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偷大哥的钱(梦见自己偷别人东西)

  • 作者:admin
  • 看相
  • 时间:2021-11-19 02:05:11
  • 13人已阅读

当下的影视作品很少聚焦农村题材梦见自已偷大哥的钱,动辄霸道总裁、亿万家庭之类的梦见自已偷大哥的钱,慢慢往“失真”发展。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内地出现过不少优秀农村题材的作品,诸如田成仁老爷子的《篱笆·女人和狗》,电影上面也有《牧马人》、《过年》、《孝子贤孙伺候着》、《喜盈门》等。

其中《喜盈门》关注的更多是婆媳关系,这也是几千年来老生常谈的问题,但影片却拍得有情有味,贴近生活,在80年代红极一时,豆瓣更是高达8.2分,是一部难得的佳片。

01、一条涤纶绸裤子的纷争

在影片的开始,二哥仁武新婚大喜,娶新嫂子水莲进门,亲朋好友都来了,精明能干的大嫂招呼地头头是道。

大家争前恐后地向新人敬酒,仁武和水莲是喝也不行,不喝也不是,还是豪爽的大嫂替他们挡了几杯,才免去了尴尬。

故事的第一场冲突起因,是一条涤纶绸布料。那个年代几乎没有买成衣的,全是买布做衣服,换到现在应该叫高端手工定制。

而涤纶绸的布料在当时的地位,不亚于一只高档的包包。这种布料俗称的确良,就和这个名字一样,的确是“良”,在物质匮乏的时代,既满足了人们基本的穿衣需求,又最大限度地满足了时尚追求。

这天,小姑子仁芳兴冲冲地拿着涤纶绸布料去找大嫂,想求她做一条裤子,大嫂立马柠檬酸了。

这么稀罕的布料,她一直想要,丈夫仁文虽然在兽医站工作,领着工资,可是一大家子一起生活,当大哥的钱也不是自己可以随意支配的。

好不容易老二娶了亲,涤纶绸的裤子总算提到了下月的日程。想不到没出嫁的小姑子,刚在大队里挣几个工分,倒先自己一步穿上了。

大嫂强英没想到布料是会计龙钢送给仁芳的,一再追问,仁芳想到心上人龙钢脸一红,笑而不语。

这一下强英便认定,仁芳不好意思说,因为布料是婆婆买的,明摆着偏心小女儿,不拿媳妇当回事儿。

她不依不饶,找水莲和自己联合去找婆婆挑事儿,“做媳妇也不是该死的”,听听这狠话,就为了一块布料,可想强英在家里是蛮横霸道的角色。

还好水莲是明白事理的,并没有听她的挑唆,可是老实的婆婆为了息事宁人,只好借钱给她买了一块布料,想要换取和睦。

可惜穿上了新布料,大嫂仍然不满意。既然婆婆偏心,二媳妇进了门,又孝顺又体贴,自己倒显得里外不是人了,干脆分家,各过各的。

大嫂在院子里指桑骂槐,吵着要分家,软弱的婆婆只会忍气吞声,息事宁人。爷爷虽然是家中的长辈,可毕竟隔着辈分,“有话慢慢说,有理坐下来讲嘛”。

这不痛不痒的一句话,根本震慑不到嫂子的嚣张气焰。仁武看爷爷说话不好使,便出头制止大嫂。

长嫂如母,这些年他一直受大嫂的照顾,强英几句话就说得他不好回嘴了,没了气势,只能拿燕子窝撒气。

父亲去世得早,长兄如父,仁文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有文化有体面的工作,可是性格懦弱,有点妻管严。

轮到他表态的时候,虽然他本意是“最好不分”,可是拧不过媳妇,“这个家不分也难啊。”

既然要分家,房子、家畜等样样都要分明白,要平均,就连两位老人也要分一分。

大嫂的算盘打得噼啪作响,养婆婆,虽然身子弱,但可以帮着带孩子。可惜,婆婆急火攻心住进了医院,于是爷爷由他们赡养了。

这件事上大嫂没能如愿,分家后也不善待爷爷。包了肉丸的饺子却不等爷爷回来一起吃,仁文也不动筷子,只是抽闷烟,其实他心里明白,不等爷爷就是不给爷爷吃。

果然,听到爷爷的敲门声,饺子就都收了起来,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窝头。仁文敢怒不敢言,连忙收起了桌上的蒜,躲进了里屋。

小孙女天真无邪,听爷爷说喜欢吃饺子,便端出了一大碗,气得爷爷冒雨搬出了家门,住到了队里的仓库。

仁文也被大雨浇醒了,一耳光打在强英的脸上。两口子因此打架,大闹兽医站,搅得四邻不安。

02、性格转变下的喜剧效果

影片为了突出主题,推动剧情发展,大嫂的转变是一条主线。促成大嫂转变的,既不是怕耽误了队里的加工活,不是孩子摔掉的门牙,更不是水莲大老远跑来苦口婆心的劝说,而是大哥的转变。

老实人仁文终于忍无可忍,提出要离婚,即便是丈母娘在庭院里抱着他的腿哭闹,也没能改变他的心意。

强英从来没见过仁文这样强硬过,害怕真的离了婚,也惦记着家里的孩子和农活,梦见自己变成个小矮子,被一家人踢下了深渊。她半夜冒雨跑回了家。

丈母娘本来还要阻止,丈人也看不下去了,“早该回去了,都怪你”,丈母娘惊讶的表情,不仅仅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更多的是不能接受丈夫突然的指责,这恐怕也是这位丈夫少有的违拗。

可见没有哪一方是真正强势的,关键是讲道理,讲担当。终于,一家人又围坐在一张桌前,大嫂端上了热气腾腾的饺子,和和美美的大团圆结局。

03、贴近生活的主旋律

这部1981年上映的主旋律作品,以喜剧的形式,主线清晰,立意鲜明,严肃活泼,团结紧张。

影片的一大特点就是角色设定对称,对比强烈。有文弱的哥哥仁文,就有耿直的弟弟仁武,有软弱的婆婆,就有刁蛮的亲家母,有是非多的大嫂,就有明事理的二嫂。

不过在剧本的强烈对比中,略显生硬。剧本审核的时候,就有人提出水莲形象过分拔高,强英的转变过于突然。

于是编剧辛显令和导演赵焕章进行了修改。分家时,水莲虽然让出了大衣柜,但心里是有怨气的,于是和仁武吵架,后悔嫁入老陈家。

去掉了原剧本中强英偷仁芳钱的情节,而在强英噩梦惊醒连夜跑回陈家时,一进门先奔了猪圈。看着自家的猪还好好地吃着食,水莲连夜为自己赶制加工活儿,婆婆在屋里哄着两个孩子。

家里一切安好,都是一家人不计前嫌的帮衬。这既表现出强英性格的复杂性,也使得大嫂这个人物转变更加立体、真实。

影片只不过是描写了一些琐碎的家务事,却写透了人与人之间的情与理,倡导了婚姻自由、敬老孝亲、女性独立、家庭责任等社会伦理的新风貌。

这份人与人之间促狭与真挚的情感,也大大越出了家庭的范围,突破了农村题材的背景,超出了时代,在今天依然有普遍的认识和警醒意义。(撰文:人间九月牛)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