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身上爬了很多白蚁(梦见女人爬在自己身上)

  • 作者:admin
  • 解梦
  • 时间:2021-10-31 06:20:13
  • 18人已阅读

本故事已由作者:紫铱步步,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夜色如墨汁,没有一丝杂色。

月华掩藏在乌云背后,只露出一角淡淡的,诡异的光。

一间破败不堪,灯光昏暗的房间,有一只毛色纯灰,眼睛通红,头上顶着孝巾,前爪抓着一大摞白纸的兔子。

我从睡梦中醒来,四周黑漆漆的,我摸摸额头,冰冷的一层薄汗,扑朔迷离的怪梦,使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解梦记载,梦见掉牙,亲人身体抱恙梦见自已身上爬了很多白蚁;梦见牙龈出血,血亲中有人死亡;梦到捡钱,钱财丢失……而梦到兔子则有血光之灾。

“嘭,嘭,嘭梦见自已身上爬了很多白蚁!”

猛烈急促的敲门声骤然响起,紧接着传来男人的痛哭声,“青乌一……你快出来……”

只听“噗通”一声,就在我推开门的刹那间,苏鸿辉双膝着地泣不成声,“青乌一,你快救救我媳妇……还有我那未出生的儿子。她……她们好惨啊……”

悲痛欲绝的他,越说越激动,“嚯”的从地上站起来,不由分说的拽着我胳膊,朝他家的方向赶去。

2

桃花坞苏家。

白明玉浑身是血的瘫坐在梨花木椅上,她的双手被反绑在椅背上,头软绵绵的倒向右侧,瞳孔放大。

最恐怖的是,她的怀中抱着一个男婴,已然失去了生命气息。

“啊!”苏鸿辉禁不住的嚎叫起来,“媳妇……小宝……!”惹得两位老人跟着痛哭流涕。

“究竟是谁对白明玉下此毒手,甚至连她未出生的孩子也不放过,真是惨绝人寰。”我陷入沉思。随后,询问她的家人们也不得其果,迫不得已只能慢慢查找线索。

第二天天刚亮,苏鸿辉不顾我的劝阻,强行给白明玉和他的孩子出殡。

十六个杠夫抬着盖有绣花锦缎棺罩的大棺,亲朋好友嚎啕痛哭,尾随棺后排出了十几米长的队伍,鼓乐班子吹吹打打,好生风光。

我三步并作两步赶到棺材的前面,拦住了出殡的队伍。后有诸多禁忌,出殡中途不能停棺,落棺。俗话说,一停停三年,如果出殡途中,棺材一停,这家人的气运,子孙的繁衍,都会停滞三年。

冒失的举动惹怒了苏鸿运为首的送殡队伍,其中一人揪住我的衣领,火冒三丈的把我推到路边。

“青乌一,这中途停棺的禁忌你也知道。你明知故犯,是想看我们苏家人的笑话吧!恐怕青乌三老爷子在的时候,也不会任由不胡作非为,你若再阻拦,别怪我不客气!”

“就是,就是!”旁边围观的人也附和着,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唉!”我无奈的摊开双手,“我拦棺材是要告诉你们,你们不必往蝴蝶谷去了。这棺中之人生前无辜被人杀害,怨气滔天,天地难容,必无葬身之地,抬到蝴蝶谷还得再抬回来,你们不如听我一声劝……”

原本他们就对我拦棺之事心存怒火,此时听到我说,“天地难容,死无葬身之地”,当下气不打一处来,不待我说完,五六个人抬着我,直接扔在了沟渠里。

望着渐渐远去的送殡队伍,我顾不得全身疼痛爬起来,尾随着他们赶往蝴蝶谷。到达后,便看到了墓坑内诡异的一幕。

只见事先挖好的墓坑里,密密麻麻爬满了蠕动的白蚁,将整个墓坑填得满满当当,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这……这!”

拥挤的白蚁让苏鸿运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盯着墓坑,不知所措。

“是不是这墓坑正好挖到蚂蚁窝了梦见自已身上爬了很多白蚁?”有人推断。

立刻有人反驳道:“不可能。你见过哪个蚂蚁窝有这么多蚂蚁?”

“是啊,这么多蚂蚁都聚集在墓坑里。可是,墓坑外面一只都没有,真邪乎门啊!”有人附和着。

“……”孕妇去世婆家大肆操办葬礼,入土时翻出蚂蚁窝让人大呼不好。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不断的议论着,也没有得出结果。

“鸿辉,你看是不是此地的风水不好?”人群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提出疑问。苏鸿运眉头紧锁,摇摇头,“不可能!这地方是我特意找王爷爷看过的。昨夜挖墓坑的时候,里面不仅干干净净,而且还挖出了五色土,绝对是一块风水宝地。谁成想,一夜之间竟然会变成这样?”

他的话让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后来,他们一合计,决定找王爷爷来瞧瞧。

半小时后,王爷爷赶到,探头看向墓坑,便深深的皱起眉头。片刻间,摇头叹息道:“白蚁满穴,地气已泄;白蚁食骨,后代贫苦。此墓坑不宜再用,需另找穴位。”

他拿着罗盘转了一圈,当即选了一块空地。众人七手八脚的开始往下挖。不多时,墓坑成形,棺材下落。但是,就在要填土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

原本干燥的墓坑内,突然间渗出水来。那水很邪门,不似泉眼在往外喷涌,而是从整个坑底滋生出来,均匀,悄无声息的没过棺材底部。

王爷爷大惊失色,急忙吆喝众人,“快……快……快抬上来。”

人死后是不能埋在阴暗,潮湿等地的,更何况是在水中。于是,众人手忙脚乱的把棺材从墓坑拖拽出来,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王爷爷,似乎在等他拿个主意。

他满脸纠结,垂首沉吟半响,“我给你媳妇寻的这两处穴位,都是吉穴。我猜想,可能是宝地不葬无福之人,你媳妇福薄,受不住,不如寻一处薄地下葬……”

“胡说八道!明玉她年纪轻轻便被人陷害,是上天对她不公平,她怎么可能无福享受?既然在人间没让她享福,一定让她享尽荣华富贵……”不待王爷爷话毕,苏鸿辉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气的他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这等怪事我是第一次碰到,你觉得我胡说八道,那你另请高明吧!”说完,直接撂挑子走人了。

最后,苏家的几个亲戚经过商议,决定不再找风水宝地,直接埋到老鸦岭,那里是村里的聚集地,有许多坟墓。

苏鸿辉让杠夫抬着棺材,领着浩浩荡荡的送殡队伍赶去老鸦岭,寻找空地,挖墓坑……谁曾想,刚挖好准备落葬,那棺材竟然抬不起来,重的像块铁坨子,任凭大家使出吃奶的力气,难以动它分毫。

这就是尸压棺,死后压棺是抬不动的,通常道士作法是没有用的,只能平复他的怨念,了却心愿,才能入土为安。妻儿离世他大肆操办葬礼,16个杠夫抬不动棺材警醒他办错事。

“鸿辉,这事有点邪门!你还记得咱们来的路上,青乌一拼命阻拦说过的话吗?我看咱们是打错人了。”

我正在琢磨,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回头一看,一个愁眉苦脸的男人,正在跟苏鸿辉说话,心中不禁暗笑,终于想起我了。

苏鸿辉显然对之前的冲动懊悔不已,沉默片刻,便大手一挥,“走,我们去给青乌一赔礼道歉,求他把这事给破破……”

听到这里,我就偷偷摸摸的开溜了,让他们吃点苦头,找不到我。

3

桃花坞三间茅草屋。

“青乌一,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听你的劝告,我带着他们给你赔罪了!”他指着身后的几个人,赫然便是那天把我丢进沟渠里的那帮亲戚。此时,他们低着头不吭声,好似做错事的小孩。

“麻烦你替我苏家做主,给我拿个主意,一切都悉听尊便,还请你不要计较!”他再次弯腰作揖,一副虔诚的模样,让人不忍拒绝。

“算了!”我摆摆手,“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说着便从怀中摸出一张写满红字,递给他,“回去将这张贴在白明玉的棺材上,再开棺,将她的尸体抬出来,找张破草席裹住,用枯草绑住,抬着她围着蝴蝶谷走,走到哪里草绳断了,就挖地埋了。”

“还有,切记坟头不得高于地面,不得祭祀,不得立碑。随后我为她平怨,赶紧去吧!”

苏鸿辉站在原地,表情复杂的看着我,“青乌一,明玉生前没享福,怎么能草席裹尸?还不准祭祀?还有没有其他法子?”“有!”我不急不慢道:“一是,抛尸荒野,日晒雨淋,鹰食狗啃。二是,将用火烧掉,骨灰一洒,任风吹散。这两个法子,你随意选一个?”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显然是这两法子都无法接受。沉默片刻,便拿着黄符离开了。

没过多久,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哭丧之声,我猜测是苏鸿辉他们抬着棺材回来了。

我出门一看,外边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大家交头接耳,满脸好奇,估计是对草席裹尸议论纷纷。

“青乌一,非要这样做吗?已经抬了三个小时,草绳愣是没有断。”

苏鸿运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看着我,充满疑惑,似乎对我的话语持怀疑态度。

我朝他点点头,吆喝其他人把草席打开,“这衣裳不行,得换。赶紧去找个破烂的衣服给她母子换上。”

苏鸿辉迟疑的看着我,嘴角哆嗦了几下,红着眼眶,二话不说就从旁边的邻居家拿了一件有很多破洞的衣服,给白明玉穿上,“明玉,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我一定把真凶找出来,替你报仇……”

葬经讲十不葬:一不葬粗顽块石;二不葬急水滩头;三不葬沟源绝境;四不葬孤独山头;五不葬神前庙后;六不葬左右林囚;七不葬山岗缭乱;八不葬风水悲愁;九不葬坐下低小,十不葬闹市街头。

这些他们都懂,所以抬着白明玉的棺材净挑偏僻的地方走,道边的草坪,人烟稀少的公园,想给她找个清静的地方。一连走了十几公里,那草绳被拉的细长,结实的跟牛筋似得,就是不断。

“你们走大路,往热闹的地方抬。如果不听我的,就算抬到天亮,这草绳也不会断。”

虽然苏鸿运极不情愿,但还是按照我说的去做,抬着棺材往村口的闹市去,刚走到十字路口,草绳“嘭”的一声崩断,白明玉直接掉在地上。苏鸿运当场就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抓着我的裤腿呜咽着。

“青乌一,十字路口怎么可以葬人,这里整日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我媳妇她若葬在这里,如何能安息?青乌一,你能不能再想个法子?”

我把他拉起来,安慰着;“你媳妇葬在这里是天意。从她被万人踩的那一刻起,我会利用这段时间帮你找出真凶,替她报仇。否则,她怨气冲天,定会危害整个桃花坞,你听我的……”

他哭了好久,才勉强同意挖坑将白明玉埋下去。

4

深夜,黑暗中似乎有一双眼睛,在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盯的我会浑身打颤,寒毛直竖。

“哇哇……”

一个婴儿的哭声突兀的响起来,好像从四面八方传来,又好像从我的头顶传来,隐约觉得头顶上有悉悉索索的动静。我慢慢的抬起头,只见在我头顶上方的树枝上,坐着一个婴儿。

我猛的打了个哆嗦,想要逃离。他却抓着我的裤脚,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跑到哪里,他跟着我到哪里。

我们跑了半天的圈子,说明他不想害我。可是他为什么缠着我?是太寂寞了想找个人逗乐子?或者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想找我帮助?

“哇……哇……”

正当我思索着,他又突然哭起来,竟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悲伤,十分难受和心酸,很想跟着他大哭一场,“别哭了,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需要我帮忙吗?”

话刚说完,他立马停止了哭声,点点头,转身朝黑暗中走去,走两步就回头看看我。我跟着他来到了村口的十字路口,那里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幽兰色荧光,赫然便是白天埋葬白明玉的地方。他指着地上,做出一个往外挖土的举动。

我从旁边顺手抄来一柄铁锨挥汗如雨的挖起来,不一会儿就露出一卷草席。

我把它小心翼翼的卷开,白明玉和小孩的尸体显露出来,仔细的检查尸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搞不明白婴为什么带我来挖坟墓。

心有不甘,便重新开始检查,忽然发现在白明玉的右手指缝里露出一丝灰色的布头。我便好奇的去拉扯,谁知被她捏的紧紧的,生怕被别人夺去。

我慢慢掰开她的右手,灰色的布被她捏成一团,打开它,居然是长袖布衫的一块。而且这种灰色的长袖布衫还是我非常熟悉的,难道传言都是真的,我难以置信的望着白明玉,心里充满深深的厌恶……

5

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苏家儿媳白明玉与公公苏红军的恶劣事迹,半年前在桃花坞就传得沸沸扬扬,不管他们怎么辩解,都难掩众人之口。

渐渐的,索性任由他们乱嚼舌头根子,只是苦了白明玉,肚子里还怀着孩子,整日以泪洗面,丈夫苏红军虽然对她关怀备至,但是眼神中却充满冷漠,让她度日如年。

现如今,白明玉右手紧紧攥着的灰色布条,正是苏红军经常身穿长袖布衫的布料。手握有利的证据后,我决定让苏红军受到应有的惩罚。

夜晚,我独自一人找到苏红军开门见山的质问他时,他居然满口否认,显然在我的意料之中。当我拿出灰色布条时,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充满震惊。

“苏叔,现在证据确凿,你还不打算承认吗?”

我步步紧逼,想要攻破他的心理防线,对于这种十恶不赦的人,没有丝毫的同情。

“我……我!”他支支吾吾,只听“噗通”一声跪在我面前,“青乌一,你叔就是再混蛋,也不会做出这种败坏伦理道德的事情来,我和明玉是清白的,这都是他们瞎传的,明玉的和我毫无关系……”他说着呜呜的大哭起来。

“你和白明玉的事绝非空穴来风,为什么乡亲们不去谣传李家王家,偏偏谣传你和白明玉,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事到如今,苏叔,你就承认了吧,也好告慰白明玉的在天之灵。否则,她死不瞑目,现在做也肯定不会放过你!”

被我抓住把柄还不承认,苏叔的苦肉计在我面前丝毫不起作用。他紧紧的抓着我的双腿,用力摇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都是我那老婆子惹得祸!”他红着眼睛,狠狠的说道。

“半年前的中午,明玉在厨房做午饭,突然她的围裙松开了,碰巧我经过厨房,她让我帮忙系上。我不忍心再拒绝儿媳,就上前帮她,谁知……”

“谁知,鸿辉他妈妈就进来了,不由分说的上前一个巴掌直接抽在了明玉的脸上。”

“真是作孽啊!”苏红军沉浸在痛苦的回忆里,诉说道:“此后,她逢人便说,时间久了我也懒得辩解,只是苦了明玉,她是个好孩子。没想到,我的孙儿还没出生,她们母子都被人杀害了……”

他越说越伤心,嚎啕痛哭,我不得不将他搀扶起来,选择相信他。既然苏红军不是凶手,那么是谁如此憎恨白明玉?我陷入沉思。

6

“白明玉!”我轻声的呼唤着,让她安静下来。她停止跳动,满眼诧异的看着我:“青乌一,你……”

“你不用惊讶,我们青乌家族的本事,咱们全村人都知晓!你现在告诉我是谁害了你,我要替你报仇,讨回公道。”

“呜呜!”我刚说完,情绪失控的在地上团团转,边转圈边诉说:“公公苏红军他人很好,我和他都是清白的。自古婆媳难相处,从我嫁进苏家的那天起,我就听从娘家的话,在苏家小心翼翼,唯恐出错,不落下把柄,让别人说三道四,争做一个贤惠的媳妇。”

“但是,婆婆麻翠花处处刁难我。”说到这,她猛然停止,仿佛戳到了内心最痛处。顿了顿,接着讲道:“她到处给我使绊子,我只能忍气吞声,一忍再忍,不和她正面冲突。她却说我不守妇道,不懂礼数,有意躲着她,不尊重她,直到她碰见……”“碰见苏红军帮你系围裙!”我打断她,抢先说道。

“恩!”她诧异的点点头:“是苏红军告诉你的!唉,都怨我,是我当初非要让他帮我。从那以后,婆婆对我是变本加厉,根本不把我当作苏家儿媳,甚至还逼着苏鸿辉和我离婚,只是他不同意,我和公公的关系也闹得很僵。婆婆,老公苏鸿辉,公公苏红军,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我都无脸面对。”

“可是,这些都与我儿子无关!”她身体颤抖着,充满怒意,儿子是她身上的逆鳞,容不得别人侵犯,即使最亲的人也不行。

“究竟是谁杀害了你们母子?”我从怀中拿出灰色的布条:“还有,这个是怎么回事?”

“是……是!”她盯着我手中的布条,歇斯底里道:“是麻翠花。”她说完后,气的全身不停的颤抖着,仿佛要把这个人千刀万剐。

“麻翠花?”

居然是她的婆婆麻翠花。我手中的布条明显是挣扎中撕下来的,难道是苏红军和麻翠花合伙将她们残忍的杀害,但是苏红军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想不明白,便开口问道:“既然是麻翠花杀害了你们母子,那你临死时为什么紧紧的攥着公公苏红军的衣服布料?”

“我……我不知道!”她怔怔的看着我;“我时的前一晚,当时我老公不在家。有人闯进我的卧室,在挣扎中我撕下了这条布料,没想到却是公公苏红军的。”

“这……这绝对不可能!”她坚定的摇摇头,似乎不相信这一切。我更是搞不明白,关于白明玉去世的当天晚上和前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切都是个谜。

“我会替你报仇的!”自己心中默默的说道。

7

是夜,天色格外的阴沉,透露着不安宁,村中央的三棵大槐树下。

“麻翠花,我们桃花坞怎么会有你这种人面兽心的女人。”

对于这种视亲情为粪土的女人,我直接喊出她的名字,懒得和她多说一句话。

“青乌一!”她不怒反笑,镇定的看着我:“你这样平白无故的冤枉你麻婶,这可不是你们青乌家族的做事风格。你爸青乌二在的时候,也不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凡事都要讲证据!”“麻翠花,你甭拿青乌家族的大帽子来压我。我们青乌家族行得正坐得端,不用你来指手画脚。只是有些人,敢做不敢当,丝毫没有人性。”

麻翠花的强词夺理,拒不承认皆在我的意料之中。这种女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除非你拿出让她莫口难辨的证据,她才安心。

“你也别指桑骂槐,阴阳怪气的在这里和我说话。我还是那句话,你没有证据就不要乱污蔑人,都是乡里乡亲的,往后还要相互照应,做人目光要长远点。别听见几句闲言碎语,就被人当枪使。”

“好了!”她转身就要离开。

情急之下,我大喊:“白明玉你还不出来对证!”

吓得麻翠花刹那间回过神来,惊慌失措的看着四周,眼神中充满忌惮。过了一会,她见四周静悄悄的,毫无动静,便笑道:“青乌一,你拿骗小孩的把戏来吓唬你婶子,亏你想的出来。”说完转身又准备离开。

“青乌一,快……你别让他跟过来!”麻翠花慌里慌张的拽着我的衣袖,哭出声来。

“麻翠花,我控制不住他啊!”我心里暗自讥讽,恶人自有小鬼磨,“除非你把知道的……”

“我说……我说!”她抢先道,用手指了指面前的,颇为忌惮。

“好,那我试试!”我点燃一柱香。

“麻翠花,你只有一柱香的时间。如果你有所隐瞒,到时候我也保不住你。”我威胁她道。

“好好!”她满口答应着,待情绪稳定后,缓缓的开口道:“自从白明玉嫁进我们苏家,丝毫没有尽到一点做媳妇的责任,对我这个婆婆也不尊重,见我跟耗子见猫似得,跑的比兔子都快你说气人不气人……”

麻翠花口若悬河的抱怨着,把白明玉说的一无是处。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不耐烦的阻止道:“麻翠花你说重点,还有……”我拿出一块灰色的布条询问道。

“这……!”她看到布条后哑然失色,沉默半响后

“所以,第二晚上,你就害了她,还有你那未出生的孙子。麻翠花,你的心肠真够歹毒的。”我打断她,破口大骂道。

“不,不!”

她摆手否认道:“原来我只是想报复下。谁知,我表哥说,留着也是个祸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免得以后找我寻仇!真是猪油蒙了心,瞎做糊涂事。”她居然表现出了一丝悔意。

“麻翠花,恶有恶报,你和你表哥的所作所为,必将受到报应。”我本打算亲身替白明玉报仇,随后又放弃了,把这个机会留给白明玉她们母子。

“你走吧!”我淡淡道,“还有你表哥住在那里?”

“他叫马志远,杏花村的先生,一直住在玉凤大道25号。”麻翠花边跑边说道,生怕鬼婴跟过去。

“白明玉你的死,还有你儿子的,都是麻翠花和他的表哥马志远所作所为。我把你招出来,是想让你亲自报仇,能化解你心中的怨念,入土为安,转世投胎,来世嫁个好人家。”

“青乌一,谢谢你!”她说着就跪在半空中,泪雨如下,惹得哭个不停。

“起来吧!你带着他一起去吧。记得报完仇就回来,我给你们超度,转世投胎。”

“谢谢你!”

刹那间,她和儿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8

第二天,麻翠花便惨在家中,她去世后如同瘟疫一般席卷了桃花坞和杏花村,大家都议论纷纷,由于生前没有留下好名声,说他们死有余辜,遭到了应有的报应,真是大快人心。

我瞒着苏家人,偷偷把埋葬于闹市中的白明玉母子挖出来,找了一块风水绝佳的位置落葬,让她们入土为安,使她们母子来世平安。(作品名:《婆媳奸》,作者:紫铱步步。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