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在岸边玩(梦见自己在水里玩)

  • 作者:admin
  • 解梦
  • 时间:2021-11-15 12:55:36
  • 15人已阅读

罗国雄(乐山)

下游

从沿江高速开车回家

过最险滩道士观时

不自觉放慢了速度

唯有不远处的江水

心无旁骛地奔流

眼睛里好像只有下游

到家了梦见自已在岸边玩,脑回里突然出现

左右我梦见自已在岸边玩,空气一样占据了我的

那两个字,像一直没有

饶过我的远方

打水漂

湖水醒来,看见几个孩子

在岸边玩打水漂的游戏

她的绿眼睛就会发亮

扔向湖面的石子

只有一颗像昨晚的落日

那表情像是哭过,针尖上走路的水

瞬间也有了归宿。扔出去的天空

渐渐蓝了,蓝得像一个孩子的背影

顽皮的声音里雀跃着柳叶儿的萌芽

涟漪之花一朵接一朵绽开

和几只叫不出名字的小鸟一起

推搡着风,掏空了眼睛里的流水

折翅误入歧途,与我渐生倦意的影子

相逢,时而飘起一串惊呼——

“湖里有鱼像长了翅膀,

带着谁的童年在飞!”

一群羊领着春天在湖心岛上吃草

没有船能够接回那座小岛。湖面上的浮物

即使咩咩地叫着,也拒绝回到羊群中间

像无人可以安慰的石子,扔出去了

即便会沉下去,也要在网住了昨天的

这片湖水里,和自己的灵魂照镜子

夜幕降临,月亮越来越小

石子一样掉进湖里,没有溅起一朵水花

就不见了。像异乡漂泊的我

脸上徒有荡漾的皱纹

在一片往事的湖里梦游

因此而满,因此而空

烧干了一个大海的想象

听雪

雪下在遥远的北方

三千里想象全都白了

连声音也是柔软,花白的

仿佛隔壁邻居的说话声

整夜都在我枕边掏耳朵

塞了厚厚一床野棉花

一张纸醒来

羽毛扫着寒风

清晨已没有秘密

一个女诗人,“在雪中

抱住一个满头白雪的人

喊他:亲爱的,亲爱的……”

落在我头顶的雪是那首诗的遗址

它已经累坏了,想继续睡

继续在梦里气喘吁吁

玩数数

他刚满八个月,长了第一颗牙

还没学会说话。试着绽放的一双手

十个指头的欢唱,像清晨的鸟鸣

在他的世界里过家家,捉迷藏

时间仿佛长了翅膀。顺着风数过去的

是一条河流,浪花眨巴着乌溜溜的黑眼珠

房间里弥漫着,还没有被任何人碰过的

初春的气息,足够他亲爱的肺

找到嫩绿的呼吸

三角梅怦然心动。跳窗而入的阳光

挤进了一加一的游戏

花床单上坐着的红苹果

有新鲜得不曾面世的干净

如青豆不曾剥壳

荷叶上的露珠不曾摔跤

眼睛里有一个蓝天的倒影

正全神贯注地飞。从零开始数

只要还没有到十,就还是时光的

那条漏网之鱼,或许能将

这短暂一幕的诗意,一网打尽

数着数着,有时候会数出太阳

有时候会数出月亮

有时候会数出星星

唤醒我生命的一片光

穿墙术

从马边回乐山

进了城,到小区门口

发现一只蚊虫跟我同车了

好几百里山路。我下车

它跟着下车。走进花园里

才知它是鞘翅目的萤火虫

身体透亮,哗哗地流放光芒

像是动用了群山的合唱

直到女儿把它关在门外

凌晨醒来,见它在我床边飞

嗡嗡地打量世界的样子,像极了

女儿小时候,有穷人的自尊:

“爸爸,你不能抛下我。”

瞬间,山里的白月光

仿佛获得了穿墙术

再也捂不住了

从我身体里、心里

全都跑了出来

如影随形

第一人称,在操场上跑风那么随意,不需要有人鼓掌

第二人称加入,和我肩并肩最美好的年华在跑道上开花

第三人称,像一盏灯笼在须发皆白的雪夜,与爱如影随形

即使离开了自己,也能在十字路口跟第二人称邂逅,再问一声好

徒留第一人称,在偌大的操场追着过去,狂奔

无数的雪花也在赶来的路上

昨晚下过雪吗

早间新闻播报的雪

被环卫工人扫走了

城市空余茫茫留白

上午去看一位朋友

住在城郊。七拐八弯

路过一片菜地,车停了

朋友招手,一大把小葱

青翠欲滴。眼睛里恍惚有雪

在追赶阳光,让我心跳加剧

不远处,东倒西歪的农舍

像羊群,对天边的云说:

“昨晚,我梦见你回家了,

无数的雪花也在赶来的路上,

像星宿,不分轻重地砸下来。”

乐山大佛有一个未出发的身体

青衣江、大渡河、岷江

三条还俗的河流来回扯

都没能够把夕阳拖垮

天空在照镜子,流水如云

有多少条腿在支撑着它走呢?

如果它把浸在江水中的一些脚

拔上来,就能沿着九曲栈道

载酒时作凌云游——

偶见深水下,淤泥中

有它羞于承认的泪水

乐山大佛有一个未出发的身体

吸沙船错过了饭点,提前咽下了落日

黄昏来临,白鹭敛翮,稻粮入仓

种当归的人,有一个脚印

在岸边,忘了收割

想要起身时,天色已晚

只能携手流星,点燃三条江以后

去下游浮舟,慈航普度流水的来世

依靠彼此的清澈取暖。抛开生死

山行水宿,以梦为马,醒来发现是在做梦

身后紧跟着一尊如影随形的大佛

可镇心里的大海,不让危险的深渊上岸

西坝窑

我离开的时候

民窑还没有建好

为了不听见哭声

我送了邻居孩子

一个奶嘴

我回来的时候

宋朝刚刚过完

长大了的孩子,端着

玳瑁釉的倒流酒壶

“来,叔叔喝水!”

他的妻子在给灶里添柴

怀里抱着喊饿的孩子

早已泣不成声

一碗水

一碗水睡着

安静是故乡的命

考验爱端得平不平

雨下了一夜

等船的人松了一口气

一碗水收下淅淅沥沥的雨

如领养了一大群孩子

春天是一尾芙蓉鲤

两条路,只要有一条活着

梦,就会摇晃

一碗水洗过的小镇

那么干净,那么美

碗边,母亲坟上的花开了

一朵流云掉进了碗里

一碗水醒了,而我的童年

生米煮成了米饭

一碗水,熬干了

回忆的青灯下

母亲眼里的一滴泪

风怎么吹,也吹不干

如今,我端着异乡的碗

一条玻璃江并未衰老

却长满了皱纹。只能空想

一碗水里孤独的蓝天

【注】一碗水,地名,位于重庆渝北区两路镇。

静电

一个诗人死了

他写过的诗

躲在档案馆三楼

的一个角落里

看不见翅膀

但是,在飞

仿佛空气驮着尘埃

到一片小树林里静坐

光芒退去,起伏的心跳

需要一把椅子背靠着看星星

偶尔释放出一缕静电——

“我们已经死很久了,

再也无需忍受,

人的指指点点。”

【作者简介】罗国雄,男,1970年代初生于东坡故里四川眉山市,现居四川乐山市,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民刊《诗行》主编。诗作散见《人民文学》《诗刊》《人民日报》《青年文学》《星星》《草堂》《诗选刊》《诗歌月刊》《四川文学》《延河》《青年作家》《青春》《滇池》《诗潮》《绿风》《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报刊,入选多种诗歌选本和“中国5·12地震诗歌墙”,曾获《四川日报》文学奖,《诗刊》《青年文学》《星星》《草堂》《青春》等诗歌大赛奖和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现代诗铜奖。出版有诗集《幸福燕》《遍地乡愁》,主编《乐山百年新诗选》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