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家弟掉水里又活过来了(梦见和自己的亲弟打架)

  • 作者:admin
  • 解梦
  • 时间:2021-12-03 05:30:10
  • 84人已阅读

近日梦见自已家弟掉水里又活过来了,新京报记者从人民出版社获悉,袁隆平院士生前亲自审定的权威画传《袁隆平画传》,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本书作者辛业芸担任袁隆平院士工作助理长达25年。从袁隆平院士生病住院到逝世,她也一直陪护在身边。“袁隆平院士以超凡的意志力,在过去的岁月中不惧杂交水稻事业追求中的艰难险阻梦见自已家弟掉水里又活过来了;而在面对生老病死带来的痛苦上,他也同样默默承受而从不怨天尤人,表现出从容与淡定。” 辛业芸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

谈及袁隆平逝世时长沙数十万人送别的场景,辛业芸说,“一个人每餐饭都能吃饱,这是一种多大的恩情梦见自已家弟掉水里又活过来了?所以他的去世,刺痛了国人的心。”“希望后来者从袁隆平院士身上获得永远乐观坚强、勇敢攀登、无止追求的超凡力量,学习他的科学精神、忧患意识、责任担当,把袁院士未竟的事业继续完成。”

谈《袁隆平画传》

“真实体现他对待事业、责任和人生的态度”

新京报:这本画传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作的?

辛业芸:2010年我采访整理了《袁隆平口述自传》,首次为袁院士以第一人称的形式,全面回顾他80年人生历程,介绍杂交水稻研究与培育过程,提供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史料,因为真实,受到大家欢迎。我就想隔几年为他整理出版一本纪念性的文集。

十几年前,我出差途中在一个机场偶然看到一本《宋美龄画传》,虽然人和事已成过往,但画传中呈现的人物形象依然鲜活,我深感震撼,就想到也要为袁院士出这样一本画传。长时间工作压力大,所以这个想法埋在心里有十年之久,但是我就注重积累照片。

袁院士他们家有兄弟姐妹六人,他真实出生日期是一九二九年农历七月初九,但是登记身份证时出错了,写成了1930年9月7日,所以一个是真实的农历生日,一个是错写的身份证阳历生日,每年袁院士会过两个生日。

2018年,按习俗是袁院士的米寿。过农历生日时,我依照想法先给袁院士做成了一本影集送给他。当时他很惊喜、很高兴,这也是这本书的雏形。我将影集继续加工,做成了样书,在当年9月7日阳历生日时,我又送给了他。

以前我们一般从创新精神、科研奋斗等角度去评判科学家的科研工作。这本影集有两点引起了袁院士的注意,一是他对三农的关注、对粮食安全问题的忧患,二是展现了他在国际交往中的风采,他大概觉得体现到位了,所以他很喜欢。

有了这些基础,我开始细化内容,增补优化。2019年9月,袁隆平院士获得“共和国勋章”。这本书就以此为终结点,以袁院士的成长经历、研究工作为主线,通过图文并茂的形式,分16个板块,讲述他90年不平凡的人生,展现他不畏艰辛、顽强奋斗,最终取得科技研发上的重大成就,为解决中国人民吃饭问题和保障世界粮食安全作出的重要贡献,来彰显这位胸怀博大的科学家“发展杂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的伟大事业追求。

新京报:袁院士对画传提出了哪些修改意见?

辛业芸:这本书我花了很大心血,前后共修改了7稿,图片约600张、有24万字。袁院士对书稿绝大部分内容亲自审定过,并于去年5月20日,他写了授权书,同意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今年年初出版社出了样书,我立马送去,他提出了修改意见,希望补充他在国际水稻所开展合作研究,以及在担任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顾问赴印度、缅甸等国进行顾问指导等方面的内容。我得到他的意见后,便立刻进行这部分资料的搜集与增补。

我在袁院士身边工作了二十多年,尤其觉得通过真实资料来呈现他的一生,画传是很好的直观立体的形式,比如他去国外的工作,虽然可以用文字叙述,但难以让人领会其真实的工作状态,所以那些照片非常珍贵,不但如此,你还会看到外国人对他的尊敬、崇拜、感激之情等等。他的成就不仅造福了中国人民,也惠及到世界。他专注、忘我以及获得成功后的喜悦、欣慰等,照片展现丰富的表情,却更能让人感悟他对待事业、责任和人生的态度。

遗憾的是,今年3月,袁院士在三亚摔了一跤,后来就一直在医院治疗。自此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拿过笔,我没能获得他在样书上签名留念。

谈国人送别袁隆平

“一个人为国为民,是会被永远铭记的”

新京报:今年5月22日,袁隆平院士逝世,长沙街头万人空巷送别,齐喊“袁爷爷一路走好!”你觉得这体现了国人怎样的一种情感?

辛业芸:袁院士去世后长沙十里长街万众送别袁院士的场景,我每看到这些视频都会击破泪点伤感流泪。

那天长沙人自发走上街头,有的甚至从外地赶过来,场面震撼令人动容。一个人离去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震动、引发这么大的悲痛?因为大家对他有深厚的感情。

有位70岁的农民周秀英和家人一起来送别说,“知道他走了,一定要来送送他,我们种田的,对他有感情。”年轻人可能不会像老年人那样体会到饥饿的滋味了,但每一餐饭都能够吃饱时,能够像父辈一样体会到袁隆平给人饱肚子的恩情。所以他的去世,刺痛了国人的心。

画传中排有袁院士兄弟姊妹六人的一页,标注每一位的生卒年份。以前袁院士和他在世的五弟下边是空白的。让我痛彻心扉的是我不得不将袁院士的生卒年份补齐,将2021年填在空白处。他的离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能接受,相信很多人也感同身受。袁院士逝世后,有人写挽联“我们无法抵御浪潮,但会永远记住灯塔”纪念他。天上有一颗编号为“8117”的小行星被命名为“袁隆平星”,如今袁隆平已化作耀眼的星辰,他的人生已定格为指路的明灯。一个人为国为民,是永远会被铭记的。

新京报:今年11月15日,袁隆平院士骨灰安放仪式在湖南长沙举行,这中间为何隔了几个月时间?

辛业芸:袁院士逝世后的安葬问题一直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包括安葬地的选择也几经周折,他曾经工作过的怀化安江、老家江西都强烈要求。后经家属多方权衡,选择了安葬在长沙这个他生活时间最长的地方。“顷尽一城花,只为奠一人”,长沙确确实实表现为一座有温度的城市。

谈袁隆平的遗愿

“生命最后时刻他还在问杂交水稻试验田产量是多少,他的记忆里只有杂交水稻了”

新京报:袁院士有留下遗愿吗?

辛业芸: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已置生死于度外,杂交水稻就是他的灵魂,他就像杂交水稻的精神图腾,超越了生死。他深深地沉浸其中,不受外界干扰。无论是昏迷时的喃喃自语,还是清醒时的些许嘱托,都离不开杂交水稻。

躺在病床上,他细致过问与杂交水稻相关的每一个细节,关心气温、天气,关心播种、制种,他会说“要开会”“有几点要注意”……对我们身边人分门别类,给大家布置任务,我也按照要求拉微信群给大家传达。

有一次康复医生离开后,他突然说,扶我起来,我要宣布一个重大进展。他像老顽童一样高兴,我们也很期待,说,“袁老师,您先预宣布一下嘛!起来再正式宣布。”当然他没能宣布什么,但是可以感受到他时时沉浸在杂交水稻的世界里。

今年4月下旬,袁院士突然提到了退休。他说要打报告,要我写,后来说他来说我来写“我本人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继续工作,申请退休。”反反复复,说了好几遍。

他真的是累了。在临近生命的终点,他没讲病痛,而是提出退休,因为不能继续工作了。这之前,他从没提出过退休。袁隆平院士的夫人邓则老师也说,袁院士最后说,“我杂交水稻也没搞完,就要退休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他都还在问杂交水稻试验田的产量是多少,他的心里只装有杂交水稻了。

谈在袁隆平身边工作25年

“他以自己工作严谨的态度,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到袁院士身边工作的?

辛业芸:1996年以前我在湖南省农科院办公室工作,三十而立,我心想能为杂交水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也就算我的事业吧。于是,就写了一份自荐信,通过其夫人邓则老师交到了袁院士手里。

巧的是袁院士生日是9月7日,我是9月6日,我觉得有几分缘分。可袁院士笑说,9月7日是搞错了,实际是农历七月初九。我说即使错了也错得有缘分。就这样,我给袁院士做工作秘书,一直到他离世。

工作关系上讲,他是我的领导,我为他服务。但实际上我们亦师亦友。我觉得他是我的人生导师,指引我一步步成长。

新京报:平时他要求严格吗?

辛业芸:袁院士对我们从没有提出一二三四的明确要求,而是以自己工作严谨的态度,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

给他做助手,恨不得有三头六臂,要做事快、效率高,要有高度责任感和敬业精神,要做完美主义者,更要严谨,不能出错。不做到这些是无法给他做好服务的。有时袁院士会站在身边,查看哪个资料,我就必须快速调出来。

生病以前他是精力旺盛的,除了睡觉以外,每一分每一秒都得有事去占有、去填充,工作也好、娱乐也好,高效而不浪费。他说五分钟教会一个人游泳,于是我这个旱鸭子敢下水了;他说现代人必须要会外语、会电脑、会开车,于是我属于较早学开车的。他像父母一样,不停地引导我们。2000年前后,我给袁院士说,我想做他的学生,继续读书。他很支持,给我题了“有志者事竟成”6个字。后来在他的鼓励下,我读完了硕士和博士。

新京报:袁院士在平时工作生活中怎样的状态?

辛业芸:可能在田间地头工作的缘故,袁院士总被形容为农民,但我不这样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学者、一个脚踏实地的科学家,他穿西装很帅,这是气质决定的。

袁隆平院士察看杂交水稻

他幽默、乐观,说话中时常冒出几句英语,还会发明很多新词。过去抽烟时,烟瘾犯了,他就说“smoking hungry”;问人年龄不说“How old are you?”而说“How young are you?”,他翻译为青春几何,引得我们哈哈大笑。

前几天,袁院士的夫人邓则老师问我,袁先生生前用得最多的词典是什么?我说是《英汉词典》,很厚的一本被他翻烂了。他常说英语是用来活动脑筋、锻炼记忆,也会经常考我们。他活学活用能力很强,视野超前,但对微信、手机支付这些新鲜技巧激不起兴致,他的心思都放在了杂交水稻上了。

新京报:袁院士有比较熟练的电子产品吗?

辛业芸:袁院士从来没有时间玩手机,“玩”得最好的是电子计算器。电子计算器对他来说大有用处。无论在办公室、家里,还是出差,他从不离身,要随时随地计算水稻的产量。比如水稻取样后,他要通过有效穗数、穗粒数、千粒重这些产量构成因素性状数据,计算水稻的理论产量。水稻还种在田里,袁院士就已经对产量情况有个谱了。他算得最多的就是发展多大的面积、能增产多少、可以多养活多少人。

有时候他报数字和运算符号,我只管按数字键、符号健,中间还搭数据的调整。我体会着所有的数字背后有着他的严密逻辑演算,更可以领会他内心满满的希冀和期许。袁院士常讲,我不懂政治、不懂经济,但他计算水稻的产量,里边却装着政治和经济。

谈袁隆平精神

“把个人提升和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把民族感根植于心”

新京报:我们应该从袁隆平院士身上学习到什么精神?

辛业芸:第一是对职业、对事业的态度。作为科学家、作为育种家,他追求极致,追求更高产量,永无止境。大家都知道,袁院士生前有两个梦:第一是禾下乘凉梦,第二是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

禾下乘凉梦,是他做的一个梦,梦见“水稻长得像高粱那么高,穗子像扫帚那么长,籽粒有花生米那么大,我和我助手就在稻穗下乘凉、散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个诗意梦境,实际上是袁院士对粮食高产无止境的追求。无论所求怎么变,我在袁院士身边,始终听到他说“高产、更高产”,后来又提出“超高产”。“高产、更高产、超高产”,是育种工作者永恒的追求。

他常说:“我是个从小就爱跳高的人。现在搞科研,就像在跳高,跳过了一个高度,又有一个新的高度在等着你。”科技进步永无止境。以前社会上有种声音,说现在生活条件好了,粮食不需要高产,一人一餐饭能吃多少?但袁院士一直很清醒。他说,“我绝不以牺牲产量为代价来追求优质”。试想,没有高产做支撑,如何追求产量以外的其他需求?

去年疫情期间,关注疫情成了重中之重。但袁院士却关注着粮食问题。他让我联系报纸发过一篇文章,“大力推广超级杂交稻,为国家增产粮食一百万吨”,激发人们要一手抓抗疫,一手抓生产,重视和加强粮食生产。当时有些国家禁止出口粮食,加剧了世界粮食的紧张氛围。袁隆平院士的发声使全体中国人吃了定心丸。此后他再一次提出双季稻产3000斤的“3000斤工程”,就是应用第三代杂交稻新成果,使双季稻全年亩产达3000斤。长期以来,他都是这样高瞻远瞩地视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为重大关切。

袁院士身材不很高大,但在我眼中他是个强大的人。他胸怀天下,对世界充满博爱,正所谓世界上还有饱受饥饿的国家和民众,所以他才坚定不移追求水稻的高产更高产,他才会提出“发展杂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

第二是他对社会的责任担当与使命感。他把个人提升和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把民族感根植于心,才会迸发出非凡的力量。袁院士逝世后,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对袁隆平同志的最好纪念,就是学习他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信念坚定、矢志不渝,勇于创新、朴实无华的高贵品质,学习他以祖国和人民需要为己任,以奉献祖国和人民为目标,一辈子躬耕田野,脚踏实地把科技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的崇高风范。

第三是袁院士对待生死的态度。从他生病住院到离世,我一直在他身边陪护。他表现得异常乐观和坚强。在他病情越来越重时,我们也难以听到他说哪里不舒服或哪里疼痛。他展现给我们的永远是他良好的状态和乐观的心态。他以超凡的意志力,在过去的岁月中不惧杂交水稻事业追求中的艰难险阻;而在面对生老病死带来的痛苦上,他也同样默默承受而从不怨天尤人,表现出从容与淡定。

我在他身边工作25年。最开始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媒体报道他一直会聚焦在杂交水稻怎么研究出来的那一段。后来我慢慢理解到,那段经历实在太艰难了,这是一个挑战权威、挑战经典的过程,需要巨大的勇气。当时有人认为袁隆平是一个疯子、甚至还有人说他是科技骗子,他顶着巨大压力勇闯禁区,从选定水稻雄性不育的研究课题开始入手,坚定培育杂交水稻的信心。经过9年艰辛努力,他终于取得了成功。

袁隆平的论文手稿及《科学通报》1966年第17卷第4期封面、目录和论文刊载页

通过长时间了解,我懂得袁院士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他的身上写有不墨守成规、好奇心强、从不满足等符号。这成为他人生的惯性,不畏艰难困苦,乐观面对现实。

新京报:应该如何继承好袁院士的遗志?

辛业芸:希望后来者从袁隆平院士身上获得永远乐观坚强、勇敢攀登、无止追求的超凡力量,学习他的科学精神、忧患意识、责任担当,把袁院士未竟的事业继续完成。

新京报记者 何强 校对 刘越 受访者供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