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花好香(梦里梦见蛇是什么预兆)

  • 作者:admin
  • 起名
  • 时间:2021-11-24 04:05:17
  • 13人已阅读

摄影/厉辛

Jo已经在惠特比小镇生活十多年了梦里梦见花好香,她原是利兹人梦里梦见花好香,大学读的是文学专业梦里梦见花好香,曾在时尚行业工作。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因为离家乡近或者是轻易的什么原因搬来惠特比居住梦里梦见花好香,她强调说自己以前常常旅行,走了那么多地方,最终选择留在惠特比小镇。

遇见Jo,在我第一次去惠特比,初见对这里便有着“金风玉露一相逢”的心情。Jo送了我一本著名的吸血鬼小说Dracula (《德古拉伯爵》),英文原版,厚厚的一本。我过去很少读惊险神秘的哥特小说。她说德古拉伯爵虽然是个残酷的吸血鬼,但他身材高大,衣着考究,彬彬有礼,散发出女人无法抗拒的魅力,我猜她希望用这样的描述引发我对书的兴趣,血腥复仇的背后是鬼伯爵的爱情故事。

Jo 在 Whitby Abbey(惠特比修道院)工作,德古拉吸血鬼伯爵的灵感部分出自这里,她一定没少给来这儿的人们讲故事。修道院位于小镇悬崖,靠着东海岸,算是处于高处了。说是修道院,其实是遗址废墟,现存的只有残缺的墙面和高耸的柱子,但也奇怪,单靠这些断壁残垣,拼凑出了轮廓,也能感觉出一个教堂的威严和壮观,甚至比一个完整的教堂更肃穆。

海风呼啸着摩擦着断壁残垣,伤痕处的赭红石砖依旧紧密相连,草坪空旷,几乎没有什么人,云遮住太阳的时候气氛变得阴冷,风也凛冽,使得修道院看上去更加神秘。当光从废墟的窗户中透射出来的时候,有种奇异的景象,所有的游客大老远跑来就在这一副空骸中穿行,的确有种恐怖电影的黑暗美感。

修道院不远处便是圣玛丽教堂了,比起修道院,教堂袖珍而宁静,只是被一片墓碑围绕,这些水手们的墓碑直挺挺地插入土地中,顶端从深黑色渐渐向下变浅,总有种阴暗潮湿的感觉。也正是这些阴暗的气质,才给了作家布莱姆·斯托克创作吸血鬼伯爵的灵感。加上他当年坐在海岸,目睹了一艘俄罗斯双桅船“迪米特里”号在惠特比港外沉没的整个过程,当时只有船长和一只黑猫活了下来,黑猫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墓碑中最高、最醒目的是 Caedmon Cross(卡德蒙十字碑),就在 199 节台阶的起始位置,沿台阶走下去就是古镇,和这里的气氛截然不同,下面一派生机。卡德蒙是英国最早诗人之一,被小镇居民奉为圣人。当地人告诉我,他原本住在修道院的废墟里,是个放羊人,有天晚上他梦见自己可以作曲,梦中人叫他唱歌,他说自己并不会唱歌。第二天醒来,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唱出梦中的歌,就跑到圣玛丽教堂说自己要参加唱诗班,并开始为唱诗班写诗歌。后来他预言了自己的死亡日期,果真23岁就去世了。从十字碑望下去,是整个小镇红色的屋顶,乳白色墙壁,明艳的街道。

海边小镇我也算去过很多,一个地方充满哥特式的故事,有实实在在存在的,也有幻想出来的,可能也只有惠特比了。比起甜美的童话,这些哥特式奇幻故事,虽然黑暗,但熠熠生辉。就像小镇修道院和教堂身后的墓地小道,越恐怖刺激,越是害怕,你就越被吸引。

那次我到达惠特比是在春天,天气回暖有些反常地晚,许多花树只是长出了花苞,往年这个时候早已花开遍地。也许只有夏季,来度假的人们才会多起来,从维多利亚时期开始,去海边度假成为时髦的事情,惠特比又是个出海打鱼的胜地。这个季节的小镇有些冷清,全镇人口也不到两万,我倒是喜欢这样清静的感觉,连海浪声都听得更加清澈。

海洋让惠特比的空间广阔丰富,像是与大自然缔结了盟约,小镇有着地理心理上的开怀,也拥有性格上的润泽与丰盛。整个惠特比小镇我最喜欢的地方其实在西海岸,屹立着一道由两条鲸鱼骨搭成的拱门。 相传每当渔夫们捕获到鲸鱼时,会剃出两根巨大的鱼骨立于船头。岸上的亲人远远看见鱼骨,得知此行有收获、家人也平安。现在,仍有老人孩子从鱼骨拱门下走过,祝福海上劳作的人们平安顺利。

纪念库克船长的铜像被零星的木椅簇拥着。在18世纪库克船长在此当学徒,开启自己的航海生涯。后来他加入英国皇家海军,带领船员成为首批登陆澳洲东岸和夏威夷群岛的欧洲人。不知当年的库克船长,会不会在出发时的某个前夜,背倚修道院坚实的残躯,面朝大海,看灯塔穿过重重海雾点点闪烁。小小的少年从这里获得一往无前的勇气。

铜像背后的那条路上有座房子就是作家布莱姆·斯托克住过的地方。这条海岸线没有古镇的热闹,只有海鸟的叫声。Jo告诉我,下班后她会和丈夫在这条通往灯塔的路散步。时间究竟是在城市还是小镇流逝得更快一些呢梦里梦见花好香?Jo 感慨竟然搬来十多年了,“我老了,你看我头发都白了。”她捋了一下自己花白渐变的头发,在脑后盘成发髻。

我好奇这里的座椅或者海岸栏杆上扎着或摆着的花束,以为是为什么特殊的节日准备的。当地人告诉我,这些花是一些老人为了怀念自己的爱人而摆放在他/她生前坐过的地方的, 或放在喜欢的景色前,他们曾在这里度过最美好的时光。

也许有人来到这里,沉浸在瑟瑟的中世纪古堡气氛中,沉浸在吸血鬼故乡的故事里。可我还是会想到,这个慑人的黑暗童话中,英俊的伯爵为信守诺言保护教会,抵御外敌,却惨失爱人,才与魔鬼交换契约,四百年不死,日夜与黑暗为伴,只为与爱人重逢,竟是一段具有哥特气质的凄美爱情。

走在海岸线,看到形单影只的陌生人面朝大海,便觉得他们一定在思念着什么,想到了一段话“希望你的爱很长,失望很短。春天很长,寒夜很短。我不认识你,但希望你的梦很美, ”。

椅背上系着精心扎过的黄水仙花束,花瓣上挂着露珠,像颗颗眼泪。

丈夫把Jo接走了,我从来没有做过公主梦,也很少去想白头偕老的问题,总装作自己很睿智清醒,然而望着他们的背影觉得所谓执子之手就是如此吧。那些玲珑的花束我想那不是刻意向外界展示什么,留下它们的人以此方式独立处理自己的情绪,表达思念,也许希望能在吸血鬼小镇上重逢逝去的恋人。对于每个人来说,记忆中的爱人总是近在咫尺,无法触及。每天我们都会做新梦,旧梦不温,也是罪过。

暮色降临,渔船归来,一群群水鸟不知疲倦地盘旋在黄昏的海岬,不时掠过两侧的悬崖,飞过红色的屋顶。海浪拍打着这座小城几个世纪,也不曾让它倾摇懈弛。我走在小镇的长堤上,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安定踏实。海平面幽深静谧,无数眺望者因它狂喜、焦虑、希望或恐惧,殊不知在面朝大海卸去防备的渔村暮火中,才能看到片刻而永恒的从容。我突然想到,也许自己想要的不是营生也不是遁世,而正是那片接受一切可能性的“渔村暮火”。因为这世间所有的路途,最终都会指向生活本身。意外的是,我少有的在路途中想家了,思念远方的爱人,惠特比的夜晚对我而言有了别样的意味。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凝视的岛屿:走进艺术家郭冰心工作室,了解艺术家是如何工作的?艺术家联名款有什么过人之处?为什么和艺术家联名的商品会被疯抢斜杠不过是人们逃避瓶颈期编造的借口?那你认为的斜杠是什么呢?我的花样生活:置办秋装是最开心的事,我喜欢的秋装不会太厚重用热爱救赎的超级偶像:全球最贵女艺术家同时也是精神病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