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落难却无人相助的简单介绍

  • 作者:admin
  • 老黄历
  • 时间:2021-10-29 09:20:07
  • 19人已阅读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梦见自已落难却无人相助,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作者陈华

这哥儿们生得壮武勇猛梦见自已落难却无人相助,被身为节帅的准丈人看中梦见自已落难却无人相助,然而他却看不上老丈人,只想取而代之。他与朱温同乡加同姓,本该相互扶持,却成了生死冤家。可惜朱温太生猛,他打不过躲得过,只好放弃山东转投淮南,因为马队拉风受到杨行密的恩遇。他亲率骑兵好好地在清口修理了冒进的庞师古,让当时风头无两的朱温从此不敢正视淮南。之后,他成为淮南有名的上将。在徐温专权后,他当上了衙内徐知训的兵法导师,徐知训是个好色无情的二世祖,惦记上了朱瑾的小妾与名马,惹恼了本就对徐氏父子心怀不满的他。然后,他计赚徐知训,愤而杀之,本欲扶杨隆演自立,可惜杨隆演是阿斗投胎,最终他事败被杀。他就是以马槊双绝闻名天下的赛张飞朱瑾。

残唐五代乱世不休,彼时人们的审美取向,皆在孔武之士。即便是后世号称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士,也往往会练几手以防不测。在这样的氛围里,权贵之家择婿更是看中武勇,将其视作保家园、守富贵的依靠。

这不,治兖州的泰宁军节度使齐克让就看中了一位马槊双绝的猛男,准备将其招为乘龙快婿。然而,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的齐大帅却不知道,他的准女婿丝毫没有看上他这个位高权重的老丈人。准女婿要学当年的楚霸王项羽,怀揣一颗彼可取而代也之心,走进花团锦簇的洞房,然后,就没有老丈人的然后了。这个马上就要欢欢喜喜当新郎的猛男就是人称"赛张飞"的朱瑾。

洞房里杀出个节度使

朱瑾是宋州下邑人,也就是今天安徽砀山人。这里出产闻名全国的砀山酥梨,记得刚开始工作时,单位工会发的福利就是汁多味甜的砀山梨,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垂涎欲滴。据说砀山梨已有2500多年的栽培历史,想来朱瑾同学应该是吃着酥梨长大的。

朱瑾生于公元867年,他的家庭条件到底咋样,笔者不知道,但他的堂兄朱瑄在公元883年就当上了治郓州(今山东郓城)的天平军节度使,彼时,朱瑾就在堂兄门下效力。

第二年,刚在治汴州(今河南开封)的宣武节度使宝座上坐了一年的朱温,就与接过黄巢衣钵的巨憝秦宗权展开了生死较量。不幸的是,羽翼未丰的朱老三根本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秦军的对手,迫不得已之下只好向朱瑄求救。

放着那么多手握重兵的节镇不去拨打SOS,朱温为啥向朱瑄发出求救的鸡毛信呢梦见自已落难却无人相助?原因很简单,一是朱瑄和朱温是同乡兼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都是吃砀山梨长大的,二是朱瑄少年得志,对于打秦宗权这样的藩镇公敌比较上心。

果然,朱瑄收到朱温的信后,立即派朱瑾率军驰援。初战的朱瑾也不负兄长所托,手舞长槊,一马当先,往来驰突,愣是将秦军杀得狼狈而逃。

躲过一劫的朱温对朱瑾非常感激,千恩万谢之余,还当着朱瑾的面尊称朱瑄为兄(其实,朱温比朱瑄大了整整十岁,也不知道是怎么论的?反正乱世之中最讲实力,有实力的人就是老大,实力最强的就是君父,岁数真的不重要)。对于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朱瑾也没太放在心上。(如果他当时知道这个恬不知耻的同姓注定会成为自家兄弟的死敌,是不是会乘机拍死对方呢)

这之后,朱瑾按照兄长的安排,很是帮助朱老三与秦军死磕过几回,让朱老三逐渐有了喘息坐大的机会。

这也赖不得朱瑾兄弟,毕竟在乱世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造化和宿命。朱瑾也在两年后的公元886年,迎来了自己飞黄腾达的机会。

这一年,泰宁节度使齐克让的女儿到了出嫁的年纪。也不知这位齐大小姐的风姿若何,想来是比较讨喜的,齐大帅非常喜欢自己这个宝贝千金。于是,他召集大批媒婆,让她们为自己推荐既勇武又有型的东床佳婿。结果就有人推荐最近在中原混战中冉冉升起的将星朱瑾,夸这小伙壮武勇猛、马槊双绝,天上少有,地上绝无,总之如果齐大帅能够将他招为女婿,不仅女儿有了好依靠,而且自己还能多个好帮手,并且可以与天平军结成牢不可破的战略联盟。

这么多好处,齐大帅如何不动心?他也早就关注到了隔壁老朱家的这个俊后生,如今听媒婆说得如此带劲,自然欣喜若狂,立即命人前往郓州提亲。

朱瑄也正为弟弟的婚事犯愁,一听齐大帅抛来红线,立刻命人召回朱瑾商议此事。朱瑾听说有此美事后,当即点头同意。

不过,征战多年的朱瑾早不是当年的初哥,他心中所想与哥哥大为不同。他早听说齐克让当年因为和张承范闹别扭,结果以部队饥饿而放弃抵抗,使张承范独木难支,致令潼关失守,从而使唐朝差点提前归位。在如此大事上都能如此处理的主,能指望他在乱世之中成为一方雄主吗?自己投入他的麾下,还不如跟着哥哥混呢。

不过,现在这个机会也不错,自己完全可以借娶妻之机,入主兖州,取齐克让而代之。于是,他让自己在多年征战中积聚起来的一些心腹军校,将武器置于彩礼箱中,然后披红挂彩地带着一群死士,打着迎亲的招牌大摇大摆地向兖州城进发。果然,路上的兖州军人都已接到帅府通知,一路绿灯地放朱瑾进入城中。之后的事读者大大尽可脑补。就这样,朱瑾几乎兵不血刃地夺取了兖州,齐克让则灰溜溜地不知去向,估计是找块豆腐撞死了。可怜的齐大小姐也不知成了谁家的新娘,只怕她会就此染上结婚综合征的。不过,朱瑾虽然性格暴烈,但绝对没有伤害齐克让。人家好心心意地招你做女婿,你却恩将仇报地将人杀掉,以后谁还敢接纳你?

十年后,割据南海的刘隐如法炮制,成了岭南的实际主人。不过,刘隐杀掉了自己的准丈人谭弘玘,显然比朱瑾同学狠厉得多。反正刘氏的南汉政权孤悬天南历来无人待见,杀了也就杀了!

朱瑾的这番骚操作,想来朱瑄亦是知情的,至少是乐见其成的,要不然,朱瑾也不会那么顺利,而且事毕也没有任何后遗症,足见朱大哥一直在罩着朱小弟。

此后,朱瑾顺利地接过准丈人的班,当上了年轻有为的泰宁军节度使。

现在看来,年轻冲动也未必就是坏事。如果是个上些岁数的人,遇上这种事,可能会先娶妻再算计,稳扎稳打地夺权,即便是老齐有儿子,也可以设计徐徐除之,最后等到机会成熟了再动手。可是,乱世之中变化太快,岁月不待人啊,心雄万夫的朱瑾同学等不了那么久,因此才会把洞房变战场,秒成兖州新主人。

朱家三兄弟打成一锅粥

顺风顺水的朱小节度使一俟上位就和哥哥朱瑄联成一气,暗怀吞噬四方之志,不仅不再向朝廷缴纳贡赋,还赏罚由己,俨然山东一霸。

此时的三朱还处于兄友弟恭的蜜月时期。就在朱瑾当上节帅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887年,秦宗权大举进攻宣武军,朱温再次向本家干哥哥发出鸡毛信。朱瑄、朱瑾兄弟一合计,如果不救的话,秦宗权打败朱温后,难免会移师郓州、兖州,以秦军蝗虫过境般的吃人速度,过不了多久,郓、兖二州就会变成一片白地。自己哥儿俩节帅的位子还没坐热了,怎么能让别人给吃没了。

想想就怕的哥儿俩索性共同出兵救援,而且都亲临一线。三朱的军队在边孝村(在今河南开封北)兵合一处,将打一家,共同向秦军发起猛攻,给了秦宗权致命的一击,使秦宗权从此一蹶不振。

在战事最酣之际,勇冠三军的朱瑾打出了真火,完全不顾自己已是一方镇帅,纵马横槊冲入敌阵,往来驰突,如入无人境,当者无不披靡,成为当时战场上最亮的一颗明星,极大地提振了三朱一方的士气,也成为压倒秦宗权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一战让朱温对朱瑾的敬仰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然而,随着压在头上的秦大山轰然倒下,三朱的好日子也很快走到了尽头。按照书上所说,恶人还是先由朱瑾兄弟来做的。因为朱瑾兄弟非常欣赏朱温军中涌现出来的一些猛男,就暗中封官许愿进行拉拢,一些看不清形势的好利之徒竟趋之若鹜。这让朱温非常生气,后果也相当严重。朱温是一代枭雄,野心勃勃,眼里本就不容沙子,更兼忌惮朱瑾兄弟勇猛难制,麾下的郓、兖两州又多出精兵。因此在没有秦宗权的压迫后,就萌生了吞并之意。

但是,朱瑾兄弟毕竟有恩于己,贸然兵戈相向,势必会影响自己的名声。因此,一定要师出有名。于是他索性将计就计,令手下军卒假装贪利转投郓兖被自己发现,然后写了一封热情洋溢又绵里藏针的信,核心意思就是希望朱瑄不要再招纳宣武叛徒。哪知朱瑄最近招降纳叛的生意做得正好,如何会将朱温的抗议放在心上,立即回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这下朱温有了恩将仇报的借口,遂大举出兵攻击朱瑄与朱瑾,三朱至此反目成仇。

朱温的性格果决,既然撕破脸皮,就会先发制人。在他的严令之下,汴军先是向天平军防区发动进攻。气势汹汹的汴军一举攻破曹州(今山东菏泽),随即又攻向濮州(今山东鄄城),打响了独霸山东的第一枪。朱瑄知道与朱温再难回到从前,也不废话,点集大军与朱温会战于今天山东菏泽东北的刘桥一带。汴军挟愤而来,战力无双,一举击败朱家兄弟的郓兖联军,使其折损数万人,连带邹务卿等将校五十余人一起吃了牢饭。朱瑾保着哥哥,凭借马快槊沉杀出重围,只身逃回郓州。

此后,汴军集中火力猛攻濮州,这座中原名城如何能够抗得住,最终城破人亡。汴军得理不饶人,又乘胜挥师郓州。连战连败之后,朱瑄彻底清醒过来了,再也不敢像之前那么轻视自己的干弟弟了,原来这个朱老三大大的狡猾,一贯扮猪吃老虎,自己从前太轻敌了。调整好状态的朱瑄面对兵临城下的汴军也是拼了,身先士卒,亡命突击。以前打得太手顺的汴军一则骄傲无备,二则久战疲惫,三则劳师袭远,最终被朱瑄兄弟的奋力一击打退。之后,朱瑄乘机夺回曹州,又逼退濮州的汴军,使双方的战线重新回到了当初的样子。就这样,三朱开启了长达十年不死不休的交恶模式。

公元889年,朱温在彻底搞定秦宗权后,又想起了仍在卧薪尝胆的朱瑾兄弟,开始将主力汴军转移到东部。朱瑾兄弟感受到了朱老三的空前压力,也开始广拉外援,将逼死黄巢的感化军(治徐州)节度使时溥拉入联盟,同时又结好对朱温有着刻骨仇恨的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李克用凭借自己与朝廷的关系上疏,请求朝廷下旨声讨朱温擅攻朱瑄、朱瑾及时溥之罪。此事朱瑾兄弟做得不错,可使己方在政治上处于有利地位。

然而,政治正确如果不能转化为军事正确,同样达不到目的。公元891年,朱瑾亲自率军三万进攻单父(今山东单县),却被汴将丁会击败于金乡。这一战,泰宁军折损三分之二的兵力,宗江等七十余名将校再次相聚于战俘营中。朱瑾只落得单骑逃归。朱瑾确实够猛,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单骑逃亡。单从这一点上来看,此货比项霸王都猛,项羽单骑逃亡的成功几率为零,而他却几次化险为夷地耍单成功。

第二年,朱温命丁会将兖州境内数千户百姓强行迁往许州安置,然后又让朱克让(和被朱瑾挤走的齐克让同名,也不知是否上天恶搞朱瑾)率众劫掠兖、郓两镇的麦子。既然一时半会儿打不垮你,就先从民生经济上削弱你。不仅如此,朱温还让自己颇为看好的长子朱友裕再次攻取濮州,将这个战略支点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然后,朱友裕移兵徐州。时大帅再也没了昔日围逼黄巢的血勇,只知道困守坚城,同时向朱瑾兄弟连发数封鸡毛信。

公元893年,闭关疗伤的朱瑾再次纠合郓、兖两州的两万兵马前往徐州救援,与汴军战于城南石佛山。本来,汴军大将霍存埋伏得好好的,也确实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可惜霍存没有逃脱"善射者亡箭下"的魔咒,不幸死于流矢。这下给了朱瑾反败为胜的机会,朱瑾趁势直下汴军十余寨,把朱大公子打得龟缩不出。就在朱温眼看要提前失去这个最靠谱的儿子之际,朱瑾所带的军粮不够了,只得先退回兖州。

朱温折了大将心中有气,就让庞师古前往朱友裕军中接替指挥,把儿子叫回来好一顿训斥。此时的庞师古正是军事生涯的高光时刻,自然打得有声有色,一番血战之后,汴军攻入徐州,时溥自焚而死,徐州被朱老三收入囊中。朱温用如此吊诡的方式为旧主黄巢"报了仇",令人不免唏嘘。

庞师古人不犯我,我必犯人,趁热打铁移师兖州,多次击败朱瑾,让朱大猛男憋屈得不行。庞师古还命令自己的先锋葛从周引兵进攻天平军治下的齐州(今山东济南),左右开弓,希望能尽快搞定朱家兄弟。朱瑾兄弟皆派军增援齐州,战事一度陷入胶着。

公元894年,朱温亲率大军进攻郓州,屯兵于鱼山(在今山东东阿西南,曹植埋骨之地)。朱瑾兄弟也各自率兵前来,分三路与朱温战于东阿。然而,老天爷此时站在朱温一边,就在两军即将接战之际,东南风大起,朱瑾兄弟顺风发起进攻,可是还没够上敌阵,风向陡变为西北风。正在发愁的朱温立即命令士兵顺风纵火,顿时烈焰腾空,将郓兖联军的视野都给遮没了,联军瞬间军心动摇,汴军乘势进攻,郓兖联军大败,当场被杀万余人。

朱瑾收拾败军准备再战,不想,葛从周又攻入新泰,俘获泰宁军将领张约等人。这让朱瑾兄弟有点儿沮丧,只得派人飞马向李克用求援。要说打别人,李克用可能会迟疑,一提打朱温,李克用二话不说,立即派遣骑将安福顺带上两个弟弟福应、福迁统率五百精骑,借道魏博镇,驰援兖郓。千万不要以为李克用只派出五百骑不济事,要知道,这可是李克用的鸦儿军中的精锐,是可以一以当百,凿穿敌阵的。

公元895年,朱温的养子朱友恭进围兖州。看到兄弟落难,朱瑄义无反顾地率领步骑前往救援,不想却在高梧(在今山东郓城北)被朱友恭的伏兵击败,所带的粮饷都成了汴军的战利品,连带着随军的安氏兄弟也做客汴梁。消息传到太原,李克用二话不说,再遣大将李承嗣、史俨率万骑南援。这下朱友恭有点儿犯怵了,干脆见好就收地退回汴州报功。

三朱之间的斗争并没有因李克用的反客为主有所消停,反而激发了朱温要将战斗进行到底的决心。

当年,朱温又亲自进攻兖州。朱瑄担心兄弟有失,就命令部将贺瓌、何怀宝等率万余人马驰援。哪知道朱温本就是要围城打援,早在钜野以南布下了一个口袋阵,将匆匆赶路的郓州军装入其中。结果郓州援军几乎被包圆,大部战死和逃亡,其余三千多人连同带兵将领一起成了朱温的阶下囚。当天朱温心情不好,只是收降了他觉得是个人物的贺瓌,将其他的俘虏都做了刀下之鬼。之后,朱温奏凯还汴。遇上朱温这样的不世枭雄,朱瑾兄弟再英雄了得,也只能徒唤奈何?

不久,朱温又派葛从周率军攻兖。此时的葛从周已是朱温帐下名列前茅的上将,朱瑾可不想轻易与之交锋,只好固守待援,企图令其无功而返。葛从周见这次朱瑾如此安分,知道再像上回那样围城打援是行不通了,索性率主力转向高梧,其间故意放出风声说是要去攻击来自郓州和太原的援军。见葛从周的主力离开了兖州,城外似乎只剩下一支守寨偏师,朱瑾立刻满血复活,率军向城外杀去。哪知道,葛从周打仗一则不按常理出牌,二则如闪电一般迅捷,他早就料到像朱瑾这样的猛将绝对不会甘心缩在城中,一定会趁自己率主力离开之际出城偷袭,早就连夜赶回城外大营张网以待。朱瑾满心欢喜地飞蛾扑火,白白折损千余士卒不算,让城中将士为之气沮,再也不敢出城去捋一条葛的虎须了。

公元896年,李克用第三次伸出宝贵的援手,命李承嗣、史俨、米志诚等将统领三千黑鸦精骑南下援助。不仅如此,李克用还请魏博节度使罗弘信借道给李存信,由自己这个四太保率军三万驻守莘县以为后援。

起先河东军打得挺顺手,在任城一带大破汴军,顺手解了兖州之围。就在朱瑾兄弟即将迎来转机的关键时刻,李克用精心安排的双保险却让李存信的一念之差给毁了。

原来,李存信见河东军取得了胜利,不免骄气日盛,竟然纵容属下在莘县大肆劫掠。这下罗弘信可不干了,历来只有魏博军闹事,哪里容得外军在自家地盘胡来。于是,他一面设伏击败李存信,一面派人给李克用送去绝交信。在这个过程中,河东与郓兖之间的通道被魏博军彻底封闭了,远在郓兖的李承嗣部瞬间成了没娘的孩子。

李克用虽然舍不得自己的三千精骑,但是他与朱温的较量处于下风,也没有多余军队前往接应,只能隔空祝福。

此时的郓兖两州也到了危急时刻,一方面连年兵灾,人口流失,无心耕织,好不容易种下的粮食又被天杀的汴军抢收,导致两镇府库一空,再也没有实力对抗朱温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朱温又命朱瑾兄弟的冤家对头庞葛二人组杀向郓州。

公元897年,庞师古终于攻破了郓州城。朱瑄这回没有兄弟朱瑾的快马长槊护持,终于在逃亡途中被葛从周抓获,押赴汴州处死。

之后,葛从周又迅捷无比地移师兖州,准备再下一城。此时的朱瑾正与李承嗣、史俨等人率领河东骑军在徐州一带筹粮,兖州城中只留下康怀英镇守。面对城外刚刚取得郓州大捷的葛从周,康怀英知道兖州的最后时刻到了。他没有朱瑾的勇猛,也不想再打了,就与朱瑾的儿子和阎宝等将合议,干脆献城投降。这下,朱瑾彻底断了归路,只得与李承嗣等人带着军民一起亡命天涯。朱瑾兄弟的郓兖两镇被朱温吞下之后不久,另一个举旗反朱并杀死朱温爱侄的王师范也被迫臣服。

就这样,朱温艰难地完成了独霸山东的兼并战争。能够与朱老三苦战十年,除了河东的李克用外,天下也没谁了,朱瑾算得上是虽败犹荣吧!

清口共谋杀死庞棋痴

话说朱瑾率领残部先是北奔沂州(今山东临沂),哪知道本州刺史尹处宾畏惧朱温的兵势,闭关不纳,朱瑾只得再投海州(今江苏连云港)。深知朱瑾本事的朱温可不想就此放过宿敌,派出大军穷追不舍。朱瑾无奈,只好渡过淮河投靠了淮南节度使杨行密。

此时的杨行密与朱温早已暗生嫌隙,对于朱瑾等人的投奔喜不自胜,亲自赶到高邮迎接。看着朱瑾和李承嗣等人率领的黑鸦精骑,马挂重铠,人披铁衣,旌旗招展,威武雄壮,笑得合不拢嘴。此时的杨行密啥都不缺,就缺骑兵和熟悉骑战的将领。他早就听说河东精骑和朱瑾等人的故事,今天亲眼一见,果然威武不凡。杨行密当即下令任命朱瑾为淮南行军副使,并上表朝廷为他请封武宁节度使。不久,杨行密听说朱瑾等人的家眷都失陷敌手,当即化身月下老人,将族中女子派发给朱瑾等将为妻。

有了来自河东、郓、兖等地的骑兵加盟,杨大个子仿佛一夜之间又长高了许多,与朱温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变得愈发淡了。

朱温踏平山东后,也将下一个攻击目标转向了淮南。双方的战事一触即发。公元897年十一月,朱温发兵向淮南攻击前进,领头的大将依然是朱瑾的老朋友庞葛二人组。其中庞师古所率东路军是主力,兵力达七八万之众,从清口(在今江苏淮阴西)攻取扬州;葛从周的西路军是偏师,主要攻击寿州(今安徽寿县),意在扰乱杨行密的部署。

面对强敌,杨行密采纳了李承嗣的建议,与朱瑾率领淮南主力三万北上楚州(今江苏淮安),在清口迎击庞师古。同时,由杨行密的小舅子朱延寿驻守寿州防范葛从周。与朱温交手多次的李承嗣不愧是个谋略家,他深知朱温用兵偏正结合的套路,如果不能消灭朱温的主力,打痛对方,朱温来年必会卷土重来,让淮南疲于奔命。因此,他才建议杨行密硬扛庞师古。

庞师古勇则勇矣,可惜有个致命的弱点,他是朱温的旧部,对朱温一直盲目服从,每战都需要朱温指画方略才行,决不敢越雷池一步。结果,这一天,他的军队严格按照朱温的要求行进到清口的一处洼地,便扎下大营不走了。当时,天气寒冷,打惯了胜仗的庞大将军也懒得派出侦察兵了。

庞师古不重视斥候的作用,可不代表杨行密不重视。杨行密发现庞师古的大营非常适合水攻,就让人在上游河段筑坝蓄水。同时,他派对朱温、庞师古有着杀兄夺妻深仇的朱瑾偷偷渡过淮河,利用骑兵优势,打着汴军旗号向庞师古的大营附近运动。

此时的庞大将军正在大营中下棋解闷。这厮是个棋痴,平时也没啥爱好,就是喜欢下棋,一则可以装高雅,二则可以打发时光,三则可以稳定军心。不过,这次他恐怕稳不住军心了。他看不出敌人水攻的危险,并不代表汴军中没人看出,只不过这人人微言轻,只是个小校,刚一说出自己的担忧,就让庞大将军以扰乱军心砍了。这回营中倒是清静了,庞大将军终于可以安静地下盘棋,好好散散心了。不过,此时滚滚的淮河水离他的大营也不远了。

此后,庞大将军的棋盘开始发飘,整个大营也开始飘起来,大冷天的,数万军队飘在水里,那滋味只能说是倍儿爽。庞师古也顾不上拾掇棋盘了,忙冲出帐去整顿军队,可惜数万之众,在这个寒冷的冬日注定无法逃过无情的水患了。

就在汴军混乱不堪之际,朱瑾的骑兵冲入营中,主动攻击庞军中那些企图整军的将领。淮南大将张训也驾着事先备好的小舟过来相助,他们一起杀死了庞师古。再往后,杨行密的主力大军也驾船加入战团,然后就是一路追亡逐北。那边厢的葛从周听到庞师古的死讯,急忙下令撤军。此时的杨行密与朱瑾已乘胜西进,会同朱延寿一起追击汴军,最终在淠水大破葛从周。可叹,一路杀气腾腾南下的汴军,这次真的崴泥了,在淮南军的追杀之下,在江河湖网的阻拦之下,在严寒天气的冻馁之下,最后只有不足千人狼狈逃回了开封。此战之后,杨行密笑傲江淮,朱温再也不敢轻言南下。

有谁想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南北形势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在清口之战中建立殊勋的恰恰就是年初那支仓皇南窜的骑师,仿佛一眨眼之间,丧家之犬秒变得胜之军,无论是李承嗣的谋划,还是朱瑾的破营,都在清口之役中发挥了至为关键的作用。天地造化真是奇诡莫测啊!笔者不知道,朱瑾面对庞大将军那颗硕大的头颅作何感想,想来应会百感交集彻夜难眠吧?

爱妾名马相与共白头

杨行密虽在清口之战中重创了愈发生猛的朱温,但是就如赤壁之战并没动摇曹操的绝对优势一样,淮南与汴州相比,仍然是杨弱朱强。不过,清口之战毕竟大幅提升了杨行密的士气,让他焕发起攻朱的无穷勇气。

公元899年,朱瑾随着杨行密北攻徐州,士气正旺的淮南军当时屯驻在吕梁(在今江苏徐州东南)一带,对徐州城虎视眈眈。

早就料到杨行密会乘己病要己命地扩大战略优势,朱温不敢耽搁,立即亲率大军来援。在平原地区作战,淮南军与汴军的优势瞬间互换,面对满血复活的淮南军和老奸巨滑的枭雄朱温。杨行密不得不引军后撤,结果仍被汴军反咬一口,在下邳(在今江苏睢宁西北)一带吃了败仗。不过,这仗同样也没有让淮南伤筋动骨。

公元902年,唐昭宗李晔派李俨为江淮宣谕使,专门到扬州拜杨行密为东南诸道行营都统、封吴王。唐昭宗的意图很明显,他受够了朱温的鸟气,希望用加官晋爵笼络杨行密,使其为唐廷出气。

杨行密当然明白皇帝的意思,不过要出气就得有实力,凭借淮南目前的实力硬扛朱温,杨行密个子虽大,但也知道HOLD不住。可他也不想拂了皇帝的意思,毕竟能够以正统的方式得到封赐,有利于稳固自己的统治。因此,他一面认真准备建立吴国,并承制封授官吏,一面着手再次北征。怎么也得给皇帝一个交代吧?

不久,被杨行密任为平卢军节度使的朱瑾就再次扈从杨行密北征了。可惜,这次北征杨行密是做给皇帝看的,因此当大军攻至朱温的老家宿州时,杨行密只是向着城高池深的宿州别有深意地瞅了一眼,便以"粮运不继"为由撤回淮南。至此,朱瑾同学找朱温报仇的愿望彻底落空了。不过,此时的朱瑾曾经沧海难为水,也不会愣头青似地去找朱老三死磕了。

杨行密最后一次北伐无功而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昔日纵横江淮的草莽英雄杨行密老了,手下将校又各拉山头,内部不稳如何取胜?因此杨行密草草北伐后便着手削平内部的反叛势力,为儿子的和平接班做好准备。

可惜,杨行密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儿子不争气,权臣太凶猛,最终将自己辛苦打拼的花花江山拱手送人。杨二代们的傀儡生涯以前多次提及,本文就不赘述,只讲与朱瑾相关的。

且说,徐温当权后,为了怕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让人一勺烩掉,特意让儿子徐知训担任行军副使坐镇扬州控制吴王,自己则在润州(今江苏镇江)遥控朝局。为了提高儿子的军事素养,他让徐知训上了朱瑾为其单开的军事知识辅导班,不可谓用心不良苦。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重蹈老主杨行密儿子们的覆辙。如此看来,徐温对朱瑾还是挺看重的。

后来,杨隆演甩开唐朝自立,任命徐知训为枢密使,主管朝廷政务。徐温还特意为朱瑾加了同平章事的头衔,让其以使相尊位督察亲军。

对此,朱瑾起先也是挺感激的,毕竟自己是一个事窘来投的外臣,能够得到如此器重,还有何话说呢?所以,他起先还是挺虚的。

在徐知训因为参军戏凌辱杨隆演,惹怒亲军小校李球、马谦发起的叛乱中,朱瑾挺身而出,率领卫士格杀李球、马谦,救下了慌不择路的徐知训。对此徐温非常感激,徐知训也是千恩万谢。

那时的朱瑾在杨吴政权看似风光无限,实则暗潮涌动。这主要是因为朱瑾对杨行密在自己落难时的帮助同样念念不忘,今见徐氏父子如此霸凌杨氏子孙,难免心有所怨。徐温对此心知肚明,不免担心朱瑾并非真正亲附自己。于是,公元918年六月,徐温知会儿子徐知训,准备将朱瑾外放淮宁军节度使。此时的淮宁治所蔡州在朱温的掌控之下,朱瑾的节帅只是侨治或遥领,可见,徐温是打算让朱瑾先离开扬州再说。

官员外放在古代官场实属平常,而且只要朝廷需要,外放的官员随时可以回转。对此,朱瑾也未必会有什么意见。然而,就在这之前发生的两件事情,却让刚刚过了天命之年的朱瑾怒了,他的赛张飞性格瞬间爆发了。

一是自己的好学生竟然派人刺杀自己,这真是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不过,面对勇猛无敌的朱瑾,这些刺客真的是一群菜鸟,没几下就被朱瑾杀了个精光,然后,朱瑾将杀掉的刺客埋在自家花园里,也不声张。那边厢的徐知训在见到老师出现在自己面前后,除了惊掉下巴外也无言以对。

二是朱瑾派自己的爱妾桃氏给宝贝徒弟送礼物,没想到徐知训见到小师母如此迷人,竟然色心大起,动手动脚。幸好桃氏是个机灵女子,借故溜回告诉朱瑾。笔者很是纳闷,朱瑾干嘛非要让自己的爱妾给徐知训送礼,难道他不知道知训的尿性吗?这只能说明朱瑾还是太高估了自己这个师父在徒弟心中的位置了。

这两件事发生后,虽然当事双方都装聋作哑,但是朱瑾心中的积怨却如火山潜涌,不喷不快。他想徐温尚在,徐知训就如此无礼专擅,如果徐温挂了,还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嘛?这个徐知训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枉费了自己多年教导之恩,真是个吃人饭不干人事的狼崽子,与其等到自己跑不动了任其鱼肉,不如拼个鱼死网破,而且还可以报答老杨的厚恩,实为两全之策。

朱瑾打定主意后,就开始寻找动手良机。

那边徐知训虽然做贼心虚,但毕竟纨绔子弟心性作祟,对于老师并没有特别设防,全当老师不知者不罪。他还专门设家宴为老师出镇饯行,席间师徒聊得非常开心。朱瑾心有所属,为了让徐知训放松警惕,表现得异常谦逊,这让徐知训微悬的心彻底落了地。

第二天,朱瑾又到徐知训府中告辞。哪知在门前等了很久,也见徐知训出来相见。最后还是问了看门的家僮,才知道徐知训昨晚宴请老师后就去了白牡丹妓院过夜。这让朱瑾内心更加愤怒,堂堂枢相,如此不堪,将来注定是个祸害。于是,他强忍怒气对门房说梦见自已落难却无人相助:"老夫来得早,没吃早饭,许是低血糖犯了,要回家吃点东西,就先走了!"家僮见老将军如此,也不敢阻拦,只好报与知训。知训愕然道:"怎么会这样,今晚当去看望老师!"朱瑾闻讯后,觉得杀掉徐知训的机会来了,遂吩咐大办酒席。

朱瑾以马快槊长闻名军中,自然离不开好马。相传他现在的坐骑是神人在梦中相赠,朱瑾对这匹曾经护佑自己多年的宝马无比珍爱,冬天用锦帐罩着它防冷,夏天用罗帐护着它防蚊,简直比亲爹还亲。同时,朱瑾对自己能歌善舞的爱妾桃氏也珍爱无比。然而,在晚上朱府的家宴上,朱瑾不仅将宝马拱手相赠,还将桃氏托付给徐知训。徐知训没有想到老师如此慷慨,仅存的一点儿戒心也顺酒流出,高声对朱瑾说:"师相出镇外藩,与我暂别,令我非常挂念,愿能尽醉今宵!"

朱瑾怕徐知训带来的侍卫碍事,就趁着徐知训高兴,再度请他到内堂痛饮,喝得有点高的徐知训不疑有他,只是吩咐家将在外候着,然后径直与朱瑾进入内堂。朱瑾特意让桃氏出来陪酒,这下徐知训更加得意,全然不知死之将至。就在徐知训喝得稀里糊涂之际,朱瑾猛地抽出腰间笏板,砸向徐知训。朱瑾的手劲巨大,笏板当即砸得粉碎,徐知训哼了一声,便昏倒在地。朱瑾一不做二不休,取出暗藏的宝剑,斩下徐知训的头颅。那边厢,朱府的亲从家将,也将徐知训的侍卫扑杀一空。

之后,朱瑾提着宝贝徒弟的首级,前往宫城谒见杨隆演,请他发布谕令,起兵讨徐。哪知,杨隆演早就让徐家父子欺侮惯了,怯怯地对着朱瑾说:"此是将军自为,与吾无关!"这下,朱瑾心里凉了大半截,对着宫城上的杨隆演怒道:"尔父何等英雄,怎么生了你这个窝囊废?"

此时,那些忠于徐氏的军队也醒过味来,紧急关闭城门,向着朱瑾围拢过来。朱瑾知道事不可为,可也不甘就缚,遂仗剑杀退围上来的士卒,然后顺着马道跑上城头,越墙而出。可惜毕竟上了年岁,不慎摔伤了脚,又没了宝马长槊,全然一副英雄末路的样子。面对从城中蜂拥而出的士卒,朱瑾不肯被俘受辱,乃仰天大笑,高喊"我为国除贼,一人承担后果,与他人无干",言罢横剑自刎。

听闻长子被杀,徐温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瞬间涌上心头,暴怒不已的他命人将朱瑾的尸体弃市,不准收殓。当时正值盛夏,寻常食物要不了多久就会爬满蝇蛆,何况是鲜血淋漓的尸体,然而弃市多日,朱瑾的尸体上却干爽无比,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暗中对尸体做了防腐驱虫处理。对此,徐温也未细查,只是想着既然陆上搞不臭你,就投入江中饲喂鱼鳖,让其死无葬身之地好了。哪知道,朱瑾的部将中有人怜惜故主,偷偷将其打捞上来,暗中埋葬。

后来,徐温病重,梦见朱瑾披发拉弓向他射来,当场吓醒。此时的他已从首席谋士严可求等人的口中大致了解了儿子的胡作非为,知道朱瑾杀子事出有因,想到朱瑾为杨行密和自己都曾立过大功,如今死得如此可怜,不免兔死狐悲,下令为朱瑾举行葬礼,并立庙祭祀。淮南百姓对于朱瑾的前世今生不感兴趣,他们只是感念朱瑾的战功和其除掉二世祖的恩德,竟在私下里将朱瑾传说成神。据说当地如有人得了疟疾,只要挖一捧朱瑾坟头的土服下,疟疾立消,简直比屠哟哟的青蒿素还灵。这样神乎其神的事,中国百姓历来喜闻乐见,以至于朱瑾的坟头天天都有人祭拜。

朱瑾英雄一生,恩怨分明,既有勇猛暴烈的一面,又有礼敬士人的一面。

朱瑾的勇猛自不必说,快马长槊力敌万军,时人曾谓"(米)志诚之弓十,不当(朱)瑾槊一"。他的暴烈可以从诱杀投降的堂兄朱琼上窥见一斑。彼时担任齐州刺史的朱琼献州投降,朱温派人对朱瑾说:"你哥哥都降了,你不如也降了吧!"朱瑾闻言心中恼怒,却假装派人向朱温请降。当时,朱温也不想打了,就亲自到兖州城外与朱瑾拉家常。朱瑾诓朱温道:"我想让大将送上符印,希望能由朱琼来取。"朱温即令朱琼前往。结果,朱瑾抓住朱琼砍了脑袋丢到城外。朱瑾自家不降,又何必费尽心机杀兄示威,足见其性格暴烈。

朱瑾自己是个武人,却非常礼敬那些有能耐的士人。当权臣张颢杀害杨行密之子杨渥,妄图夺权自立的危急时刻,朝臣们大都噤若寒蝉,只有文臣严可求大义凛然,不顾甲兵林立,巧施奇计化解危机。事后,朱瑾亲自登门拜访,对严毕恭毕敬地说:"我十六岁就上阵杀敌,从没畏惧过,但是今天忌惮张颢的淫威,吓得汗流浃背,先生大义凛然用道理使他折服,真让人佩服!"从此之后,他始终对严可求以兄事之。也许正是因为朱瑾礼敬士人,才得到了士人的回报,不仅将他的事迹记述得无比详实,而且还在他死后为他正名,使其安享祭祀。看来士人真的不可得罪,那些因为得罪士人被写得极惨的武人,真该学学朱瑾。

顺便说一下,历史上的张飞与演义中的张飞相去甚远,朱瑾有"赛张飞"之名,其所作所为亦与文学作品中的张飞颇为类似,真不知道罗贯中在创作《三国演义》时,是否借鉴过朱瑾的故事呢?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