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打麻将不胡牌(女人梦到打马江湖了)

  • 作者:admin
  • 起名
  • 时间:2021-11-04 06:40:10
  • 15人已阅读

都快中午十二点了梦见自已打麻将不胡牌,三皮还没睡醒。“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九妹、九妹,火红的花蕾…..”手机里飘出醉人的经典老歌《九妹》,三皮没有睁眼,只是伸出胳膊胡乱的在撒头的床背台子上一阵摸索。“喎,谁呀?”三皮摸到手机顺势按了下,嘴里燃嘛谈嘻地问。“我,你牛哥,快些子!三缺一,你逵子哥非得让我叫你来,说是要报昨晚的仇呢!”电话里传来楼下麻将馆老板牛哥催促的声音。“牛哥,我困得很,还没起来呢!你叫个别人吧!”“逵子说不行么,就让叫你呢!”“哎,不行不行!我下午还有些事,你跟他们说,我真有事!去不成,挂咧嗷,牛哥!”三皮顺口推辞了几句,挂了电话,掖了掖被角,又沉沉地睡去了。他也的确乏咧,最近几个月都没有啥正事,泡在牛哥那儿好长一阵子了。三皮可不是他的大名,他身份证上叫李波。前阵子他在牛哥这的挂账本子上签名时把“波”字也写的太开,就跟电视剧《装台》里的杨波写自己的名字一个德行,也不知谁问了句李三皮是谁,就这样给改了名字,大家三皮三皮的就叫开了,开始谁喊叫还阻止,到后来叫的人多了,他也就不说啥了。牛哥身材魁梧、膀大腰圆的,大名叫啥从来没听人喊过,大家都知道是山东德州人,来西安做鸡鸭下水冻货生意有七八年了。受疫情影响,冷库进出货都不正常,索性就停了生意,闲着没事,就叫几个朋友到家里打牌,牛哥这人仗义,来人端茶倒水的,得空还管饭,打了几个月,谁知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也来家里打,天天家里人多的,就有人提议开个麻将馆,就用只收炸弹费、点炮胡那种办法梦见自已打麻将不胡牌:先买牌子,一个牌子一佰,一次买个五佰、捌佰都行,谁炸咧谁给炸弹盒子牌子里投上一个牌子,谁打完了想继续打再买,不想打了随时可以走人。没成想,三张桌子,天天爆满,生意出奇的好,牛哥跟嫂子都后悔咋没早些干这营生,可比贩那鸡鸭下水不知强了多少倍。到牛哥这玩的人基本上都是牛哥朋友、同行,要么就是一个市场里其他干事的人。三皮算是牛哥朋友的朋友,住的又近,不觉就在这儿混了快半年了,都熟的跟自己家人似的。“九妹、九妹……”三皮还没睡实在,又一阵喊叫九妹的手机铃音把三皮叫醒。是逵子的电话。“逵子,你倒叫啥呢嘛,人睡个觉都不得安宁。”“睡怂呢睡,你没看都几点咧?咋牛哥还叫不来你,还得我再请你,看把你架子大的!还是昨晚咱几个,就剩你没来!”逵子在电话里一阵子抱怨。

快点来嗷,都等你呢!不要一赢就不来咧!”逵子再次催促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三皮再也无法入睡,想着最近的几场牌还就是邪性,咋打咋赢,赢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就说昨晚的那几把牌:一把天停,一轮过来就直炸;一把洗了个单吊五筒,硬是摸了个绝张炸了;一把万子清一色,停牌三六九,放过两把胡牌,到底还是自摸了;一把不得已停了个大肚子八万,眼看无望了,竟鬼使神差地又揭了个八万胡了,……..。真是绝了!“最近这手气应该还冲着吧,今天估计还能赢!甭让好运错过了,得抓住机会!早起不是还梦见牛嫂给我数钱呢么!逵子昨晚输了的那猴急像真好笑,今再输输,看看能急成啥样子!……。”三皮心里想着想着竟不知不觉的穿好衣裳下床了,也没刷牙,也没想着吃些啥,只是胡乱地洗了把脸,也没用毛巾擦;胡乱地刨了刨头发,也没用梳子梳下,就出门下楼径直向牛哥家走去。大老远牛哥就通过飘窗看到大毛撒的三皮来咧,沃架势肯定没吃啥,立马让牛嫂给拾掇些吃的。门是开着的,牛哥倒好茶水就等在门口候着招呼三皮。三皮进门时,逵子、牛二,还有那个牛哥叫刚哥的人正阔论着昨晚的牌局,见三皮过来,停了说话,一齐向三皮看。“你都看我干啥?我不是来了么!”三皮蔫蔫地说。“三皮,先吃些啥再打还是?”牛哥先递了杯茶水给他,又问了声三皮后等着三皮回答。“牛哥,这会儿不饿,吃不进去,饿了再吃。”说着便坐在昨晚的那个位置。刚坐定,逵子笑嘻嘻地说:“那咱开伙!”四个人又是一番白日混战。不过,三皮的牌势可不像他先前躺在床上想象的那样,不觉间已接连买了四个捌佰的牌子了还未胡一把。逵子一改昨晚背霉的状态,逢停必炸,兴奋地大喊大叫,把个牌场吵的,让其他牌桌的人几次提醒牛哥叫他消停着些。牛二还好,不温不火的,不胡也不放胡,谨慎的很,估计没输。那个刚哥,老都板着个脸,喜怒无形,打得沉稳,也炸了好多把,应该赢了不少。三皮眼看着第六个捌佰的牌子只剩下三个咧还是不胡牌,急的又是吹胡子瞪眼又是骂爹骂娘的,一点子都沉不住气。也难怪,三皮今年还不过二十三,就是个娃么,那经得起情势的这般大起大落!正说着就撂挑子了。“不打咧!不打咧!打不成咧!没牌子咧!”牛二摸了一个二筒,正要推牌,三皮把仅有的三个牌子向桌上一拍,又胡乱地把自己的牌推到桌子中间,起身悻悻地疾走就出了房门,头也没回。三个人一下愣住了,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不来就不来么,有个啥嘛!”有谁在说。“这货咋是这货呢?赢起输不起么!”有谁在说。“牛哥!牛哥!”有谁在喊。见没有吭声,又有人喊:“牛老板!牛老板!”牛哥从里屋急匆匆端个茶杯出来,边走边说:“来咧!来咧!啥事嘛?叫的急的!”“三皮不打了,跑咧!赶快再叫人么。”牛二说。“好!好!好!甭急,咱这有的是人。三皮这货,才打了多会儿就跑咧!”牛哥说着便掏出手机,走到窗子口拨出了电话。牛嫂过来了,“你谁要水?喝水喝水,你牛哥叫人呢,人马上就到,马上就到!”边说边笑眯眯地抱起炸弹牌子盒,不自觉的轻轻掂了掂,挺沉的,嘴角露出难以觉察的笑!其他桌上哗哩哗啦激战得正酣,屋里乌烟瘴气的。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