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打死一男一女(梦见自已把狗打死)

  • 作者:admin
  • 起名
  • 时间:2021-11-22 19:00:08
  • 8人已阅读
记梦7.梦见打死人

作者:一山晚啼 字数 1224

大概隔一两个月总要做一两回的梦。

因为近日上夜班梦见自已打死一男一女,白天在睡觉梦见自已打死一男一女,所以这是一个“白日梦”。

一般会在梦中醒来梦见自已打死一男一女,或者说是让梦惊醒。

多年前,常做噩梦,不愉快的梦。不是吓醒,就是哭醒。近些年,好多了。

很少做好梦,美梦。比如财色兼收的(哈哈)愉快的之类的梦,总跟我无缘。

梦多半会记得。大概是自写作后,在醒来的那一刻,潜意识里去记它。坐在床头在脑海里回想,恍恍惚惚的。有时到了白天,也还在想。这究竟是个怎样的梦呢?是好是歹?也总要去手机上查一查。其结果常常是模棱两可。然后,过一天也就烟消云散了。

今日这一回梦,做得有点惊恐。

梦见自己看见俩个人打架,一个把另一个打死了。因为是徒手,三两下工夫,一个大活人,就僵躺在地上。甚惊恐!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缘故?这俩个人像是有仇似的,或者说必有矛盾。而且这一个矛盾,挺不容易解决的。就像是武林江湖的那个社会风气,必要以武斗的方式解决。这一个武斗,双方是憋满了恨,卯足了劲的。不见血不罢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一场以生命做为代价的决斗。

不理解的是,这一对武斗的双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年轻呢,可以说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双方那一个狠劲,从各自的眼神中,就能感到一种杀气。

决斗场是一个开阔的平地,有点像是过去老屋后的打场,也有点像是山林中的一条野道的开阔处。

两人对立,摆开架势。

在开打前,上来一个“无影”的人。之所以说是无影人,是因为梦中根本就没有显现这个人的脸,只一个身影,快步地跑到其中一位的面前,好比是这一位的助理,帮他穿防护服。或者说是围上,套上,也或者说是披上。这样去说,只因为这一件“防护服”的式样难以描述。像长褂,又像是披风,有侠士绿林的味道。不仅然,而且是泡泡松松垮垮皱皱的。穿上后,整个人蓬大起来。而另一个对手,仍站在那里,没有动,等着。

穿好后,无影人闪去。

两位立马开打。

在开打的那一刻,那位穿防护服的对手,又变成了原先正常穿戴的轻衣模样。

俩位触碰在一起,动作极快。只见曾穿防护服的这位,闪到另一对手的后侧,敏捷地抓住对方的手臂,向其背后扭掳去。几乎同时的,在对手处在被动之际,上前半步,用右手肘锁住对方的脖子,再用力一勒,随即,对方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似乎是伤着要害,但并没见血,也似乎是出了血。

还没有结束。站着的这一位,一只腿弯膝蹲下去,在倒地对手的头的前方,伸出两手,抓捏住其头的两侧,用力一扭,像摘瓜似的,只听得咔嚓一声,显然是脖子扭断了。这就像是补刀的动作,将猎物彻底杀死。

抓臂反扭,锁脖,再一扭,也就三个回合,三个动作,一个活人的生命就被结束了。

全场时间,估摸在一分钟以内。没有一丝骚乱,气氛压抑,空气僵硬,冷寂静止。

为什么我会看到这一幕呢?为什么要在我面前决斗,杀人呢?我又惊又恐!

后来我想起,那一个杀人者是我现在的一个同事。一个二十多岁的英武的小伙子。他有一双黑浓的眉毛,像箭一样,给我很深的印象。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缘故,他才会跑进我的梦里呢。但现实中,我感到他是一个很好的人,表面很历害,其实是个友善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