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要租地(梦见租地种菜)

  • 作者:admin
  • 看相
  • 时间:2021-10-30 17:05:06
  • 19人已阅读

旧事如烟

我坐在一辆农公车上梦见自已要租地,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乘客基本上按位子坐,不挤不松。车却在一个平交道等着,好像是等一列绿皮火车通过,但火车始终都没有来。车上那些人依然显得平静,我便想起了少年时坐这种火车去赶乡场的事。我恍然大悟,离东溪已经不远了。又好像平道交道过去便是一个风景区,那地方我去玩过,有小九寨沟之称。

平交道附近多出不少卖纪念品和土特产的商店,我什么都不想买,又觉得怕被刁难,不容易对付。车上有两个人是熟悉的,其中之一是邻居麻五,我对他没有特别好感,他们几兄弟年轻力壮,成天不愿意工作却坐等着政府扶贫。有一个人住在他家,好像和我的农场有点关系。我想起来了,是个流浪汉,饿得不行,同样在农场呆几天不愿意呆(怕干活),不料却住到了麻五家去。(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人,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我忘了他名字,快过年了,结果他跑到“燕山草堂”附近寨上到处帮别人杀猪,然后就告诉别人他是农场的工人,真担心出事,吓得我只好各家各户去打招呼说这个人和农场没有关系,来路不明,故事参见我散文集《农场人物》)梦里说他喜欢上了邻寨某个女子,而那女子正在北京还是上海读大学并且带了男朋友回来的。他在这辆车上(大家都下车购物了)告诉我(带威胁意思)只要这女子愿意和他谈朋友,他就有可能改邪归正,从此不怕苦不怕脏,也啥工作都肯干,为了她累死都甘愿。我打算与他好好地谈一次。

他流浪的时候是由我把他带到农场来的,闹出任何事我都有责任。他其实长得特别帅气,洗个澡,换身衣服表面上看人并不差,就是太懒。我有的是耐心,但没有口才说服他,而且非要和邻居女孩谈恋爱作为条件(且不说两相比较的情况别人会不会看得中他)这番强词夺理使我有些着恼。他告诉我麻五或阿平已拍胸打胸替他介绍,我冷笑,他家两兄弟四五十岁了连自己还没有娶妻,怎么给你介绍。我恍惚听来做短工的罗姨(他们叔娘)说从前有人给介绍女孩,他们推说结婚还要养人家,不划算,所以不肯。

我五味杂陈。这个流浪汉若是肯认真打工,存上点钱,也不这样不着调,谈个女朋友成家(或找合适人家上门)也不失有了归宿。问题是他确实不懂得量体裁衣。这让我想起有几次在南明河岸边(一中桥附近)我和一个每晚睡凉亭的男孩(也相当于流浪汉)聊天,他已经在那地方睡了大半年,从垃圾箱拣东西吃,就是不愿意工作。他告诉我那些工作都不适合自己,工资太低了。他是个大学毕业生(学中医临床了,我劝也无用。

我在清理水管,水管好像是堵塞了。理了好长一截,不料却理到了贵阳老东门莲花坡,我恍然大悟,过去(少年时我曾经在那里买还是租了块地,不算多大,还修了一栋两层楼的房子(现实中当然从来没有这种事),梦境里房子过了几十年都一直在,有点破旧。我家本来就住在附近,所以莲花坡有许多熟人。我想起确实在铁路医院背后(八里屯)租过一块地(向赵家),还修了一道空心砖围墙,栽了不少兰花。在莲花坡租地的事怎么想不起来了,而且把房子空置几十年也没有照管过,里头可能不知道成了啥样。

我并不着急回家去。可能是头条上正在连载我多年前写的短篇小说《阳光》的缘故,所以梦到家住莲花坡的陈佩、高阳、邮电局的罗华以及和平、新民两兄弟,和平与我是小学同学。他和帅哥陈佩就是《阳光》故事里的两个原型,这使我想起了将近四十年前我们仨去玩峨眉山小石幺夫妇下半夜走路送我们去火车站的情形,而小石幺自杀身亡也快四十年了。我理的水管到了一个石砌池子边,说池子也是建在租或买的那块地上,距离我建那栋两层小楼大约十米。我想找个人问一问这块地到底是归谁所有,现状如何。

结果一个老朋友都没找到,看到个小烟酒店,老板娘有点眼熟。我装成买包磨沙黄果树烟就和她聊了起来。她告诉我那块地是蒲家的,我想起来确实是有这样一家人,他父亲死了(死在半夜没人知道),我去参加了葬礼。她姐姐在哭,有个做道场的先生说,这个时候不能哭,她立即抹干净眼泪,破泣为笑说“啊,不能哭。”这事当年我们觉得特别搞笑。我问烟酒店的老板粮,想搬回来住,但四十年已经过去了,可能会与人起争执。她说是的,我们大家都争不赢那个寡妇,她丈夫贩毒被枪毙了后,她独自带个女儿生活,半疯不颠,动不动找人拼命,所以没人愿意招惹这种人。这块地的房东在梦里至始至终都没有露面,我却突发奇想,当初为什么没有娶了这个寡妇呢梦见自已要租地?好像我和她是存在某种关系,但不是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也就是彼此利用。她现在恨透了我。

又回到车上。

三岔路口,我知道爬陡坡走邮电局宿舍罗华家,对直经过聋姨妈家门口是去中医学院后门,我爸1993年11月7日就是在中医学院肿瘤科病房走完了生命最后一程的。而聋姨妈也是我母亲最好朋友中第一个去世的人。我和车上与一个莲花坡的老人聊到梅阿姨家过去的茅草房,打横是他弟弟家。

我问烟酒店老板娘,还记得不,我舅舅家就住在那里,想得起那几间茅草屋不,那个时候我不到十岁。我在路口朝车窗外偷瞧,发现原址有一栋展新的欧式别墅。老板娘却说,你舅舅家仍然住在老地方,茅草房没有变,是在别墅的后面。我想起来梅阿姨家隔壁的王太,那时父母工作忙,我三妹是送到王家去带的,王太有个女儿在知青点。

我顺着一条街走路,不知道朝哪个方向走可以回贵阳,灯光很暗。而这条街却又是经常梦见的,现实中肯定没有。我拦住一群路人打听,他们告诉我再走几十米,拐弯,下石梯子坎看到另外一条横街,就有公交车站。

我下了梯子坎,来到街口,老远看到站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