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脸上长长长的东西怎么回事的简单介绍

  • 作者:admin
  • 解梦
  • 时间:2021-09-25 23:35:09
  • 14人已阅读

文 | 王胜波

太阳升起一竿高了。庄稼地间小道上走着三个肩扛锄头的男人。

三人趁早赶路,是要到七里地外的徐庄镇“卖工夫”,就是打短工,为雇主打理庄稼活,挣点钱粮养家糊口。今天又是徐庄赶龙母山会,他们顺便看看热闹。

收过麦子快一个月了,天已入伏,尽管是早晨,却很闷热,三人都走得汗水涔涔。

走在头里的精明汉子叫庆坤,他边走边看向两边的玉米地。只见田地被旱魅折磨得千疮百孔,土地裂开一道道大大小小的口子,像一张张怪物的嘴狰狞丑陋。这时玉米本应高及人颈,实际却只有过膝高,稀稀疏疏呈灰绿色的玉米棵蔫巴巴地在微风中瑟瑟发抖。

庆坤抬头看天,天空瓦蓝,不见一丝云。他长叹一声:“快俩月没下雨了,玉米本是干天时种下的,再不下雨都就干死了,看样子又是一个灾荒年。”

走在后边的两人只顾凑嘴儿。

那个三十出头体格粗壮的人,自顾自低头走路,他耷拉着眼皮,像是没睡醒,一副蔫里吧唧的样子。

另一个二十二、三岁精瘦矮小的小伙喊道:“我说老蔫儿,你怎么老是三扁担擂不出个屁来?你倒是说句话呀。”

被叫老蔫的人瓮声瓮气地回应小伙:“枕头,你昨晚没叫你老婆给踹到炕旮旯里?”说罢,他和庆坤哈哈大笑,小伙的脸红了,也跟着笑,说道:“知道你憋不出个好屁来。”

小伙叫兴福,枕头是他的外号,这个外号源于他和他老婆打的一场被窝仗。

兴福生性顽皮好动,对一切都感好奇。他长得短小精瘦,讨个老婆却五大三粗,有些蛮力。老婆属“河东吼狮”性情,常常与兴福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把兴福按倒在地,骑在身上,饱以老拳。有天晚上,夫妻已脱衣睡下,不知为了什么,二人在被窝厮打起来,工夫不大,老婆把兴福一脚踹到炕下,发出“卜咚”一声响。睡在另一铺炕上的兴福妈闻声问道:“福儿,是怎么回事?”兴福灵机一动,回道:“是枕头掉到地上了。”老婆听了“扑哧”笑了,第二天她把这事当笑话讲给邻居婆娘听,邻居婆娘是个长舌妇,把这事又传给别人,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这事,人们据此给兴福取个外号叫枕头。起初兴福听人叫他枕头还烦恼,久而久之习以为常了,有人叫他枕头他也就顺口答应,一来二去人们好像忘了兴福的大号,外号枕头倒是叫开了。

三人都是好庄稼把式,锄镰锨镢,件件农具拿得起;耕耧耪耙,样样农活干得来。近两年,他们忙完自家活儿,便结伴到徐庄“卖工夫”。有些农活要几个人合伙干才行,三人正好搭档,常被雇主一起找去干配套的活儿。

他们边走边聊,枕头指着玉米地说:“看玉米干成什么熊样了,地干得连棵草不长,咱扛着锄有什么用?已经白跑两天了,我看今天去也是白搭。”

老蔫慢腾腾地说:“再干下去,一粒粮也打不着了,不知又要饿死多少人?但愿老天快下雨。”

枕头说:“就是下雨了,对玉米也没用了,只能赶种点荞麦。”

庆坤说:“县城里有的是活儿,可是日本鬼儿在城里闹得凶,常常抓夫到据点做苦力,谁敢到城里去。到徐庄运气好了找到点活儿,总比蹲在家里好。”

走过梨园、河套,到了青龙河,河水早已干枯,裸露着满是黄沙和鹅卵石的河床。穿过河床,又走一段田间小路,就到徐庄了。

徐庄是个大镇,离西北边的本县县城十五里路,距西南边邻县县城十八里,三处地方呈三角形鼎足而立。当下,两处县城被驻扎的日本兵折腾得民不聊生,市井萧条,乡下人不敢前往做事、贸易,集市买卖逐渐转移集中到三角区的另一角—徐庄,因为徐庄从没来过日本兵骚扰。这样一来,徐庄反倒比前几年繁华热闹了。

徐庄东南有块空地,每年在农忙时集聚着“卖工夫”的打工农民,等候雇主来“寻工夫”,成交后去为人干农活或其它零活儿,空地由此被人称作“工夫市”,由于“卖工夫”的都是穷苦农民,空地又被称为“穷汉市”。

枕头等三人走进工夫市,和穷汉们打着招呼。由于天干庄稼生长差,地里活不多,工夫市上卖工夫的穷汉比往年少,但也有四、五十号人,有拿锄等人雇去锄地的,有带锨、镢、钉钯,等着为人家种入伏后下种的萝卜、白菜的;有人空手等人叫去干零杂活。

今天是山会,工夫市里多了些卖东西和卖小吃的摊儿,显得比往日热闹。

有的小吃摊现场支起炉灶,当众制作食物,摊主边忙活做食品,边高声吆喝招徕生意。有家卖包子的,把现包的一屉屉圆圆白白的包子,搁到炉灶上蒸;有两家炸面鱼的,锅里沸腾的油“滋滋”响冒着泡儿,摊主用两根长长的白铁筷子,翻动着沸油中的面鱼,面鱼由白变得焦黄;有一家摊儿,灶上烧着大锅,灶旁放一小水缸,摊主正用大铁勺从锅里向水缸舀做好的麦糕。麦糕的做法,是把葱、姜等作料用少许猪油爆锅,再放上经水泡发过的麦粒、大黄米和豆粒大的肉丁,加水煮熟,实际上就是肉麦粥。摊主用铁勺轻敲缸沿,扯开喉咙喊道:“缸底的麦糕,用今年的新鲜麦粒、鲜肉丁做的麦糕,又香又稠又糯,鲜香可口,快来吃了啊!”由于人们钱紧,买吃的人少,多数人看过就走开了。摊主又喊道:“麦糕麦糕,不吃又滚了。”人们都知道,这是所有卖麦糕惯用的吆喝语,其一语双关,像是在说锅开滚了,麦糕又熟了,实际上是暗骂不买麦糕走开的人是“滚蛋”。

太阳升到东南天,早到吃早饭时了。工夫市上有很多赶早来的穷汉空着肚子。打小吃摊上飘散的香味弥漫开来,刺激着饥饿的穷汉的味蕾,他们馋涎欲滴,看着诱人的食物,多想吃上几个包子、几根油条,喝上两碗麦糕……怎奈囊中羞涩,钱钞无几,只好咽下口水,压住馋虫。他们忍住饿,等一个卖饭的人来。

真是困了有人送枕头,饿了有人送饭来,这时从村南的路上,打西边走来一个挑着一担水桶的人,手上提着一只盛着瓷碗的篮子。那人大步流星向工夫市走来,担杖在他肩上上下颤悠,看来水桶里盛满了东西。

有人说道:“看,鞋拔脸挑疙瘩汤来了,他终于来了。”

被叫鞋拔脸的人进了工夫市,刚放下担子、篮儿,卖工夫及一些赶集的人便蜂拥而上,围住他,吵嚷着乱成一团。

鞋拔脸高声喊:“都别挤,再乱挤就不卖了,来,挨号,挨号。”挨号是当地对排队的俗称。

一阵骚乱后,人们排成一队。鞋拔脸从篮中拿起铁勺,从桶里把疙瘩汤舀到碗中,卖给排队的人。

鞋拔脸长得奇丑无比,他的长相真如他的外号,脸形狭长,前额窄小,嘴巴朝前凸出,鼻子凹陷,从侧面看他的脸,真像用于提鞋的鞋拔子,在这张脸上,长着一双暴突眼,扁鼻下嵌着朝天鼻孔,大嘴岔,开口说话便露出满是褐黄牙垢的门板牙,散发着混合有大蒜、烟油气味的口臭。有人说鞋拔脸的相貌真像《绣像大明英烈传》中朱元璋画像的脸。

鞋拔脸是徐庄人,家中只有他和老娘,在他不记事时爹就撒手人寰。知根底的老人说,他爹年轻却不务正业,常常在夜间和些歹人去掏窑子,即盗墓,干这伤天害理事儿的人却有一个好听的名,叫摸金校尉。当他们得知七里八村内有家道殷实的人家死了人,就会在夜间到茔地掘墓开棺,把死者的陪葬物洗劫一空,再把棺木照样掩埋。掏窑者中鞋拔脸他爹胆最大,撬开棺材后,他敢于跳入棺中,把尸体上部扳起,用一根布带系成的环套,套住自己和尸体的后颈,与尸体面对面,就下手摘取死者头上的金钗、银簪、耳环。有一年流行传染性极强的瘟疫,附近村有个财主老太婆染上疫病死去,下葬当夜,摸金校尉们去掏窑,鞋拔脸他爹第一个跳进棺材,又用前法摘去财主婆头上首饰,不想几天后得了瘟疫,很快身亡,人们说他是因掏窑中了尸毒,必死无疑,实际上是被传染上瘟疫。

鞋拔脸他爹死后,他娘倒没另醮,拉扯着他勉强度日。后来他娘利用本村赶集之便,做起卖疙瘩汤的小生意,早饭时及集日中午饭时,到工夫市卖疙瘩汤,赚点穷汉和赶集人的钱。鞋拔脸长大了,由他担着汤卖,他娘专在家中做汤。

鞋拔脸因为有个名声坏的爹,家境贫寒和丑八怪的模样,直到三十多岁,没有女人肯嫁给他。徐庄卖工夫的人说,在做生意时,鞋拔脸貌似亲切热情,其实他性情暴戾凶横,好勇斗狠,是个惹不起的主儿,嘱咐穷汉们别招惹他。

别看鞋拔脸人丑,他家的疙瘩汤却做得好,汤水不稀不稠,淡咸适宜,鲜香可口,口感又糯又筋道;更有一样令人称奇,汤中的面疙瘩大小均匀,大者只有黄豆粒般大,小者只有麦粒般小,且大多是圆圆滚滚,形状耐看。大多数人家做不出这样的疙瘩汤,吃过他家汤的人都好奇,相互议论他是怎么整出那样的面疙瘩?有次枕头问鞋拔脸:“老哥,你的疙瘩汤的面疙瘩怎么摆弄得这么好?教教我吧。”不知鞋拔脸从哪儿学得两句文雅话,他狡黠一笑,回道:“这是家传秘方,恕不奉告。”

鞋拔脸的疙瘩汤形、味俱佳,相对其他小吃价格便宜实惠,一碗汤还不到一个包子的钱,因而很受手头拮据的穷汉们的青睐,每当鞋拔脸担来汤,大家会争抢着买。

一会工夫两桶疙瘩汤卖光,有人还没买到,人们喝着汤就着自带的地瓜干或菜叶团,吃得津津有味;有未带食物的干脆买两碗疙瘩汤,稀里呼噜地喝。鞋拔脸站立一旁等着收回瓷碗,他得意洋洋地看向旁边生意清淡的小吃摊,卖小吃的还以他嫉妒的目光。

鞋拔脸收齐碗,担起空桶,临走喊道:“中午卖蛤蜊鸡蛋花鲜汤卤疙瘩汤,加价有限保供应,我早早来。”

枕头等三人在家吃过早饭,没买疙瘩汤。

饭后人们在几株刺槐、柳树荫下等候雇主。有人在谈论旱情,抒发日子难过的感叹;有人在地上画了棋盘下五子棋;有人靠着树干昏昏欲睡。因为干旱知了出得少,几只知了在树梢有气无力地叫唤。

半上午时,终于陆续来几个雇工的,穷汉们呼啦围上他们,一番骚动争执,有几人被叫走去种萝卜,还有二十多人定在下午干各色杂活。徐庄杨大户的管家找到枕头三人,下午去为厢房披新麦秸草,报酬是每人给十斤玉米粒,三人为揽到活和报酬优厚而高兴。

庆坤说他先去徐庄他舅家借披房用的泥板、拍板,中午在舅家吃饭;他吩咐枕头和老蔫早点吃午饭,把麦秸用水浸一下,下午早干活儿。

枕头是个闲不住的人,他看看离吃午饭时尚早,就想到山会上看看热闹,他拿出仅有的零钱给老蔫,说等鞋拔脸来了,为他买两碗疙瘩汤,他要到附近转转,老蔫迷迷糊糊接了钱,又打起瞌睡。(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王胜波,山东莱阳市人,1954年生,曾在烟台市农行、农业发展银行工作,经济师职称,现已退休。酷爱读书,略通古诗词。愿与书为伴,乐享人生。已有多篇文章刊发在《金融文坛》杂志、中国金融作协微信公众号、中国金融作协山东创作中心微信公众号、齐鲁壹点号“海岛寻梦”专栏。其中《潇潇秋雨中,我见到敬爱的周总理》获492.4万人次阅读量。

壹点号海岛寻梦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