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见夫妻俩在水里走自已害怕想哭的信息

本文字数约:5438 字

阅读时间约:6 分钟

本文章节:

01、因病休学后她渴望回到校园

02、“冰火两重天”的情绪交替

03、白天总是压抑自己的情绪

01、因病休学后她渴望回到校园

瑶瑶13岁梦见夫妻俩在水里走自已害怕想哭,是我们接诊的患者中年龄最小的一位。

昨天梦见夫妻俩在水里走自已害怕想哭,瑶瑶母亲的自述文章分享了女儿的成长和患病经历。

瑶瑶大约1年前在学校感到胸闷、想哭、非常不舒服,晚上失眠,在家也无法集中注意力学习,最后不得不休学。

父母带瑶瑶去过精神科,诊断为重度抑郁症,医生开了舍曲林。瑶瑶不抗拒吃抗抑郁药,只想感觉好一些。但父母不同意,认为精神科药物副作用大,曾带女儿看过中医院,但瑶瑶又喝不惯中药。

所以,无论是药物上还是心理上,瑶瑶一直没有接受过传统的专业治疗。幸好她休学后情绪相对稳定,与父母的关系不算十分恶劣。后来,父母在网上了解到我们,考虑后决定前来面诊。

面诊时,她对妈妈仍有较大的抵触情绪,因为她经常在学习上受到妈妈的训斥,“我妈搞一言堂,非常独断”。

5年级后,瑶瑶有了一定的独立意识,2、3天就跟妈妈大吵一架,结果被妈妈批评得更猛烈。

从那时候起,她就经常情绪低落,有时难以入睡,甚至想过死亡,只是症状还不突出。“我跟我爸妈说过,但他们不当回事”。

上了重点初中后,瑶瑶的日子更加难过了,学习压力很重,老师的教学节奏很快。虽然瑶瑶一直被父母逼着学,内心压抑,但她成绩很好,小学时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

逐渐她也认为自己必须表现优秀。而且父母很少对她肯定,来自老师和同学的认可就成了她的主要自信来源,她非常在乎。

可到了这所初中后,无论她怎么努力,不断自我施压,名次和成绩都很一般,数学还听不懂,考不及格。

瑶瑶非常焦虑,每次考试和成绩公布前都很紧张。如果考得不好不但自卑,回家还没法跟父母交代。有时她会在课堂上忍不住哭出来,失眠加重;可越失眠越焦虑,越焦虑越学不进去。

图片来源于网络

由于休学后暂时脱离了学习压力,瑶瑶的情绪症状缓解了很多,尤其在白天,也能跟父母适当地交流。但她晚上容易情绪波动,泪流不止,失眠仍然严重,凌晨2、3点才能入睡。她在嘈杂的环境下会特别受不了,心里莫名冒火。

不过总的来说,面诊时瑶瑶的情绪很稳定,表达流利,思路清晰,主要问题在于无法复学。我当时初步判断她的问题主要是学习障碍和失眠,情绪症状比较轻微。

瑶瑶和父母主要想解决的也是学习障碍、复学的问题,并提出了接受系统化深度心理干预的强烈愿望。

经过我们更深入的评估后,瑶瑶一家确定了心理干预方案。但我们明确提出,不宜只干预学习障碍,这样效果可能会很不稳定。因为从瑶瑶的成长经历来看,学习障碍只是表面的,根源还是情绪症状背后的叠加性心理创伤。

我们坚持一定要先解决瑶瑶的情绪问题,建立积极的认知和逆商,父母有针对性地自我反省、改变和提升,孩子学习效率的恢复和提升才能更加稳固,才能真正地走向心身健康。

瑶瑶和父母接受了我们的建议。但正式开始干预后,我们发现瑶瑶的病情其实没有面诊时发现的那么简单。

02、“冰火两重天”的情绪交替

在前期的认知干预中,瑶瑶认为自己在家能够正常生活,但晚上仍有情绪低落,尤其想到学习时会焦虑到睡不着。她非常期待接受干预后能正常复学,像以前一样投入学习。

考虑到她迫切想复学的意愿,开学前所剩下的时间又不多,我们便尽可能加快了进度。很快就转给了催眠治疗师Lucy,对她实施深度催眠下创伤修复。

第一次催眠着手的是情绪症状。瑶瑶说每到晚上8点到10点后,她会莫名地情绪低落,但脑海里没有相关的画面,她也找不到原因。

在深度催眠下,催眠治疗师Lucy发现了这背后的4个心理创伤,都与她和母亲的冲突有关。

比如瑶瑶大约7、8岁时,一天晚上她和妈妈吵架了,原因是她写完作业后很想出去玩一下,但妈妈不允许,理由是还有培训班的习题没完成,也还没练琴。

最后瑶瑶还是被迫继续学习,但心里非常委屈、孤独、生气、憋屈,感到十分累,而且很羡慕别的同学。在她心里面,她觉得无论自己多优秀,在外面收获多少夸奖,但妈妈都没有认可过她,“我觉得自己像个空壳,没有真实的自己”。

还有她大约13岁时,也是晚上,学校宿舍的同学们都睡着了,但她失眠,“明天就要回家了,但我不想回现在的家,我想回小时候的家”。她躺在被窝里一直流泪,但不敢哭出声来,硬生生把情绪压抑了下去。

昨天还提到瑶瑶在5年级时曾希望有一台手机,但妈妈拒绝了,理由是会耽误学习。在深度催眠下,瑶瑶想起了那时的内心想法,“是不是和我成绩相关的妈妈才关心梦见夫妻俩在水里走自已害怕想哭?是不是她就爱我的成绩?妈妈是一个不爱我、不关心我的人”,内心充满难过和痛苦。

相关的心理创伤得到修复后,瑶瑶第二天反馈,她晚上轻松多了,睡眠明显改善。我告诉她,她感到情绪低落但又说不出原因,很多精神科大夫可能会认为这是“内源性抑郁症”,是生物学层面的因素导致的。

如果接受一般的心理咨询或心理治疗,她说不出具体的事,也很难进行下去。这是因为目前主流心理学流派仍停留在外显记忆层面。

但当利用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技术(TPMIH)深入到内隐记忆层面时,就能精准化地发现、并修复相关创伤事件,效果还很明显。瑶瑶进一步理解了正在接受的心理干预技术,对我们的信任度进一步提高了。

她的妈妈对于女儿情绪的改善也很欣慰,但震惊于那些事对女儿造成的心理伤害。我引导她不必自责,而应真正地学会自我反省,将愧疚化为动力,学习掌握良性沟通三部曲——共情、倾听及积极引导。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二次催眠时,需解决的问题就相对复杂了。瑶瑶说她晚上有时很“亢奋”,但如果听到噪音,就会非常烦躁,甚至有打人的冲动,接着情绪又会转为非常抑郁,有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特别累,特别痛苦。而且这会持续好几天晚上,令她感到无比疲惫。

这个症状她在面诊时没有提及过,但在初期认知干预时跟我说过。我担心这背后是否有轻躁狂发作的可能性,也就是那时候,我们意识到瑶瑶的情绪症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在深度催眠下,Lucy针对这个问题找到了2个心理创伤。

瑶瑶10岁时,有一天晚上背钢琴谱背到很晚,因为第二天就要参加等级考试了。她感觉很累了,但妈妈不断催促她,“一定要背乐谱”。后来实在太晚了,乐谱只背了一半,妈妈决定让她去睡觉。

可是她躺在床上睡不着,转辗反侧担心次日的考试,脑子里不断回响着妈妈的声音:一定要背乐谱、一定要背乐谱。

第二天上午,瑶瑶没法按时起床,错过了等级考试。她看到妈妈其实很生气和失望,但又故意表现出平静。这让她更加愧疚了:“妈妈陪我练了那么长时间,谱子那么简单,我竟然背不下来!”

第二个心理创伤更加关键。瑶瑶6年级时,进入小升初的关键阶段。有一天放学后母亲因有事,没来接她,嘱咐她自己去上奥数班。

瑶瑶上了一天课已经很累了,但她知道不顺从妈妈的后果。结果奥数班老师也有事迟到了,瑶瑶等了很久老师还没来。她真的撑不住,拖着疲惫的身体先回家了。

回家后,她被妈妈骂了一顿,“你为什么不能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坚持一下?你累,谁家的孩子不累?你就是懒!偷懒!任性!”

瑶瑶非常委屈,反驳了一句:“要不你去试试?看你能不能坚持!”

妈妈一下子情绪大爆发,开始不停地翻旧账,把女儿之前很多令她不满的事儿拿出来一顿痛骂。

那天晚上瑶瑶又失眠了,人很累,但脑子停不下来,母亲说过的话不停在脑子里转啊转,“你看看别人”“你就是偷懒,任性,不想坚持”。

她很想放声哭,但怕被发现,只能一直默默流泪。第二天她还要爬起来上学。表面看起来她很平静,如往常一样,但其实她状态很差,但强迫自己“亢奋”起来,强行调动精力听课、作业,但其实效率极低。

好不容易又熬到了晚上睡觉时间,瑶瑶已经筋疲力尽了,但她还是睡不着。脑子里又出现了母亲的话“你看别人怎么怎么样”,她不停地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如别人。

这种情况持续了4、5天,旁人看不出来明显的异样,但其实她内心非常焦虑、烦躁、学不进去。其实在这时,她已经出现“微笑型抑郁症”的征兆了。

以上创伤得到修复后,瑶瑶觉得对比起第一次催眠,她的内心有了一种真正轻松的感觉,睡眠进一步得到改善。

次日接受我的强化认知干预时,我跟瑶瑶说,她这个“晚上亢奋”的症状,如果说给很多主流的精神科大夫听,他们很可能以为她轻躁狂发作了,进而诊断为为双相障碍。她和父母的心理压力会骤然增大!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这个角度看,虽然妈妈给她带来过很多心理创伤,但她生病后,妈妈坚持让她接受高效的心理干预,这个选择还是比较理性的。我引导她要学会认可、感谢父母。

这次催眠还暴露了她另一个扭曲认知:只要努力就能成功。她认为自己只要努力背乐谱了,就应该能背下来啊!为什么花了一整晚,还是不行呢,于是非常自责。

如果她对这个错误认知没有觉察,以后如果遇到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的情况时,她又会备受打击,埋怨自己,甚至可能会将责任归咎于外界。

我告诉她,努力是必须的,但方法和方向也很重要。方法错了,会事倍功半;方向错了,再努力也可能是南辕北辙,抵达不了成功的彼岸。她需要反省自己在学习上是否有方法不对、方向有误的情况。

03、白天总是压抑自己的情绪

经过前两次深度催眠下创伤修复后,瑶瑶的睡眠改善了很多,后来又接受了一次关于内心压抑、悲伤的创伤修复,那天晚上一觉到天亮。

她说,“这种感觉很久没有过了”。而且她本来吃的右佐匹克隆片(一种治疗失眠的药物)完全停掉了。我也持续引导瑶瑶妈妈学习掌握更多良好的亲子沟通技巧。

第三次准备进行深度催眠下创伤修复,Lucy希望处理她和妈妈的关系,比如她觉得妈妈很容易焦虑,她就必须在心里面强迫自己成为“母亲的母亲”,照顾妈妈的感受,即使她其实十分委屈。

可是一谈到这个话题,瑶瑶就哭得停不下来,情绪有点激动,甚至有点上气不接下气。Lucy不停地安慰她,希望帮助她平复下来,否则将无法进行深度催眠。

但瑶瑶哭了将近2个小时。瑶瑶曾说过Lucy让她有亲人的感觉,可想而知信任度非常高,以至于她忍不住毫无保留地将内心的压抑情绪全都流露出来。

Lucy认为这种状态下,不适宜进行深度催眠,便让我介入,面对我,瑶瑶的情绪逐步平复下来。瑶瑶断断续续地才告诉我,原来她哭的直接原因是最近逛商场时看中了一个乐高的钢琴模型,特别喜欢,想让妈妈买,但妈妈说以后再买,她内心知道这是妈妈的托辞。

按正常来说,这一类事情即使伤心,也不会导致哭上2个小时啊。估计在很多家长眼中,这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惯坏了,”那么伤心,至于吗”?

但我在对其妈妈做干预的时候,引导她必须要从更深层面理解女儿的强烈情绪反应。这意味着在过去,她很可能多次因类似的事情对女儿造成过心理伤害,比如总是拒绝女儿的请求,从大人的角度出发认为“这没必要”“这些东西没用”。

我建议,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她可以考虑买下那个模型送给孩子。这是接受心理干预以来,一次修复亲子关系的好机会,也有利于瑶瑶的情绪更加平复,更好地接受下一次深度催眠。

后来,妈妈告诉我,她给瑶瑶买模型了,女儿很开心,专心地搭建了很久,母女俩的交流也比以前更顺畅一些了。

Lucy和瑶瑶再次见面时,决定先不碰她和母亲的关系问题,担心再次引发她的创伤激活后的情绪爆发。而是先处理另一个问题:瑶瑶在白天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时不去积极面对,也不处理,到了晚上回想起来很容易情绪崩溃。

图片来源于网络

Lucy利用深度催眠发现了2个心理创伤。

第一个是瑶瑶12岁时,一家人去北京游玩,但北京的交通线路非常复杂,傍晚时3人找不到回酒店的路了。

瑶瑶的妈妈一个劲埋怨丈夫没有做好旅游攻略,两人吵了起来,妈妈最后伤心地哭了,爸爸还在继续骂。瑶瑶看到妈妈那样,心里很难过,也在默默流泪。

一家人好不容易回到了酒店,父母继续冷战。瑶瑶不知道说什么好,坐在床边很尴尬、无助,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睡觉。她当天晚上还梦见父母在吵架,自己在梦里哭,醒来了眼角还有眼泪。

Lucy问她,当时有没有想过去安慰妈妈?瑶瑶说她不敢,害怕自己去安慰的话,妈妈看到自己也哭了,妈妈会自责。

为什么瑶瑶认为,自己的哭会引起妈妈自责?这背后肯定有另一个更早发生的心理创伤。

原来,瑶瑶大约11岁时,妈妈和姥姥吵架,她在旁听出了一些问题,就插了一句嘴,指出姥姥的错误。结果姥姥更生气了,突然大声吼瑶瑶,她一下子吓哭了,妈妈也哭了,继续和姥姥吵架,而且说瑶瑶说得对。

“姥姥的反应很吓人。本来妈妈是没哭的,我插了话之后妈妈才哭了,我让她自责了”,瑶瑶说。

其实,瑶瑶妈妈当时哭并不是因为自责,而是因为和姥姥吵架而感到委屈,看到女儿被吓哭了又心疼。瑶瑶产生了错误的归因。

Lucy还发现,瑶瑶压抑的时候经常不敢哭出声来,但会在做梦的时候哭,醒来时眼角还挂着泪珠。瑶瑶认为在梦境里哭是一种很好的释放压力,这没啥不好的。

可其实这是很消极的方式。经常做噩梦,在梦里感到压抑、痛苦,这会影响睡眠质量和第二天的精神状态,长期以往,对心身都不利。

而且这相当于一种“隐藏”情绪的方式,白天里拼命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去处理问题;到了晚上独处时哭着入睡,在梦里继续哭,第二天起来继续伪装。这其实是典型的“微笑型抑郁症”。

我引导瑶瑶要用积极、健康的解压方式取而代之,而且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时要学会面对和积极处理。

如果是一时难以改变的现状,要学会先理性接受,再有智慧地转化思维,甚至升华,为以后改变状况做充分准备。总之,尽量不要总是让事情埋在心里,形成叠加性心理创伤。

数天以后,瑶瑶再次前来接受深度催眠。Lucy继续跟她谈起与母亲相处的问题。

可是瑶瑶再次哭起来,说跟妈妈在一起时自己很难放松下来,想起来心里就很难受。她的心理创伤再次被大量激活,当天的深度催眠只好又取消了。

瑶瑶的妈妈到底还对女儿造成过哪些创伤,导致女儿一想起来就那么委屈、痛苦?明天继续分享瑶瑶的心理干预经历。#双相障碍# #青少年心理# #学习障碍#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