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已梦见棺材有守灵并自己也哭的信息

  • 作者:admin
  • 老黄历
  • 时间:2021-10-30 10:35:08
  • 38人已阅读

  民国六年夏天,豫北成家湾发生出殡时尸体离奇消失事件,一时传为奇谈,因为证据缺失,导致事件在民国九年才真相大白,也就是说,这是一件悬了三年之久的案子。

  由于事件在当时显得颇为诡异,所以人们多向玄奇难测上猜,等真相大白时,人们才赫然发现,哪里有什么玄奇?哪里又诡异呢?不过是一场人为布置的局罢了。

  初时不明所以然,皆因处在局中难自知,一旦跳出观全局,一切阴谋诡计,所有魑魅魍魉都将无所遁形。

  下面,我们进入正文。

民国豪宅

  Ⅰ自已梦见棺材有守灵并自己也哭:消失的尸体

  民国六年,成家湾发生了一件奇怪事,成家湾主户家唯一的儿子“成振业”在重病半年后去世,但在出殡时棺材跌落,人们发现里面竟是几块石头,同时其妻临街为其产下遗腹子。

  成振业彼年十九岁,其父“成运太”早年间在上海流浪,却结识了一位神秘阔姨太,姨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中了成运太,带着大量金银细软和他私奔回乡。

  回到家乡后,两口子置业置地,渐渐成为了当地有名的主户。

  两人私奔回乡时,那姨太太年龄就比成运太大,到了这边后产下一子后再没生育。两人感情极好,因为感恩这女人,成运和没有也不敢再娶。故,膝下只有成振业这么一个儿子。

  成振业在无忧无虑中长到十八岁,由于家里有钱,他平时不用为吃喝发愁,结交朋友,吃喝玩乐。

  民国五年秋天,他和一帮朋友在城里喝酒,喝完后发现街里有一对玩杂耍的兄妹,他一眼看中了人家女孩儿。

  当下花钱把人家兄妹叫到自己家里表演,顺便打听了一下这对兄妹。

  这两个人,哥哥叫“孙保林”,妹妹叫“孙静霞”,自小学习杂耍,学成后远离家乡靠此谋生。

  成振业也是个情种,对孙静霞一见钟情,父亲成运太不同意,原因是这对流浪的兄妹底细不明,想娶媳妇,这三里五村,十里八里,找个知根知底的姑娘娶了多好?

  奈何成振业就是痴心不改,一副非孙静霞不娶的架势,为此父子闹出矛盾。最后还是成太太出面劝丈夫,她只用了一句话就解决了问题,她说当年自己还不是义无反顾从上海跟着他到了村里?这才有了现在的一切,这孩子性子随娘,如果执意不同意,他跟着人家出走去表演杂耍,你成运太后悔不?

  成运太被说得哑口无言,只能同意。

  他们这边说好了,人家姑娘那边还没有同意呢,姑娘害羞,全凭哥哥做主,一番交谈下来,也许是被成振业的痴心感动,兄妹两个同意下来,并且在一个月后就完婚。

  婚后,成振业的意思是让大舅子不要再出去流浪,就在自己家,不愁吃喝。孙保林不同意,说自己这样的生活过习惯了,不想在一个地方老住着,婚后三个月就离开而去。

  兄妹分别,自然感伤,可当时孙静霞怀有身孕,悲伤不得,她都没能去送哥哥。

成婚

  孙静霞怀孕,这在成家是头等大事,成运太两口子一辈子就成振业这根独苗,现在儿媳妇有了身子,等于是为他们成家开枝散叶,他能不高兴吗?

  正所谓乐极生悲,就在他们家为即将添丁而高兴时,成振业突然病倒了。

  他的病特别奇怪,发疯时大喊大叫,不让人近身。成运太请了当地最好的郎中,可都看不出个所以然。生病一个月后,他开始闭门不出,除了老婆孙静霞,别人一律不见。

  孙静霞是他老婆,两人感情极好,他把自己闷在屋里,她自然心疼,所以就劝他出去,哪怕是晒晒太阳也好。不料每当她这样说时,躺在床上的成振业就破口大骂,甚至动手打她。有好几次都打得她脸上带伤,看得成运太和家里下人无可奈何。

  慢慢的,孙静霞也不敢再劝,可能是生病的原因,也可能是卧床的原因,成振业变得喜怒无常,经常在屋里歇斯底里大吼大叫,对孙静霞非打即骂。

  可怜孙静霞原本以为嫁到一个安乐窝,丈夫疼爱,从此要过上好生活,谁能料到成振业竟然发此怪病?刚结婚时,无数人羡慕孙静霞,这时候的人们幸灾乐祸者有之,叹惜可怜者有之。

  因为成振业喜怒无常,大家都纷纷猜测,有说他是招了邪,被什么附体了,有说他是得了失心疯,这般下去怎么了得?

  为此,毫无办法的成运太为儿子请了不少所谓的“大仙”,效果没见,倒是被骗了不少钱。

  孙静霞一天天显肚,可由于成振业只让她一个人近前,她不得不挺着大肚子喂丈夫吃饭,甚至把煎药炉子都搬到了卧室,每日亲自煎药喂服,盼着成振业能好起来。

民国时期乡村建筑

  可不管家人怎么努力,也不管孙静霞如何用心,如此几个月后某天晚上,成振业还是一命呜呼。

  从发病变得喜怒无常,可怜的成运太和老婆站在门边无远见到了儿子的面,可却是天人永隔,两口子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能不伤心吗?为防止两人过度伤心,人们赶紧将两口子劝离,伤心的两口子嚎啕大哭。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是其中人,不解其中味,任是一个外人,也能感觉到两口子剜心的疼痛。

  年轻人死后不停灵,挺着大肚子的孙静霞为其换上衣服,装棺后停放在屋中,准备明天就下葬,孙静霞呆呆坐在灵前,手扶着棺材一句话也不说,众人硬拉着她去别屋休息。

  次日天亮,人们将棺材用榫卯卯死,几个年轻人抬着棺材去下葬,老两口在家里哭,孙静霞不听人劝,执意跟着棺材,她要送丈夫最后一程。她哭得伤心,而且还挺着大肚子即将临盆,大家也都落泪,她也是个十足的可怜人。

  到了村边上时,抬棺材的一个小伙子突然挤眉弄眼,一把丢下棺材后手舞足蹈。他这般冷不丁丢下,众人始料未及,棺材斜着落地,竟把榫卯破开,棺材盖掉落。

  小伙子的举动吓了大家一跳,一看之下,才发现村口树上有个大马蜂窝,一只马蜂落到他脖里蛰了一下,乡间马蜂尾刺剧毒,他被蛰得难受,这才发生了刚才的事。

  几个年长的人将棺材推起,却呆呆看着棺材里,他们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成振业的尸体,而是几块盖在布下的石头。

  这真是咄咄怪事自已梦见棺材有守灵并自己也哭!众人不敢私自做主,转头想问孙静霞,却看到她眉头紧皱,脸上全汗,再看衣服,一身素白的衣服已经见红,这是要临产了。

  现场乱成了一团,这边发现尸体变成石头,那边她又要产孩子。很快,有妇人把她用孝布围起,有经验的妇人当场为其接生。男人们商量了一下后没敢耽搁,派了一个小伙子去地方保安团报案,这丧事多半是办不下去了。

民国旧图:村庄

  Ⅱ:疑点重重

  跟着小伙子过来的两个查案人员,一个叫“牛志稳”,一个叫“牛铁头”。到达现场后,孙静霞已经产出孩子,两人摸着鼻子到棺材前查看。

  丈夫出殡,妻子当街临盆,送走了丈夫,迎来了孩子,这放在任何时候都是奇事一件,饶是牛志稳和牛铁头经常查案,两人也感觉今天这案子让人头疼。

  一个去世的人,不管你是怎么死的,装棺后变成了石头,这不诡异吗?至于老婆临街产子,她可能是伤心过度,另外这般哭泣发丧,动到胎气,引起生产也并不稀奇。

  他们唯一要查的就是成振业的尸体为什么变成了石头。

  孙静霞产过孩子后被妇人们运回家中,而由于人变石头,这丧发不成了,众人抬着棺材也跟着回转。

  两人跟着村民进入成振业家,牛志稳开始询问,牛铁头则四处打量。

  经过询问,他们说的都基本一样:昨天晚上成振业去世,父母仅仅是远远看了一眼,孙静霞给换的衣服,换好后就入殓,当时并没有封棺。孙静霞想要守灵被人劝离,她挺着大肚子实在不合适。

  所有人包括孙静霞都在隔壁房间中,早上时人们合棺,等抬到半路有马蜂蛰到人,疼痛难忍之下,小伙子抛下棺材,众人发现棺材里没有人,而是石头。

  牛志稳摸着下巴进入放棺材的屋子查看,其实棺材就放在成振业和孙静霞的新房中,这是个里外间,外面待客,里面是卧室。

  屋子里扔着几块垫棺材的青砖,还有一个盆,盆里有烧了一半的纸,盆子前有个盛了半碗油的长明灯,用棉花搓成的灯捻伏在油里,已经被淹灭。

  他随意在地上看了几眼,突然蹲了下去,在地上仔细观察后又抬头望向卧室方向,向前几步到了卧室进门处,他探头向里面看了看,里面充斥着各种味道,但最重的就是药味。

  孙静霞在房间里为生病的成振业煎药,屋里有味道并不稀奇。

民国时期大宅群

  他站在门前思索了半天,外面的牛铁头喊他出去。出去后,发现牛铁头站在墙边,他过去一看,发现这里有一片草被踩踏,可是这里应该不常有人,倒像是有人从墙头跳进跳出,而且是经常性的。

  这里面有猫腻啊!

  两人蹲地上大眼瞪小眼互相看,其实他们两个想一块儿了,牛志稳在房间里有发现,牛铁头在院子里有发现,都是疑点。比如牛志稳在房间里发现了沾有泥土的痕迹,这些泥土一直通向了卧室。

  再比如这墙边的草地被踩踏,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家里发生了什么,可究竟是什么,他们又想不明白。

  拿成振业尸体消失这件事来说,他如果是个年轻女性,尸体消失还能用被人盗走来解释。成振业是个男人,自然不会存在这种现象,那么他的尸体平白消失就显得特别诡异。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的尸体消失,肯定有个不得不消失的理由,只是他们现在想不明白罢了。

  看牛志稳眼睛一直盯着卧室看,牛铁头明白他在想什么,所以就问:“你不会在怀疑孙静霞吧?”

  牛志稳没有说话,他确实是在怀疑,事实上牛铁头也在怀疑。但是理由呢?动机呢?

  “你说,这个成振业突然得病,而且药石无力,别人还不知道是什么病,只能定为失心疯,这正常吗?”

  听了牛志稳的话,牛铁头皱眉思索后站起,本来他们这时候最重要的事就是寻找成振业尸体,然后询问孙静霞。可是孙静霞刚刚生产,人家不能见风,另外他们两个男人,这般去询问人家事,本来就在伤心中,还坐月子,显得太不近人情。

  但他们从房间中发现的痕迹以及院子中发现的疑点,不得不让他们改变方向,成振业死后尸体消失自然是奇事一件,痕迹却让他们连同成振业得病都怀疑起来。所以,两人认为,所谓的尸体消失,和突然发病是相关联的,既然发病在前,自然得先查发病。

  要查这些,成振业的家人最清楚。此时询问孙静霞不太方便,那就先询问成振业的爹娘。

  两人分工行动,牛铁头外出去找曾经给成振业看过病的郎中,牛志稳则在家中询问成振业的父母。

  牛铁头出发后,牛志稳找到了成振业的父亲成运太,他说不清是喜是悲,儿子之死当然是大悲,可幸运的是儿子留下了一个儿子。听到牛志稳打听儿子是怎么得的病,他就把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下。总之,成振业发病非常突然,去年夏天的某个早上,他从房间中突然跑了出来,样子疯癫,从那个时候就病了。

民国旧图:村庄一角

  发病后,他拒绝见别人,只见孙静霞。可是他又喜怒无常,对人家非打即骂,孙静霞经常被他打得鼻青脸肿,骂声在村里都能听到,特别难听。

  后来就越来越严重,撑到现在已经不易。他是前天晚上去世,他们老两口有几个月没有见儿子,就想过去看看,村里人害怕他们会承受不住打击而出事,所以就让他们站在门口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儿子。

  儿媳妇给儿子换的衣服,然后就是装棺,一夜过去,儿子尸体竟然变成了石头,就算是想破脑袋,成运太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牛志稳听后点头,突然问道:“孙静霞平时怎么样?”

  听他这么问,成运太非常惊诧,同时也非常生气。自己这个儿媳妇有多倒霉,运气有多不好,自己心里清楚,村里人心里也清楚。儿子生病后性情大变,不是打就是骂,人家从来没有一句怨言,尽心尽力,甚至在屋里煎药。现在更是为他们家生下一个孙子,也算是为儿子留了后,是他们家的功臣,牛志稳这么问,他能不生气吗?

  他不悦,牛志稳也能看出来,他也理解成运太的心情,正要解释一下,突然有下人过来,说少奶奶的哥哥来了。

  虽然尚在伤心中,成运太还是赶紧过去迎接,牛志稳则跟在后面。

  孙保林很瘦,可能是长期在外面流浪的缘故,人也比较黑。他说自己在别的地方行艺,顺道过来看看妹妹,家里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成运太悲从心来,把过往的事讲了一下,孙保林惊诧万分,他万万没想到妹妹嫁过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有心去看妹妹,可又怕不方便,急得在院子里直搓手。

  牛志稳漫不经心问了一句在附近什么地方表演,孙保林先是一愣,接着说了几个地方。牛志稳听得点头时看到牛铁头回来,他没有再问,直接去碰头。

  牛铁头问了曾经给成振业看过病的郎中,其实有好几个,这并不奇怪,儿子病倒,成运太有钱,当然会为儿子医治。据这些人所说,成振业的病实属罕见,他们见都不曾见过,脉象好像正常,可是他却疯疯颠颠。既然没有见过,自然也无法下药,都是开一些安神的药来对付。

  同时,成运太也为儿子找过民间“跳大神”的来看过病,牛铁头同样找了这些人,他们说成振业是失心疯,被什么东西附体,他们道行不够,所以也无法驱赶。

民国时期乡村大宅

  牛志稳撇嘴冷笑,什么附体,都是胡说八道,不过是一帮骗钱的人罢了。牛铁头伸脑袋看远处,牛志稳对他说了情况,他皱眉问:“这哥哥来这么巧?”

  牛志稳对着他说了几句话,牛铁头再次出去后,他则又一次走向了成振业的卧室。

  这次进入卧室后,他搜寻得更加仔细,从外屋到里屋,甚至是卧室床下都检查了个清楚。检查完这些后,他出了成家,绕着成家外墙转悠了一圈,站在被踩踏的地方仔细打量。

  打量了一阵后,他开始在村里询问,甚至还出村询问,等他再次回来时,身边带着附近几个村里的村民。他让这几个村民先站在门前,自己探头看了一下后又让这些人看,他们看后纷纷点头。

  这时候牛铁头其实已经回来,看到他站在门边,就走过来对他摇头,表示自己在那些地方打听了,并没有打听到有杂耍人员卖艺,那就是孙保林说谎。

  牛志稳冷冷一笑,案件他已经基本清楚。

  恰好,成运太和孙保林向他们走来,孙保林皱眉,让他们赶紧找到成振业的尸体好下葬。成运太也一脸苦相,儿子死了,尸体不见,不找到尸体如何下葬?

  下人们也都看着两个查案人员,想知道他们查到什么了。

  牛治稳对着孙保林冷笑,然后又看向成运太摇头:“你儿子的尸体,怕是找不到了。”

  成运太大吃一惊的同时,牛治稳又指着孙保林说:“不过他要是和孙静霞说实话,说不定还能找到。”

  这次轮到大家吃凉,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孙保林更是一脸震惊,并且跳脚责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你正好路过这里,我问你在什么地方卖艺,你说的地方压根儿就没有,你说了谎。还有,成振业卧室中有石头痕迹,地上的泥土和棺材里的石头上泥土一样。而且沾这种泥土的石头只在一个地方出现,我去询问,人家见过有个陌生人来搬,他们辨认,这个陌生人就是你。”

民国旧图:摆渡的人

  看大家惊诧,牛治稳对大家说出了自己推理出的真相:

  孙保林和妹妹名义上是在卖艺,其实是两个贼,他们两个所谓的卖艺不过是踩点。恰好成振业看中了妹妹孙静霞,还带着他们来自己家表演,这对兄妹从那时候起就定下了毒计,要谋害成振业,得到成家家产。

  这对兄妹经常卖艺,对江湖上的药很熟悉。两人婚后,孙保林说要走,但其实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经常从墙头上跳过来跟妹妹密谋。两人对成振业下了药,使他疯疯颠颠。

  发病后,成运太遍寻名医为儿子治病,可他们根本无法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治?都是开一些安神的药来糊弄过去。

  孙保林经常在江湖上走动,他本身也有杂耍手艺在身,所以对口技很是熟悉,他能模仿很多声音。

  他在屋里模仿成振业的声音,对孙静霞打骂,那时候根本就不是成振业,而是他孙保林。由于病中的成振业谁也不见,所以人们无法看到他,只能凭声音认为是他干的。

  这对兄妹费尽心机,一直演戏,成振业早被他们杀死。为什么成振业前天晚上死去?是因为晚上光线昏暗,加上父母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异常,其实躺着的是服了药并且化妆的孙保林,换衣服这些重要的事都是孙静霞在干,别人自然无法发现异常。

  就这样,诈死的孙保林入棺。到了晚上时,他从棺材中爬出来,去卧室床下搬来早些时候准备好的石头装进去,他则从墙头上跳出躲藏。早上时,人们直接合棺,并没有发现异常,其实人们也不会刻意去看一个病了好久而死去人的脸。

民国旧图:穷苦人

  他们就这样谋害了成振业,年轻人死后不停灵,躲藏的孙保林认为已经下葬完毕,所以装成是从外地路过这里出现,却不料因为马蜂蛰人,导致棺材里的石头掉出而没有完成下葬。他们处心积虑完成这一系列事情,以后成家家产,尽归他们兄妹。

  听他说完,别人的嘴里能塞进去个鸡蛋,牛铁头却皱眉摇头,成运太跳脚反对,孙保林也是频频摇头。

  牛铁头认为这推理漏洞百出,虽然牛志稳说完就带着大家看了卧室以及草地上的痕迹,可众人仍然不相信。

  既然是为图家产,孙静霞都怀孕了,以后家产还不是她孩子的?她何必杀人呢?为了跟哥哥合谋杀了丈夫?成运太认为儿媳妇绝不会干这种事,现在人家为成家留根,他当然更加反对。

  孙保林解释不了为什么说谎,也解释不了村民认出他运石头的事,但他仅用一句话就把牛治稳给噎住,如果真是这样,成振业尸体呢?

  其实,牛治稳怀疑二人把尸体埋在了屋内,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别人进去过。但他在屋里仔细检查过,并没有埋的痕迹。

  这的确让他无言以对,另外牛铁头和成运太所说也有道理,他对这对兄妹怀疑,可推理同样能推翻,所以他无法给人家定罪。

  成运太最后恼羞成怒,不让查了,他觉得牛治稳和牛铁头在胡闹,查来查去,查到了儿媳妇头上,真是岂有此理。

  两人没有办法,因为找不到关键证据也就是尸体,加上主家一直赶,两人等于是没有破案,此案也被当成是尸体丢失案给悬了起来,并且一悬就是三年之久。

民国时期带暗楼瓦房

  Ⅲ:真相大白

  民国九年,距离成振业尸体失踪案已经过去了三年,但这件事一直如同扎在牛志稳心中的刺,时不时就提起,他认定那对兄妹就是凶手,却眼睁睁的不能抓他们,这让他意难平。

  这天中午下着大雨,他和牛铁头在下棋,突然有人来找,两人一看,这不是成振业的父亲成运太吗?

  成运太神色尴尬,结结巴巴说了一件事,他说自己家孙子被人说闲话,大家都说孙子不像他们家人,倒像孙静霞的哥哥。

  牛治稳如遭雷击,他呆呆看着成运太,思索良久后猛拍自己的脑袋,如此就说得通了,这样就全明白了。

  他当下就对成运太说了一阵话,成运太面有难色,可一想到孙子被人到处说闲话,他心一横答应了下来。

  成运太回去已经是吃晚饭时间,一家人坐在一起,边上还有孙保林。自从家里出事后,孙保林再没有出去卖艺,三年时间,对这个家已经很熟悉。

  成运太随意跟老婆说下大雨冲出一个死人,奇怪的是,这死人身上带着他们家振业的一枚戒指。成太太一听就撇嘴哭,这是又想起儿子了。成运太连忙拉着她去卧室劝说,只留下孙氏兄妹两个。

  到了晚上,两个黑影从成家出来,边走边低声交谈。

  两人到了村南的河滩边,一个黑影弯腰嘟囔着什么向下挖。他挖了片刻后说:“我就说不是,还在这里。”

  另一个黑影还没说话,周边突然亮起了火把,将两人照得一清二楚,为首打着火把的人,正是牛志稳。

  两人正是孙静霞和哥哥孙保林,看到这么多人出现,他们不由得惊慌失措。牛铁头带众人过去,起出一具尸骨后,带着尸骨和他们两个一起回成家。

民国时期卧室摆设

  成家老两口正在忐忑不安等候,一见来了这么多人,还带着尸骨,他们两人全身开始颤抖。牛治稳冷眼看着孙保林和孙静霞,两人不敢跟他对视,全都低着头。

  看着帮忙的村民,牛治稳说出了真相:

  三年前,他们都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他们都以为孙保林和孙静霞是兄妹,因为这是他们两个说的。那么,孙静霞跟哥哥合谋杀丈夫成振业就似乎不对劲,这动机不明显。事实上,他们根本不是兄妹,而是一对雌雄情侣大盗。

  两人到处用卖艺来踩点,成振业看上孙静霞,他家又那么富有,引起了这对大盗的觊觎之心,他们定下了恶毒的计划。

  用药致人疯癫,以及在卧室中的所作所为,他们三年前就已经推理过,并没有错,全是这对大盗搞的鬼。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杀掉成振业后并没有马上处理尸体,他们害怕太心急会引起暴露。

民国旧图:赶路的行人

  可是尸体在屋里会有味,他们借着煎药而掩盖气味,在确定事情完全瞒过后,趁着一个黑夜把尸体运出来埋在了河摊中,又苦心演戏了几个月后,在一个晚上孙静霞对外称成振业已死。事实上,那时候成振业已经死了几个月,他们用夜色和化妆骗过众人,最后就是用石头代替。

  路上马蜂蛰人引起事发,当然了,这孩子也并不是成振业的,而是孙保林的。

  相信再过几年,成家老两口就会“得病”死去,到那个时候,成家产业,尽数落入这二人之手。

  大家的嘴根本合不上,孙保林和孙静霞二人诡计被完全拆穿,全都低头不语,挖尸被抓现行,他们不承认也没有办法。

  成振业离奇发病死亡后尸体消失案,就此告破!

  诸位,您能想到有人为了得到别人的家产,竟然会想出如此的毒计吗?

  这两人贪婪成性,也凑巧成振业是个情种,对孙静霞一见钟情,事实上,他连这个女人的真实名字都不知道,底细也就无从谈起。就这么着,娶了个魔鬼进家,直接导致了他的死亡。

  孙静霞身为一个女人,却为了财物做出此等凶恶之事,加上帮手孙保林,两人是不折不扣的恶人,虽然逍遥了三年之久,可终究难逃正义之剑。

  唯有成运太两口最为可怜,失去了儿子,失去了一直相信的儿媳妇,最后那个养了三年的孙子怎么办?孩子无辜,可养着吧,不是他们家的孩子,不养的话,成家从此绝后。怎么做都是错,怎么做都难受,这难道不可怜吗?这难道不是人间悲剧吗?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这又何止是不如意那么简单,您说他们该如何选择?

  (本文由黑嫂原创首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