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在试穿新衣服(梦见别人试穿新衣服是什么意思)

  • 作者:admin
  • 解梦
  • 时间:2021-11-18 06:55:08
  • 20人已阅读

祸从天降梦见自已在试穿新衣服,缘起儿戏!

清明时节

南宋绍兴年间,杭州大方伯这个地方有个员外姓胡。他曾经在梅州做过一任知县,只因过于贪财好色,被上司罢免了职务。好在他自己并不在乎,因为这个官本来就是买来的,他家里金银堆积如山。

胡员外回到老家马上修建了豪华的宅院,还专门建了一座高高的绣楼,把自己的姑娘和儿媳妇都藏在里面,防范很严。(越是好色的人,对自己的妻女防范得越是严格!)

绣楼锁春

可是,任凭他千防万防,终于还是出现了意外梦见自已在试穿新衣服:就在他回到老家的第二年清明节刚过,绣楼上的姑娘和儿媳妇竟然双双出事了!

经过姑娘和儿媳妇的讲述,胡员外才知道了这件怪事的来由。

清明节那一天,姑嫂二人闲得无聊,就在绣楼上凭栏远眺。看着远处的人来来往往,踏春、扫墓,红男绿女衣袂飘飘、成群结队,两人十分羡慕。突然,小姑捅了捅嫂子,指着近处的瓦楞叫道,“快看哪,那里搭起了木桥,你我可以出去玩了!”

繁华的大宋

嫂子赶忙顺着小姑的手指看去,却哪里有什么木桥梦见自已在试穿新衣服?只有几根刚发芽的柳枝搭在瓦楞之间,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胡闹么?

嫂子一时失望,就调侃起了小姑,“哎吆,我的大小姐,莫非你是春心萌动了?整天地就想着那些越墙翻栏的艳事!年纪不小了,也不知道害臊!”话一出口,两个人顿时打闹成一团。

深锁闺中

末了,调皮的嫂子还用竹竿把柳枝挑到房下去了,声称要断绝小姑子的邪路!

小小的玩笑本来闹过也就算了,谁曾想,当天夜里,怪事发生了!姑嫂两人竟然同时梦见了一个身穿白衣的陌生男子。

动人心魄

怪事连连,胡府惊恐!

这个男子身材高挑,面目俊美,举止却是很不庄重。起初,他假装生气地责备姑嫂两人不该破坏了他的鹊桥,以致于他没法前去和佳偶相会,耽误了他的大好姻缘!继而,他又嬉皮笑脸地宣布,让姑嫂二人赔他姻缘,干脆一起做他的情人!

当夜,姑嫂二人在迷迷糊糊中,任凭这个陌生男子摆布,无所不至……(胡员外的儿子求学在外,所以儿媳也是独居。)

红杏出墙

胡员外了解了这些情况,直气得三尸暴跳,他那肥胖的大脸顿时涨成了茄子色!他气急败坏地命令姑嫂二人千万不可把此事说给外人听,以免败坏了他家的“清誉“!

同时,胡员外又指派了五个老婆子,严令她们晚上通宵不能睡觉,严密盯好姑嫂二人,如果见到什么风吹草动,立刻禀报!

老婆子

当天夜里,五个老婆子眼皮都不敢眨一下,一直瞪着眼睛盯着姑嫂二人。直到三更时分,她们突然一起迷糊了一阵。这一阵迷糊也就是半盏茶的功夫,可是,等她们清醒过来之后,竟然发现各自的头发纠缠在了一起,被结成了一个死扣。老婆子们吓得面面相觑,浑身乱颤。

就在她们手忙脚乱地试图解开头发的时候,一个尖细的声音从姑嫂的床上传来,“敢来搅扰我瓜州公子的好事?我看你们这些腌臜货是活得不耐烦了!回去告诉那个老不正经的,让他不要再管爷的事,否则就闹得他全家鸡犬不宁!“

老不正经

一直到鸡叫时分,老婆子们才解开了头发,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连滚带爬地跑去向胡老爷报告情况。

老胡一听又惊又怕,天还没亮,他就急忙派人去附近最有名的道观请法官前来驱妖。

瓜州公子,僧道斗法!

道士

道士们来了之后,高搭法坛,齐奏法乐,开始诵读《玉皇经》。从清早一直到夜晚,几班道士轮流念经,十分卖力。可是,等到谯楼上三更的梆子声刚刚响过,所有的道士又都突然迷糊了起来。

等他们再一次清醒过来之后,尴尬地发现,所有道士竟然全部被劈头浇了满身的溺水!(就是厕所里那啥,大家想必都能猜得到!哈哈!)道士们无颜再待下去,连夜收拾行李逃回了道观。

胡老爷

老胡这一下陷入了绝望之中,他命令所有家丁、奴仆入夜都不能睡觉,手持着棍棒在宅院四下里警戒站岗。女仆、婆子们全都上绣楼挤在小姐和少奶奶的房间里静坐。他自己也在厅堂里秉烛静坐,通宵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

整个胡府内外灯火通明,通宵达旦。

可是,让胡老爷感到绝望的是,每当夜里交过三更之后,全府上下又都会一起迷糊一阵,之后呢?姑嫂二人又都会在床上胡言秽语,分明是在干那啥事……

全府发狂

就这样,一直闹腾了半个多月。胡老爷想尽了一切办法,找过了能想到的所有僧道,也用过了一切偏方、妙法,竟然全都没有效果!那个“瓜州公子“越来越猖狂,后来竟然发展到大白天,当着众人的面就敢和姑嫂二人胡来!

这半个月里,胡老爷全家度日如年梦见自已在试穿新衣服;整个南宋朝廷却也是风雨飘摇,北方边境金军来犯。

高宗赵构

高宗赵构不听朝廷中那些主战派忠臣良将的建议,反而听信奸臣宦官的计策,派遣御史前去龙虎山请天师前来做法御敌。

夫妻密谋,暗室有眼!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另一边,胡老爷家里,却也并不全是毫无行动。主母夫人整天以泪洗面,有一天突然提出来一个建议,着实让全府上下都吃了一惊!她说,赶紧把大小姐嫁出门去,到了别人家,妖孽或许就找不到了!(潜台词却是,嫁到夫家,再出了事,那就与老胡家没有关系了!)

前来求亲

这样的建议,让家里的佣人们大吃一惊,却是对了老胡的胃口!他盘算起来,原先城西的张大户派人前来为他的三公子求亲,老胡没把人家放在眼里,只说让他回家等候消息。这一次么,就让媒人给他家回个信,让他家准备聘礼,明天就迎亲!至于理由么,嘿嘿,那就是媒婆的事了!

老胡两口子躲在书房里秘密商议,瞒过了阖府上下的仆佣,他们自以为得计,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谁知道,就在他们两口子沾沾自喜的时候,房梁上供着的“天地君亲师“檀木牌位突然就掉了下来,擦着老胡的耳朵砸到桌子上,老胡顿时血流满面!

陷入绝望

“老厌物,敢算计你家公子,夺我所爱?这次稍加惩戒,再敢胡思乱想,小心你们的狗命!“空荡荡的房顶回荡着尖细的嗓音,胡员外两口子吓得顿时瘫软在地上。

这一次的打击,对老胡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他当天就病倒在床!任凭名医名药伺候,他还是迅速地衰弱下去,眼见得头发胡子都花白了。夫人看事情不好,赶忙派人快马去200里外迎接公子回府,唯恐老胡有个三长两短。

时来运转,老胡有喜!

深陷迷雾

第三天,老胡水米不进,躺在床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喘气,时不时地痉挛一下,哼哼几声。就在他迷迷糊糊之间,突然看到一个白衣陌生男子走进房里。这个后生长身俊脸,却很是面生。

老胡正要挣扎着起身询问,那个男子突然一躬到地,十分恳切地说,“连日来在贵府上叨扰,十分惭愧!明天天师就要路过此地,我和你家的缘分也就尽了,特来道歉,望长者宽恕!“

老胡闻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眯着眼努力回想。年轻人见状轻声一笑,这尖细的笑声十分熟悉,一下子让老胡明白过来,敢情这个人正是“瓜州公子”!又惊又怒之下,老胡剧烈咳嗽起来,一口浓痰堵在喉咙口,憋得他胖脸酱紫色,手脚乱抽,眼见就要断气!

风姿绰约

瓜州公子见状也不惊奇,只是凑近了老胡的耳朵,轻声说了一句话,老胡顿时就平复下来,气也顺了,人也精神了许多!

这到底是什么妙诀法言呢?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瓜州公子只不过是说,“我从前乱你家女子,而今把舍妹还赠你做妾如何?我家妹子,年方18,容貌么,在下跟她站在一处那就是草鸡和凤凰的差距,如此赔复,你可愿意?”

老胡此时脑子转得飞快!合计了一番之后,他也不敢过于惹怒瓜州公子,再一看这小后生的面皮,莹白如玉,身材风流,不由得遥想起那个风韵旖旎的小美人来!如果真能……

簪花打扮

再说床边伺候的老夫人和一众丫鬟婆子,大家突然看到老爷手脚乱蹬,面色酱紫,顿时就慌作一团,以为胡老爷这就要驾鹤西去了!大家伙惊叫、嚎哭,顿时就像炸开了锅一般。

外屋的男仆们闻声也慌了手脚,有的跑去寻大夫,有的跑去寻僧道,更有一个老糊涂直接跑去寿材店,打算多订寿材、纸扎,私下里想狠狠地吃些回扣!

就在这时,胡老爷猛然翻身坐了起来,一叠连声地大叫,“更衣更衣,摆酒摆酒,我要和公子痛饮几杯!”这一下变故,更是吓坏了众人,“呼啦”一阵鸡飞狗跳地乱过之后,屋里只剩下老夫人瘫软在床前。大家都以为胡老爷妖邪附体,或者是回光返照了!

专等喜讯

七上八下,老胡被耍!

一阵杂乱之后,酒宴摆了起来。阖府上下惊恐地注视着胡老爷的诡异举动:只见他不住地举杯向着空气敬酒,还不断地高声寒暄、谈笑!一会儿又离席大礼拜谢,一会还老脸通红,做出羞赧的样子!众仆佣围成一圈,远远地望着,每个人都两腿战战,几欲先跑。

“老世翁不必谦虚,我家妹子也是个略通诗书之人,这桩美事能不能成,我还得回去问一问她的意思!”说完白衣人起身拱手作别,老胡赶忙相送,一边好话说尽,老脸泛春。

送走了瓜州公子,胡老爷一叠连声地嚷起来,“速去城里置办上等彩礼,还有布置喜堂所用之物,要好,要贵,要快!”话音未落,他就大踏步转向内堂,更衣去了。只剩下了满院的仆佣,面面相觑,相对骇然!

金银彩礼

半个时辰之后,正在试穿新衣的胡老爷突然听到半空中传来一声轻咳,“尊翁请了,舍妹对此事也没有过多的意见。只是有一桩……”

胡老爷赶忙对空行礼,满脸焦急地等待下文。”舍妹说,她花季少女嫁给你个满脸胡子的老头,委实不雅,要想成事,倒也不难。只须尊翁把脸上的胡子剃光,看上去年轻些就好!“

老胡听到这个要求,稍一犹豫,马上满脸堆笑,连连点头。

刀剪伺候

他一边拱手作揖,请公子稍候,一面急急地去寻刀剪。就在府里所有人等的注目之下,胡老爷运刀如飞,不一会就把自己一张胖脸刮了个干净,活脱脱像极了脱了毛的大猪头!

大家只听到半空里传来几声轻笑,“难为尊翁割须,请稍等,容我再去通融,定有喜帖降临!“紧接着,又是一阵沉默。胡老爷光溜溜的大胖脸容光焕发,油彩莹莹。他激动地踱来跺去,一边埋怨婆子们没有把府里打扫干净!

焦急地等待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大家眼睁睁地看到半空里飘下来一封大红喜帖。老胡一跃而起,牢牢地抓在手里,急忙拆看。可是,一看之下,他的脸色竟然由红转白,一会儿又青,一会儿又黑,几个呼吸过后,竟然“咕咚“一声仰面摔倒在了大厅之上。

喜帖

又是一阵惊叫、骚乱,大家手忙脚乱地施救。一个年轻的小厮趁乱把喜帖偷偷地捡起来一看,“无德老色鬼,六十娶十八!乱你家里女,报你半生孽。心邪惹妖魔,灾祸还自生!公子今日去,却待来日逢!“

江山照月志怪故事有话说:

心底无私天地宽,德行有亏灾祸连!古人说的或许也有些道理啊!

旧事如烟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