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晕车呕吐(梦见晕车吐了一口)

  • 作者:admin
  • 起名
  • 时间:2021-11-12 04:00:15
  • 13人已阅读

金忠孝做房地产生意发了大财梦见自已晕车呕吐,房子买了好几套梦见自已晕车呕吐,轿车也有好几辆。这天,他做了个梦,梦见爸死了,自己拉着妈的衣襟哇哇痛哭。他一觉醒来,心里惴惴不安,想着10岁死了爸,妈好不容易把自己养育成人,现在自己有的是钱,要啥有啥,妈还在乡下,我如何对得起妈呀!

第二天,金忠孝开了车,风驰电掣地赶到乡下,进了门,报喜似的说梦见自已晕车呕吐:“妈,我接你去城里享福。”

金大妈66岁,吃得下做得动,忙时下地,闲时串门,日子过得很滋润。她说:“忠忠,妈在村里过得很好,只要你在外平平安安让妈放心,就等于让妈享福了。”

“妈,我已是大老板了,你有啥不放心的梦见自已晕车呕吐?放心了等于享福,让人听了不是笑话?”金忠孝说着,不管老娘同意不同意,硬把老娘推进轿车,开了就跑。金大妈在车里就像腾云驾雾似的,头也晕了,胸也闷了,五脏六腑像要裂开似的,没多久就“哇”的一声吐了,金大妈难过地说:“快让我下车,忠忠,你不是让妈享福,是在让妈吃苦呀。”金忠孝说:“妈,晕车呕吐是正常的,习惯了,叫你吐也吐不了。妈,你再熬熬。”说着,加足油门,把车开得飞快。

进了城,七转八弯,车在一幢高楼下停了,金忠孝扶着妈下了车,进了高楼,金大妈昏昏沉沉的,看看眼前的人,都是陌生的,屋子里富丽堂皇,金大妈有气无力地说:“忠忠,你把妈带到什么地方来了呀?”

金忠孝说:“妈,小时候你对我说,有钱人住高楼大厦,上下电梯,出门轿车,过天堂一般的生活。妈,现在儿子有钱了,你也享受享受天堂的生活。”

金大妈感到浑身不自在,长叹一声,跌坐在沙发上,却发现那沙发软绵绵的,半个身子都不见了。坐了一会,她渐渐地感到腰背酸痛了,哪像家里的木凳桌椅坐上去踏实!金大妈坐也坐不是,站也不是,好容易到了晚上,金大妈上床睡了,这床比沙发还软,一躺上去,软得一抖一抖的。金大妈翻来覆去怎么也合不上眼,突然想起小保姆就睡在旁边的小房里,她睡的是木板床,金大妈下了床,敲着小保姆的门,小保姆一骨碌爬起来,慌忙问:“大妈,啥事呀?”

“和你换个床睡。”

“不行,不行!”小保姆的头不停地摇着,害怕地说,“金老板知道了要骂我的。”

金大妈说:“我是金老板的妈,你听我的。”

“不不不,”小保姆说,“金老板要我像贵宾一样服侍你,你睡了木板,金老板要赶我走的。大妈,求求你,给我口饭吃,睡到自己的床上去吧……”

过了两天,儿子来看望她,带来了人参、蜂皇浆、脑白金……一进门就问:“妈,这两天过得怎样?”

金大妈耷拉着脸说:“忠忠,你还是让妈回去吧,妈想家。”

“哈哈哈,”金忠孝大笑起来,说,“妈,你一大把年纪了,儿子让你到城里来享福,你想啥家呀?妈,住上一阵,叫你想也不想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金大妈愁眉苦脸的一天比一天难受,金忠孝回到城里的家,对老婆说:“敏珠,我妈来城里好多天了,你去看看她。”

敏珠鼻孔里“嗤”了一声,说:“你烦不烦呀,你去看了不够,还叫我去!”

金忠孝大怒,指着她的鼻子说:“我把妈接来,我另买房子,另请保姆,叫你去看看也叫烦?烦什么,你说!”老婆见丈夫发火了,只好说:“我明天去,明天去总行了吧?”

第二天,敏珠牵了条狗,懒洋洋地去看望婆婆了。她进了大楼,走近婆婆家门口,只听嘁嘁嚓嚓,屋里像有不少人,进屋一看,乡下的老太老头来了一大群,椅子上沙发上都坐满了人。敏珠牵着的狗,见了一屋子陌生人,“汪汪”吠叫,金大妈认出来了,这不是儿媳妇吗?她忙站起来,端过凳子说:“敏珠,坐呀,快坐呀。”

狗还在不住地吠叫,敏珠踢了它两脚:“叫什么叫!”

当着众人的面打狗,不是不欢迎大家吗?屋里的人一下子脸上失去了笑容。金大妈说:“妈田里种的瓜果杂粮熟了,他们给我送来。”敏珠看着地板上堆着玉米、土豆、山芋,她皱皱眉说:“妈,这些东西你叫他们送来做什么?现在只要有钱,什么东西买不到?”说着,拿出一块巧克力给狗吃。屋里的人都是上了年纪的,经历多了,听话听音,这不是嫌我们乡下人吗?还当着大家的面给狗吃巧克力,把我们看得不如她的狗!金大妈怎么有这样的儿媳妇?“呸、呸”有人愤愤地吐了口唾沫,站起身就走,一人一走,大家跟着走,金大妈百般挽留也没有用。

金大妈越想越气,越想越伤心,终于忍不住伤心地痛哭起来。就从这一天起,金大妈不吃不喝,只嚷着要回家。金忠孝感到十分纳闷,儿子这儿的生活条件这么好,她回乡下去干什么呀?莫非妈有了老年痴呆症的先兆?金忠孝请了市里最有名的马医生来给妈看病,马医生看了半天,什么病也没看出来,只对金忠孝说了一句:“你妈没病。”

金大妈伤透了心,觉得在亲人眼中,自己已是不正常的人了,还能找谁说话去?她猛地想起了村里的土律师杨三仓,对,叫他给我打官司!她打通了电话,杨三仓问她,是你自愿到城里去,还是儿子强迫你去的?她说是儿子强迫的,杨三仓说,这也是虐待罪,可以到法院起诉。

金大妈起诉起儿子来了,金忠孝收到法院的开庭传票,愣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到了法庭,一开庭,律师杨三仓一五一十,诉说金忠孝硬把他妈接进城里,从金大妈晕车呕吐到腰酸背痛日夜睡不好,连村上的乡邻来看望,也给儿媳妇气走,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律师说一句,金大妈点一下头,金忠孝却听得抓耳挠腮,满腹委屈地说:“法官先生,我是想让妈过幸福生活的呀……”

法官问他:“幸福是什么?”金忠孝不知怎么回答才好。法官对他说:“幸福是遂你妈的愿,你妈要回去,回去就是幸福;你妈想你了,你去看她就是幸福;你妈病了,及时给她医治也是幸福。你妈不想要的,你硬给她,这叫什么?这叫让她受罪!”

金忠孝听着法官的话,又看看妈,妈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眨巴眨巴眼睛,终于懂得该如何孝敬妈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