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做梦梦见一个朋友亲我(做梦经常梦见一个朋友)

  • 作者:admin
  • 看相
  • 时间:2021-11-25 07:15:09
  • 4人已阅读

本故事已由作者梦里做梦梦见一个朋友亲我:七凤翾,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今晚,我们要庆祝到天亮!”

男人兴奋地喊了一声,翻身抱住女人不放。

半晌,两人手拉手看着天花板,男人喃喃道:我一直觉得我是在做梦,我怎么配有这么幸福的生活?

女人抿着嘴笑:你值得最好的。

似乎有泪水从眼眶里溢出来,男人急忙回身将脸埋在枕头里。女人觉察到了,轻轻靠在男人背后,拍了拍他:“会越来越好的。”

1

十年前。

大年初一,天刚蒙蒙亮,余家三口就已经收拾妥当,准备回老家拜年。

余甜甜走在前面。楼道里的灯坏了,她扶着楼梯扶手摩挲着往楼下走。她虽然不近视,但眼睛有点散光,在这个没有光线的环境里,眼前模模糊糊的。

“爸,妈,快点啊!哎呀——”她突然被一个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跌倒,好在手里一直扶着楼梯的扶手,没有摔倒。

余进关听见宝贝女儿的惊叫声,顾不得手里带着的礼品,几个跨步跑下楼来。借着手机照灯,看见一个人倒在楼梯口。

“哎呀,大过年的,是谁倒在这里了?”余进关也被吓了一跳。

他用手在这人的鼻子下面试了试,没死,又拿手试了试他的额头:“嗯,发烧了。大年夜坐在这里,可能是为了取暖。先弄回家吧。”

“弄回家干嘛?”余甜甜的妈妈王慧芬从后面跟上来,也用手碰了碰这个人的额头,“都晕在这里了,不马上送医院怎么行?”

一家人好歹把人弄到车上。余进关不敢耽误,一踩油门直奔市中心医院。

余甜甜跟晕倒的人坐在后座,随着天光大亮,余甜甜惊讶地发现她认识这个人。

“爸爸,这是我们高三四班的景海军呀!”

“啊?是这孩子?天可怜见的,怎么一个人晕倒在楼道里了。”王慧芬从副驾驶座往后张望,语气里满是心疼。

余甜甜一家住的小区是她爸妈所在单位的家属区。

余进关去年刚刚调过来,在厂办当秘书。虽然来得时间不长,但由于接触的人多,多多少少也听说过景海军家的事。景海军父母是这个国有制酸厂的双职工,几年前他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去世,丢下了这个唯一的孩子。

当时景海军只有十四岁。厂里工会的人到处打听,才知道这孩子的父母都是外地人,在当地没什么亲戚。找了好久才找到景海军的一个堂叔。他在市郊开了一个小饭店。经过一番协商,对方才勉强答应做景海军的监护人。

工会的人松了口气,把景海军父母的遗产交给他代为保管。从那以后,景海军便从家属院搬了出去,住到他堂叔的家里。厂里并没有忘了这个孩子,每到逢年过节,都会安排人去看看他,送点慰问金和一些生活用品,余进关还跟着去写了一次宣传稿,对这个孩子一直深表同情。

景海军成绩不错,两年前考上了市一中。余甜甜随着父亲调动也转学过来在市一中念高三。

“学校每年扶贫的学生里有他,都会在学校公示栏里公示呢。”余甜甜说道。

“学校怎么这样?”余进关一边开车一边不满道,“这么大的孩子正是敏感的时候,怎么把他们放在公示栏里,既然要帮助这些有困难的孩子,那么就要考虑周全,保护好孩子们的自尊心。”

王慧芬也附和道:“这孩子真不容易啊。”

随着车子的颠簸,景海军的身体缓缓向余甜甜的方向滑过来,垂下的脑袋几乎抵到余甜甜的脖子上。

余甜甜悄悄观察他。发现他长得可真好看,漆黑的剑眉,英挺的鼻子,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紧抿着双唇,苍白的脸色,整个人十分消瘦,让她想起“楚楚可怜”这个词。看着看着,余甜甜不禁有点脸红,连忙把脸转了过去。

到了医院,一阵忙乱。因为过节,值班的医生不多,好在有王慧芳相熟的一个朋友,给景海军看了看,说是需要住院观察。余进关两口子都是热心肠,痛快地给景海军交了住院费,还请了一个护工照顾他。

等安排妥当后,已经到了晌午。余家三口便按照计划回老家了。

2

在老家热闹了三天。余甜甜一直挂念着住院的景海军。央求父亲带点好吃的,去市医院看看那位同学。

谁知却扑了个空。住院部的护士说那孩子刚刚好转就要求出院。他们只有给他开了点药,余进关垫付的住院费还有剩余的钱也退给了那孩子。

一家人回到小区时,却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立在单元门口。景海军穿着一件单薄的夹克,里面套着他们学校的校服,因为消瘦,衣服里面显得空荡荡的。前几天下的雪还没化,他不时跺跺脚,偶尔拿起手来呵呵气。

王慧芬赶紧下车,拉着景海军的手,往里带:“这孩子,大冷天的,站在这里干什么?快点上屋里来。”

景海军还没反应来,就被热情的王慧芬拉到了二楼。进到屋里,一阵热浪袭来,景海军感觉到冻僵的身体似乎又活了过来,这是一个多么温馨而整洁的家呀。

余甜甜连忙倒了一杯水,送到景海军手里。景海军正饥寒交迫,迫不及待喝了一口,一股甜甜的味道滑入喉咙瞬间慰藉了四肢百骸,是糖水。他连忙抬头看,只见一个似曾相识的漂亮小姑娘正对着他笑,她有一双黑葡萄般漂亮的双眸,笑起来浮现的酒窝竟比手里的糖水还要甜。

景海军几乎快忘了这甜甜的味道了。母亲活着的时候,总是时时备着糖水。那时的他喜欢在运动后,满头大汗地大口大口喝着糖水,每当这个时候母亲总会在一边喊:“你慢点!又没有人跟你抢!”触景生情,景海军红了眼眶。

王慧芬听余进关说过,他堂叔为人小气刻薄,景海军在那过得不好。也幸亏有厂里工会的时时探望,让他堂叔不敢过分苛待他,让他顺利地上了高中。

王慧芬想到这里,心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温柔道:“孩子,你怎么穿这么少?那天怎么晕倒在这里了呢?”

景海军低着头,有点哽咽。快一周了,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关心他。

余进关去地下室放下从老家带来的一些东西,刚刚进了门。他见景海军低头不语,便冲着王慧芬娘俩使了个眼色:“你们去收拾收拾,做点饭,我跟小景聊聊。”

说完便拉着景海军进了书房。

原来,过年前,景海军的堂叔带着景海军父母留下的存款还有单位给的抚恤金消失了。景海军是高三,临近过年才放假,谁知堂叔家里已经进不去了。他打听了堂叔的邻居,才知道堂叔把房子卖了,小饭店也盘了出去,一家人都搬走了。

景海军到处打听堂叔的下落,也报了警,可惜一时之间找不到人。于是景海军想回父母生前住的家属楼看看。谁知他们的房子早就被单位收回去给了别人。景海军没地方去,又不愿意大过年的打扰别人,便找了个角落蹲了一天。

夜里太冷,他瞅着有人进出这个单元门时,便跟着进了这个楼道。因为家家户户都有暖气,楼梯间一开始还挺暖和的,后半夜却冷得受不了。他就来回踱步取暖,不知怎么着就晕了过去。

余进关对这个孩子的遭遇十分同情,跟王慧芬一商量,决定资助他到大学毕业。

余进关两口子都是普通职工,挣的钱并不多,可是天生善良的人是不会衡量得失的。他们只想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可以后这孩子的生活怎么办?余家这个房子只有六十几平,两个小卧室,根本没法再加一张床。

好在景海军父母生前所在车间的领导听说了这个事。很快给申请了一间附属房让景海军暂时栖身。王慧芬上门去给他好好收拾了一番,并且给他买了新的被褥、衣服,生活用品。

3

王慧芬心疼景海军,经常让女儿给景海军带早餐。有时放学后,也让女儿叫景海军回家吃饭。

景海军却不好意思一直打扰他们,借口自己会做饭,买些简单的食材,自己在家吃。不怎么去她们家,怕给她们添麻烦。

“你怎么这么别扭?叫你来吃水饺也不来,还得本姑娘来给你送。”余甜甜端着一碗水饺,敲开景海军的门。少女一双清灵的双眸,嘟着小嘴,柔顺的长发披在脑后,看来是刚刚洗了头发,白嫩的皮肤衬得她整个人像出水的芙蓉。

景海军不敢看余甜甜,他接过余甜甜手里的碗,一手撑着门框,并没有让她进门的意思。景海军住的是每栋楼下加盖的一排小平房,因为被前面的楼挡住阳光,常年阴暗潮湿,他直觉不想让余甜甜进到这样的地方。她应该永远待在阳光温暖的地方。

景海军冷淡的样子让余甜甜很不开心,心想这家伙真是个冰块。她翘翘脚,想往景海军的屋里看看,却被他用身体挡住了视线。

两人的距离很近,他身上传来的香皂味很好闻,不禁让她有点脸红。她伸手轻轻推了景海军一下,转身就跑,长发在身后飞扬。可惜她看到身后景海军那渴望又压抑的眼神。

余进关和王慧芬是真心诚意的对他好,他怕看到他们失望的眼神。自己不敢也不配去喜欢余甜甜。他那些隐秘的,难以启齿的念想,被拼命压在心底。只有在梦中,他才会肆无忌惮地抱住她,亲吻她——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禽兽,所以他只有远离她。

他怕某个瞬间,自己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心魔,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

这一切,单纯的余甜甜怎么会知道?

余甜甜虽然转学来时间不长,但也算一中的风云人物了。她成绩好,长相甜美,性格开朗又善良,老师同学没有不喜欢她的。男生嘴里不禁多了“余甜甜”这个名字。

“景海军,我看一班的余甜甜经常来找你。什么情况?她在追求你吗?”同学程志林好奇地问景海军。

景海军连忙否认:“怎么会?她怎么会看上我?”

“也是——”程志林点点头,“不是我打击你,我也这么想的。”

景海军的名字经常被当做贫困生挂在公示栏里。同学看他的眼神里更多的是同情和怜悯。高三的孩子已经对社会有了初步的认知。

尽管景海军长相和成绩都不错,可她们更倾慕那些家境良好,打扮洋气的男生,怎么会关注到这个性格冷淡,而且要靠资助才能完成学业的孤儿呢?

“景海军,快点!那个小美女余甜甜又来找你了。”有个同学挤眉弄眼地过来叫景海军。

立刻,教室里几个男生挤到窗户边张望。

景海军默默走出教室。余甜甜扎着马尾,穿着校服婷婷地站在教室门口,手里提着一个饭盒。由于临近高考,学校安排他们都住在学校的寝室里。王慧芬经常会做了好吃的送过来,每次也不忘给景海军一份。

见他走过来,余甜甜将饭盒递过来:“刚才我妈妈送来的红烧肉,让我拿给你。”

景海军低着头,默默接过来,转身就走。

“哎——”余甜甜莫名生起气来,“你连个谢谢也不会说吗?”

“谢谢!”景海军转过身,低着头,眼睛却不看她。

余甜甜白了他一眼:“把饭盒洗干净,下晚自习后我来拿。”

景海军点了点头,盯着余甜甜走远的背影,看了半天。

一进教室,男同学们就开始起哄:“嗷嗷,快交代,为什么余甜甜会给你送吃的?”

少年的虚荣心得到了莫名的满足,他不说话只低头闻着饭盒里的饭香。心里有一股暖流涌出。脑海里一遍一遍描绘着刚才余甜甜站在阳光下那好看的眉眼。

4

女孩穿着清凉的衣服,坐在他的怀里。他虔诚地亲吻着女孩。女孩呵呵笑起来,让他一阵心潮澎湃。余进关突然出现,甩了他一巴掌:“就你这个穷酸的样子,怎么配得上我的女儿。我真不该帮你……”

“叔叔,你听我解释——”

景海军从梦中惊醒,他叹了口气,只有借着月色,悄悄换了床单。

余甜甜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开始悄悄地捕捉景海军的身影。跑操时,心疼他比别的同学穿得单薄梦里做梦梦见一个朋友亲我;上大课课间时,心疼他一个人坐在一边没有人陪他说话;吃午饭时,见他只是打个素菜,就着米饭吃,心疼他营养不够……

于是便央求妈妈给他买保暖的衣服,妈妈送来的肉菜她会转手送给景海军,有时上大课遇到,她会主动坐到他的身边,逗着他说话。余甜甜知道自己一定是喜欢上景海军了。可他却一直对她冷冰冰的,让她只有悄悄地把感情压在心底。

转眼高考结束了。景海军和余甜甜考得不错,都上了一本线。景海军比余甜甜高了五十多分。余进关一高兴,带着两个孩子去饭馆庆祝了一下。

回来的路上,景海军问余甜甜:“你准备报考哪所学校?”

余甜甜惊讶于他的主动,心里雀跃了一下:“我可能报本市的大学,反正我不想去太远。”

景海军点点头。

“你呢?”余甜甜问他。

“我还没想好。”景海军又是一副冷漠的样子,让余甜甜泄了气。

没过几天,景海军收到了省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所学校是本省最好的大学,在全国排名不错,坐落在这所城市。余甜甜也顺利地进入了本市的另一所大学。

两个孩子都没有离开本市,余甜甜父母很高兴。景海军申请了助学贷款,没再要余进关的资助。余进关两口子见孩子要强,便没再强求。

景海军一边打工,一边求学,日子过得很清苦。余甜甜知道他要强,省钱省得很厉害,便时不时来省立大学找他,省下自己的生活费请他吃饭,给他买衣服。

随着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多。余甜甜渐渐发现景海军并不是像表面表现得那么冰冷。走路时,他永远会让她走在右手边,自己走在外面保护她。如果天凉了,看她穿得少,会立刻脱下外套给她,自己却冻得直发抖。

他会在她生病的时候,穿过大半个城市,给她送药。也会在别的男孩子接近她的时候,露出生气的表情。可无论两人怎么亲密,景海军却从不向她告白,只是他不时偷看她的眼睛出卖了他。

余甜甜决定主动出击:“景海军,你知道我喜欢你吧。”

景海军正在弯腰给余甜甜修理自行车。头发垂到眼睛上,看起来整个人很阴郁,几年下来,少年已经成熟了不少,变得更加英挺好看。如果不是忙着学习和打工,再加上余甜甜这个时时粘着的小尾巴,估计早就有女孩追求他了吧。

听到余甜甜的话,景海军的手停顿了一下。只是一瞬间,他立刻又忙活了起来,只是微微有点颤抖的手出卖了他的心情。

余甜甜终于鼓足勇气表白,却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不禁有点着急。

她一下扑到景海军身上。后者没有防备被她扑倒,怕伤着她,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护着她的脑袋,在地上打了个滚。

“你可不可以做我男朋友?我真的好喜欢你。”余甜甜眨巴着大眼睛。她那黑葡萄般的双眸亮得惊人,有眼泪在里面打转,似乎要把人心融化掉。

景海军被迷住了,他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渴望,低头亲上了朝思暮想的姑娘。余甜甜正忐忑地等景海军的回答,后者却什么也没说吻了上来。余甜甜瞬间心花怒放,重重吻了回去。

景海军的防线终于崩溃,等两人分开后,喃喃道:“怎么办,我明知道,你跟着我会受苦,可我已经忍不了了。”

鼓起勇气告白高冷男神,下一秒他低头吻上来“我也喜欢你”

余甜甜点着他的脑袋,生气道:“谁叫你忍着了?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

“可是叔叔阿姨会同意你跟我好吗?”景海军低声说,脸上带着隐隐的担心。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爸妈。他们很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可是我怕——喜欢我,不代表就愿意让我娶他们的女儿。”景海军低头不敢看余甜甜。

“要不,我们现在就打电话问问?”余甜甜作势要拿手机,被景海军一下子抓住了手。

他祈求地摇摇头,他还没想好怎么办。

“刚才还亲我,现在不会是反悔了吧?”余甜甜故意绷起脸来问他。

景海军立刻摇摇头,只好放开手,让余甜甜打电话。余甜甜知道景海军的心结在自己的爸妈那里,故意给手机开了免提。

“爸,妈妈在吗?我有事跟你们说。”

“在呀,什么事?”电话里余进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和煦。

“那个,”余甜甜清了清嗓子,“我喜欢景海军,你们会同意吗?”

“臭丫头,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你喜欢小军不是很久的事了吗?”手机里的声音换成了王慧芬,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余甜甜一囧。她偷偷看了一眼景海军,他的脸竟然红了。平时没什么表情的人,此时红了脸,看上去鲜活生动许多,竟然还带了点媚色。

余甜甜连忙收回眼光,专心对着电话讲:“那我们俩要是谈恋爱,你们不会反对吧。”

余进关在电话里呵呵一笑:“我们倒不反对。可是我看小军对你没什么意思,你就自己想想吧。”

余甜甜气得跺脚:“爸你说什么呢。景海军就在旁边。”

景海军终于鼓足勇气,接过电话:“叔叔,阿姨。我也很喜欢甜甜。我虽然现在一无所有,可是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会让甜甜过上好日子的。”

电话里半天没有声音。景海军和余甜甜面面相觑,心里忐忑起来。

“小军啊,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我和阿姨会支持你们。我们不图你们有多大出息,只要你们幸福,我们就放心了。”

余进关的话让景海军瞬间泪流满面。余甜甜紧紧抱住他,轻轻地安抚着他。

5

大学一毕业,景海军就“嫁”给了余甜甜。

结婚是余甜甜提出来的,余甜甜觉得自己就是个女色狼,每天想睡了自己的男朋友,可惜总是不能得逞。她不知道,景海军早就在梦里对她想入非非了。

可现实中,景海军却有诸多的忌惮,他怕两人的感情万一出什么意外,这对一个女孩来说太没有保障了。他始终觉得自己还不能给余甜甜最好的一切,所以不配拥有她。

余甜甜坐在景海军身上,两手捏着景海军的脸,命令道:“我们找个时间去领证。”

景海军呆住了。他刚刚找了一份工作。余甜甜准备考研。两人未来的走向有那么多的不确定性,他怕余甜甜会后悔。

刚要开口说话。余甜甜却吻上了他的嘴唇。

“我们还是再……”景海军刚要说话,余甜甜又主动吻上了他。景海军没有办法,被余甜甜撩拨得失去了理智,只有再一次沉浸在亲吻里。

“你听我说,甜甜。我想给你更好的……”景海军拒绝的话还没说完。余甜甜又亲了上来。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一直亲你,”余甜甜喘着气,嘟着嘴撒娇,“看你敢不敢拒绝。”

景海军拿她没有办法:“可是,我们没有房子,我现在还没有能力——”

余甜甜当即拍板,那么就在她父母家结婚,今后有能力再出去买房。

“不是让你当上门女婿,将来的孩子跟你姓。”余甜甜调侃他。

结了婚的两个人,再无顾忌,小房子隔音不太好,王慧芬忍不住提醒他们俩:“年轻人要懂得克制,别累坏了身子。”

不久,余甜甜接到南方一所城市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景海军也决定去南方闯一闯。小两口便告别父母去了南方。

6

告别了父母,终于开始享受二人世界。

景海军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收入不稳定。余甜甜上学的费用都来自于父母的支持。有了工作经验,景海军才发现,自己本科的学历根本不够用。于是也开始利用下班的时间上起了在职研究生。

余进关听说了这个消息很高兴。他早就劝景海军和甜甜一起考研,可是景海军怕他负担重一直没同意。如今边工作边上学,拼命节省着花钱,两人在南方的城市一起奋斗了起来。

距离研究生毕业还有一年的时候,余甜甜怀孕了。他们商量不想要这个孩子,毕竟现在的条件的确不允许养孩子。

余进关听说了,把他们俩训了一顿:“孩子是来投奔父母的,怎么能狠心不要呢?你妈还有四个月就退休了,我也只有两年了。我们还有些积蓄,你们把孩子生下来,我们给你们带。”

于是就生下了儿子景瑜轩。景海军想让孩子跟着余甜甜姓余,却被余甜甜拒绝了。她一直都知道丈夫对自己一家的感恩之情。她却一直努力化解着他的负担。她告诉景海军,一家人的付出都是因为爱,爱是不能要求回报的。

“你还真以为是入赘了我们家吗?想得美,你还得努力奋斗养我们娘儿俩呢。”景海军闻言紧紧抱住自己的爱人,内心充满了温暖。

几个月后,王慧芬过来照顾女儿和外孙。景海军跳槽做了销售总监,年薪达到了30万。余甜甜毕业后进了一家研究院,年薪也有20万。收入提高,生活改善,日子越来越好。

这时房价开始攀升,几乎一天上一个台阶。小两口忙不迭地去看房子。他们想将来还要再生一个孩子,父母老了要住在一起,至少要买四室的房子。

等转了大半个城市后,终于看上了一个160平的大平层,总价800多万。景海军算了一下,觉得买下来十分吃力。

余进关打电话来:“买下吧。我和你妈还有点积蓄,你们找单位和朋友借点。等我退休了,就把我们住的房子卖了帮你们还钱。你和甜甜的公积金再加上我和你妈的退休金,每月还银行贷款应该够了。”

景海军又想哭,他哽咽着说:“爸,您让我怎么报答您呢。”

“说什么回报?都是自己的孩子。爸妈活这一辈子不都是为了你们吗?”

于是,景海军和余甜甜终于在这所南方的城市有了自己的房子。他们亲自设计了房子的布局,盯着装修,又开窗几个月晾甲醛。

终于在这个飘着凤凰花的季节,两人悄悄先去新房庆祝了一下。

无论生活给你多少苦涩,只要家人的心连在一起,日子总会越过越甜。

有一天,景海军接到了老家警局来的电话。他的那个堂叔因为经济犯罪终于被找到了。

当年他吞掉了景海军的钱,算起来也只有八万块。警局问他想怎么追究责任?景海军说算了。毕竟如果没有当年的事,他怎会拥有今天的幸福呢?

“小军,快点陪我钓鱼去!”余进关戴着渔夫帽,穿着马甲提着马扎,扛着鱼竿,在门口叫他。

景海军还没回答呢,王慧芬发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就知道玩。什么家务也不干!”

余进关朝景海军招招手,爷儿俩蹑手蹑脚下了楼。

余甜甜从卧室走出来:“妈,我来帮你,让他们俩去玩吧。”

“就你惯着他们俩,就我不好是吧。”王慧芬白了余甜甜一眼。

小景瑜轩摇晃着胖胖的身体跑出来,抱住王慧芬的腿撒娇:“外婆最好了。”

王慧芬连忙抱起外孙心肝宝贝地叫着。窗外阳光照进来,给这个家增添了无限的温馨。(原标题:《婚姻智慧:把苦涩的日子过甜》)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