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见自已得了怪病什么意思的信息

  • 作者:admin
  • 老黄历
  • 时间:2021-11-18 04:55:13
  • 19人已阅读

故事发生在清朝雍正年间梦见自已得了怪病什么意思,秦岭山脉有个叫蝴蝶峪的小山村,有两百户人家,几百口子人。沿着谷底、山坡等地有一些薄田,村民或种粮食、或种果树、或上山打猎。蝴蝶峪地处大山腹地,出行只有一条小道,很不方便,村民们走出大山卖水果、粮食或者兽皮,都要走半天,卖完后再换回生活用品。

“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小山村景色优美,日子虽然清苦,可村民们平时过得很快乐,只是都怕一件事,那就是生病。村里倒是有个郎中姓章,多少有些医术,只是医德实在不敢恭维,治病开药收取许多银钱。村民因为出去看病拿药太不方便,而且怕耽误病情,所以生病的时候,只得忍气吞声在章郎中这里瞧病。

有一年,村里许多人得了一种怪病,先是皮肤瘙痒,然后化为脓水,最后有气无力,奄奄一息,如果不及时救治就会去世。去找章郎中,章郎中那里有些说不出名字的草叶,他让村民用热水煮草叶,然后用热水擦拭身体,并且内服一种特制的药丸。

说也奇怪,村民按照章郎中的方法治疗后,恢复得很快,只是章郎中收费比以往更高,有些村民家中病人多,连多年的积蓄都拿出来了。更糟糕的是,章郎中说这种病没法除根,顶多一年就会复发。章郎中家里的收入比以往更多了,还给儿子新盖了一个小院,并从外乡说了一门亲事,定下了结婚时间。

村民们却苦不堪言,有些村民曾经跋山涉水去城镇瞧病,可镇上的大夫也看不了,村民们无奈,只好继续靠着章郎中的药维持生命。章郎中见钱眼开,心就黑了,有些村民家中贫困,他竟然见死不救。

有一天,一位叫小桂的姑娘,自己出来找草药,一路找一路哭哭啼啼。小桂的父亲曹大柱得了这种怪病,已经陷入昏迷不醒的状态,可是他家里实在是太穷了,拿不起钱,章郎中不给她父亲看病,小桂只好自己出来,希望能找到章郎中用的那种草药。母亲去世早,小桂一直和父亲相依为命,她不想父亲出事,于是从山顶一直找到山脚下的杏花渊,怎么也找不到那种章郎中用的那种草药。

杏花渊是个多年的水潭,谁也不知道有多深,即使村里水性最好的村民也潜不到水底。善良的村民一直很爱护杏花渊,从不会往里面倾倒污物。小桂坐在杏花渊边上抹眼泪,哭得很伤心,正在这时,从旁边走过来一位江湖郎中,关心地问她怎么了。

小桂哭着把父亲的病情告诉了郎中,郎中自称贾多余,他劝慰小桂,说自己是江湖郎中,云游四方,治病救人,今天走到蝴蝶峪是个缘分,让小桂带他到家里去看看病人。小桂半信半疑地带着贾多余到了家里。贾多余仔细查看了小桂父亲曹大柱的病,然后说不要紧,他能治。

只见贾多余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面取出一丸丹药,让小桂端来一碗温开水,喂父亲喝下。没过多久,曹大柱从昏迷中醒来,并很快能够坐起来说话了。他向贾多余表示感谢,并问他需要多少钱,贾多余伸出一个手指说:“一个铜板就可以。”小桂欣喜异常,连忙跑出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诸位邻居。

邻居们纷纷过来请贾多余过去瞧病,贾多余从布袋里面掏出许多药丸,一个药丸只收一个铜板,让众人把药丸带回家中给病人服下。曹大柱家还有一间小房子,贾多余就在这个小房子里住了两天,治好了村里人的怪病,而且还能够彻底除根。

村民们高兴了,可这却断了章郎中的财路,气得章郎中直骂街。他从远处偷偷观瞧贾多余,发现贾多余脖子很长,四肢较短,嘴巴尖尖,又打听到小桂是在杏花渊遇到的贾多余,心里明白了八九分,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等到村民的病好得差不多了,贾多余辞别村民,逐渐在他们的视野中消失,远处角落里章郎中冷笑一声。

父亲曹大柱病好以后,小桂心情愉悦,这天晚上睡下之后,忽然发现有个黑衣男子躺在她的身边,她急忙坐起来摸了摸,发现旁边并没有人,才发现是个梦。等小桂重新躺下,竟然发现刚才那个黑衣男子又来了,非要缠着她不放。小桂又羞又急,再次醒来,就这样度过了难熬的一夜。

小桂想不到,从那以后,那个神秘的黑衣男子竟然天天晚上都出现在她的梦中。小桂还是个少女,尚未出嫁,母亲又不在了,这种事不好和父亲讲,就这样硬撑着,结果没多久,小桂人瘦了一圈,面容憔悴,曹大柱很着急,想带着她去找章郎中,小桂就是不愿意去。

父女俩正在相持不下的时候,没想到章郎中竟然自己来了,他说刚才经过门口,听见里面有吵架声,所以进来看看。曹大柱知道章郎中收费高,不过这个时候为了女儿也顾不得了,于是恳请章郎中给小桂看清。章郎中把了把脉,面色凝重地说:“小桂姑娘这是心病。”

一句话说得小桂面色通红,只好说了实话。章郎中说自己以前在外面学医的时候,也学过一些道术。他说纠缠小桂的东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它就在杏花渊,是个甲鱼精。曹大柱父女听后脸上变色,忙问章郎中应该怎么办。章郎中沉思一下,缓缓说道:“办法倒是有一个,就看你愿不愿意去做了。”

曹大柱急忙问是什么主意,章郎中说:“推几车石灰,倒入杏花渊,让甲鱼精丧命。”曹大柱倒吸一口冷气,这杏花渊可是村民心中的宝地,轻易损坏罪责不小。章郎中说:“如果再不及时出手,小桂性命堪忧。你不用担心石灰,我儿子盖房时剩下许多石灰,全部白送。”曹大柱说:“让我再想想。”

章郎中拍了拍曹大柱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忘了告诉你,上次全村人得这个怪病,也是甲鱼精在搞怪。如果任由它胡来,我们会再次遭殃梦见自已得了怪病什么意思!”说完转身要走,走到屋门口的时候又说:“我以往做得不对,现在只想为乡亲们解忧。”

章郎中走后,曹大柱把这些事情告诉了其他村民。曹大柱忠厚老实,村民都很信任他,听了他说的话,顿时都激动起来。为了以后免遭灾祸,他们商量好第二天上午一起把石灰倒入杏花渊,而且除了章郎中家剩下的石灰,其他家里有石灰的,也都自愿拿了出来。

第二天,村民们推着十几辆石灰到了杏花渊,很快把石灰倒入杏花渊,随后远远退去,杏花渊顿时如同一锅开水,沸腾起来。过了许久,村民才敢上前查看,可是并没有看到甲鱼精的尸体,而且连鱼虾都没有,都觉得很奇怪,只好纷纷散去,再去想别的办法。

傍晚的时候,曹大柱家门口来了一个人,竟然是上次救了全村人性命的贾多余,急忙把他请进屋来。贾多余面沉似水,没有多说废话,而是直接说到了小桂的病情。小桂又惊又喜,知道自己得救了。贾多余说:“小桂今晚去邻居王大妈家住,我睡在小桂的房间,曹大哥晚上带好刀放在身边,随时过来帮忙。我今晚誓要擒住它梦见自已得了怪病什么意思!”

贾多余早早上了床,缩起身子,蒙上被子,让自己看起来像小桂。晚上,一只黑影走到床边,刚往前探了探身子,贾多余猛然间掀开被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手掐住了黑影的脖子,并大叫一声:“曹大哥,快过来!”曹大柱听到动静,早就提起刀窜了过来,冲着黑影猛劈两下。

等点好灯,曹大柱才发现贾多余手里提着一具黑狐狸的尸体。贾多余这才和曹大柱说起事情的原委:“这只黑狐和章郎中是一伙的,他们达成秘密交易,黑狐释放毒气,让村民生病,章郎中用黑狐提前给他的解药治病发财,得来的财物两家平分。”

贾多余又说道:“其实我也不是江湖郎中,我是杏花渊修炼了几百年的甲鱼,感谢村民这么多年来的照顾,为了感谢你们,我才决定出手相救。没想到,章郎中发现了我的秘密,和黑狐精密谋陷害我。他知道明着来打不过,于是嫁祸于我,并且通过你把话传出去,让你们用石灰烧死我。”

听到这里,曹大柱身冒冷汗,坐立不安,贾多余接着对曹大柱说:“曹大哥不必自责,这也多亏了小桂。小桂知道章郎中心狠,她不相信章郎中这么快就变好了,而且也为杏花渊接下来的遭遇而担忧,因此当天傍晚的时候,到杏花渊巴望着能再次遇见我,还自言自语地说了章郎中的打算。我听到后,急忙带领水族转移,因此没有上来,等想好计策后才过来找你们。”

曹大柱当场跪地道歉,贾多余扶起曹大柱,叹息一声:“如今祸根已除,小桂是没事了。章郎中自然有他的报应。我虽然舍不得蝴蝶峪,可如今修行之地已毁,只能另寻他处修炼了。杏花渊需要过好久才能恢复原貌,只当是留给当地一个教训吧。”

说完,贾多余转身离去,等曹大柱追出门去,早就不见了贾多余的身影。曹大柱后悔不迭,叫来村民,指着地上的黑狐狸解释了事情的经过。章郎中得知实情后,紧闭房门不敢外出,没多久忧惧而亡,他给儿子说的媳妇,不知道怎么听到了这件事,也取消了婚约。而蝴蝶峪的杏花渊,从此以后变成了灰白色,再也没有了以往的生气。

和煦说

“楚客莫言山势险,世人心更险于山。”满嘴仁义道德的人,背地里干的可能是肮脏不堪的事梦见自已得了怪病什么意思;衣着破烂的人,内心可能比沐猴而冠的人要干净。老祖宗有句话叫“察其言,观其行。”所以,不要轻易被表象所迷惑,真正看透人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欢迎关注,下篇更精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