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欠钱还我钱的简单介绍

  • 作者:admin
  • 解梦
  • 时间:2021-11-22 06:05:12
  • 9人已阅读

将456个为生活所苦梦里梦见欠钱还我钱,负债累累而被逼入绝境的人聚集在一起梦里梦见欠钱还我钱,玩着儿童时代的游戏。胜者为王,可以获得最终的上亿大奖。

在这里,每一轮游戏都是韩国人小时候会玩的游戏,但每一轮的淘汰者也都将面临着死亡的审判,惊悚、刺激的元素无不吸引着观众的眼球,让观众进入剧情的同时,也引发了对人性和现实的深思。

在《鱿鱼游戏》电影中,重重游戏的最后一名胜利者最终将获得上亿元的现金大奖,可以直接偿还现实生活中的巨额债务或解决燃眉之急。剧中残忍游戏中的你死我活,人性的逐渐扭曲和冷漠,令人不寒而栗。

房价高企,买房成为奢望

事实上,韩国电影中描绘的残酷现状与现实生活相映射,千禧一代和Z时代们面临着更为僵化的社会。

韩国经济在二战后得以蓬勃发展,一度成为亚洲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随着其经济不断发展,贫富差距却不断增大,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任期间曾出台20多次房价调控政策,但首尔的房价仍大幅飙升。

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最近因为疫情引发的房地产热潮不断推高房价,全球范围内的矛盾都变得愈发激烈,而韩国国内的争端尤其尖锐。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在接受调查的17个发达经济体中,约90%的成年人表示不同政党的支持者之间存在强烈冲突,其中韩国和美国的比例并列最高。

此外,韩国的贫困率为16.7%,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38个成员国中排名第四,韩国的男女工资差距最大,高达32.5%。

韩国近5200万人口中有一半居住在首尔地区,而该地区的房价在过去5年中翻了一倍,工资涨幅仅超过20%。虽然韩国整体失业率约为4%,但30岁以下工人的失业率达到8%。

借贷利率居高不下,还债困难

“在韩国,一旦你信用违约,那就是世界末日。” 据彭博报道,2002年韩国女士Yu曾经因投资电影失败而欠下债务,后来花了13年时间才还清,一直以来她靠短暂临工度日,比如为电影杂志撰稿等。

Yu补充道,她想要的只是偿还债务的机会,但银行不让她赚钱,感觉就像被困在一场无尽的终身折磨中,就像《鱿鱼游戏》中的456名参赛者一样。

由于个人借贷利率的不断上升,偿还债务变得尤其困难,这背后反映了自杀率在发达国家上升的原因。

创纪录的家庭借贷正在推动私人投资和住房增长,但目前个人贷款和企业贷款的界限不清楚,如果是个人贷款曾有不良记录,则也会影响到相关主体下的企业贷款,这给很多经营小企业的人带来了负担。

法庭文件显示,去年个人破产案达50379起,为五年来的最高点。

韩国信贷信息服务公司(Korea Credit Information Services)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未能偿还1项以上个人债务的人数比例稳步上升,从2017年的48%上升至55.47%,

首尔一位专门研究个人破产问题的律师表示:“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是韩国人,他不可能成为总统,因为他曾多次破产。在美国,公司债务与个人债务更为分离。”

在韩国,小企业家经营时没有足够安全的制度保护,且缺乏破产恢复计划,这些风险可能会让一些韩国人陷入绝望,而银行往往忽略销毁小企业家破产记录的五年期限,导致破产记录长期存在而影响企业家后续的个人信用。

没有赢家

据彭博报道,在首尔居住的33岁的通信行业员工崔恩星(Choe Eun-byeol)表示,“现在的现实很残酷,无论你多努力,都不可能在首尔买得起房子。即使你毕业于顶尖大学,也很难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Choe是韩国千禧一代和Z世代中的一员,她认为目前的经济和社会鸿沟已经越来越严重,嘲笑自己是“被放弃的一代”,国家是“地狱朝鲜”。

之前帮助文在寅推翻朴槿惠的年轻选民们对这位总统在任期没能缩小贫富差距而感到失望。文在寅实际上是典型的“586er”的一代,这一代在上世纪80年代进入大学,是反抗权威、推进民主选举进而进入韩国统治阶层的关键一代。

目前,文在寅的企业改革停滞不前,其政府也因为滥用职权的丑闻而有所动摇,此前,司法部长还被指控利用其自身影响力让孩子进入名牌大学。

《鱿鱼游戏》中的游戏规则仍在韩国社会中不断上演,而现实中却不存在最后的获胜者,也不会有逆天改命的机会,对于底层人民来说,未来似乎充满迷雾。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欢迎下载APP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