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吐了一身(梦见自己吐食物)

  • 作者:admin
  • 起名
  • 时间:2021-11-11 03:45:13
  • 17人已阅读

很不好意思地承认。

Sir进影院后15分钟就流泪了。

出影院前听到后排女生第一句话:你哭了两包纸啊!

哭就是好电影吗梦见自已吐了一身

未必。

先搞懂我们为什么哭。

为谁而哭——

中国医生

疫情,武汉,金银潭医院。

无论如何,《中国医生》都将成为近年中国电影最特殊的一笔。

坦白说Sir一开始的期待没有太高。

这里是一切最初的风暴眼。

这里涉及太多的故事,电影承担着无穷的压力。

所有人还隐隐压抑着一股情绪,等待走进黑暗的电影院里去发泄,去释怀。

电影不敢怠慢。

2020年4月8日武汉解封,创作团队4月初便进入武汉,面对面采访、调研、找料。

6月立项,10月开机,12月杀青。

时间紧任务重。

主创沿用相对稳妥的《中国机长》班底:

导演刘伟强,主演包括张涵予、袁泉、朱亚文、李晨、易烊千玺、欧豪、周也、冯文娟等。

以及一连串超“豪华”的友情出演:

梅婷、李沁、张天爱、宋佳、俞飞鸿、倪虹洁、周笔畅、张子枫、佟丽娅、刘琳……

其中大概80%的演员,全程口罩,有的甚至没一句台词。

Sir心中悬着的石头慢慢放下,因为这决心和态度。

没有人把它当成“任务”。

当真正深入,接近那场人类与死神的亡命赛跑后。

他们和我们都会记得——

有些事,有些人。

不能负。

01

绝境

这样一部电影,基础标准当然是:

真实,不为讨好而捏造,夸张。

不得不说《中国医生》超出Sir的预估。

就说演员,如何在短时间内,尽量做到真的像一个真正的医生?

没捷径,笨功夫——

模仿,训练,再模仿,再训练。

从戴口罩,到穿防护服,再到手术过程中怎么插管,怎么操作仪器,先按哪个键再按哪个键。

全部由疫情的一线医护人员亲自指导。

拍摄过程中,现场也一直要保持有顾问在场。

一旦发现演员动作变形,不规范。

停。

模仿,训练,再来一遍。

这样的结果——演员根本不用“演”。

一天拍下来,不用化妆,他们就是新闻里医护的样子:

这过程除了肉体上的体验。

也是从内心接近医生的焦灼,绝望,困苦……

当然,你能预测到镜头里这场战役会最终走向胜利,走向宽慰。

但电影并没有因此稀释过程的沉甸。

剧情上来就是狂扇巴掌——

告诉你,这些医生、专家、精英……

是怎么一个个被新冠病毒打蒙的。

先是青涩的住院医,杨小羊(易烊千玺 饰)。

皮孩子一个。

开会捣蛋,业务不熟。

抖手术服这么一个基本动作,也能失误。

是真青涩,也是真热血。

疫情爆发后,啥都不懂,他就跟着自愿站出来的前辈们,进了临时加开的ICU病房。

那可是ICU,里面都是最危重的病人。

紧急情况,护士招呼他过去抢救,他呢,愣在一边,根本不敢下手。

结果当然是被老医生痛骂一顿。

但能怪他吗?

杨小羊正印了那句话:“医生哪是英雄,只不过是一群孩子,学着前辈的样子从死神手里抢人罢了。”

孩子不可能永远是孩子。

对手是死神,他不敢睡不敢懒,别人休息,他就反复练习。

等待下一次抢人的机会。

孩子不行,老人呢?

张竞予(张涵予 饰),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

为人耿直、务实。

可遇到新冠病毒,他也只能爆粗口。

疫情初期,一夜间,大批患者蜂拥到他们这家小传染病专科医院。

床位紧,物资缺,员工慌……

他急了,开会放话:

“TMD必须收治病人,有几多(多少)收几多(多少)”。

收了就能救吗?

病人收下,氧气没了梦见自已吐了一身;氧气买来后,防护服又不够了;防护服借来后,医院又超负荷停电了……

一次次失控,不断测试着这位从业30多年老院长的压力阈值。

能怎么办?

只能一遍一遍提高音量,提振士气。

脏话,是说给别人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妻子在家中确诊,他作为院长,连一张病床都没能给她腾开。

老人不行,一线正当壮年的医生呢?

当全院都陷入绝望,对这病无计可施时。

院长直接对广州派来的专家拍桌子:

我TMD来保障氧气

你来定治疗方案

我最看不上那些遇到点挫折就丧失斗志

灰头土脸的样子

被他正面怼的这位,叫陶峻(朱亚文 饰)。

第一批来支援的年轻专家。

专业过硬,行业精英。

来金银潭的第一天,他还不了解情况,只是一味嫌弃这里条件简陋,人手不专业。

当他真正进入ICU,与病毒正面交锋。

成功过无数次的治疗方案,瞬间失败了……

难得在他的治疗下有好转的患者,几天后,还是走了……

曾经“天之骄子”,如今束手无策。

“新冠”轻易击碎他从业以来的所有自豪,信念:

最近每天都在想

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做一个医生

放在平时,他们是不是好医生?

不用质疑。

他们也的确是被打蒙。

只是从未被打趴——

杨小羊的忍耐,让他经过反复练习后,终于能担起ICU大部分抢救任务;

陶峻的倔强,让他坚持自己的想法,最终与专家组一同试出有效的治疗方案;

张院长的魄力,让金银潭医院在重压下加建的ICU病房,抵御住疫情第一波冲击。

电影没有回避医护们面对新冠时的绝望。

正因绝望。

才得以逼出那不分你我的咬牙切齿——

我们没有从不倒下的巨人,我们需要屡败屡战的斗士。

02

情绪

《中国医生》第二层真实,在于它敢于展现“情绪”。

复杂和混沌情绪。

这是普通人面临巨变的第一反应。

外卖小哥金仔(欧豪 饰)。

疫情初期,他困惑,恐惧,愤怒。

老婆小文(周也 饰)在孕期感染了新冠,可医院没有空床位。

作为一个老公,未来孩子的父亲,他又急又气。

怼医生“见死不救”。

因为他自己无能为力。

还有医生文婷(袁泉 饰),她是医院呼吸科主任。

大部分镜头里,她都在ICU里到处飞奔,抗住压力专注救治。

病人抱怨,她要安抚;

医护崩溃,她要开解……

镜头唯一一次慢下来,是她深夜回到酒店:

慢慢脱下制服,无力地打开外卖盒,一边吞咽一边刷手机看同事留言。

比起在医院里的坚决。

此刻她脸上没有表情,只有泪。

她再专业,也会叹气,会发呆,会消极。

情绪的蔓延,甚至比病毒更快更隐蔽。

幸好。

情绪是中立的,不分善恶。

生而为人,七情六欲让我们有了软肋。

但也是这片柔软地带,让我们之间的点滴善意互相感染。

金仔不敢再接单跑外卖,怕传染。

然而, 外面没人送货,家中的婴儿没有奶粉吃,病人没药吃。

一位母亲碰运气拨通了金仔的电话,哀求他给孩子送点奶粉,他心一横,刚要挂电话……

突然,电话里传来婴儿哭声。

他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啊。

就这样,他接了这一单,又接了无数单……

每天身上挂着一堆奶粉和药物。

还有文婷。

刷着手机,她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小卖部帮她收快递的老赵,在家中死亡。

她缓缓点开老赵发来的信息,三条语音。

一条比一条绝望:

文主任啊,我这几天有点不舒服,咳嗽……哦你记得来拿快递啊;

文主任,我好像有点严重,你们医院还有床位吗?

文主任,我知道你这几天很忙,等疫情过去后,你记得来我这拿快递……

文医生听完,只是默默流泪咽下饭菜。

然后第二天醒来继续作战。

她知道她无法做更多——

活着的人,只能加倍冲锋,尽快腾出更多病床。

外卖小哥金仔,小卖部老板老赵,现实中都有原型。

不是别人。

就来自当时每一位普通的武汉人。

03

敬畏

《中国医生》当然不完美。

比如人物的挖掘较浅,停留在大众熟悉的符号;叙事的展开也有限,拼接感较强。

我们必须承认,仅一部电影无法囊括疫情每个角落,展现所有混沌或生机。

正如观众在网上说,“哭”得最凶一段:

女孩张小枫(张子枫 饰),在医生手里接过双亲的死亡通知书。

她一脸茫然,转身就走。

医生不忍,叫住她:你以后有什么想说的,可以找我。

张小枫终于绷不住,转头,隔着口罩哭喊着:

叔叔,我只想知道

一个没有爸爸妈妈的人

该怎么办?

这是张子枫全片唯一一句台词,却力道千钧。

观众看到张子枫瞬间扭曲的脸,听到这哽咽的绝望。

眼泪哗一下流下。

这是煽情。

但这也是实实在在,疫情留给我们,无法释怀的一道伤疤。

太多无法回答的“怎么办”。

回到Sir最初的问题——

我们为什么因《中国医生》而哭。

首先当然因为真实。

这种真实来自敬畏。

敬畏这里的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所以要踏实把它还原。

怎么拍真实的金银潭医院?

答案是建一个“金银潭医院”,各大科室,楼道场景,方舱布局。

几乎1:1。

张院长办公室的陈设,桌椅摆放,一模一样。

还不够。

除了建筑,电影里,所有的床位,医疗器械,电子仪器,比如除颤仪、呼吸机等……都是真的。

氧气罐中的氧气是真的,连水、电都是正常供给。

换句话说:

就这个片场,完全可以当场让医生护士来现场上班。

这样做的结果——

每当镜头往前推一点,Sir就更心惊肉跳一点。

手术中突然溅出的血浆,你会觉得痛;

医生给病人插管,整个过程近乎白描般呈现,你会想吐。

许多人说,《中国医生》纪录片的拍法,让电影丧失“电影感”。

Sir不能全然认同。

它的“电影感”更特殊,不靠设计,靠“熬”。

怎么熬?

随着电影里时间推移,你能看到医生脸上的口罩痕迹,越来越深;

你能看到袁泉的手,从初期被汗水泡到水肿发皱,到后期已然干瘪;

你还能看到朱亚文每当演到情绪激动时,护目镜里都会泛起一层雾。

而这种敬畏,还有第二层。

即——

在无限接近真实的过程中,承认我们与真实的距离,承认我们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就像袁泉所说:

还原是不可能的

(只能是)无限地接近

我们当然可以在微博,新闻,电影里不断了解这些英雄们的事迹。

隔着屏幕和文字被他们感动。

这种感动,也提醒我们铭记——

他们所经历的一切。

远比我们感受的更沉,更重。

电影里一个细节Sir印象深刻。

来自一闪而过的镜头,陶峻医生的“噩梦”。

陶峻刚来金银潭,就目睹过年轻医生杨小羊的失误。

不敢给病人插管,差点耽误救治时机。

陶峻怒了,把他从广州带来的烧鹅扔给杨小羊,警告他,以后不要进ICU。

你刚开始以为这是他的高傲?

Sir也以为。

直到那个全片中极少出现的“非现实镜头”:

陶峻打盹时,梦见自己给病人拔管失败,酿成大祸。

惊醒,一身冷汗。

什么是医生?

医生便是,任何一次极小的失误,甚至只是那一秒钟有可能引发失误的犹豫。

在他眼里,即挥之不去的梦魇。

那不是一次失误。

那是一条生命。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布拉德特皮、吉尔莫的陀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