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见自己被人拿刀暗害自已的信息

  • 作者:admin
  • 看相
  • 时间:2021-10-30 04:40:07
  • 14人已阅读

《黄粱梦》里有这样一句:“渺渺茫茫神仙事梦见自己被人拿刀暗害自已,也无准程也无情。”

有人说《红楼梦》里开篇的茫茫大士、渺渺真人的“茫茫”“渺渺”来源于此梦见自己被人拿刀暗害自已,是否属实难以证实。

不过,书中的这两位仙人倒是热心得很,称不上“无情”二字。

神话故事里,总少不了这样的角色,超脱于世,目空一切,以普渡众生为己任。

比如《西游记》里的观世音菩萨,如来大士等等。《红楼梦》中难得的这两位神仙,自然也不外乎如此。

萍水相逢,携顽石入世

且说这宝玉出生时所含玉佩,是来自女娲补天时剩下的一块顽石,从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口中听说了人世间的繁华,心中痒痒,便装萌卖傻,央求着这两位骨格不凡,丰神炯别的仙人带它去红尘走一遭。

图:电视剧中刻有《石头记》的顽石

这两位仙人没有不理不睬,没有一口回绝,也没有直接答应,而是颇认真地告诉他凡间“美中不足,好事多磨”,容易“乐极生悲,人非物换”,最后“万境归空”,得出“不如不去”的结论。最后拗不过顽石的执着,决定带它去长命隆盛之邦安身。

俗话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两位仙人不但施法将顽石变换成美玉,镌刻上了几个字,彰显它奇珍异宝的不凡身份,还让它投身于有神瑛侍者和绛珠草转世的贾家,见证了比俗套的风花雪月更细腻琐碎的千古奇缘。

图:通灵宝玉剧照

“趁此何不你我也去下世度脱几个,岂不是一场功德?”两个仙人一拍即合,也就有了后面的故事

摇身一变,不变普渡心

第一个见到这一僧一道的凡人,是甄士隐。

甄士隐是一个乡宦,住在姑苏阊门十里街上葫芦庙旁,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他禀性恬淡,是个有慧根的,膝下有一三岁小女,乳名英莲。(看过的人也许会说,这莫不是曹雪芹的影子?)

一个夏日午后,他在梦中碰到了这一僧一道,还梦见他们大方地给自己看了一块刻有“通灵宝玉”四字的鲜明美玉。

一觉醒来,渺渺真人已化作跛足蓬头的道人,茫茫大士则化为癞头跣脚的僧人。 《红楼梦》二十五回中有两首描绘一僧一道形象的诗:

鼻如悬胆两眉长,目似明星有宝光;破纳芒鞋无住迹,腌臜更有一头疮。(和尚)

一足高来一足低,浑身带水又拖泥;相逢若问家何处,却在蓬莱弱水西。(道人)

虽然模样让人不忍直视,看起来疯疯癫癫,但所行之事,皆为度化,光是之前只见过一面的甄士隐就度化了两次。 图:剧照

第一次看见士隐抱着英莲,僧人大哭,说这孩子有命无运累及爹娘,要甄士隐把孩子给他。甄士隐哪里肯给他,自己的小女儿粉雕玉琢,这么可爱,又怎么会那么惨。

甄士隐遂不搭理僧人的话。僧人笑着送给他一首诗:

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梦里对于玄机不肯泄露半字的两人能说至此,已经算得上仁至义尽了。后来,僧人的话果然一语成谶。英莲在元宵节被家仆抱去看社火花灯弄丢了,葫芦庙着火,坏事接踵而至。

后来,甄士隐投奔岳父,穷困潦倒,到街前散心,是跛足道人的“好了歌”让他顿悟,他抢过道人肩上的褡裢,随道人飘飘而去。

这一僧一道,或结伴而行,或独来独往,总是适时出现,如及时雨一般,救世人于水火。他们为生有胎毒的薛宝钗开出了“冷香丸”,送的金器上也錾了“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吉利话。

因为尤三姐自刎而痛悔不已的柳湘莲也在他们的度化下渐渐释怀。

图:薛宝钗金锁样式图

第十二回中,坡足道人遇到了中了“相思局”不知悔改的贾瑞,他便送来一面变幻莫测的“风月宝鉴”搭救他。风月宝鉴正面见美女,反面出白骨,他嘱咐贾瑞只能照反面。结果贾瑞经不住镜子正面女色诱惑,最后死在了痴心妄想中。

二十五回中,贾宝玉、王熙凤中了马道婆的魇魔法,昏迷不醒,生命危在旦夕。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双双出现,化作一僧一道,赶来救治,未收任何谢礼便消失了。后来宝玉失玉,神智不清,也是癞头和尚前来解救。

是何模样又有何妨?看起来破烂寒酸,疯疯癫癫,所行之事却丝毫无愧于真道真佛。他们行走在凡尘中,比起体面,解救众生更重要,自己是否风度翩翩又哪里要紧?低调和不引人注目也省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丑恶万相,自不敌真圣

人世间人模狗样的人多了去了,多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小人。有多少人道貌岸然?又有多少人人面兽心?

书中也不乏对这样角色的描写,比如那个马道婆。

马道婆是宝玉寄名的干娘,搞邪魔外道还见钱眼开。

宝玉被贾环不小心用蜡油烫了,她不但一面撺掇贾母每日捐五斤或七斤油点海灯让宝玉免灾,一面又教唆赵姨娘付钱让她作法去暗害宝玉和王熙凤。

不但两头捞油水,还害的宝玉和凤姐先是头疼,既而发疯,最后奄奄一息。

可以说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把一家人耍得团团转。

图:电视剧《红楼梦》马道婆形象

潘三保买卖房屋,与一家当铺产生了分歧,两者纠缠不清。

马道婆收了潘三保的钱财,按潘三保的法子给当铺的内眷施了法,让人家得病,闹得人家心神不宁。

得逞之后,她又跟当铺的人保证可以治好内眷的病,前提是要十几两银子作为报酬……她赚尽了不义之财。

还有那清虚观的张道士,水月庵的智通和地藏庵的圆信等等,不过都是些欺世盗名之徒罢了。

这种时候,去伪存真就成为了一种本领。

曹雪芹安排一僧一道在凡间时作如此打扮,不仅是古往今来神仙出场的必备装备,恐怕也是告诫世人不可被表面所迷惑吧。

茫茫渺渺,原型何处来

茫茫大士,渺渺真人,茫茫渺渺虽然为作者凭空捏造的仙家人物,世外高人的形象在类似作品中也不算少见,但其在人间不拘于俗蓬头垢面的放浪形象还是足够醒目,引人注意的。

一个是癞头和尚,一个是跛足道人,家在“蓬莱弱水西”。

红学大师周汝昌先生曾在《红楼十二层 一僧一道索隐》中注意到过这点,他认为“弱水”指的是“夫馀弱水”,在辽东境内。

有人联想到清代苏州的李旭,祖籍正是山东莱州,而且他有两个生得不错的儿子李鼎和李鼐。雍正五年,李煦因“谄咐阿其那(胤禩)、“亏空官帑”被流放到黑龙江,过着 “仅与佣工二人相依为命。敝衣破帽,恒终日不得食。”的生活,两年后便一命呜呼。

遭此变故,他的两个儿子也不知所踪。

两个人又能去哪里,投奔亲戚已是不可能,大概就是遁入空门,当时佛儒道皆有,说不定就是一个投了道,一个入了佛。

此事肯定在清代穿得沸沸扬扬,被曹雪芹拿来当作原型也未可知。

图:渺渺真人剧照

俞平伯先生曾解释脂砚斋与曹雪芹是舅甥关系。

新加坡南洋大学教授皮述民先生,近年又提出脂砚斋是清代苏州李煦之子李鼎。庚辰本《石头记》第十八回有脂批:“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

《石头记》另一批注人畸笏叟对脂砚斋以兄事之。如果此说成立,“废人”为残疾之意,脂砚斋是跛足道人李鼎,李鼐就是癞头和尚也就说得通了。

至于到底是真是假,恐怕没人说得清。“假作真时真亦假”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总之,人世繁华不过大梦一场。

一僧一道若在世,当属大明白人也,不困于功名利禄,不限于俗世纷扰,岂不妙哉梦见自己被人拿刀暗害自已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