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院内灯光很亮(梦见房子里灯光明亮)

  • 作者:admin
  • 老黄历
  • 时间:2021-10-29 08:25:09
  • 19人已阅读

来源梦见自已院内灯光很亮:读特

当地时间2021年5月7日梦见自已院内灯光很亮,东京奥运会圣火开始在日本长崎传递。承载圣火度过这段旅行的,是一艘仿建“遣唐使船”。

遣唐使这个群体,对了解古代东亚世界的读者而言不会陌生。但恐怕少有人知,《西游记》里那位西天取经的“唐僧”,也即玄奘,竟然也与遣唐使有着一段不解之缘。

唐建国后,倭国(日本)为了学习中国先进文化,不断派使节来华,其成员包括留学生、留学僧等。自630年至894年,日本朝廷共策划了20批遣唐使,除去半途抱憾终止行程者外,实际抵达唐朝的大约有16批。

遣唐使船 《弘法大师行状绘词》(1336年-1392年绘制的遣唐使船)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唐永徽四年(653),日本第二次遣唐使来华,其中有一位留学僧叫道昭(629-700),他在长安遇到了玄奘法师,随后跟随玄奘学习佛法,成就了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动人佳话。

玄奘一见到道昭,便由衷地喜欢上了这位聪慧的异国学生,感到他们之间有着某种难以言说的缘分。据《续日本纪》记载,玄奘告诉道昭,过去自己在西行途中饥渴交加之时,曾有“沙门赠予梨子,使自己挺过难关”的传奇,今日见到道昭,仿佛看到了那位“从天而降”的知音。

道昭法师坐像(2018年元兴寺创建1300年纪念展海报)

在玄奘与道昭的故事里,还有玄奘西行时亲历的一次“灵验”值得述说。

当初一到印度那烂陀寺,玄奘便去拜见了已106岁高龄的戒贤法师。会面时,戒贤法师命侄子代为讲述了三年前发生在他身上的神奇之事梦见自已院内灯光很亮:戒贤和尚“昔患风病,每当发病时,手足拘急,如火烧刀刺之痛,乍发乍息”,已有二十多年。三年前,戒贤痛风病情加剧,疼痛难忍,曾一度想绝食结束生命。有一天,戒贤忽然梦见“三天人,一黄金色,二琉璃色,三白银色”,其中金色者说自己是文殊菩萨,特地来劝阻戒贤不要放弃。文殊菩萨语重心长地告诉戒贤:“有支那国僧乐通大法,欲就汝学,汝可待教之”——你要等着,有一位中国僧侣还要来向你求教呢!奇异的是,梦醒后戒贤的痛苦就渐渐消失了,他把此事深深地记在了心里。讲完这段昔日奇梦后,法藏问玄奘:“法师汝在路几年”,玄奘回答:“三年”。如梦所托,三年后的今天,那个“支那国僧”果然来了。

西行归来,印度戒贤法师与玄奘间的妙缘,竟又如出一辙地落到了玄奘和日本僧人道昭身上,恍若有一条纽带,联通着南亚、中国与东瀛。

道昭在唐生活了整整八年,第一时间学到了玄奘刚刚创立的法相唯识学,并且将其融会贯通。玄奘悉心教导道昭学禅,要求他将学到的禅,“流传东土”。此处的“东土”,指的是日本。在地里方位上,以长安、洛阳为中心,日本位于东方,故称“东土”。同样,玄奘在西行求法时,自西方讲东方时,也称唐朝也为“东域”“东国”或“东土”。玄奘的教诲,使道昭踏上一条新的求法之路:修习禅定。玄奘给道昭引见了一位禅宗高僧——相州隆化寺慧满禅师。相州,也就是如今的河南安阳。慧满与玄奘生活在同一时代,《续高僧传》和《景德传灯录》均有其传。能因玄奘引荐而与禅宗大德建立直接师承,可谓是道昭这位留学僧在华期间的一大幸事,更深刻影响着他归国后的人生轨辙。

龙朔元年(661),道昭结束了留学生活。临行前,玄奘送给他许多法器,其中包括一件特别礼物:一只铛子(锅)。《续日本纪》记道:“(玄奘)曰:‘吾从西域自所将来,煎物养病,无不神验’。”听闻此话,道昭感动得痛哭流涕。

复原的遣唐使船(奈良平城宫遗址公园)

归国途中,遣唐使到达登州(今山东烟台),许多人患病,不能前行。

日本遣唐船的航迹地图

此时,道昭拿出玄奘送的锅,用暖水煮粥给队伍中的患者喝。令后世啧啧称奇的是,那些喝了粥的怏怏病人当日即痊愈。航海途中,道昭等人又遇大风大浪,船只飘荡不前。遣唐使中的阴阳师告知“龙王欲得铛子。”道昭回答:“铛子,此是三藏之所施者也。龙王何敢索之!”全船人哭求道昭:“若不给龙王此锅,恐怕都会成为鱼饵。”无奈之下,道昭只好将师傅赠与的铛子抛入海中。于是乎,遣唐使船终于顺利归国,一段中日海交史上的千古佳话,由此画上圆满句号。

回到日本后,道昭立即普及新佛教,在元兴寺兴建了一座禅院。当时与他学禅的信众人数众多。

奈良药师寺玄奘三藏院

由此,道昭也成为佛教禅宗传入日本的第一人。公元700年,时年72岁的道昭吩咐下遗嘱,要求身后按佛教礼节执行火葬。弟子们谨遵师嘱,在栗原寺将这位中日关系史上极为重要的遣唐留学僧火化。《续日本纪》称道昭火化为“天下火葬从此而始”——这是文献记载所见日本火葬制度的肇端。

玄奘三藏院内的“不东”八角亭

道昭给日本佛教注入了新鲜血液,令玄奘创设的大唐法相宗流布海外。道昭在日本佛教中的地位,如《本朝高僧传》所言:“本朝入唐传法相者,凡有四人,道昭第一番也。”在回望一千三百多年前的遣唐使往事时,我们不应漏下道昭,更不能忘却他与“唐僧”玄奘之间那段意义非凡、感人至深的神交。

(原标题《遣唐船迎奥运圣火,玄奘竟与它有不解之缘?》)

本文来自【读特】,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及传播服务。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