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被狗抓伤流血(梦狗咬自己什么预兆)

  • 作者:admin
  • 解梦
  • 时间:2021-11-04 11:30:14
  • 24人已阅读

以前我没得选梦见自已被狗抓伤流血,现在我想做个人。

大概是因为丧尸题材的游戏玩得太多、影视作品看得太多梦见自已被狗抓伤流血,我已经不知第多少次梦见丧尸了。但我并不会因为做了噩梦,就舍弃在丧尸作品里让自己肾上腺素飙升血脉喷张的视觉享受。

在不考虑伤亡的前提下,全副武装的军队有能力镇压丧尸威胁,不会像大多数丧尸作品中为了剧情效果表现的那么费拉不堪。

恐惧源于火力不足

可是一旦这样的危机爆发,即便我做了万全准备,也没人保证我是不是那“不被考虑的伤亡数字”。假如我真的被感染了,我就必须面临那俗套的生死抉择:

提前终结自己的生命,避免伤害他人的可能性梦见自已被狗抓伤流血;或者找个无人的地方躺平,任凭丧尸病原体侵蚀和摆布自己的全身。

最不幸的情况下,我活在电影《惊变28天》或《僵尸世界大战》的世界观里,变成丧尸只需十几秒,连思考这种问题的时间都没有。

《僵尸世界大战》人类被咬变成丧尸需要12秒

《惊变28天》里的丧尸,更像是感染了狂犬病的人类。他们不会胡乱咬人,只是感染后大脑受损失去了理智,才狂暴地攻击健康人类。

电影中没东西吃饿死的丧尸

《惊变28天》给了后续的末世丧尸作品以启发,例如《求生之路》、《消逝的光芒》与《最后生还者》,设计的都是非传统意义上的丧尸。

这些丧尸从生理角度来说还是“人类”。他们没有死,只是受到感染的控制与折磨,被幻觉或饥饿驱使着咬人。受到攻击时,他们残存的人类意识会在一瞬间回光返照,让他们抱头求饶;可惜不下数秒,聪明的智商就被赶下高地了,他们又会不顾一切地扑上来。

《最后生还者》中大脑长蘑菇的“循声者”,仍有抓挠脸上真菌块抵抗寄生的本能

在承受肉体痛苦的同时,无力获得肉体的掌控权,说不准还会饿死,这样赖活着,不如一死了之——我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

但我还是有苟且偷生赌一下的权利,比如,赌自己的感染方式很特别,变异之后能在感染者的新生态系统中站得高一点。

《生化危机》中臭名昭著的保护伞公司,原计划是使用病毒增强人的体力与智力等机能。然而在发现病毒及其衍生物能把人变成丧尸或更可怕怪物的副作用时,反派的野心跟着病毒一起变异,“生化危机”的肆虐便成了不可避免的事。

不过随着系列时间线的推演,反派势力对感染者“可控”的需求越来越高。只要我有万里挑一的幸运,总有一些感染形式,能够让我保留意识与身体操控权。

《生化危机8》的“武举人”海森伯格,外表完全看不出感染迹象

不只在《生化危机》,拥有人类意识的“可控”感染者,是被丧尸作品陆续接受的元素之一。这些感染者会不可避免地牺牲设定的科学与严谨,却也增强了剧情与世界观的可塑性。

像是《虐杀原型》系列的黑光病毒,催生出了拥有人类外表的病毒原型体“艾历克斯·默瑟”,它不仅有超人般的力量,还能通过触碰感染任何人,制造出留有原本意志与记忆的弱化版本的“自己”。

能够杀死默瑟的恐怕也只有原型体

拥有自我意识的感染者,借助变异赋予的能力自成一派,作为第三方阵营,打破人与尸二元对立的界限。若是有幸成为这个阵营的一员,虽然可能再也回不到人类社会,至少还能留下作为人的自由意志,比变成行尸走肉要强上百倍。

于是,在丧尸生存游戏《明日之后》的资料片《半感染者》上线后,我本着找寻另一种生存方式的想法,看看在另一个丧尸世界观下,我被感染时有没有得选。正如资料片其名,游戏更新了人类与感染者的中间形态兼第三阵营:半感染者。

半感染者类似于RPG游戏中的第二种族,创建人物时即可选择。我扮演的人物度过新手教程、从尸潮中逃出生天后,游戏会随此前的选择产生两条世界线:“我”毫发无伤,作为正常人类活下去的世界线;“我”不幸被丧尸抓伤,受到感染,开始出现变异征兆的世界线。

接受了“治疗”过后,“我”变成了半感染者,皮肤与头发化为毫无生机的白色,皮肤下方的血管则露出被感染血液的蓝色,一只眼睛也变了色,走路的样子毫无生气,左肩上还长出了一朵硕大的蓝色寄生莲,帅气逼人,就是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

路人见了都要吐槽我一下

而《明日之后》归根结底是一部生存游戏,半感染者仍要去食人间烟火。“我”能够像人类一样享用佳肴填饱肚子;虽然说起来很恶俗,但“我”也能像人类一样正常排泄。我并不知晓这些设定是故意为之还是单纯的疏忽,但感染之后还能活得有个人样,理应是值得欣慰的一件事。

“我”依旧保留了使用枪械与载具的能力。舍弃了人类肉体与“健康值”的限制,“我”再不用惧怕被一道小伤口感染中止了整个人生的风险,放到丧尸末世中,已经称得上降维打击。

与此同时,病毒还改变了“我”的身体能力,移动速度、身体强度与恢复能力都得到了强化。拜肩上有如浮游炮般的寄生莲所赐,“我”也获得了一些超能力。

在“我”的意志想要迫切攻击眼前的敌人时,寄生莲便会向敌人吐出孢子,在敌人的胸前催生出一株寄生幼芽。持续攻击,幼芽会吸收更多孢子,成长为一朵寄生花苞,子弹打在上面,不仅让我像捏气泡垫一样感受到某种出自本能的快感,爆出的伤害数字也令我满意。

成熟的寄生花苞会吸收敌人的肉体,甚至某些怪物的特殊能力,吐出“我”能够主动吸收的孢子,让感染者的强大力量为“我”所用。

吐出毒液攻击敌人

然而我们又要回到《明日之后》是一款生存游戏的前提,“我”不会因为获得了这样的能力,就像《虐杀原型》的主角一样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力量必须付出代价,半感染者也有自己的苦衷。

半感染者的“健康值”被替换成了“理智值”,理智值归零时,半感染者就会失控变成感染者,误伤身边的人类伙伴。在战斗中,寄生莲的活力无时无刻不在衰退,衰退到一定程度时,寄生莲便会吸取“我”的理智,若是不注射安定剂之类的药物,迟早会沦为与敌人无异的嗜血怪物。

作为半感染者,“我”也无法使用人类的强化与恢复道具。理想情况下,敌人不是很强,“我”尚可以战养战,吸取敌人的孢子,回复生命值与寄生活力;倘若敌人过于棘手,“我”只好脱离战斗等待寄生活力恢复,远不能为所欲为。

不过,在《明日之后》的预告片与已经实装的主线剧情中,我看到有一部分精英半感染者,具有更强大的的能力,身体的部位可根据自己的意志,变异出更多的手臂、刀刃或触手。

更令玩家感兴趣的是,他们平常能够恢复人类时期的正常外表,仅在战斗时露出他们最凶神恶煞的一面——这为半感染者回归人类社会的可能性带来了希望,也让我愿意守候并见证半感染者的最终命运。

就连寄生莲都能隐藏起来

在目前版本的《明日之后》中,出于游戏性的考虑与体验新版本的需求,半感染者可以变回人类,只是要消耗部分游戏内资源,且有一定的冷却时间。比起其他丧尸游戏中被感染就等于被宣判死刑的常见套路,《明日之后》至少让我们有得选,换一种不做人的活法,获得超越人类的能力与截然不同的体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