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的电瓶车停在这里不见了的简单介绍

  • 作者:admin
  • 生肖
  • 时间:2021-10-30 01:30:10
  • 35人已阅读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沧海鲸歌

1

凌晨两点多梦见自已的电瓶车停在这里不见了,上海在跨年夜迎来了新年的第一场雪。

上天丝毫不顾及人间的冷暖,寒风卷着雪花无情地吹打着世间的一切,天地被染成一片冰冷的雪白。

吴旺送完最后一单外卖,骑着电动车往回赶。

他是一家外卖公司的送餐员,其实十点以后他就已经下班了,但是为了多赚些钱,他每晚下班后仍会继续抢些单子,跑跑私活。午夜十二点过后的配送费会贵一些,每跑一单能比白天多赚两块钱,为了赚钱,他每晚都要忙到两点来钟,直到电动车快没电为止。

不是他想拼命,是生活逼得他不得不拼命,没办法,他太需要这万恶的金钱了。

与北方的干冷不同,上海的冬天又湿又冷,尽管吴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阴冷的寒风还是一个劲儿地直往他骨头缝里钻。

刚到租住小区的门口,电动车就十分配合地没电了,吴旺下车拍拍紧锁的铁门,朝门口的值班室喊道:“师傅,麻烦您帮忙开下门。”

“这大半夜的,怎么还有送外卖的,让不让人睡觉了梦见自已的电瓶车停在这里不见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保安披着绿色的军大衣走出来,显然对清梦被扰十分不满,嘴上不住地唠叨。

等看清门外站的是吴旺时,他更是气得火上浇油:“怎么又是你这小子,不是跟你说了晚上十二点前必须回来么梦见自已的电瓶车停在这里不见了?”

吴旺不好意思地尴尬一笑:“叔,看在咱是老乡的份上,您就给通融通融呗。”

“少提这茬儿,咱俩一个徽南一个徽北,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儿去。”保安语气里满是不屑,“再说了,我给你方便,谁给我方便啊,我是为这里的业主服务的,可不是为你一个外来的打工仔服务的!”

吴旺低声下气:“叔,算我求您了,您老就行行好,等发了工资我请您喝酒。”

保安心里松动了,况且这三更半夜的,又下着雪,他也懒得纠缠,嘴上说着“下不为例”给吴旺开了门。

吴旺千恩万谢,连忙推着车子来到自己居住的单元楼下,他把车子停在单元门旁边,把电瓶拿出来,然后从附近的垃圾堆里找来一块塑料布盖在电动车上。

上海寸土寸金,吴旺连一间十平米的隔断间也租不起,只好和公司里的十几个同事一起合租了个小两室。

说是两室,其实是一室一卫,那间稍大一点的屋子还不到二十平米,里面挤了六张上下铺的双人床,每个铺位每月房租六百块,饶是如此仍然住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这已经是他们能找到的最便宜的出租房了。

卫生间里被房东建了一堵墙,生生又整出来一个隔断间,一米多宽,两米来长,刚好能放下一张上下铺的双人床,床边就是卫生间的门,打开门就是马桶,房东对外宣称自己的房子是两室一卫。

虽然空间狭窄,但每月的房租比另一间还要贵一百块,与那既脏乱又不安全的集体宿舍比,这毕竟还算个单间,并且自带独立的卫生间。

换作以前,吴旺是绝不会多花一百块钱住这厕所里的,他宁愿住另一间的集体宿舍。

可他每天回来的太晚,难免会吵醒入睡的室友,为这还有人和他大吵过一架,吴旺心里也过意不去,只好搬到这卫生间里的隔断间来住。

好在这屋里只有两张床铺,住他上铺的同事和他关系比较好,睡得又死,并不介意他天天晚归。

吴旺轻手轻脚地进屋,把电瓶充上电,简单洗漱一番后上床睡觉。

上铺的鼾声像电钻一样钻得人脑仁疼,吴旺捂着耳朵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这时,他手机的来电铃声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邻居家的座机号,吴旺知道多半是年迈的母亲打来的。

吴旺的父母没有手机,家里也没座机,每次打电话母亲都要去邻居家借用,开始时还好,次数多了难免惹人嫌,吴旺给了人家两百块话费,这才勉强堵住了那一嘴的片儿汤话。

母亲虽然没文化,但也是懂礼数的,绝不会三更半夜跑去打扰人家,这么晚了还来电话,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梦见自已的电瓶车停在这里不见了

想到那瘫痪在床、卧病不起的父亲,吴旺心急如焚,他顾不上穿衣服,匆忙披了件外套,趿拉着一双塑料拖鞋就朝屋外跑。

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母亲沧桑而颤抖的哭音:“旺子,你爸他又犯病啦,我连夜找人把他送到县医院,可医生说必须先交医疗费、住院费,不然就没法给他看病,你身上还有钱的话再给妈打点过来吧……”

听着母亲断断续续地哭诉,吴旺的心凉了半截。

“妈,我上个月不是刚给你打回八千块钱吗?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我哪儿还有钱再给你啊?”

“上回你给我的钱,大部分都拿去还债了,只剩下几百块留着给你爸买药用的,谁知道他今晚又突然发了病,如果没钱看病,我怕你爸他这次是挺不过去了。”

“妈,你老别净说这不吉利的,这不是给儿子心里添堵吗?我身上就剩一千块钱了,过两天还要交房租,实在是没钱给你了,你看能不能再跟亲戚朋友借点。”

“先前借的钱还没还清,谁还敢再借给咱啊,大家都被咱家借怕啦,再说眼看就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等钱用,人家不上门来讨债就不错了……”

母亲说着一连串地咳嗽起来,旁边有人在不耐烦地催促,吴旺知道母亲身体也不好,怕她寒冬半夜冻坏了身子,只好安慰她:“妈你别着急,钱的事我会尽快想办法,你先回去安心睡觉,万一你再有个好歹那就更麻烦了。”

挂了电话,吴旺长出一口浊气,似乎要把心里的苦闷一股脑地全吐出来,他下意识地想从外套里拿烟,手伸到一半才想起早已戒烟一年多了,他无力地蹲在单元门前,双手懊恼地抓着蓬乱的头发。

雪已经停了,目光所及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一如自己冰冷、惨白而茫然的人生。

吴旺猛地站起身,深吸一口凛冽的冷空气,迫使自己保持镇定,他攥着拳头暗暗告诫自己:千万要挺住,你倒了,这个家就真的完了。

吴旺的家在一个小山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父亲长年在外打工赚钱,母亲在家种地持家,老两口含辛茹苦地把吴旺兄妹俩拉扯大。

眼见父母一年年老去,家里的经济压力也日渐增大,懂事的吴旺选择了辍学,他高中毕业后就跟着乡亲四处打工,帮父母赚钱养家,供学习成绩优异的小妹读书上学。

一晃十年过去,妹妹终于不负众望地考上了大学,年迈的父母却已积劳成疾,尤其是父亲,他同时得了脑血栓和尿毒症这两种要命又烧钱的重病,身体彻底瘫痪了。母亲患有高血压和严重的风湿病,每逢阴天下雨就浑身关节疼,也是终日拿药当饭吃的,但还是要忍着自身的痛苦照顾病重的父亲。

全家就剩下吴旺一个劳力,妹妹的学杂费、父母的医药费和生活费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肩上。这些年,吴旺走南闯北到处打工,哪里用人就往哪里扎,赚的钱全都用来填补家里的无底洞,却仍是杯水车薪。

村里像他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连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吴旺却连对象都还没谈过一个。早几年的时候他也曾为结婚娶媳妇的事发愁,现在却早已对此不抱任何幻想了。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想着给父母治病,供妹妹上学。

听说在上海送外卖很赚钱,吴旺只身一人来到上海,成了一名送餐员。凭着骨子里那股吃苦耐劳的劲头,吴旺很快成了公司的“单王”,别人一天跑三十单,他一天能跑五十单,下班以后还要继续跑私活。

风吹日晒,起早贪黑,日日夜夜穿梭在高楼大厦与车水马龙之间,吴旺是在拿自己的命换钱,好在付出与回报是成正比的,他每月的收入都能过万,每次发完工资,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打钱,自己只留下两千块,过着省吃俭用的生活。

别人吃饭的时间,正是自己最忙的时候,吴旺经常忙得顾不上吃饭,只能等每晚下班后才有时间去小区对面的沙县小吃吃上一份五块钱的蔬菜面。这反倒帮他省下了不少钱,吴旺对此心满意足。

尽管如此拼命地挣钱、省钱,家里的生活还是没有丝毫改善,吴旺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才意识到这是新的一年了,他今年已经三十岁了,都说三十而立,可他不仅一无所有,还欠了一屁股外债。

想到这儿,吴旺感到说不出来的憋屈,压抑多年的泪水瞬间不争气地流下来,刚刚滑到嘴角就被冻干了。

“靠,这特么什么世道,连哭也不让人哭啊!”

吴旺抹了抹脸,转身回屋。

上铺的兄弟鼾声如雷,吴旺躺在床上再也无法入睡,父亲的医疗费还没解决,还有一大堆的烦心事等着他去处理。他直愣愣地看着头顶的床板以及两侧的墙壁,觉得自己就像是睡在一口棺材里,还是和别人合租的棺材。

吴旺彻夜无眠,一直胡思乱想到天亮。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工作还是要继续。

这一天是元旦,公司搞了一个优惠活动,中午高峰期的时候订餐平台空前爆单,人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吴旺这个单王自是不用多说,对他充满信心的调度员一下子给他派了十几单。

昨晚的雪没来得及彻底清理,路面上冻了一层薄薄的冰,路况十分难行。尽管经验丰富,等到手上还剩最后一单的时候已经快要超时了,吴旺只好拨通了顾客的电话:“喂,哥您好,我是X公司的送餐员,正在给您送餐的路上,因为现在是用餐高峰期,道路又比较难走,可能会延误几分钟,您能不能多包涵一下,实在是万分抱歉。”

“呵呵,我包涵你,谁包涵我啊,我这边还等着吃完饭赶快工作呢,等你送来黄花菜都凉了,我还吃哪门子饭啊,难道喝西北风啊?”

“哥,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今天的路确实难走……”

“行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一套弯弯绕,今天车子爆胎了,明天又被交警抓了,嘴里没一句实话。你今天必须给我准时送到,我就在这盯着手表,哪怕超时一分钟一秒钟,我立马就打客服电话投诉你。”

听到“投诉”两个字,吴旺瞬间就慌了,按照公司规定,一个投诉要罚一千块钱。他连声苦苦恳求:“别啊哥,您投诉我,公司会罚我钱的,一千块呢,这样的话我这几天都白干了。”

“呵呵,罚不罚钱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总之你必须给我准时送到。”

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丝毫不给他商量的余地。吴旺只好加快速度赶过去,在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却又倒霉地被红灯拦了下来。

吴旺盯着红绿灯上的倒计时一秒一秒流逝,他昨晚一宿没睡,连日的劳累摧残着他的身心,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脚底发飘,脑袋昏沉沉地不受控制,他看到眼前的红绿灯出现了重影,红黄绿三色灯光不停地变换着位置。

终于,绿灯亮了,吴旺迫不及待地发动车子,刚刚骑到十字路口,一辆疾驰而过的汽车就猛地冲他撞了过来。

吴旺觉得自己浑身轻飘飘的,像一只氢气球似地飞到半空,划出一条弯弯的弧线,然后狠狠摔落到地上,脑袋贴着冰冷的地面擦出去七八米。

在断气前的最后一瞬间,吴旺想到远在他乡的父母和妹妹。

父母的医药费怎么办呢,谁来供妹妹念完大学呢?

2

午餐时间马上就要过去了,杨华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时不时看两眼手表,暗叹自己今天的运气真是衰到了极点。

他是一家家装公司的设计师,花了一个月时间辛辛苦苦设计出来的图纸被经理一句话毙掉不说,还当着全公司同事的面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好不容易熬到午饭时间吧,叫的外卖又迟迟没有送到。送餐员居然还有脸打电话过来,求他多多包涵。

杨华的怒火“啪”的一下被点燃了,他狠狠地骂了那个送餐员一顿,把从经理那里受得怒气全都发泄到对方的身上,并且信誓旦旦地扬言要投诉他。

挂掉电话之后杨华觉得舒服了很多,一想到对方听到“投诉”时那吓得惊慌失措的样子就十分得意。

长久以来,杨华一直觉得自己时运不济,怀才不遇,常常咒骂命运的不公,他觉得像自己这样名校毕业的高材生理应有更好的发展。

可偏偏事与愿违,那些早早辍学的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反而一个个比自己混得还要好,学厨师的开了饭馆,学修车的开了修车铺,卖房的中介都已经当了销售经理,只有自己仍然是个无房无车无存款的三无青年。

马上就要过年了,一想到又要被拿来和那些亲朋好友比来比去,杨华满心焦虑。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这让他怎么能不羡慕嫉妒恨?

但是转念想到刚才那个送餐员,杨华心里平衡很多,自己并不是社会的最底层,不如自己的大有人在。

“这都已经超时了,怎么还没送到,真当我不敢投诉是吧?”

杨华正要打投诉电话,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杨先生您好,我是外卖公司的调度员,我们的一名送餐员再给您送餐的路上不幸遭遇车祸,我们已经改派别的员工重新给您送去一份,给您用餐带来不便,我们深感抱歉。”

杨华并不关心那个送餐员是否真的出了车祸,也不在意他的生死,他觉得这可能只是外卖公司不负责任的推辞,外卖送来之后,他非常生气地给了一个差评。

第二天来上班时,杨华发现大家都在工作群里转发讨论一条微博,那是一个送餐员闯红灯出车祸的视频,因为众多新闻媒体和微博大V的转发,很快就上了微博热搜榜。杨华点开视频一看,发现事发地点就在他们公司附近。

“难道是昨天给我送餐的那个?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杨华看了看网友的评论,发现说什么的都有,幸灾乐祸的居多。

“闯红灯害人害己,死了活该!”

“撞得好,这样的人渣撞死一个少一个,可怜那个肇事车主了。”

“这些外来的打工仔就是没文化没素质,死了也怨不得别人。”

“不作死就不会死,大快人心。”

“人死为大,大家这样说未免太过分了吧?”

“楼上圣母婊一个,鄙视你。”

看网友讨论得如此热闹,杨华也忍不住评论了一句:“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观点不同的网友在评论区争论得如火如荼,很快衍生出一个“送餐员之死”的热门话题,众网友纷纷站队表态,分化出两大阵营。

一方认为送餐员违反交通规则,死有余辜;另一方认为虽然死者有错在先,但罪不至死,更不应对其加以谩骂。他们互相攻击对方为“圣母婊”“键盘侠”,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唇枪舌战。战火迅速升级,就连很多明星也不甘寂寞地加入到辩论之中。

杨华敏锐地捕捉到热点,他立马发了一条微博,声称自己就是那个订餐的顾客,送餐员临死前还和他通过一次电话,他当时非但没有催促对方,反而好心地提醒他注意安全,没想到还是出了事故,真是人有旦夕祸福。

不出所料,这条微博发布后吸引来大量关注,众网友纷纷为他点赞,称他是“中国好顾客”,看着不断上涨的粉丝数,杨华着实体验了一把当网红的快感。

“死有余辜论”也因此占据上风,毕竟人家顾客都不着急,还善良地提醒送餐员注意安全,但他还是不知死活地闯红灯,这就无法原谅了,原本一些同情死者的网友也转移了阵营。

3

随着话题热度的冷褪,杨华膨胀的虚荣心也渐渐平复下来,再次回归到单调乏味的工作生活中。

可是他内心深处却越来越感到深深的不安,夜深人静时他总忍不住会想,如果当初宽容一些,没有催促和威胁那个送餐员,他是不是就不会闯红灯,也就不会死了?他死以后自己还借机造谣,博取关注,是不是太不道德了?

杨华隐隐觉得,送餐员的死,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与日俱增的负罪感深深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杨华变得疑神疑鬼,开始整宿整宿地做同一个噩梦。

杨华梦见死去的送餐员浑身血淋淋地站在床头,低垂着半个脑袋注视着他,双手捧着一个饭盒递到他的嘴边,阴森森地说:“哥,我这次可没有超时哦,快趁热乎吃吧。”

杨华双手不听使唤地打开饭盒,里面全是白花花的脑浆和花花绿绿的肠子。

一连十天,杨华被折磨得形销骨立,魂不附体,连上班时也整天心不在焉。

这天他陪经理去一家商务酒店和一个大客户谈判,快要签合同时才想起提前打印好的设计图竟然没带过来!

经理气得七窍生烟,把他拉到包间门外一顿臭骂:“我养你是干什么吃的,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马上开我的车把图纸拿过来,二十分钟内拿不回来的话明天你就别来上班了!”

杨华赶忙开车向公司驶去,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份工作,他可不想被炒鱿鱼,想到这儿他不由得加快速度,可是刚刚开到一个十字路口,就遇到了该死的红灯。

杨华看看手表,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心急如焚地向路口两边扫视两眼,并没有看到什么车辆。

直接开过去算了,杨华这样想时已经把车开到了路口中央,一辆大卡车猝不及防地猛撞过来,他连人带车翻了过去。

临死前,杨华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送餐员的影子飘到面前,一字一顿地对他说:

“请、别、妄、议、我、的、死、亡。”

短短一月之内,同一个十字路口竟然发生了两起车祸,杨华的死在网上再次掀起轩然大波,众多网友纷纷评论:

“以为开辆好车就可以随便闯红灯了吗,真是死不足惜!”

“这种人真是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

“不遵守交通规则的祸害,死一个少一个。”

“人都死了这样谩骂真的好吗?大家嘴上多积点德吧。人生艰难,谁活着都不容易,何苦相互为难呢,多一些宽容和谅解不好吗?”

“楼上典型的圣母婊,虚情假意真恶心!”

“真情也好,伪善也罢,我宁愿做个同情心泛滥的圣母婊,也好过做一个狠心毒舌的喷子,记住,请别妄议别人的死亡。”(作品名:《请别妄议我的死亡》,作者:沧海鲸歌。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