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梦里有个鱼形东西进入下体的简单介绍

  • 作者:admin
  • 起名
  • 时间:2021-11-24 07:40:07
  • 14人已阅读

——用中国智慧解开生命起源与人类起源之谜

作者:张宝盈

(本书已由华龄出版社于2020年10月出版发行梦见梦里有个鱼形东西进入下体,书名《探索自然之谜全三册·中册·生命起源》)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接上篇)

二、人兽互化史多载

《岛居随录》和《玉芝堂谈荟》两部书辑录了大量化生现象,《岛居随录》中的主要案例有:

广东海鲨变虎。近海处人多掘为坡,候其前生两足,缘坡而上,则袭取食之。若四足俱上坡,则能食人而不可制矣。(《菽园杂记》)

这是一则很有趣的记载,形象地告诉人们,在广东某些近海的地方,经常可以看到鲨鱼化虎的现象,以至于那里的人们总结出了趁机制服它的方法(掘坡)和时机(趁其只生出前两足,行动尚不便时)。

此书又载,宪宗元和二年,商州役夫将化为虎,众以水沃之,乃不果。

此书载人化虎案例多起。

又载,人有化为蛇者。《隋书》云,文帝七年,相州一桑门化为蛇,绕树自抽,长二丈许。《独异志》云,伪蜀李势宫人张氏,有妖容,势宠之。一旦化为大斑蛇,长丈余,送于苑中。夜复来,寝床下,势惧,遂杀之。

人有化为龙者,《述异记》载,夏桀宫中有女子,化为龙,不可近。俄而复为妇人,甚丽,而食人。桀命为蛟妾。告桀吉凶之事。《台州府志》载,吴尚书屈晃生子坦,坦偕其母自大固山徙隐于宁海之龙母山,坦寻化为龙。

人有化为虫者,周穆王西征,君子化为猿鹤,小人化虫沙。《述异记》载,楚庄王时,宫娥一旦化为野蛾飞去。

人有化为鱼者。《异苑》载,晋末江州人年百岁,顶上生角,后因入舍前江中,变为鲤鱼,角尚存首。自后时时暂还,容状如平生。与子孙饮数日辄去。

《玉芝堂谈荟》“人化异物”条载:人有化为异物者,若鲧化黄熊梦见梦里有个鱼形东西进入下体;伯奇为伯劳梦见梦里有个鱼形东西进入下体;齐女为蝉梦见梦里有个鱼形东西进入下体;乐浪尉为鱼;开明氏望帝修道,处西山而隐,化为杜鹃;褒君化龙;阖闾长子葬毕化为白龙;……徐伯化鱼;丁令威化鹤;蜀女化蚕;曹公采药吏为啄木。《述异记》:幽王时,群臣化为狼食人。今洛阳有避狼城。《集古录》:宣城令张路斯九子皆化为龙。秦时上谷王次仲作八分书,始皇征之,化为大鸟飞去。……汉武时,张宽为扬州刺史,有二老翁争地界,化为蛇。……《吴录》:……孙恪妻袁氏,至陕山寺,化为老猿。……《搜神秘览》:魏帝黄初中,清河宋士宗母化为龟。《异苑》:鄱阳乐安人姓彭,世以猎射为业,每入山,与子俱行。后忽蹶然而倒,化成白鹿。《潇湘录》:万寿中,长安李审言化为羊,盖州刺史张全,骏马化为妇人。十余年,复化为骏马。《西京记》:郄皇后性妒忌,武帝初立,未及册命,因怒,忽投殿庭井中,众趋井救之,后已化为毒龙。

《后汉书·五行志五》记:“灵帝时,江夏黄氏之母,浴而化为鼋,入于深渊,其后时出见,初浴簪一银钗,及见,犹在其首。”

《搜神记》卷十四并记载了黄氏母、清河宋士忠母、丹阳宣骞母俱化为鼋。

《新唐书·志三》记:“载初中,涪州民范端化为虎。” [吴]孙皓宝鼎元年丹阳宣骞母浴化为鼋(《宋·五行志》)、开皇六年霍州翁化为猛兽(《隋书·五行志下》)、开皇十七年白鱼化为老翁(《隋书·五行志下》)等等。

《续新齐谐》卷九载:从子致华作淮南分司,解四川兵饷过夔州城,道上人男女喧哗,举国若狂,问之,曰:“某村妇徐氏与其夫同床眠,甚相爱也。早起,则妇面目发肤如故也,而下半身已变作鱼形矣,乳以下鳞甲腥滑,口尚能言,貌亦平常,惟涕泣哀号云:‘我睡时无他痛楚,只觉下体作痒,搔之,渐渐起棱,以为将生疥癣耳。不料五更后两脚合并,不能伸缩,摩之,已作鱼尾矣,今将奈何?’夫妻相抱大哭。”致华遣家人视之,果有其事……

此则记载细节逼真,必有其实。

大禹治水的传说中,也有禹变成熊奋力开山的记载。

据《括地图》记载:“越俚之民,老耆化为虎。”又有《淮南子·俶真训》云:昔公牛哀转病也,七日化为虎。其兄掩户而入觇之,则虎搏而杀之。”

《搜神记》卷十二中记有:“江汉之域,有貙人。其先,廪君之苗裔也。能化为虎。”

《新唐书》卷三十六《五行三》“长安中郴州佐史因病化为虎,欲食其嫂,擒之,乃人也。虽未全化,而虎毛生矣。”

《太平广记》卷四二六引唐代戴孚撰的《广异记·牧牛儿》云:“晋复阳县里民家儿常牧牛。牛忽舐此儿。舐处肉悉白。儿俄而死,其家葬此儿。杀牛以供宾客。凡食此牛肉,男女二十余人,悉变作虎。”

《太平广记》卷四三二引《广异记·范端》,写范端化虎后村人常见三虎,其中一虎左后足是靴。后范母见虎,“母号哭,二虎走去,有靴者独留。前就之,虎俯伏闭目,乃为脱靴,犹是人足。母持之而泣。良久方去。”

南朝祖冲之《述异记·封邵化虎》云:“汉宣城太守封邵忽化为虎,食郡民,……时语曰:‘无作封使君,生不治民死食民。’”

《齐谐记·师道宣》云师道宣忽发狂变虎,食人无数。不久复人形,官为殿中令史,忽道化虎吃人并言其姓名,“同坐人或坐人,或有食其父子兄弟者。于是号哭。捉送赴官,遂饿死建康狱中。”

《池北偶谈》卷二十六载,江都俞生说,曾署定番州事,亲见方番司土官之母化为虎,后旬日一至家,旋入山去。又安顺府陶生,有姊适人,生子矣,一旦随群虎入山,形体犹人,与群虎队行,跃腾绝壁,如履平地。亦数日一至家,抚视其子即去。久之渐变虎形,不复至。又八角井一农家妇,亦化为虎。皆康熙二十年间事。

《履园丛话》载,广西太平府城东十余里有大橘树一株,广荫数亩。浙江缙云县有某明经者,宦游过此,时值九秋,红黄实满。方停舆,渴甚,采择其巨而红者一枚,啖之。忽两目发赤,遍体肿痛,先脱两臂,复堕两股,化巨蛇入橘林中。

《柳弧》卷一载,梁武帝郗后为蛇,载在史册。云南南宁县,一乡妇……一日,身化为蛇,许明府命舁之游街示警,予亲见之。

刘敬叔《异苑》卷八称,元嘉三年,邵陵高平黄秀,入山不还。其子寻见其蹲空树中,从头至腰,毛色如熊。问何故,答云:“天谪我如此,汝但自去。”子哀恸而归。逾年,伐山人见其形状已尽化为熊。

上述记载无论是从其行文方式,细节描述还是从它的载体(史籍)来看,都更像是一种客观的描述,似乎不能把它们完全列入“小说”、“传奇”、“神话传说”之列。

我们既不能将这些记述视为纯客观的真实记录,也不能不加分析、辨别地一概归结为子虚乌有的神话传说或荒诞小说。

3、植物也“化生”

不仅在动物界存在“化生”现象,植物中亦有之。

《宋书·五行志》载:300年(晋永康元年)山东,“四月,壮武国有桑化为柏。”

《新唐书·五行志》载:784年(唐长寿二年)“十月,万象神宫侧柽杉皆变为柏。”“南陵上北乡郭氏墓域有黄檀一株,腹内突产修竹数竿,外并无竹,观者诧为异。”“夏,汀州宁化北山雷氏别墅有竹数百竿,忽变为五色,青、黄、赤、绿逐芦斑斓,丝缕陆离可爱。[2]

上述记载是整株植物发生了变化,有些则是仅仅植物果实或花卉发生了变异。如:

光绪《兴文县志》卷五载:1496年(明弘治九年)四川兴筠长珙四邑楠生莲花,李生豆荚。

光绪《华容县志》卷十三载:1506年(明正德元年)湖南枫树开花如莲。

此外尚有“桂开梅花”“木鼠树开桃花”“秋槐生一花,瓣如莲,围尺许”“栌木开梨花”“白杨开花状类红莲”“槐树生莲花”“桂生兰”“玉蜀黍顶开莲花”“杏树开牡丹二朵”。等等。[2]

史籍中还有许多“李实异”“枫桑等实异”的记载,是说在李树、枫树、桑树上结出了其他树的果实。

光绪《五河县志》卷十九载:828年(唐太和二年)安徽淮甸李树生桔,所在多有。

《新唐书·五行志》载,829年(唐大和三年)四川成都李树生木瓜,空中不实。此外尚有“彰德路李实如黄瓜”“钱塘李树生桃实”“李树结瓜”“李树、茶花皆结豆,桃结王瓜”“李树生王瓜,长二寸,外有刺,中虚。”“城东李树结豆实,长寸许”“黔阳民家李树结女贞子,又结豌豆”“李结实,如刀豆。柳结实,如桃李。”……

此外尚有“枫桑等实异”“成都栗树结实,食之如李”“建德县定林寺桑生李实,栗生桃实”“杨州桑生瓜,樱桃生茄”“椿树结实如木瓜”“处州山谷中小草结实如小麦,民采食之”“古桂一株至是始结子,累累如葡萄状,味甘美,可食”“枫树生李实”“南北山栗树生桃,实如毛桃而小,红润无核”“松生果,色红,味甘似樱桃”“冬十一月,庄浪县杏生花,结子如梅”“又有龙眼树而荔支实者已二十年”“松结实如豆”“黔阳苦瓜结丝瓜”“枣树生栗”“宁乡瓜实如螭,李实如刀枪。溆浦玉蜀黍结实如刀剑、龙蛇状。黔阳李实生若瓜”“柳结实如桃李”“安化枫树结李食(实)”“云川虞旗营楸树结豇豆,长尺余”。……[2]

上述记载说明植物发生变异时,常能显化出其他植物的遗传信息。表明一种植物同时含有其他植物的遗传信息,显露出“生物全息”的信息。

史籍中还有许多“植物形异”的记载,从另一个侧面显露出“生物全息”的信息。一些植物自然形成人形、动物形或非生物的特定器物形。如:雍正《河南通志》卷五载:公元前16年(汉永始元年)河南,二月,河南郡邮亭树生枝,如人头。

《搜神记》卷六载:公元前4年(汉建平三年)河南,十月,汝南西平遂阳乡有材仆地,生枝如人形,身青黄色,面白,头有鬓发,稍长大,凡六寸一分。

《后汉书·五行志》载:174年(汉熹平三年)河南,右校别作中有两樗树,皆高四尺所,其一株宿夕暴长,长丈余,大一围,作胡人状,头目鬓须发备具。同书载,184年(汉中平元年)河南,夏,东郡,陈留、济阳、长垣、济阴、冤句、离狐县界,有草生,其茎靡累肿大如手指,状如鸠雀龙蛇鸟兽之形,五色各如其状,毛羽头目足翘皆具。”另有“衡岳端应峰前有木自平地涌出,如龟,首足形皆具,高二尺,围一丈。”“永城遍地黄豆,形如人首,眉目须发皆具。”“桐树发枝如刀剑状”“春,麻城民间番瓜成人形。”“藁城生豆如人面,五官俱备。”[2]

上述记载充分印证了在植物中也全息着其他植物的遗传信息。而类似“宁乡瓜实如螭,李实如刀枪。溆浦玉蜀黍结实如刀剑、龙蛇状”,这些现象,表明植物中还全息着动物、非生物器物的信息。在某种特殊能量(特异电磁场)的转换下,这些潜在信息被显化出来,从而导致这些异常现象的发生。

生物化生现象从另外一个角度再次展现了生命现象的精彩与瑰丽。

(未完待续,接下篇)

(本文所用图片系作者自拍,版权所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