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数钱很高兴(梦见自己很多钱)

  • 作者:admin
  • 风水
  • 时间:2021-10-30 00:50:11
  • 32人已阅读

本故事已由作者:猪蹄小黄花梦见自已数钱很高兴,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梦见自已数钱很高兴,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夏日午后,凉风徐徐吹来,空气里夹杂着花的香味和血的腥味。

秦煦做着见不得人的生意,赚得多,也让人眼红,今日差点被人捅成马蜂窝。

“公子,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要不咱把那生意停一停?”

洪升边说边抹去额头上的汗,他刚刚送大夫出去,一到大门口,一群媒婆涌了上来,一个劲塞帖子,他挣扎了好半天才脱身。

秦煦慵懒地半躺在贵妃榻上,食指轻轻扣了扣梨花茶几,“这种事开头就没有回头路。再说了,树欲静而风不止。眼下这个形势,即便我松了手,也无济于事。”

“我就是担心您…唉,当初若不是为了大公子赌债的事,您也不至于弄这私盐。”

秦煦笑了,坦坦荡荡,厚颜无耻。

“别把你公子我想得这么伟大。”

身为秦家庶子,还是一个丫鬟所生,能够坐上秦家掌权人这个位置,不用点手段是行不通的。

他翻了翻媒人送来的帖子说:“行了,去办点事,多砸点钱,办得热闹些。”

三天后,天下首富秦煦要举行比武招亲大会的消息传遍了全国,街头巷尾议论纷纷,比过年还要热闹。

但到了比武招亲的第一天,来参加的比武人却寥寥无几,一只手指都数得过来,倒是看热闹的人特别多,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纷纷议论起这场雷声大雨点小的招亲大会。

“没想到啊,这堂堂秦大当家,北狄国首富,这么不受姑娘待见。”

“来的这几个也都不咋样,都是小门小户的邪门歪教。”

“这有什么奇怪的,普通人家的姑娘哪里会什么功夫。秦大当家又得罪了天祁山,江湖上那些名门正派哪敢让女弟子来,来了不就表明要跟天祁山作对。”

……

场面实在不好看,洪升神色凝重,秦煦却一脸淡定,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他喝了口清茶,叫住正要去找人来充场面的洪升道:“这才第一天,你慌什么。让你砸钱,没让你瞎花钱。”

洪升心想,瞧这情形,明天有没有人来都难说。

陆娇阳骑着小毛驴赶到时,一个白衣姑娘正和一个黑衣男子打得激烈,长枪短剑相击,铛铛作响。

这可真是奇了怪,居然有男的来争夺秦夫人的位置!

她问了问旁边的一位文弱书生,书生指了指擂台后面一个客栈的二楼,她将视线挪了过去,只见一个身穿脂粉色长衫的男子临栏而立,朱唇玉面,比她生平见过的女子都要好看上三分。

顿时心里暗叹,幸福来得有些突然,没想到自己的人生愿望这么快就要实现了。

眼见台上两人连拆百来招都没分出胜负,陆娇阳有些不耐烦,掏出一颗珠子,促狭一笑道:“留下那男的,吓吓他。”

没等她动手,白衣女子突然一个转身跳跃,踩着黑衣男子的肩膀,朝客栈二楼飞去,长剑直指秦煦眉心。

看客们倒吸了一口冷气。

便在这时,金光一闪,两枚飞刀扎中白衣女子小腿,人瞬间摔到了地上,一声惨叫过后便昏了过去。

黑衣男子大声喝道:“是谁?是哪个不长眼的黄毛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敢跟你黑山爷爷叫板?快出来受死。”

他咬牙切齿的样子,仿佛要吃人,吓得看客们纷纷不敢说话,面面相觑。

几秒钟的安静过后,突然一根金色长鞭从看客们头顶掠过,抽中黑衣男子的右手,男子疼得手一松,长枪滚落到地上。

“哈哈哈哈…”,紧接着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在人群中响起,“我的乖孙儿,你黑山姥姥在此。”

陆娇阳踮脚跃至擂台上,收回金鞭,负手而立。

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一身白衣,腰间挂着串红玉铃铛,嘴角微扬,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做派。

楼上秦煦用食指扣了扣桌面道:“小丫头,下手挺狠的。”

2

黑衣男子气得脸色发紫,大喝一声“找死”,大步跑过来,伸拳朝陆娇阳脸上打去,浑身散发着一股要打死她的狠劲。

不料拳途中,手臂一阵剧烈的疼痛,再也抬不起来,他疼得满头大汗,颤抖着道:“我…我…我的右手。”

陆娇阳嘴唇一弯道:“它…它…它筋脉断了,你刚不用力还有救,现在神医再世也没救了。”

看客们为陆娇阳捏了一把汗,刚刚他们见她站在原地不动,还以为她是被吓坏了。

“叫他一声爷爷,我就让你死得痛快点。”她指着楼上的秦煦道。

“臭丫头,我呸!要杀要剐随便。”黑衣男子说着眼光一转,看向楼上道:“秦煦,你怎么变成缩头乌龟了?让一个女人来替你出头。想当年,你可是长河堤大开杀戒,杀我离花门30人,招招稳准狠。”

秦煦摇着折扇,轻描淡写道:“你认错人了。”

“姑娘,放了他吧,都是可怜人。”

陆娇阳心想,此情此景,还是要温馨点,便没再动手。

洪升宣布今日的比武招亲大会结束,看客们散去,秦府家丁将那俩人拖走。

秦煦下楼时,客栈门前只有陆娇阳一人和她的小毛驴。

傍晚的凉风,轻轻扯着月白色裙摆,她拿着胡萝卜喂驴,嘴里不知嘟囔着些什么。

秦旭开口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陆娇阳走到他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点点头,又摇摇头。

“相公,夫妻之间不必客气。不过,你好笨,刚刚那女人要杀你,你都不会躲。我差点就要成了寡妇。”

秦煦脸微微一红,轻咳一声说:“姑娘,且慢。要赢了明天的比赛,你才是,你懂的。”

“我不懂!”

她掏出一封信道:“你爹早就把你许配给我了,你一出生就是我相公了。”

秦煦半信半疑地接过信封,拆开一看,信纸上果真盖着他爹随身携带的金印。

信大致的意思是说,莫忘山山主莫衡救了秦煦他爹秦宇,为报救命之恩,秦宇承诺将来谁当了秦家掌权人,谁就得娶莫忘山山主徒弟陆娇阳为妻。

秦煦看完仍旧一脸疑惑,这种事给些银子,送几座还宅子也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把秦家掌权人搭上,他爹不像是会做亏本生意的人。

陆娇阳见他一脸犹疑,又掏出一个戒指说:“看这是他亲手送给我的信物。”

秦煦看到戒指征愣了一下说:“跟我回府吧。”

回到秦府,吃过饭,陆娇阳喊累,秦煦让人带她去休息。

赶了一个月的路,这一夜她睡得香甜,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带她去钓鱼,打野兔,采雪莲,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仍不想起来。

忽然屋外一阵骚动,她刚皱着眉把头挪出被窝,一支银箭破门而入,击碎桌上的玻璃瓶。

怔愣过后,一股怒气冲上脑门,她猛然跳下床,拿上金鞭,光着脚冲了出去。

只见院子墙角处的老槐树下,一个紫衣女子手里把玩着一支银箭,一脸挑衅地看着她。

她冷哼一声,缓缓走了过去,手腕一斜挥鞭,只用了三成力,但也足够让那紫衣女子毙命。

“住手!陆娇阳!住手!”鞭子刚刚高高扬起,秦煦的声音便响起,她眉头一皱,手腕一转,鞭子击中一旁的石椅子,椅子瞬间成了碎石。

秦煦松了口气,大步走紫衣女子跟前道:“晚颜,你怎么在这?谁陪着你来的?”

3

紫衣女子将手中银箭别在腰间,亲热地挽住秦他的,眉毛一挑说:“当然是来参加比武招亲大会,当你的秦夫人。没人陪我来,我自己偷偷来的。”说罢还朝陆娇阳做了个鬼脸。

“别任性了!快回天祁山。”秦煦不着痕迹地松开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谢晚颜见他如此生分,眼眶一红,带着哭腔说:“我不!我爹不让我来,我偏要来,我就要跟你在一起。大不了,让他把我的武功也废了,逐出天祁派。”

啧啧啧!

这一字一句满满都是深情,一旁的陆娇阳听着甚是感动,向前一步道:“行吧,我做主让你进门,我做大,你做小。”

她巴不得有人来替她这个秦夫人分忧解难。

然而,她这番“大的,小的”却瞬间让谢晚颜转悲为转悲为怒,抽出腰间银箭,朝她刺去。

她身手敏捷,一个滑步躲到秦煦身后,拿他当人肉盾牌,叫嚣道:“来呀,来呀。妹妹快来呀。”

秦煦睨了她一眼,看向谢晚颜道:“她是我的夫人,你若要杀她,便先杀了我。”

“师兄…你…你当真喜欢上她了?”

“晚颜,回去吧。大师兄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我心心念念你一人,而你却盼我嫁与他人。

没有什么这更能伤一个人的心了。

谢晚颜失魂落魄地离开,秦煦让洪升派人跟着,送她回天祁山。

原来,除了钱秦煦也爱过人。

回房梳洗一番,用过早饭,陆娇阳跑到书房,一进门就看到秦煦拿着一把剑发呆。

她清咳一声道:“我其实真的很大方的,你若喜欢她,就娶她进门。我保证不欺负人。

她没心没肺得直白,他亦没什么好遮掩的,放下手中的剑,笑得温润,“多谢夫人美意!”

“不过,你再怎么大方也没用,我昨晚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想要银子就必须付出劳动。从明天起,你就扮成小厮,跟在我身旁。一旦有危险,你必须冲在第一线,替我挡刀挡枪。”

陆娇阳一脸哀怨问道:“身为秦夫人,我不是应该在家混吃等死吗?”

“谁说的?”

“我师父。”

“奥。那你去嫁你师父。反正,我们秦府是不养闲人。”

陆娇阳:“……”

她原本以为自己真的走运,得了一个貌美如花且富得流油的相公,后半辈子能当个胸大无志的富贵闲人。

如今看来,自己走的是一个狗屎运。

4

北狄近些年一直在和南边大梁打仗,一开战,钱花得跟流水似的,眼下国库几乎就是个空壳,为了填上这个大窟窿,皇帝钦点自己的外甥颜道到各地去征税和缉拿私盐贩子。

今年各地都有旱灾,水灾,老百姓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哪里还有什么钱交税,这么一来,颜道也只好把捞钱的重心放在了私盐这一块。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转眼便到了八月十五,秦府灯火通明,陆娇阳带着人在园子里放烟花,玩得不亦乐乎。

秦煦坐在亭子里,喝着茶,感受这久违的热闹。

突然,洪升一脸焦急地走陆娇阳身旁,让她去换了男装随秦煦出门,紧接着又走到亭子里说:“公子,钦差大臣请您去县府参加中秋宴。”

陆娇阳换好了衣服直接到大门口候着,然而秦煦见了她却说:“你不用去,留在家。”

“为什么?”三个月来,他无论去哪都带上她,眼下突然不用跟着了,她反而不习惯。

洪升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秦煦抢先开口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说罢便独自上了马车。

看着马车消失在夜色里,陆娇阳回到园子,放了会烟花,觉得不怎么有趣了,转身出了府。

街上热闹不已,县府倒是一片安静。

秦煦让车夫在外面等着,自己走了进去,刚走到前院,突然一群士兵围了上来,拿着长枪指着他。

“颜大人,这样隆重的迎接仪式,是不是太看得起秦某了。”

一个红衣男子从暗处走了出来,“听说天祁山天鬼剑的主人,剑术天下第一,不知道本官有没有这个荣幸见识见识?”

话音刚落,秦煦脚下就多了一把剑。

这分明把秦大当家的当成江湖卖艺的,围着他

士兵个个面露讥笑,等着看笑话。

秦煦扫了一周低头捡起剑,说:“天鬼剑的主人早就死了,不过既然颜大人想看舞剑,秦某就献丑了。”

他拔剑刷刷刷刷连挽了几个剑花,动作漂亮,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是花架子,突然一位军官长枪一挑,瞬间就将他手中的剑挑落。

众人哈哈哈大笑,想不到秦大当家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陆娇阳躲在屋顶暗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她咬着牙,双手握拳,青筋暴起,若眼神能杀人,底下的军官连同那个什么头头都死过去千百回。

“好了。今日的表演本官看过了,秦大当家回去吧。既然不会用剑,那就拿出点自己擅长的东西来。”红衣男子道。

“七日之后,如果你还不把名单交出来,那别怪本官不客气。”

秦煦低头道:“明白。”

走出县府,上了马车,秦煦一掀帘子,就看到陆娇阳,她见了他咧嘴一笑说:“我们回家吧。”

马车摇摇晃晃,走到略为安静的街道,陆娇阳将憋在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她猜想他大概不愿意她问,但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若是不问,她今晚一定睡不着。

“哪样?”

“就是为什么不让我来,我来了绝对不让他那样对你。”

秦煦“哦”了一声,说:“他是朝廷派来查私盐,他要是不高兴了,我就得死。”

“怎么会呢?你有我啊,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

“你一个人打多少个人?”

“百来个大汉。”

“颜道手下有五万的兵。”

陆娇阳沉默了。

5

回到秦府,圆月依旧高挂中天,泛着朦胧的银光。

亭子里,陆娇阳和秦煦相对而坐,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然则谁都清楚,过了今夜,这日子就更加不太平了。

秦煦给她倒了一杯,似笑非笑地看着问:“我不让你来,你还是来。来了又怎么下来?难道是记恨我不给你银子,故意看我笑话?”

听了这话,陆娇阳气急败坏地说:“神经病!你让我跟着去,一定有理由,我怕我贸然冲了下去,反而坏了你的事。”

“可是!如果他们真的敢伤你,我一定下去将他们碎尸万段,管他有多少万兵马,我一点也不怕。”

“爱信不信!”

看着她气呼呼的表情,秦煦嘴唇轻勾,果然不是一个笨妞。

中秋节过后,秦煦悄悄将家里的奴仆都遣散了,偌大的宅院就只剩下三个人,他,洪升,陆娇阳。

颜道的意思是,秦煦要么交出卖私盐的人的名单,他放他一马,要么他带兵踏平秦府。

颜道要的不止是钱,他还想让秦煦得罪所有走私盐的人,这样秦煦以后就不得不依附他,替他办事。

陆娇阳看着清静得有些可怕的宅子,问:“你打算怎么做?”

“要不你先跟我回莫忘山?”

秦煦挑眉道:“你是想趁机让我把秦家的钱财搬去你家?”

陆娇阳小脸一红,她确实有这样意淫过。

真是个聪明的笨妞。

他们终究没去莫忘山,秦煦给了陆娇阳十几封密信,说:“把信送完,你可以回莫忘山,我已经让洪升派人将一亿两白银埋在莫忘山的山脚,有了那些钱你就可以混吃等死了…还能找几个漂亮的相公。”

听着他的话,陆娇阳眼眶瞬间红了,她都不清楚自己是太高兴或者是为的别的什么。

秦煦在她额头蜻蜓点水般一吻,接着说:“你也可以回来。但是,我今后要走的这条路,并不容易。”

陆娇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便走了。

七日之后,颜道带兵将秦府层层包围。

大厅之上,他挖挖耳朵道:“怎么样?秦大当家想好了要怎么做吗?”

秦煦面无表情反问:“我若不交出名单呢?”

“你会的,毕竟谢晚颜正在赶来的路上。”

6

“将军,谢晚颜来了!”一个士兵来报。

紧接着一阵打斗声响起,谢晚颜孤身杀了进来。

“姓颜的,赶紧放了我师兄,否则我就要了你的狗命。”

颜道得意地笑了笑,看着秦煦说:“怎么样?你这个小青梅的生死就在你一念之间?”

秦煦目光一沉,幽幽开口道:“颜大人,如果南方三十州,有十五个州起义,你猜你那五万兵马能抵挡得了几时?”

颜道听他的口吻不像是在开玩笑,上前一步,微微眯着眼说:“你要造反?”

“你当我开玩笑好了。”

颜道闻言气得脸色发紫,待他正要说些什么,又一阵打斗声响起,一个黑衣人带着一群白衣人冲了进来,掀开头上的斗笠,露出一张干净的脸蛋,双手抱拳道:“金州肖征来迟了,秦当家的受苦了。门外的士兵都被弟兄们干掉了。”

这果真是要造反了!

颜道抽出腰间青剑,刺向肖征,两个人缠斗起来。

颜道的功夫显然在肖征之上,百余招下来肖征已然是抵挡不住,见此情形,肖征的弟兄们赶紧甩出龙爪链将颜道的手脚锁住,一旁的谢晚颜趁机一剑射中颜道的心脏。

秦煦抽出颜道腰间的兵符,命人将他埋了。

肖征抹了抹汗说:“幸好秦夫人临走前给了我们这个龙爪链,不然真的很悬。”

“她呢?”

肖征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说:“夫人说她要回趟莫忘山。”

秦煦眼神一暗,微不可闻地“哦”了一声,转身跟谢晚颜说:“师妹!我派人送你回去,以后不要再为我涉险了。”

谢晚颜不甘心,她上前一步道:“她呢?在这种紧要时刻不在你身边。师兄,她到底有什么好?”

“那是我和她之间的事。”秦煦一脸漠然道。

三日之后,南方十五州起义,震动朝堂。

起义军的营帐里,秦煦躺在床上,左手臂缠着厚厚的纱布,眉头皱出一个小山,嘴里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

谢晚颜替他擦了擦汗,不忍再听下去,转身离开。

他们一路势如破竹,杀到了俞都,令人没想到,一个副将鬼迷心窍,想要投奔朝廷,趁向秦煦汇报军务的时候,拔刀行刺,幸好主帅柳玉及时赶到,将他给杀了。

而,秦煦在混乱中被刺伤了左臂,加上连日劳累,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他刚一睁眼,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心里一阵激荡。

7

陆娇阳背对着秦煦不知他醒了,自言自语道:“师父啊,弟子可能真的要对不起您老人家了。来日,到了地下,弟子一定自己跳进油锅谢罪。不过您也别怪我无耻,这婚事当初也是您给定下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相公他要反,我也只能当个贤内助,跟着他一起反了。……”

秦煦薄唇一勾道:“多谢夫人美意。”

“……”

陆娇阳佯装镇定地转过身说:“这个,…嗯…我听说,你受伤了来看看。奥,看到了。没死,挺好的。”

多日不见,又明白自己心中对他已经有不一样的情愫,陆娇阳紧张得胡言乱语。

“你刚说的我都听到了。你一直没回来,我还以为你当真不要我了,要跟别的美男一起呢。”秦煦话里话外都有些酸。

见过了你,还有哪个人能配得上“美男”二字。

陆娇阳叹了口气道:“我师父一年前去世了。他的真名叫莫枫,是先皇亲封的战神,后来带着五千精兵退隐到莫忘山。你们刚起义没多久,朝廷便派了人到莫忘山,请我带五千精兵出山平反,我没答应。”

现在,秦煦终于明白他爹为什么定下这门亲事了。

秦家不缺钱,但乱世之中,手握精兵的人才能屹立不倒。

陆娇阳伸手摸了摸他清瘦的脸说:“其实,我一直跟在你们后面。”

秦煦伸出未受伤的手,将她的手包住说:“即便你不来,等事成了,我也会去莫忘山找你的。到时候,你就真的可以当个混吃等死的皇后。”

陆娇阳“呸”了一声说:“又在给我挖坑。”

……

秦煦到底没让陆娇阳动用莫忘山的精兵,他给了颜道的兵符,让她易容成颜道的模样,带着驻扎在扬河的鹰军从西面攻打俞都。

十日之后,他们攻破俞都。

半年之后,他们攻下北狄大都狄阳城,秦煦登基改国号为大秦。

破城那一日,谢晚颜最后看了一眼秦煦策马离开。

陆娇阳入主中宫,成了大秦的皇后,没过多久便怀孕了。

她比武抢来的俊美夫君,半年后一变成了皇帝,要她入主中宫

怀胎九月,她突然想起一件事,秦煦送给她的一亿两白银还在莫忘山脚下埋着,于是,她心痒痒,想带人去把银子挖出来,堆在一起,看个乐呵。

秦煦点了点她的额头说:“瞧你这点出息。”

然后领着他的财迷皇后去国库数银子。

从前是夫人冲锋陷阵,相公在后头数钱数到手软。

如今风水轮流转,皇帝在前朝忙得头昏脑胀,皇后数银子数到激动,一个不小心,生下了个白白胖胖的小皇子。(原标题:《君上很无耻:两个太阳都很猛》)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