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的车碰坏了(梦见自己鞋坏了什么意思)

  • 作者:admin
  • 风水
  • 时间:2021-10-31 20:40:11
  • 21人已阅读

●李根萍

"同窗一别30余载梦见自已的车碰坏了,今日相聚分外亲;不论富贵与成败梦见自已的车碰坏了,举杯同饮情最真。"蛙声如鼓的时节,回故乡休假,恰巧赶上同学在蓝波湾聚会。

岁月熏老了容颜,染白了的青丝,心却依旧是那时的心,情依旧是那时的情。他没有变,你没有变,大家都没有变,笑容还是那样灿烂纯真,仿佛就在昨天,刚刚开完毕业会迈出教室。同学们亲切地回忆曾经求学的清贫岁月,也勾起我诸多的往事。

那年,听说邻村长春中学教学质量不错,老师好学敬业,我就特意转学过去。

读书考大学,其时对农家孩子来说充满无穷的诱惑,成功了就可从田里走上来,洗净脚上的泥巴,穿上皮鞋,从事体面而又有尊严的工作。我尽管知道这也许是一个梦,但仍不愿放弃,饿着肚子也要去追,梦碎了就心甘情愿回到村里,扛着锄头种庄稼,日复一日地"修理地球"。若还想做梦,就学写《创业史》的柳青,在山间林中找灵感,在破旧低矮的土砖屋里码文字,兴许还能找到条出路。

早稻收割完,晚稻种下去,茶子摘下山,学校开学了。我起了个大早,换上干净的衣服,天刚亮就上路了。长春村距咱们村有七八公里,全是弯弯曲曲的泥巴路,还要翻山越岭。站在山顶,回望刚醒来的村子,全被厚厚的一层白霜覆盖,前方逶迤的山路望不到尽头,远处的群山若隐若现。"孩儿有志出乡关,学不成誓不还。"陡然想起母亲出门时的叮嘱,心情别样沉重,因为肩上所承载的希望实在太大,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学校建在浙赣铁路边上,是倚山而建的正方形两层楼。我们高年级的教室在二楼,地面铺的是木板,隔音较差,楼上楼下读书声相互都能听见。学子们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农家子弟,做着和我同样的梦。课余时间,偌大的操场上很少见到人,大家都抓住点滴时间发奋学习,追逐心中的梦想。老师对教学工作认真负责,待我们也好,空余时间也给我们讲解试卷,辅导课外题。记忆中体育课很少上,几乎被正课老师们抢占。

学校正式在编老师不够,招聘了好多民办老师。民办老师待遇极低,农忙时还要下地干活。平时,他们要自带米来上课。但在当时的农村,这可是一份非常体面的工作,他们也有自己的梦想,如教学成绩突出,就可彻底洗脚出田,转成令人羡慕的正式在编老师。

为赶教学进度,腾出更多的时间用于复习,我们晚上天天要补课。乡村停电是常事,我们自备了一盏煤油灯,晚上电一停,就会随手点燃。这种灯的玻璃灯罩极易碎,碰坏了或是炸裂了,我们一般是不再配了,干脆敞开火苗凑合着用。有时补课至深夜,实在困极了,头往前一歪,前额的头发常"嗞拉"一声,烧成焦黄,接着还会传出一股刺鼻的味道。记得有个女同学睡得太沉,头上着火仍浑然不知,幸而同桌同学发现及时,将其头上火打灭,险些出大事。这是怎样的一群学生啊,他们大都穿着简朴或打补丁的衣服,腹中多是半饱的食物,有的甚至连晚饭也吃不起,然而其学习的热情高涨,信心百倍,其理想早已穿透乡村的黑夜,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数学老师姓肖,瘦高个,人精干,知识渊博,眼睛犀利,只要他盯谁一眼,立马挺直坐好,不敢再调皮,对其印象甚深。晚上,他常给我们上课,其教学水平在全镇赫赫有名,再难的数字题都难不倒他,令我们十分敬佩。还有个脚有点残疾的胡老师教我们化学,是个民办老师。别看他脚多有不便,可他从未耽误过课,待我们也好。

学校订了很多杂志,我最喜欢看的是《萌芽》和《收获》。品读杂志中一篇篇长短文章,咀嚼着文中一个个故事,我开始做梦,并萌发出了强烈的写作冲动,尤其是钟爱上作文课。每次写作文都特别认真,拟好提纲,引经据典,最后誊抄工整交给老师。偶尔要是作文被老师当做范文在全班朗读了一下,空空的胃中似乎填充无数佳肴,兴奋好几天。有个姓李的语文老师和我同村,右派刚刚平反,按辈分我叫他爷。他分管学校的图书杂志,见我对文学感兴趣,给我推荐好多书。他读到好的文章,还和我一起探讨交流。想不到在这偏僻的乡村中学,还能遇见文学知音,令我倍感幸运。在当年如此艰难的求学生涯里,我常抱着砖头厚的文学书进入甜蜜的梦乡。

母亲长年生病,父亲微薄的工资无法负担起高额的医药费和我们哥俩的学费,加上家中无劳力,分粮甚少,家中断炊是常事。在学校寄宿后,我每个星期天才回去背点米。菜全靠自带,不是辣椒、萝卜干,就是腌菜黄豆什么的。一周中间要是自带的菜不够,就凑合着吃点米饭。有时饭票不够,同学之间借是很难的,因为彼此家境都差不多,饿着肚子上课也不足为怪。

有次回家背米,父亲好久未回家,我掀开米桶一看,桶底仅剩薄薄一层,要是我带走了,生病的母亲就会挨饿,于是我装上两三斤米就回学校了。那个星期甚是难熬,每顿仅吃一两或二两米饭。正是长身体的时节,加上繁重的学习任务,其境况可想而知。

有天中午,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头发晕,眼发花,无法再学习下去了,只好丢开书本,独自一人来到学校下面的铁路边,在一块菜地上坐下来。铁轨上不时有火车呼啸着驶向远方。火车上坐的是些什么人呢?他们这是要到哪里去?他们也是在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吗?远方的世界是个什么样的呢?看着过往的火车,我产生了无穷的联想,同时也不停地问自己,这个梦是否坚持追下去?火车走远了,展现我眼前的是两条冰冷无声的铁轨。想着父母寄托的厚望,想着自己迈出山村求学的豪情,我暗暗鼓励自己,再苦也要坚持下去,千万不能半途而废。

区里组织作文竞赛,学校要推荐2名选手参加。我获知这个消息甚是激动,早就想通过类似的活动,检验一下自己的文字功底,兴奋地抢先报了名。结果事与愿违,最后推荐是一个姓许的和姓邓的女同学。她们去区里参加竞赛的那天早上,恰巧我在上学路上遇见她们,我既羡慕又失落,似乎文学女神是故意戏弄我。我奔跑着来到铁路边,火车依旧轰隆隆呼啸而过,驰向神秘的远方。远方有我的梦想,有我的希望,我终究未消沉下去,又重回课堂。

几年寒窗求学,几度奋力拼搏,梦最终还是碎了。我狼狈不堪地回到山村,下到田里埋头干活,但绵绵群山未挡不住我出山的愿望,追逐梦想的脚步也一刻未停下来。一年后,我应征入伍,怀揣梦想登上了火车,来到了南国的军营。

岁月轮回,白驹过隙。眨眼3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老师已是古稀老人了,学校也因浙赣铁路扩建被拆掉多年了,成了我们永远的遗憾。

一年,时任区教育局书记的肖老师来我寄居的都市旅游,辗转找到我,甚喜,我特在星级酒店设宴谢师,还破例上了茅台酒。师生长聊至深夜,大醉而归。是晚,我梦见自己回到了长春学校,在二楼的教案里大声朗诵课文,独自坐在铁路边的菜地上,打量呼啸而过的列车,还看见两个女同学去参加作文竞赛……

如今,我天天坐在舒适高大的办公楼里看书写作、忙军务,早已不再为温饱而发愁了,但追逐梦想的列车依然未停下来,一直轰隆隆驰骋奔向远方……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