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的上司不打招呼(女人梦见单位男领导)

  • 作者:admin
  • 看相
  • 时间:2021-11-05 03:45:08
  • 14人已阅读

连着3晚梦见和帅上司约会梦见自已的上司不打招呼,我心虚想躲时却收到他表白短信(上)

他们三人家住的近梦见自已的上司不打招呼,从幼儿园时便相熟,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一起憧憬未来,他曾以为,他们会这样一起走一辈子。直到十二岁那年,他为了救溺水的伙伴露了异样,被无情的嘲讽和鄙弃,连他喜欢的小女孩也躲他远远的。他捧着折了十几个夜晚的千纸鹤去哄她却被打翻在地,她的眼中满是厌恶,仿佛他是什么害人的病毒。事情传开后,学校里每个人都对他指指点点,辱骂欺侮更是家常便饭,他逐渐绝望,对他们两人,对这世界,也对自己。

后来,他转了学,搬了家,以为终于能逃离过去,可是那些人的厌弃却犹如跗骨之蛆,就算时隔经年,仍旧让他触目惊心,是以他连同其他人正常的交往也不敢。

这世上伤人最深的总是最亲近的,就如同此刻,江言几乎瞬间就做好了柳思言离他而去的准备,不想她却只是用胳膊肘碰了碰他,“江言,带钱了吗梦见自已的上司不打招呼?给这个人两块钱,让他买瓶84漱漱口。”

男子听的一愣,随即暴怒,“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理解的意思。他眼珠红怎么了,犯法吗?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们不也也没歧视你吗?还有啊,人要是坏了心,比什么都可怕。”

叫嚣的男子终于被女子拉走,柳思言执起江言的手放在掌心,一点一点掰开他的手指,十指相扣,“我们走吧。”

江言却没动,只是紧紧盯住柳思言,“你早就知道?”她的反应太过淡定,几乎将他拉进深渊里。他要的答案终于浮现,却是最让他心痛的那一个。

柳思言被那人气的够呛,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点点头。她第一次看见江言时,他抱起小狗转过身,眼珠就是红色的,隔着昏暗的夜色悄悄闪烁。

手被轻轻的拿开,江言垂着头看不清面目,低低叹息,“所以你也是因为这个才不答应我的对吗?”

“其实你该早点告诉我的,那样,我就不会如此……可笑又可悲。”

可笑的以为能够拥有你,最后可悲的发现还是舍不得放弃你。

6.情深还是水深

江言从那天起就消失了。

不再上班,手机关机,就连五天后的公司周年庆都没有出现。

蒋特助通过内部网告知全司,说老板身体突然抱恙,去了国外休养,公司一切事务照常运行。

可柳思言知道,江言是为了避开她。

就像那日,他看着她,眼中光芒碎裂,隐隐的赤色浮动,都没听她的回答就匆匆离去了。她第一次见他从裤兜里掏出墨镜戴上,脚步仓皇到无助。

两分钟后她却收到了江言的信息,是为她叫好的出租车,正在商场外等候。她连忙回拨过去,江言已经关机了。

她甚至去过苏如玉家打听,也是一无所获,苏如玉只是看着她,欲语还休。

那时她才发现,她对江言的了解少的可怜,以至于他想刻意避开她的时候,她竟无法窥得他一丝一毫。

他就像是一场美丽又缥缈的梦,来时波澜壮阔,去时悄无声息。

日夜流逝,柳思言心里的空洞越来越大,一个接一个的吃冰淇淋也无法填满。冰箱里还留有江言为她购置的各类食材,可是再没有人将这些东西一样一样的做好了。

柳思言那样后悔,当时没有更坚定一点留住他,又后悔没将手中的包狠狠的摔在那个混蛋脸上。

她一向温吞又不善言辞,连苏如玉编出“以梦解梦”这种谬语都不知道如何反驳,可是她却想用最恶毒的话去咒骂那个伤害江言的人。

这应该就是心疼吧。

那样好的江言,偶尔会在她的面前嬉笑玩闹,更多的时候却不得不背负着最冷酷的伪装。因为他曾给过这世界最大的善意和主动,却只换来了最痛的刺伤和最深的无奈。

柳思言一想起自己也是拿刀的刽子手,就心痛难当。她好想念江言,想念到热切期盼着再做一次从前那个旖旎温存的梦,却再没能如愿。

昏昏沉沉的发了两日烧,柳思言在公司团建活动的头天夜里却不药而愈了。

那是江言为公司年庆选好的团建地点,就在二十公里外的度假村,当时还征求过她的意见,或许他会出现。

盛夏的山里凉爽怡人,将烦燥的暑气都压下去大半。同事们成群结队,拍照戏水,难得的放松,笑声扑打在山涧,回声阵阵。

柳思言兴趣缺缺,拒绝了同事们游玩的邀请,独自回到了民宿房间,躺在床上也是煎熬,又爬起来拿了泳衣去室内游泳馆。

刚游了两圈,换气间看见模糊的人影向她跑来,江言果然还是来了。

她惊喜万分,张嘴就想唤他却忘了在水里,一时被呛住了,挣扎间右脚又踢到了池壁,疼的她浑身乱颤。

江言将她捞上来以后,又气又怕,“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啊!右脚才刚好就来游泳,肌肉还没完全恢复不抽筋才怪呢。”

柳思言看着他煞白的脸和赤红的眼珠,机智的选择了闭嘴,只响亮的咳嗽了两声。

江言果然将她搂到怀里,大手轻轻在她背后拍抚顺气,久违的温柔将柳思言压抑的爱恋和思念勾了出来,她抬手攀上江言的脖颈,仰头吻了上去。水珠从额顶滑落,路过唇齿,消失殆尽。

“对不起,稍晚了些,这个才是我给你的答案。”

江言被吻的心慌意乱,他从柳思言专注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越发闪亮的红眼珠,狼狈的想侧过脸却被柳思言伸手捧住,纤细的手指抚上他的眼角,“不管它变成什么颜色,你都还是江言,我喜欢的江言,仅此而已。”

“你不怕我吗?”

“你善良温柔,以德报怨,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伤害别人,你是这世上最好的人。那些不知感恩和理解,肆意伤害践踏别人的家伙才是真正的怪物,他们连你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如果要说怕,我也只怕你对我太好。”

这般缱绻情深的表白是江言始料未及的,他没想到,柳思言会先他一步说出爱恋。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才是情深的那一个,他爱的胆怯又不得章法,只能联合苏如玉一起做局去得一个机会,而对方的迟疑始终是悬在他头顶的剑,一点风吹草动,他就只能落荒而逃。

其实他早该想明白的,柳思言一早就知道他与常人有异,如果她真的介意又怎么会允许他接近呢!可是爱情不就是这样让人患得患失又失去理智吗?

江言眸色几变,看的柳思言一颗心忽上忽下。忍不住想要开口,就听到门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和嘈杂的语声。

是同事们回来了,可是江言的眼珠还……未及多想,她一把揽过江言的头抱在胸口,这样就没人能看得到了。

一群人哄笑着闹起来,直到蒋特助过来,才知晓了江言的身份,瞬间安分了许多。但仍旧不乏挤眉弄眼神情暧昧的家伙,尤其是邻桌的小陈,还对她比了个大拇指。这个腐女,不是一直嗑江言和蒋助理CP的吗?

柳思言欲哭无泪,她并不排斥公开,但不代表她愿意友情贡献这样劲爆精彩的画面供人下饭。

直到江言在她的锁骨下方轻轻啄吻了一口,她才想起,自己穿的是泳衣!

7.你套路我还是我套路你

魍海一族虽身负异能,相对的也各有缺陷,或者说是标识,让他们不能真的泯于众人。

江言的异能是探梦,就是可以用意念进入人类的梦境探看。可他在开心、愤怒、悲伤、焦急等情绪极端变化的情况下,眼珠就会变为赤色。并无任何不适,等情绪平稳以后自然会消退。

两个小时过去了,江言的眼珠还是像兔子一样。柳思言不解,江言却磨着后槽牙,“因为我浑身是火,一直都很兴奋。”

他将柳思言从游泳馆一路抱回来,放到床上刚亲了两口就被推开了,“江言,这就是我那个梦里的情景,连你亲吻我的位置都一模一样。我梦里也是这样把你推开的。”

江言略一沉吟,才知道了那梦真正的成因,“这么说应该是我散发的磁场影响到了你,使你短暂拥有了预知未来的能力。”

柳思言兴奋的跳起,“那你再看我两眼,我预知一下明晚的双色球中奖号码,一会就去买。”

江言急的打滚,这重要吗?灭火才是重点吧!

床头柜上柳思言的手机突然进了信息,江言拿过递给她时瞟了一眼,居然是苏如玉。

“作战计划如何?成功与否速报!”

江言皱皱眉,苏如玉今早突然联络他,说是卜到了柳思言此次出行会有危险。她向来精通卜卦之术,由不得他不信,便一路追了过来。此刻看来,他分明是被算计了。

柳思言似是看透了他的心思,挑眉揶揄,“之前你和苏苏姐一唱一和的,当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呢。怎么?只准你算计我不准我算计你啊!”

“当然可以,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亲亲抱抱都随便,睡我更可以!”

柳思言抬手捂住脸,“幻灭啊!你竟然是这样的江言!”

半晌才听闻他的声音,低沉好似喃语,“这才是真正的我,而今终于被你救赎。”

自那次团建以后,江言走在路上开始跟大家打招呼,听汇报时不再只盯着幻灯片,经常陪着柳思言去公司餐厅吃饭,偶尔也会参加周末的员工聚会。

虽然仍旧话不多,但眉间眼角的明朗温和却逐渐显露,像是一座雕像突然活泛起来,褪去了冰冷的距离感,沾染了人间的烟火气。

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他的变化,惊叹爱情的神奇力量。就连于昕都拍着柳思言的肩膀,酸成了一只柠檬精。这样的江言,简直完美到犯规。

只有江言知道,自卑怯懦如他,是柳思言的喜欢为他渡上金身,让他有了重新敞开心扉接纳世界的勇气。

后来江言特意请于昕吃了饭,花了大价钱。毕竟正是她介绍了苏如玉,才让柳思言精准落网。

席间于昕说起柳思言对他最初的心动,竟源于那只托起了小奶狗的手。

江言失笑,合着他是沾了狗的光,看来回去的时候得多买两包狗粮了。

那只叫做“面包”的小狗已经七个月了,吃的圆滚滚肥嘟嘟,两只耳朵耷拉着,哼哧哼哧的喘气。看见柳思言来,也不认生,跑过来用脑袋蹭她的小腿,痒得她咯咯笑。

江言又在厨房做饭,只不过这次换成了他家的厨房,比柳思言的宽阔了一倍,却仍旧装不下那人满心的温柔爱意。

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都不同,江言绝对是最朴素又深沉的那一种。

苏如玉开门进来的时候,江言差一点点就亲到柳思言了。

“儿子,你……嘶……”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三个人面面相觑,还是江言最先反应过来,“苏苏姐,我都说了那天的卦钱转账给你,你怎么还亲自上门要钱呢?”

“哦哦,那你转吧,我走了。”苏如玉手刚摸到门把就听柳思言突然出声,“等一下。”

江言惊的一个激灵,他是打算稍后跟她正式介绍苏如玉的,之前的隐瞒也是迫于无奈,可这突然撞上怕是有嘴说不清了。

谁知柳思言只是局促的笑,“苏苏姐,我那天走的急,后来又忘了,我的卦钱也没给。”

苏如玉跟江言交换了个眼神,“让江言一起付了就行了。对了,我再免费赠送你们一卦,你们明年会结婚,婚后半年会怀孕哦。”

关门声惊醒了窝里的面包,它哼唧了两下,又睡了。

柳思言碰碰江言,“苏苏姐算的准吗?”

“一向很准。”

“那她算得出你即将面临一顿暴揍吗?拉着自己老妈一起演戏,你很孝顺嘛!”

“我妈为了要儿媳妇可是自愿助阵的!”

“那我以后是不是得改口叫她伯母啊?”

“呵……她会往你脸上扔抱枕的。不如,你先改口叫我老公。”

“那你先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江言一把揽过柳思言抱在怀里,轻吻她发顶,“不急,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说。”

你出现,如光如电,惊鸿一瞥就将重重黑暗撕裂。我捧着你给的希望,将余生圆满。

若问我有多爱你,我想,惟有岁月厚重,才知我心永恒。

后记

江言陪着柳思言去选婚纱的那天正是夏至。

前方红灯,左侧一辆公交车缓缓驶来,恰巧在他们旁边停下。

柳思言顺着江言的目光看去,第一次听到他说起初遇,“那天,我就坐在这里,看见你靠在车窗上打盹,笑的甜蜜。我有些好奇,便探了你的梦。”说完转过头对着她轻浮的挑眉,“然后我就爱上你了。”

那是他见过最美好的梦境,纯白的几乎透明。她穿着一袭白纱,向着他在的方向走来,微笑宛如夜月,美得像个精灵。

时隔十七年,他再次看到自己的眼睛红到发亮。在此之前,日复一日的隐藏中,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鲜活过了。

说不上是好奇还是悸动,他第一次起了私心,在那个姑娘的身上留了印记,闲来无事的深夜便会以念探梦,看看她都梦到了些什么。

一开始是心血来潮,看着看着便是心心念念了。久而久之,她的梦境就成了他寂寞夜里唯一的陪伴,也是孤单的他,唯一能拥有的不为人知也不会被剥夺的秘密。

后来,他在公司的年末酒会上碰到了她,原来她就在他的公司里,看起来不过咫尺之距,于他却好似千山万水。

他惊喜大不过失落,喝的多了些,独自躲在角落里,昏沉间感觉到了肩上披衣的手,那悄然离去的背影恍如他魂牵梦萦之人。

当夜他探梦,果然看到她大喇喇的拍他肩膀,“江言啊江言,你这什么老板,连自己员工叫什么名都不知道,真是枉费我还帮你披了件衣服!”

柳思言梦里的他开不了口,可他心里的声音却震耳欲聋,“我当然知道,你是柳思言,是我喜欢的姑娘。”

命运之手将他推进黑暗,可是上帝却并未合拢指尖,江言确定,柳思言就是他的光。

而今,这一生的光亮终于握在他手心。

柳思言“扑哧”一声笑了,这人果然正经不过三秒,“又哄我,你当是讲童话故事呢!”

那隐秘的一切,江言都不会对柳思言说起,他只是牵起她的手凑到唇边一吻,“今生遇到你,就是最美的童话。”

就是,天长地久。(作品名:《小伙计,听说你思我》,作者:流云断。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