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为什么王熙凤临死梦见尤二姐的词条

  • 作者:admin
  • 生肖
  • 时间:2021-10-28 03:40:10
  • 17人已阅读

尤二姐随着王熙凤进了荣国府,就注定她不得善终的结果。不久之后吞金自尽,结束了不光彩又可悲的年轻生命。

尤二姐之死有很多责任人,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胡庸医的“虎狼药”打掉孩子,坏了二姐的身体,是直接关系人。

王熙凤设局,胡庸医下手,是直接凶手。

秋桐仗势霸凌,是间接凶手。

善姐不善,是为帮凶。

贾琏无情无义,是尤二姐之死的根源。

贾母卸磨杀驴,是压垮尤二姐的最后稻草。

以上六人都是尤二姐之死的责任人,但这一切发生有一个前提,是平儿的妒忌和反击害了尤二姐性命。没有平儿,尤二姐不至于那么早曝光,也不至于那么快殒命。真要等到确定怀孕,生米煮成熟饭,尤二姐很可能不那么容易死。

(第六十九回)平儿也不禁滴泪说道:“想来都是我坑了你。我原是一片痴心,从没瞒他的话。既听见你在外头,岂有不告诉他的。谁知生出这些个事来。”……丫鬟听了,急推房门进来看时,却穿戴得齐齐整整,死在炕上。于是方吓慌了,喊叫起来。平儿进来看了,不禁大哭。

尤二姐死前,等到平儿道歉,死后又是平儿真心为她哭一回。她这一生,本就不该贪恋富贵繁华,如今死了,真心为她难过的也没几个。

平儿哭得最伤心。尤二姐有今天,虽不是平儿杀的,却也因她而起。“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当初贾琏偷娶尤二姐,真正只瞒着王熙凤,并不算秘密。很难说贾琏怎么想的,他似乎就等着被王熙凤知道。

如果联系多姑娘的头发,带鲍二家的回家,贾琏每次做得都不机密,似乎在有意识通过不断“出轨”,刺激坐实王熙凤的“妒忌”,以便于摆脱控制。

而且尤二姐的消息早不传晚不传,偏偏在贾琏去平安州的空档传出来,看似是作者为了增加戏剧性,现实中也不排除是有人故意为之。

不管如何,平儿那天“无意中”听到了小丫头说她听到二门小厮评价“新奶奶旧奶奶”得好,结果被旺儿还是谁给呵斥一顿,是必有之事。平儿很快将消息告诉了王熙凤,叫过来旺儿、兴儿一对质,尤二姐就彻底曝光了。

平儿觉得对不起尤二姐,就因为是她告发才有王熙凤设局害死尤二姐。如果她不多嘴,尤二姐尽管也难逃一死,起码和她没有关系。

当然,平儿难过是她心善,她觉得对不起尤二姐却并没真做错什么。

贾琏偷娶尤二姐,损害最大的是王熙凤。一旦尤二姐在外生子,王熙凤会特别被动。平儿与王熙凤是利益共同体,听说尤二姐的存在,不可能再像当初替贾琏藏头发那样再遮掩。

贾琏与多姑娘厮混只是偷吃,终究无损王熙凤和平儿利益。可尤二姐被娶进门成为二奶奶,平儿不能忍。尤二姐是谁她并不认识。侵害她的利益才是实打实,平儿告发也是人之常情。

平儿也很失望,她那么维护贾琏,可鲍二家的时,贾琏就打了她。如今她还是通房丫头,贾琏却在外头娶了二房。平儿不伤心、不难过、不嫉妒是不可能的。

平儿告发的结果,就是尤二姐像当初贾瑞一样,被王熙凤设局一步步逼死。看似王熙凤十指不沾血与她无关,其实生死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平儿看着尤二姐一步步走向死亡就后悔了,不免兔死狐悲。同样是女人,同样给人做妾,她与尤二姐并没有本质区别。王熙凤信任她,只因她没有威胁。但代价是她好几年得不到晋升为妾,只能不尴不尬地做着通房丫头,更不敢与贾琏亲密接触,怀孕生子。

平儿知道在若干年后,她会成为周姨娘第二。为了王熙凤付出一切,最终却成全了赵姨娘那等人。王熙凤甚至不会向王夫人那样给予她一定补偿,只因父母家人一无所有,不像周姨娘还有兄弟。

所以,平儿哭尤二姐,更是在哭自己。她们在王熙凤和贾琏眼里不是人,只是个工具。生死不由自己,如何不伤心。不过平儿的眼泪,换不回尤二姐的命,但若重来一次,平儿还是会让她死。这是职责和宿命!

文|君笺雅侃红楼

关注作者、点赞、收藏很重要,文章每日持续更新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