,身穿蟒服者,为兰朝璧,即大顺,面方麻黑微须者,系林统领,面长白色无须者为为王都统,其余为兰八,兰九,兰五等均被阵斩。”

经过张潮升辨认,杀死的轿内身穿绣金九蟒袍的正是兰大顺。

至此蓝大顺一伙尽皆被剿灭。

而蓝大顺残余部分,蓝二顺(蔡昌龄)已经由勋阳窜扰蜀河,与太平军天将马士荣在安康北部继续窜扰。

四川提督刘蓉率新募集之楚勇三千余人欲赴商州堵剿,亲赴周至与多隆阿会商军情。

此时多隆阿伤势日渐加剧,医治无效。

三月二十六日刘蓉至周至大营探视,双方握手流泪,无法言语。

同治三年四月十五日未刻,多隆阿卒于周至大营,时年四十七岁。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