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离职了又回来了(梦见离职的领导回来上班)

  • 作者:admin
  • 风水
  • 时间:2021-11-11 04:20:13
  • 17人已阅读

01

我是个非常失败的母亲。

两天前梦见自已离职了又回来了,我那一声不吭私跑出去的女儿终于回了家。可是,我却恨不得跑去千里之外剁了她的那个男人。

前天下午三点左右,邻居张姐兴奋难耐地给我打来电话,说我女儿回来了,让我快点回家。

我确认她不是逗我玩的后,表示得等下班后才能回去。

“别呀,李丽,跟厂里请个假,马上回吧!”正在这时,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小孩撕心裂肺的哭声,听着好像在叫妈妈。

我心里闪过一丝狐疑,因为我家和附件邻居家都没有这么大小的孩子。

没等我继续发问,张姐就把电话挂了。

我心里有两个小人儿在打架,一个说我都六年没见着女儿了,我应该马上去请个假,请不到假就翘班,也要马上回家去。

另一个声音说,六年前,她哼都不跟你哼一声就跑了。你曾那么火大的把她的衣服都扔掉,发誓就当没生过她,再也不认她的,你现在怎么又不记得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不到五分钟,我手下就出了近十个残次产品。

“李姐,是不是人不舒服?别硬撑啊,该休息就休息吧,别出什么大事。”同事小声提醒着我。

我心想自己反正也静不下心来了,就借着她的话说头晕,顺势请了假。

然而,还没等我到家,远远地就听见一个孩子在尖声叫着梦见自已离职了又回来了:“妈妈!妈妈……”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声音了,我心急如焚,摩托车也开的飞快,恨不得马上飞回自己家门前。

不过,等我真正到家以后,我却愣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02

远远地,我就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女的,跪在我们家大门前,旁边一个一岁多大的孩子,正使劲着哭着叫妈妈。

走近一看才发现,跪着的那个女人,就是我的女儿陈佳慧。

六年未见的女儿,完全像变了一个人。

之前的精灵调皮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痴不痴傻不傻,反应迟钝;眼里的热忱和光芒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灰白无神。

头发乱糟糟的,又油又脏,像是很久都不曾洗过,脸上的皮肤又干又糙,根本不像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

泪水在一瞬间就盈满了我的眼眶。

这的的确确是我的女儿,是我一手拉扯大的那个女儿。她没有死,她回家来了。可她又分明不再是我那女儿。

“李丽,你先把孩子拉起来,她在这儿跪了一个多小时了。”

可是,那性子与我如出一辙的女儿,始终咬紧牙关,两眼含泪地睨着我,就是不张嘴。

旁边的赵娭毑最先反应过来,催促道:“佳慧,叫声妈妈,认个错,你妈妈不会怪你的。”

半晌后,女儿才艰难地张开嘴,喉咙上下滚动几次后,叫了声:“妈!”

我哭着骂道:“你个死丫头,我还没死,你跪在这儿干什么,还不起来?”

听了我的这话,女儿发出一声嘶吼:“妈!我错了,我不该不听您的话……”

说着,女儿的双手就下意识朝我伸来。然而,等我迎过去时,却发现,我的右手,只抓到了一个肉肉的墩!

我急忙扯过女儿的手臂一看:天哪,她的小手臂竟然只剩一截了,她的手不见了!

“啊?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发出了六年来最悲催的最绝望的尖叫。

03

因为我和女儿都在哭,引得之前那叫妈妈的孩子也哭得更大声了。

“妈,这是我崽,一岁零七个月了。”

“先进屋吧,进屋说。”我强忍心中的狐疑与悲痛,安抚着她。

进门后,我弄了点吃的给孩子,又给女儿拿来新毛巾,让她好好洗了把脸后,才躲进房间整理自己的情绪。

六年前,十九岁的女儿高中毕业不久。因她不爱读书,我们就安排她在一个熟人开的理发馆当学徒。

正当我们听说她学得差不多了,决定让她在那好好历练几年,再帮她开店时,她却提出要去千里之外的南方打工。

我和她爸都不同意。原因就是她社会阅历太少,那边又人生地不熟,我们不放心。

然而,她却振振有词地说,她在那边有熟人。

我们一追问才知道,原来是网友。

我和他爸苦口婆心地劝,现在网上杂七杂八的,什么人都有,你不能够就这么轻易地相信人家。

可女儿什么都听不进去。

而且,有一天,她趁我和她爸都外出上班的时候,回家拿了几件行李就偷偷跑了出去。

我和她爸像疯了一样地四处找她,打她电话,可她就是就是不理我们。

后来,我们报警才知道,她已经坐火车去了南方。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和他爸冷静下来后,心想没有别的办法,就随她去吧。

我们在微信上给她发去一条又一条的信息,让她给家里报个平安,或者是待不下去了就回来。

可她从来没有回过我们只言半语。

最后搞得我来火了,把她那些没来得及带走的旧衣服,书籍什么的都扔了出去。发誓再也不认她了。

这六年来,我跟他爸不知暗暗流了多少泪,过了多少无眠之夜。

那段时间,我经常做噩梦。不是梦见她又黑又瘦地回来了,就是梦见她青面獠牙地出现在我面前。

04

总之,那段时间,连我和他爸自己都不知道是怎样熬过来的。

我们只有两个孩子,佳慧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她出走后,她弟弟成绩也下滑了一大截,还逢人便问,他们家有没有亲友在南方,有没有见过他姐姐,知不知道他姐姐的下落。

直到两年多后,佳慧才用一个那边的电话,给我们回了个信息。大致是说她在那边已经有了男朋友,人很好,叫我们别挂念。

我们再打电话过去时,她又不接。

后来,她用新的微信主动请求加了我们,但是微信基本上就是失联的状态。给她发信息不回,给她打视频电话不接,连朋友圈都发得极少。

后来时间长了,我们也就懒得管她了。

她也只在每年过年的时候,会给我们转来2000或3000块钱。至于她生孩子的这些事,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起过一个字。

有时候我想,如果全天下的母亲都跟我一样,生下女儿带到19岁,然后她一声不吭的离家出走,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那该有多悲哀。

然而,现在她人是回来了,可是那空荡荡的衣袖,那少了半截的手臂,那沧桑的眼神,又无一不在击打着我的心。

走之前,她多漂亮多水灵!这六年里,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把她活活糟蹋成了这样。

我心里有一堆的问号,想找她问个详细,但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傍晚的时候,孩子爸爸回来了。他见到女儿时的神情,比我也好不了多少。愣愣地看了一阵那半截手臂后,一声不吭地转过了头。

我看到,在他转过头去的一刹那,一大颗泪珠从他眼里飞溅了出来。

因儿子在上大学,我就只把她姐姐的模样,拍了个照发给他,没说别的。

如果有可能,我宁愿儿子永远不知道他的姐姐离家出走,六年后再回家时,已经少了半截手臂这事。

05

晚饭后,帮孩子洗了个痛痛快快的澡,安排他睡下后,女儿才艰难地跟我们开了口。

六年前,她确实是奔网友而去了,人家也确实骗了她。

那人是以可以帮她介绍去香港继续学习理发的借口把她叫去的。然而,到那边后,那人就以要帮她办通行证和交培训费为由,拿走了她的钱和身份证。

女儿没有办法,只得屈从了他的安排。

结果,那人不但没有安排她去香港,反而把她带到了一个明为理发实则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的地方。

到那儿后,女儿宁死不从,差点儿从楼顶跳下去。

说来,她的运气也还算不错。就在她在屋顶犹豫着时,恰好碰上了公安机关扫黄。她说明缘由后,警方要把她送回老家。

可是,女儿却害怕回来会挨骂,拒绝回家。

在警方的帮助下,她找到了之前的网友,拿回了身份证,也追回了一部分的钱。

之后,凭着自己在家里学的那点理发基础,她如愿在一家正规的理发店找到了工作。工资虽不高,但好歹也是有了个落脚之处。

约摸一年后,她跟经常去那理发的一个男孩谈起了恋爱。这时,女儿才敢给家里发来信息,报了平安。

二人关系真正确定下来后,女儿又申请加了我们的微信。但之后,因为工作时间长又忙,女儿跟家里基本上处于断联的状态。

女儿男友是当地人,初中没读完就在社会上混。

后来,女儿怀上了宝宝,她又不愿意打掉,就才不得不辞职在男友家待产。

怀孕期和月子期间,都是男友母亲照顾她的。

生下儿子大概五个来月后,女儿去公婆的猪肉加工厂帮忙。她的那截手臂,就是在使用绞肉机时被绞掉的。

据女儿说,当时她只听只感觉手臂处一阵剧痛,接着就发出一声尖叫,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经在医院。那半截手臂和手,都已经被绞碎在绞肉机里。

06

女儿说,她发现自己的那半截手臂没有了后,曾一度不想活了。

“我一下想到了你们。我自己也有了孩子,知道带孩子的不容易。你们把我带到这么大,身上连个疤都没有。我却不听话地从家偷跑出来,还跟人没名没份地生下了孩子,又不清不楚地弄掉了半截手臂。我出院后就要求回家,可他们不让。”

“为什么不让你回家?”我大声问。

“怕你们找他们麻烦呗。”女儿说着就低下了头。

“那后来呢?”

女儿说,后来,她因手臂残疾,无论是带孩子还是做家务,都没以前方便,也没之前麻溜了。

公婆和男友对她的态度也有了改变,开始嫌弃她了。

大概半年前吧,男友带回了几个朋友,其中就有一个是女的。让女儿诧异的是,男友跟他朋友们介绍自己时,说的是保姆。

朋友走后,二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女儿说,她从那女人看男友的眼神,就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她不甘心,自己在他们家没了半截手臂,又生了个儿子,得来的却是这样的回报。

她以孩子相威胁,说如果不跟她回家见父母,就要带走孩子,还要去当地的妇联残联,为自己的讨个公道。

然而,她这样一闹,就把跟那个家的关系彻底弄僵了。

非但如此,她还因此遭到了男友的家暴。

07

女儿也不是孬种,被家暴后,她果断报了警,并去医院检查拍了照。

只是,她的这一举动,招来的却是男友一家更严重的嫌弃与报复。

男友不再阔手大拳地打她,改为用烟头烫她。

听到这儿时,我心如刀绞,眼泪夺眶而出,天底下怎会有这样没人性的恶魔!

二个多月之前,男友干脆把之前女儿见过的那女人直接带回了家。

女儿极不甘心,跟女人说她是男友的女人,自己的孩子也是他的。可那女人说她早就知道,每个人都有前任,她不介意。

女儿提出,要她走可以,但是公婆必须赔偿她。她的手臂是在他们家弄残的,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走掉。

男友干脆说,女儿一个人在异地,他们就是要弄死她,家里也不知道。

女儿这才害怕起来,怕真的再也见不着我们了,她开始寻思着离开。

可是自打怀上宝宝起,她就没再工作,手里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

老头子气得一拍桌子,跟她吼道:“你不知道问家里要啊?!”

女儿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直往下掉,低下头没有说话。

停了好一会儿后,女儿才继续开口。

后来,男友带回的那女人,见到男友一家对女儿的态度后,心生怜悯,对她的态度有了一些转变。

最后,她答应女儿,说她愿意去男友那儿弄两千块钱来,给她当盘缠。

女儿知道,自己若想要带走儿子的话,就只能偷偷走。

08

所以,她找了一个男友全家都不提防的晚上,衣服行李都没带的情况下,抱着儿子出了门。

之后,在一个老乡的帮助下,女儿跑到离男友家三十多公里的地方,找了个宾馆住了下来。为安全起见,用的身份证都是老乡的。

后来,老乡借给她的钱眼看就要用完了,女儿心急如焚。

好在,男友的新女友没有食言,真的在微信上给女儿转来了一千八百块钱,并说,男友在她的劝说下,已经决定不再来找她要孩子了。

女儿还是有些信不过她,将钱转到银行卡全部取出来后,把电话卡取出来扔掉,才带着孩子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听完女儿的经历后,我望着床上熟睡的男孩,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倒流,能回到六年前,让我能有机会跟女儿好好沟通,阻止后边这一切的发生。

我又想带着女儿去找那男人,问他们要个交代。

可是,女儿在那儿是以儿媳的身份干活受的伤。没有雇佣关系在,也不一定能找得上他们。

要也只能以要孩子抚养费为由找去,可那样他们就会把孩子要走,女儿肯定不会同意。

所以,我们最悲壮的,是吃了这么大的亏后,还一点泄愤的渠道都没有,只能硬生生地接住这事实。

或者是寄希望于将来,说不定在某一个瞬间,突然就释怀了。

我把自己家的故事说出来,目的在于给大家一个警醒。当你们与孩子的意有分歧时,千万记得耐心跟他们多沟通,确保他们不会贸然行动才好。

女儿这样的悲剧,我愿世间从此不再有。

-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