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折胸花(女人梦见折花枝)

  • 作者:admin
  • 看相
  • 时间:2021-11-04 02:15:15
  • 13人已阅读

父母离婚,对于孩子来说,就意味着整个世界的崩塌。为了让父母复婚,女儿做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操作,结果究竟有用吗?

01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希望它能够退回到2015年的秋天。

我叫宋兴加,70后,在山东的一个小县城里,经营了一家陶瓷店。2015年9月初的一天,我和妻子刘静因为琐事大吵一架。

原本就性格不合,积怨已久的我们,果断地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其实我很早就想离婚了,只是因为女儿珊珊,我一忍再忍。

珊珊现在刚升初三,成绩中游,又一直很黏我,估计离婚肯定会对她的学习成绩有影响。

我和刘静商量好,离婚后房子留给她和珊珊,我们尽量配合好,帮助珊珊顺利度过初升高和整个青春期。

为了速战速决,办完离婚手续的那个周末,我决定搬走。当珊珊看到客厅的大行李箱和铺盖卷时,一脸惊讶地问,“咦梦见自已折胸花!爸爸,你要出差啊?这是接了大活儿?怎么准备了这么多行李?”

看着天真无邪的女儿,我的喉咙像堵住了似的,犹豫了一会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个残忍的消息告诉她。

刘静不满地看了我一眼,对女儿说:“珊珊,妈妈和你说个事,我和你爸爸已经离婚了。”

听她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把这件事说了出来,我差一点忍不住想捂住她的嘴。珊珊张大了嘴巴,茫然地看看她妈,再看看我,显然还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赶紧拉着她的手坐到沙发上,对她说:“珊珊,等你大了,你就懂了。爸爸和妈妈已经没法再生活在一起了,但你永远是我们的宝贝女儿,爸爸会像之前一样爱你,也会经常来看你的……”

“呜……”反应过来的珊珊没等我说完,突然像小时候一样扑到我的怀里,放声大哭:“我不要你们离婚,我不要你们离婚……”她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越哭越大声。“珊珊不哭,不哭啊……”看着女儿哭成泪人,我心如刀绞。

“珊珊乖,都是爸爸不好……”我轻拍着女儿的背,满腔辛酸,满怀愧疚。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我爱玩爱闹、爱唱爱笑的女儿,第一次哭得这么痛,而这种痛苦却是由我们——她的父母带给她的。

刘静也擦了擦眼泪,把女儿揽到了自己怀里,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赶紧走。哪知道,我刚站起来,珊珊又扑上来,使劲抱住我,哭喊着:“爸爸你别走梦见自已折胸花!”

抱着女儿小小的身体,那一刻,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反悔,想复婚,只要女儿别再这么难过,可是一想到还要再次面对刘静……我终究还是硬起心肠,把珊珊轻轻地推到了她妈妈的怀里。

女儿泪眼模糊地望着我,一声声地喊着“爸爸,你别走”,我低下头不敢看她,提着行李箱和铺盖卷,匆匆离开了这个我们一家三口共同生活了十四年的,曾经温馨甜蜜的家。

02

离婚后,我暂时没有买房,把店里的二楼,草草收拾了一下,住了进去。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珊珊,刘静在电话里告诉我,珊珊消沉了几天后,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心情也平静下来,我这才放下心。

我也给珊珊打电话,百般讨好她,承诺等国庆节放假带她去海边玩,她“哼”的一声就挂了。

又过了几天,我父母突然来了,他们一张嘴吓我一跳,原来是来劝我复婚的。

“刘静虽然脾气不好,嘴碎,但是这人哪有十全十美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你俩咋说离就离了呢!”我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爸也在一旁附和。

我有点诧异,父母和刘静一向关系不怎么样,我离婚是先斩后奏的,他们知道了以后虽然不至于高兴,可也没觉得可惜,这是怎么了?

“我还不是为了珊珊。”我妈说着眼圈就红了,原来珊珊周末去了我父母家,她在爷爷奶奶面前表现的乖巧懂事,还破天荒地刷了碗,这些家务活她在家可从来不干的。我妈给她零花钱,她也不要,只有一个要求,要爷爷奶奶来劝我复婚。

知道女儿为了让我们复婚,竟然跑去做爷爷奶奶的工作,我真是百感交集,但是让我和刘静复婚,是不可能的。

说实话,离婚后,我真是觉得解脱了,虽然也有寂寞的时候,但比起以前,每天都要面对刘静的横挑鼻子竖挑眼,心情轻松多了。

那天,把父母打发走后,我感慨了一番,以为这件事就翻篇了。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女儿想让我和她妈复婚的决心。

离婚后的第二个周末,珊珊突然来到了店里。

我欣喜若狂,赶紧跑到附近超市买了好多的零食和水果。回到店里,只见珊珊阴着脸从二楼下来,捏着两个手指朝我眼前一举,质问我:“爸爸,这头发是谁的?你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我一看,真的是一根长头发,可我成天忙店里的事都忙不过来,哪有空找女人啊?“没有!不可能的事!”我坚决否认。

“那这头发是谁的?就在你床上找到的!”她瞪大了眼睛,眼睛里满是愤怒。

我细细地看了一下,这头发和刘静的发色十分相似,不禁松了口气,“你好好看看,那是你妈的头发。”

“咦!真的挺像呢!”珊珊笑着说,眼珠子一转,又问:“我妈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你妈什么时候来过?这就是被子上带来的。”我赶紧声明,珊珊翻了个白眼,满脸的不高兴。我急忙把零食一样一样地摆在她面前,请她品尝,珊珊总算赏脸,没有拒绝。

03

后来,珊珊一到周末就跑来店里“监视”我。

有一次,一个漂亮的女客户来采购礼品,因为是老客户了,我很热情地招待了对方,珊珊当时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等客户走了以后,珊珊逼问我是不是对那个漂亮阿姨有意思,我发誓说绝对没有,人家都结婚有孩子了,她还半信半疑的。

“爸爸,你要是敢给我找个后妈,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珊珊一本正经地威胁我。

她不但威胁我,还威胁她妈。

10月底的一天,刘静的姐姐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她给刘静介绍了个对象,八字还没一撇呢,珊珊要死要活的,硬给搅和了。

“你们要还能过,就再合起来,要不能过了,你也开导开导珊珊。”她最后说。

说实在的,刚开始听她说给刘静介绍对象,我是挺抵触的,倒不是余情未了,而是一想到我的宝贝女儿要管另一个男人叫爸爸,我这心里就堵得慌。

不过,转念一想,要是刘静再嫁了,说不定珊珊就能跟我住了。

我打定主意,想和女儿好好地谈谈这个问题。可我一张嘴,珊珊生气地抬腿就走,连着两个周末都没来店里看我,直到我主动给她打电话认错,她才原谅了我,吓得我从那以后再也不敢跟她提这件事了。

珊珊的学习成绩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尤其是,在我和她妈离婚后,珊珊明显退步了。我想给她报个辅导班,她坚决不去,我猜她是怕周末没时间来我这里了,就吓唬她,要是考不上重点高中,就不允许她来店里了。

没想到,她马上就接道:“爸爸,要是我考上了重点高中,你就回家好不好?”我只好说:“不管我回不回家,你都是我的心肝宝贝。”珊珊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不住地要我承诺,只要她考上重点高中,我就和她妈复婚。

我被逼得没办法了,只好随口说道:“等你考上再说。”

就这轻飘飘的一句话,成了女儿学习的动力。

她乖乖地去上辅导班,等到2016年中考,她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真的考上了省重点中学。

我高兴坏了,不但大摆宴席请亲朋好友一起来庆祝,还给珊珊买了一部新手机。但她似乎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心心念念的就是要我和她妈复婚,我只好不断地找各种理由来敷衍她。实在躲不开了,就说让我再考虑一下。

直到九月份开了学,因为学校在市里,珊珊需要住校,我才松了口气。

珊珊左挡右挡,终究无力左右成年人的生活,她担心的“后爸”没出现,倒是我这个亲爸,悄没声地给她找了个后妈。

04

2017年春天,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张虹,她离婚后带着一个男孩韩龙,比珊珊还小一岁,巧的是和珊珊在一个学校,为了不让珊珊知道以后横生枝节,我一直瞒着她。

周末和节假日,我也从来没让张虹来过店里。相处了几个月后,我们决定结婚,由于这段时间,珊珊没再逼着我和她妈复婚,我就大意了,以为珊珊已经看开了,就打算在婚礼前夕开诚布公地告诉她,但我没有想到珊珊的反应还是那么激烈。

那天我特意喊珊珊去了我父母家,想让爷爷奶奶帮着劝劝她。

哪知她听了以后,差点疯了,一边哭一边尖叫,骂我是个骗子,说话不算数,答应她考上重点高中就回家,现在又要和别的女人结婚,她再也不相信我了。面对女儿的批判,我竟无言以对。

那时候我只是后悔,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珊珊,她的反应我早该预料到才对啊!

2017年国庆节,我举办了二婚婚礼,也没有大操大办,只摆了两桌酒席,邀请的都是最亲近的亲戚朋友。

婚礼前一天,刘静给我打电话,说女儿在家里发狠,还说要大闹婚礼,让我结不成婚,让我有个准备,别到时候闹出事来。

在这之前,我一直想乞求珊珊的理解,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发微信她也不回,原来她是有这个打算,我左思右想,没有好办法,只能到时候见招拆招了。

婚礼当天,珊珊和我父母坐在一起,低着头谁也不理,我担心她会掀桌子。

在上菜之前,我把她叫到一间空着的包间里,觍着脸对她说:“珊珊,你今天给爸爸个面子,别捣乱好不好?”珊珊听了,斜着眼看着我,冷笑了一声。

这一笑把我吓坏了,确定她真的准备要大闹婚礼,只好使出“杀手锏”,故意用沉痛的语气说道:“你要是不懂事,那爸爸就再也不喜欢你了。”

这句话的效果立竿见影,珊珊看我的眼神中,瞬间充满了惊慌,眼圈也红了——

现在想想,我真是天底下最大的混蛋,作为一个父亲,却利用女儿对我的爱,来给她施加压力。

“算你狠!”珊珊噘着嘴吐出这几个字,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回来,一把薅走了我胸前的新郎胸花。

就这样,我的婚礼算是有惊无险地顺利举行。

05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婚后,珊珊会隔一段时间就来我的新家做客,我原以为女儿长大懂事了,后来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一年前,我按揭买了一套两室两厅,那时珊珊还计划着把次卧的墙面装饰成粉色的,可以随时来住。现在那间房子成了张虹儿子韩龙的了,这件事肯定又给了珊珊一个新的刺激。

她每次来,与韩龙都是互不搭理。她还故意当着张虹的面,像小时候一样黏在我身上,甚至坐在我的腿上,搂着我的脖子,和我闹。

我知道她在向张虹母子示威,我也知道这样不太合适,可是我又觉得亏欠女儿,有义务补偿女儿,所以也一直听之任之,好在张虹总算还能保持面子上的礼貌,没让我太为难。

这种表面上的平和,维持到了春节前夕,才宣告寿终正寝。

年前,我早就把买新衣服的钱给了珊珊,可她一直追着我,让我陪她去买,我只能答应。那天张虹提出,她也要带着韩龙一起去。

那天珊珊试了很多衣服,只有我喜欢的她才会要。看着美丽的女儿,我这个做爸爸的也相当自豪,钱也掏得很痛快。

等到张虹和她儿子试衣服的时候,珊珊就催着我走,我连连给她使眼色,她假装看不到。

张虹终于忍不住了,说珊珊太自私,一点都不考虑别人。这下珊珊也彻底火了,骂张虹不要脸,破坏别人家庭。

这就太过分了,我也真生气了,就斥责了珊珊一顿,她把大包小包的衣服往我身上一摔,哭着跑了。

我以为等过几天,我再哄哄她就行了,我却没有想到,在一次次地辜负女儿的期望后,我们父女之间,再也回不到过去的那种相处模式了。

2018年4月的一天,珊珊的班主任给刘静打电话,说珊珊和一个叫陈猛的体育生早恋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差点急死,忍不住立刻给珊珊打了电话。一开始,我还耐着性子给她讲道理,不料珊珊一点都不给我面子,让我少管她的事,说我说话不算数,根本没资格管她。说完,她直接挂掉了电话,气得我把手机都摔了。

后来,我跟刘静商量,不能和她硬来,只能慢慢给她讲道理,先别影响她的学习成绩。

但是这件事却成了扎在我心头的一根刺,体育生在我的印象中,都是一些不学无术、惹是生非的痞子混混,我的宝贝女儿怎么能跟这样的人混在一起呢?我平生第一次对珊珊有了失望的感觉。

进入5月,我的生意越来越忙,有一天我正在外地进货,接到张虹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哭着说,她儿子被一个叫陈猛的人打了,陈猛说是珊珊指使的,珊珊也承认了。

06

我急忙往回赶,一路上越想越气,还觉得伤心,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做出这种事来。那天是周末,我直接去了前妻家里。刘静说女儿在自己的房间,我推门进去,看到她正斜靠在床头玩手机。

“珊珊,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我耐着性子对她说。珊珊又露出那个标志性地斜着眼冷笑的神情:“打了你亲儿子,心疼了是不是?”

“你胡说什么呢!”我被她气得手都哆嗦了:“你跟个小流氓搅在一起,就为了这个?”

“小流氓怎么了?”女儿从床上坐起来,提高嗓门,瞪着眼说:“最起码小流氓说话算数,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我不但打韩龙,我还要连张虹一起打……”

我被气得失去了理智,一抬手打了她一巴掌。“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嘶喊着。

珊珊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眼泪蓦地流了出来,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竟动手打了她,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她。

我无比后悔,也许正是我这一巴掌,打没了女儿对我这个爸爸的最后一点希望,也打没了她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留恋。

那一刻,我的心口疼得厉害,想赶快逃离那里,便转身朝外走去。出门之前,我又回头看了一眼,珊珊还是用那种不敢相信的眼神,直瞪瞪地看着我,泪水在她光滑的脸颊上肆意流淌——这竟是我们父女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面。

其后的几天,刘静张罗着给她转学,想让她先跟陈猛分开,我和刘静还有珊珊的班主任保持联系,她们说珊珊变得沉默寡言,我听了后悔地猛抽自己的耳光。

我知道自己伤了她的心,但我绝没有想到,我伤她伤得那么严重,严重到会让她放弃自己的生命。

那天,当我接到珊珊班主任的电话,疯了一样赶到学校的时候,珊珊已经静静地躺在宿舍的床上,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喝了一瓶农药,这让她的面容变得扭曲,我抚摸着女儿冰凉的脸庞,一遍一遍地喊着女儿的名字,试图让她重新美丽起来,生动起来。

可是女儿毫无反应,我的心头突然产生了一阵难以遏制的愤怒,“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我看着女儿紧闭的双眼,痛彻心扉地嘶吼着,任凭泪水滴在她的脸上,直到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十几天后,我和张虹和平分手,我无法面对她,恐怕她也一样,我不怪她,我只怪自己。

女儿走后,我无数次地,想在梦中梦见女儿。可是,她好像是还在生我的气,怎么也不肯出现。

我细数自己的前半生,发现我犯的错误一个接着一个,而哪怕我能纠正其中任何一个错误,也不会让我的女儿走上这条不归路——

假如我当初能趁着珊珊还小的时候就和刘静离婚,珊珊就不会死;

假如我能再继续坚持几年,等珊珊考上大学或者大学毕业甚至成家以后再离婚,珊珊就不会死;

假如我当初不给她考上重点高中就能和她妈复合的错觉,珊珊就不会死;

假如我当初不再婚,珊珊就不会死;

假如再婚以前,能征得珊珊的同意,珊珊就不会死;

假如我不打她那一巴掌,珊珊就不会死……

这些念头盘旋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告诉我,该死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我本来也有这个打算,我想这样我就能赶上珊珊,不让我的女儿一个人在那边感到孤单和害怕。

可是,这时候,除了我日渐苍老的父母,我的肩上还有了新的责任——照顾我的前妻,珊珊的妈妈刘静。

07

珊珊走后,刘静的精神就失常了。她偶尔清醒,大多数时间总是坐在沙发上,抱着珊珊最喜欢的一身印着蓝色小猫图案的睡衣,盯着珊珊生前养的三条金鱼发呆。

女儿最喜欢的金鱼琉璃球

刘静的父母早亡,唯一的姐姐有自己的家庭,我是最适合照顾她的人,我想,这也是珊珊乐意看到的。

那段时间,我第一次梦见了珊珊,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地站在那儿。我把手伸向她,想像以前一样抱一抱女儿,却怎么也抱不到。

我知道她还在怨我。

我把为刘静做的每一顿饭,洗的每一件衣服,都看作是忏悔和赎罪的一部分,我相信,我的珊珊一定在天上的某个地方,看着我做的每一件事,听到我说的每一句话。

有时候看着刘静,我会陷入矛盾中,我的内心告诉我,像她这样忘掉痛苦,是最幸运的,可是我又盼着她能好起来。

因为,只有她能陪着我一起怀念我们的女儿,怀念她短暂美丽的一生,怀念她从出生到离开的每一个瞬间,互相诉说和倾听心底的痛苦。否则我真担心,哪天我会独自一人被这痛苦压垮。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着不同的故事,能永远记得女儿的,只有作为父母的我们。

有一天,在给金鱼喂食的时候,刘静慢慢地走到我身旁,呆呆地看着欢快游动的金鱼说:“珊珊说,那两条大的,是爸爸和妈妈,那条小的,就是她自己……”

泪水瞬间夺眶而出,我颤抖着伸出手,把妻子瘦弱的身体紧紧搂在怀中,任凭无边无际的悲伤把我们淹没……

2019年秋天,在离婚四年后,我和刘静办了复婚手续,这是女儿生前的心愿。

当她的心愿达成的时候,我却只能在她的坟前,拜托一缕青烟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珊珊,我的女儿,爸爸和妈妈复婚了,如你所愿。

等着我,等着妈妈,等着我们一家三口,在天上团聚的那一天。

现在,刘静的精神状态已好了很多,我又梦见了女儿,她搂着我的脖子,说:“爸爸,我考上重点了,求你了,你能不能搬回来,咱们一家人还是在一起生活?”这一次,我认真地回答她:“好!”

还未醒来,我的泪已经淌湿了枕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