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别人要回自已的绳子(梦见自己被别人欺负)

  • 作者:admin
  • 风水
  • 时间:2021-11-10 04:35:09
  • 11人已阅读

2004年12月的一天下午梦见别人要回自已的绳子,美国人贝蒂探望怀孕已8个月的女儿波比•乔•斯廷内特(Bobbie Jo Stinnett)。

她敲了半天门无人应声梦见别人要回自已的绳子,自行找到了备用钥匙。

打开房门后梦见别人要回自已的绳子,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地板上全是鲜血梦见别人要回自已的绳子,女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肚子被人剖腹取子,死状可谓凄惨。

贝蒂连忙拨打了报警电话。

因为凶手是有预谋的作案,很多证据都被抹去,长时间内让警察束手无策。

直到一位热心网友提供线索,让警方找到了一封关键性的邮件,才得以成功破案。

破案之后,一波又起梦见别人要回自已的绳子:凶手在拖延了16年后,才被法院判决死刑。

而且在凶手被判决死刑后,网上数十万人呼吁:赦免凶手死罪!

那么,凶手的犯罪动机是什么?那封邮件起了怎样的关键作用?美国网友又为何要为罪恶滔天的凶手发声?

一、引人愤怒的“剖腹取子”案

美国女郎波比•乔•斯廷内特是密苏里州斯基德莫尔人。

她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偏僻而安静的乡村小镇。因地理位置偏远,甚至被政府遗忘。

很多人离开这里,前往更繁华的地方安居乐业。

截止2009年,小镇不过257个人。

这些人靠种地、打工维持基本生活。镇上的商铺、餐馆屈指可数。

但小镇上的每个人都幸福快乐,每天的生活十分充实、满足。

斯基德莫尔

波比从小生活在这里,很少去外地,性格十分恬静、安静、善良。

镇上的人经常称赞波比有爱心、单纯,因为谁找她帮忙她都会尽心尽力。

她和丈夫泽布刚结婚一年后,二十三岁时,波比怀孕了。

两人都在一家汽车公司工作。考虑孩子的降生后,家庭的负担将会加大,勤俭持家的波比决定喂养老鼠梗犬,出售狗宝宝赚取零花钱。

预产期前2个月,波比请假回家养胎。

一想到孩子即将出生,波比和丈夫十分开心。

在孩子出生前,他们常常商量着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以及购买什么母婴产品。

波比和丈夫合照

可这一切的打算和计划,都于2004年12月16日这天破灭。

这天下午14:15分,波比的母亲贝蒂来到女儿家里,想看看女儿最近的生活如何。

外孙(女)即将出生,贝蒂这个外祖母同样开心不已。

她敲了女儿家的门,久久没有回应。起初,贝蒂以为女儿午休还没起床,拿出随身携带的备用钥匙开门。

可当房门打开的那一刻,贝蒂就闻到了房间内血腥的味道。

“啊,救命啊,救命啊!这是怎么回事?”

贝蒂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浑身发抖、双腿发软。她颤颤巍巍地走到女儿面前,发现女儿早已没有了呼吸,身体四周已被鲜血浸染。

更让人不堪入目的是,女儿波比的肚子被人划开,8个多月大的胎儿不见了。

显然,有人“剖腹取子”。

对于女儿的这一遭遇,她当场泪崩。

她想要打电话报警,却连手机都拿不住。

此时,听到惨叫声的邻居来到了波比家中,对这悲惨一幕十分同情、痛心。

看到贝蒂慌乱的状态,邻居拿出自己的手机,报了警。

贝蒂情绪一时过于激烈,身体一软、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警方很快出警,到达案发现场。

尽管这些警察训练有素、心理素质强大、办案经验多,可面对如此血腥、残忍的场面,还是被惊到了。

大家内心暗暗发誓,一定要将凶手抓住,替被害人讨回公道。

显然,这不仅是一场凶杀案,还是绑架案。

婴儿的不翼而飞,说明凶手是有备而来,和被害人熟识!

公路牌上的安珀警报

为了避免凶手潜逃,警方第一时间发出“安珀警报”,通过全社会力量征集有效的线索。

很快,全美媒体通报了这一案件。

广大网友对此义愤填膺,希望警方早日将凶手抓捕。

二、一封邮件成关键证据

警方发现,波比的家并没有被强行撬开或闯入的迹象。

这表明,凶手是在波比同意的情况下进入的。显然,凶手正是利用了波比对其的信任实施作案。

从法医的尸检来看,波比此前曾有过激烈的挣扎:腹部被剖开时,她仍然活着。

她的脖子上有2处勒痕、腹部切口也不平顺。

这表明波比曾遭受2次侵害。

法医还注意到,波比手里还拉扯着一些金色的头发丝。这应该是凶手本人的。

种种迹象表明,嫌疑人应该是一名女性。

从掌握的尸检信息,警方很快就推算出了案件的经过:

凶手在得到波比的同意后进入房间内,再趁着波比不注意的时候,将手里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拿出来,套在波比的脖子上,使得波比窒息。

随后,凶手再拿出准备好的尖刀,剖开了波比的肚子。因太过于疼痛,波比中途又醒了过来,并和凶手拉扯挣扎。

从房间留下的血色脚印来看,波比生前曾试图跑到门外呼救。

凶手见状,没放过波比,使用同样的方式使她彻底停止呼吸。

接着,熊胡搜又一次拿出刀剖腹,将腹中的婴儿取走。

凶杀案的经过轻松被模拟了出来,那凶手究竟是谁呢?

波比附近的一位邻居主动提供一条线索。她表示:

当天下午一两点钟时,波比家门前停靠着一辆红色的小轿车。

凶手应该就是这辆车的车主。

不过邻居当时只是随意瞥了一眼,没有留意其车牌号。

对此,邻居向警方提供了唯一一条信息:车身比较脏,似乎几天没有刷洗了。

没有凶手的面貌记录,加之这个小镇偏僻落后,少有摄像头,仅凭红色轿车这个信息去查找凶手,仿若大海捞针。

警方认为,凶手既然是波比熟悉的人,那就从波比的社会关系入手。

调查发现,波比的人际关系比较简单,没有什么复杂的交际,和邻居、亲友的相处也十分和谐,从来没和人有过矛盾,更不可能结怨了。

显然,附近的亲友、邻居均没有作案动机,且也没有理由对这个善良、单纯的小女孩下手。

凶手到底是谁呢?

正当警方一筹莫展之下,一个名为西塔克的老鼠梗犬爱好者打来报警电话,她说:

“听说波比遇害了?真的吗?我和她是好朋友,我们在聊天室内认识的,对于她的死,我有一个猜测,可能是购买宠物狗的人杀的。因为波比15号那天曾和我说,明天有人会去她家买狗。”

得知这一线索后,警方为之一振:案件就有了新的调查方向。

孕期的波比

警方发现波比曾在宠物店上班,其喂养的宠物犬个个精壮,曾多次在比赛中获奖。

结婚后,波比虽然辞去宠物店的工作,但依旧继续喂养梗犬,会通过出售幼犬补贴家用。

她的客户基本上都是在“大鼠梗聊天室”中认识的.

这里有全美的大鼠梗犬爱好者,同时也有不少人求助购买幼犬。

警方猜测,波比极可能是通过聊天室和凶手相识的,随即对她的聊天记录、论坛、邮箱进行了检索.

果然,新的线索出现了。

在一封邮件里,发送者琳达•费舍尔称自己受波比的朋友杰森介绍,光顾她的店铺。

杰森也是老鼠梗爱好者,常年出售幼犬。琳达去他店里的时候,幼犬已卖光。想到波比家还有几条幼犬,因此杰森将波比的联系方式推给琳达,让她们两人联系。

对于来往信件的信息可以看出,对于这位朋友介绍的买家,波比很是信任。

在聊天中,波比得知琳达同样是孕妇,更加充满好感。

琳达在往来的邮件中,称自己想去波比住处看一下幼崽,合适的话就直接交易。

为了打消波比的担忧,她称自己家住在费尔法斯克,距离波比所在的小镇仅有二十英里,开车二十五分钟即可到达。

波比答应了琳达的这一提议,约定于同年12月16日,在她家里见面。

警方立马对琳达进行调查。

可找遍了费尔法斯克,怎么也没能找到琳达这个人。

也就是说,这个名字是虚构的,可能一切都在凶手的预谋中。

警方利用IP追踪技术,定位到邮件发送地在堪萨斯州的一个农舍内。

农舍的主人为凯文·蒙哥马利,其妻子名为丽莎(Lisa Montgomery)。

警方发现,邮件发送者的账户注册人正是丽莎。也就是说,琳达是丽莎的冒用名。

随后,警方立马前往这家农舍展开调查。

到达后,发现农舍大门紧闭,难道丽莎听到风声后提前跑路?

丽莎

警方随即扩大了搜索范围,不过没多久,一辆红色的汽车开了过来。

从外面看已有些年头,看上去很是破旧。

显然,这和波比邻居当天中午看到的汽车是一样的。

警方立马走了上前。而这时车门打开,车上一对夫妻走了下来,女子怀中还抱着孩子。

看到警方过来调查,这对夫妻显得有些惊慌、诧异。

不等他们多想,警方先一步开口,确认了他们的身份。正是凯文、丽莎夫妇!

对于手里的孩子,丽莎再三强调是自己所生。

丽莎称:“12月16日当天,我去超市购物,但不知怎么回事肚子疼得厉害。想到可能是孩子要生了,我连忙向超市工作人员求救,并在他们的护送下去了分娩中心,如愿生下了女儿。”

显然,丽莎本人在说谎,16日当天她压根就没去超市。

不过为了配合她的表演,警方连忙向分娩中心核实,但医院工作人员很快回应:没有丽莎的分娩记录。

绝育报告(网图)

此时,警方又拿出了另一份报告:上面显示丽莎曾做过绝育手术。

也就是说,她根本就没有怀孕的可能。

然而,丽莎坚决否认警方的这一说法。

为了让丽莎心服口服,警方对丽莎和其“女儿”进行了DNA检测。

结果显示两人的生物信息完全不符,彼此间并非母子关系。

听到这一消息,丽莎失了神,倒在丈夫凯文的怀里。

随后,警方又将波比手中拉扯的头发DNA信息和丽莎的对比,发现两者间完全吻合。

而丽莎“女儿”的生物信息和波比高度相似,她们才是母女关系。

当警方将各种证据摆在丽莎面前时,丽莎再也隐瞒不了。

她只好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并嚎嚎大哭起来。

警方当场将丽莎抓捕归案,并将“女婴”交给波比的丈夫,让其回归亲人的怀抱。

三、丽莎谋杀的动机是什么?

目睹了眼前的一幕幕,凯文惊呆了,他不敢相信网上轰动一时的“安珀警报”竟然和自己的妻子有关。

他此前一直以为,这个孩子是他和妻子的爱情结晶。

他还记得,当初妻子告诉他怀孕的消息时,他很是高兴。

之后的数月,妻子腹部隆起,孕吐反应很是明显,还有B超照片。

妻子不可能是“假怀孕”!

凯文回忆到,12月16日的那天下午,他刚下班,就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妻子告诉他已产下女儿,这让凯文十分兴奋。

对于妻子的意外“分娩”,凯文并没有怀疑。

随后,凯文驱车赶往妻子所在的地方,接回了母女二人。

对这个小生命,凯文给予了全部的爱,将其取名为“阿比盖尔”。

回到家后,他先是来到教堂为女儿祈祷,又和邻居炫耀自己的“女儿”出生了。

实际上,他们结婚后,妻子丽莎曾先后3次表示自己怀孕。

最终的结果均是“医生建议打掉孩子”。

现在凯文才明白,所谓的3次怀孕又流产,只不过是妻子给自己加的戏码。

至于丽莎身上表现出来的怀孕症状,有的是丽莎演出来的,有的是她服用激素药物产生的副作用;

至于B超照片,是她随手从网上截取的。

丽莎这么做,是因为她太爱凯文了。

此前她接连3次流产,发现丈夫开始不满。如果没有孩子,两人的感情可能会因此产生裂痕。

为此,她这才制造了“怀孕”的假象,以此让夫妻感情更恩爱。

此外,警方还发现,丽莎犯案的动机和一场婚姻官司有关系。

原来,早在十七岁时,丽莎嫁给前夫卡尔后,生过四个孩子。

因前夫的折磨,让她对婚姻失去了信心,选择了离婚。

离婚后,她希望能够要回孩子的抚养权,和卡尔展开了抚养权的官司。

有了现任丈夫凯文的支持,丽莎可谓是势在必得。

对此,卑鄙的卡尔却使出了“必杀技”。

他向法院检举丽莎已无法生育,在婚内多次依靠假孕欺骗自己,且又利用同样招数欺骗现任老公。

如果孩子被判给她,那孩子一生可就麻烦了。

丽莎听了后反驳,表示自己有生育能力,称要不了多久就能看到结果。

正是这两个原因,让丽莎走上了“假孕”的不归路。

“预产期”临近,该怎么去圆谎呢?

波比出现后,丽莎脑海出现一个可怕的想法。

一次,丽莎看到了波比分享的生活照,得知对方已怀孕8月有余。

之后,她开始制造各种机会和波比联系,那封邮件的内容是她一手编造的。

和波比认识后,丽莎发现对方比较单纯,对他人没有半点怀疑之心。

两个怀孕的人,自然有很多相同的话题,聊得很是欢快,并约定案发那天见面。

丽莎(左2)和波比(右2)

就这样,12月16日这天,波比在家里静静等待即将上门的网友丽莎。

而对方前来时,还带着尖刀、绳子、脐带夹。

丽莎进门后,波比热情地为客人倒茶。

这时,丽莎拿出绳子,将波比勒到晕死。

此后,她用刀将其肚子花开,取出了8个月大的胎儿。

四、16年后才执行死刑

正所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更何况如此残忍、有预谋的杀害,在全球任何国家都得不到同情。

很快,丽莎就因绑架罪、谋杀罪而被起诉。

一旦罪名成立,那丽莎就会被处以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检方认为,丽莎的手段凶残歹毒,对社会影响恶劣,对受害人家属带来了沉重的伤害。且在审讯期间,丽莎多次说谎,毫不悔改,建议处以死刑。

不过,辩方律师表明,丽莎有精神疾病、心理不健全,童年时遭遇了悲惨经历,使得其患上了幻想症。

现在,她无法分辨和控制自身行为,也没有生与死的观念,不应该判死刑。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丽莎有过一段凄苦的童年经历。

她的父母早早离婚后,跟着母亲朱迪生活。她母亲本就是不良少女,孕期依旧酗酒抽烟,游走在男性朋友身边。

同时,朱迪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精神分裂症。她对丽莎没有尽到抚养的责任,反而经常拿她寻开心,和第二任丈夫杰克联合虐待她。

在丽莎十一岁时,身体发初步二次育,继父杰克起了色心,将她拖到树林中性侵。

丽莎当时拼命求救,杰克便将她脑袋猛烈撞向树上,致使严重的损伤。

同时,杰克还邀请自己的狐朋狗友,实施“轮奸”。

对于这一切,朱迪并不阻止,反而有一次拿着枪指着丽莎,质问她为何对自己翻白眼。

后来,朱迪更是让丽莎当起了卖淫女,并用所得的报酬支付水电费。

在生活的无尽苦难和折磨中,丽莎慢慢长大成人。

可她仍然没有逃脱苦难,在18岁时,她被朱迪要求嫁给第3个继父的儿子,也就是街头混混卡尔。

本以为婚后就可迎来解脱,可丽莎的幻想又一次破灭。

卡尔和曾经的继父杰克一样,对她进行了各种性虐待。

正是在百般痛苦中,丽莎生下四个孩子。

二十三岁时,丽莎的精神就出现了问题,行为能力开始退化。

丽莎和卡文在1998年离婚后,没多久就和凯文结婚。

因迟迟没能怀孕,再加上为了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丽莎自导自演了一起“假怀孕案”。

辩方律师认为,正是短暂的人生中遭受各种折磨,才让她自控能力差,无法认知自己所做的事情对与错。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对她从轻处罚。

案发现场

对这一说法,检方进行了反驳。

从各种证据都可看出,丽莎是有预谋的犯罪。

她在案发前数月就和受害人波比接触。为了制造怀孕的假象,还购买婴儿用品取得对方信任。

凶手还曾在网上查找“剖宫产”的方法等相关资料;对波比剖腹前,还特意将戒指取下,避免被血水沾染。

再加上凶手提前准备刀、绳子、购买脐带夹,这些都表明凶手的目的明确,早已有预谋。

而丽莎的前夫也表示,丽莎“假怀孕”是有前科的。

即便1990年就做了结扎手术,但此后8年里依旧多次向别人说起自己怀孕了。

第二段感情中,丽莎也曾三次谎称自己怀孕。

显然,丽莎的“假怀孕”是一种有目的的谎言,并非患上“假性妊娠”。

检方还对凶手进行医学扫描,发现她脑袋尽管受童年影响有异常,但这些异常并不会导致其精神错乱而犯罪。

同时,检方还邀请心理学家对她精神、心理测试,发现丽莎智商高、控制欲强、说谎成性、有人格障碍但可控制自身的行为。

2007年10月26日,联邦法庭在接连四天的审判后,认为Lisa Montgomery提前半年就已策划谋杀案。

这足以证明其大脑当时是清醒的,没有精神疾病。

因此,最终判定她谋杀、绑架罪成立,处以死刑。

然而,她童年的悲惨经历,在美国引来了剧烈讨论。

很多人谴责政府过失,没尽到保护公民的责任,应该追究相关官员责任,免除丽莎死罪。

废除死刑的呼声

这之后,美国左翼媒体均在渲染着丽莎童年的艰辛和不易。

甚至于,美国广大网友一时遗忘了年仅二十三岁的被害人Bobbie Jo Stinnett以及其家属。

他们整日处于痛苦之中,特别是对凶手迟迟没被处以死刑的无奈和愤懑。

波比已死去17年,可那个平静的小镇却始终没摆脱阴影。

当地人对波比的死闭口不谈,不愿意再回想当年的伤心事。

波比的高中同学,每年都会集体祭奠她。

在同学眼里,波比善良、纯真、生活幸福,却被“恶魔”杀害。

而波比的母亲,目睹女儿的死状后精神备受打击,已无法和外界正常交流。

就连当地的警官也对网友为凶手求情而愤怒。

他表示,那天出警的4名同事目睹被害人的惨状后,精神均受重创,更别说受害者母亲了。

联邦陪审团在2020年10月,维持对Lisa Montgomery的死刑,并决定2020年12月8日处死。

不过因特殊原因,时间推迟到2021年1月12日。

而在执行前一天,地方法院要求暂缓执行。因为宪法规定,不能对严重精神病患者处以死刑。

此后,最高法院很快就宣布继续执行死刑。

就这样,2021年1月13日凌晨1:31分,Lisa Montgomery结束了五十二岁的生命。

她是美国70年来,首次被处以死刑的女性。

波比的老公得知“恶魔”被处死后,特意给警察局写了封感谢信,感谢他们多年来的努力。今后,他要重新站起来,为孩子而坚强地活下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