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迷迷糊糊在写字(梦见自已不会写字)

  • 作者:admin
  • 老黄历
  • 时间:2021-10-31 11:35:07
  • 21人已阅读

5月14日梦见自已迷迷糊糊在写字,哈尔滨血研所病房里,37岁的侯忠伟守在儿子小琳床边,想起前段时间儿子离家出走,他至今心有余悸。侯忠伟说:“今年四月在家里的时候,儿子突然不见了,我和父母急得团团转。儿子患再生障碍性贫血,免疫力差,长时间待在外面很容易感染。我们一家人从傍晚开始四处寻找,一直到晚上12点,才在附近一所学校外的一个角落找到已经熟睡的儿子。”图为5月14日,刚刚回到哈尔滨医院里的侯忠伟和儿子。

当时看着儿子,侯忠伟又心疼又生气。“儿子被叫醒后对我说‘爸,我梦见我在教室读书。’”侯忠伟说,“孩子太懂事了,知道家里为了给他治病负债累累,吃午饭的时候他对我说,自己不想继续治疗下去,我当时就生气,对他说‘钱不是你小孩想的事,大人会有办法。’”图为家中的小琳沉默寡言。

“没想到,这孩子午饭后趁家里人不注意溜出了门,最后走到了学校附近。学校大门紧闭,又困又累,蹲在学校围墙外的角落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说起儿子,侯忠伟一阵心酸,“到傍晚吃饭的时候,我才发现儿子不见了,我和孩子爷爷奶奶赶紧挨家挨户找,一直到午夜才找到。”图为病房里,侯忠伟陪着儿子。

侯忠伟来自黑龙江省巴彦县农村,父母都是农民,家庭条件并不好。他早年就开始在外打拼,2004年儿子小琳出生后,他才回到离家不远的镇上工地打工,两年后因感情不和与妻子离婚。离婚后小琳随侯忠伟,侯忠伟长期在外赚钱养家,小琳在老家便由爷爷奶奶拉扯大,缺少父爱母爱,让小琳早早地成为一个懂事的孩子。图为小琳和爷爷奶奶一起吃饭。

侯忠伟说,家里大人干活的时候,小琳就在旁边看,看到自己能帮忙的就会搭把手。小琳小时候虽然不会烧菜,但是只要家里有做好的饭菜,小琳就把饭菜都热好等大人回家。白天没人的时候,他会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那段日子全家虽然过得艰难,但对未来依然充满着希望。然而2011年,这些希望都被一连串变故打碎。图为侯忠伟在打工。

2010年,侯忠伟的父亲被诊断出胆囊肿和胆结石,2011年做了结石和囊肿切除手术。而就在这时,小琳连续高烧不断,在当成感冒治疗无效后,侯忠伟先后带着他到哈医大和天津血研所检查。这边父亲刚做完手术,儿子便被确诊为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侯忠伟欲哭无泪。小琳病情严重,在打了细胞重组针,并口服激素药和中药后,情况才有所好转,此后就靠输血和输血小板,口服药物来维持生命。图为病床上的小琳。

小琳生病那年,他刚上一年级,到三年级就彻底辍学在家养病。小琳特别羡慕别的孩子能够去学校,他知道家里现在经济紧张,就借来亲戚家孩子的学习机和书本在家自学,去医院治疗的时候也把书本带着。侯忠伟说,小琳常常问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学校上学。图为小琳自己在洗鞋子。

目前,小琳患病已经9年, 仅仅靠侯忠伟在工地打工的收入,一个月仅4000元左右,根本无法维持小琳的治疗费用,更何谈养家。为了补贴家用,侯忠伟的母亲白天做家务、照顾小琳,晚上给街坊邻居做服装加工活。而侯忠伟的父亲手术后拖病躯出去努力找活干,一开始屡屡碰壁,后来一个废品站老板看到他们家条件实在困难,才让他留下来干点杂活。图为奶奶在地里干活。

眼下,小琳病情正在恶化,几乎不能走路,去医院都是奶奶背着,上下楼梯奶奶走两步就得歇一会儿。9年来,小琳治病已花了60多万元,欠下30多万元外债,医生告诉侯忠伟,小琳未来只有做骨髓移植才能活命,移植费用、抗感染治疗及排异费用要得数十万,可侯忠伟一家人收入加起来不到6000元,靠这样微薄的收入,如何去救小琳梦见自已迷迷糊糊在写字?图为奶奶背着小琳出门。(图/王威 文/三巧)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如果你想献出一份爱心,直接扫描二维码即可查看项目详情,进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扫码,可将二维码保存至手机相册,打开“扫一扫”,从相册中选取二维码进行识别。该项目由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小星欣新生命发起,在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轻松公益”发起募捐,并负责项目的审核、执行及信息反馈。该项目最终解释权归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所有。监督电话:021-34689638

“感光计划”为公益摄影师、慈善组织、募捐平台搭桥,发布困境家庭的图片故事,助力募集善款。该计划是由今日头条携手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等具有公募资格的慈善组织联合发起的图片项目联合发起的公益项目 。如有困难,可私信“感光计划”官方头条号。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