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拿枪打人血溅自已一身的简单介绍

  • 作者:admin
  • 生肖
  • 时间:2021-10-31 01:55:06
  • 19人已阅读

作者:老谈梦见拿枪打人血溅自已一身,来源:唐诗宋词古诗词(ID:tsgsc8)

马保国的荣耀与骗局

有些老年人不讲武德,来骗,来带坏,我们这些纯良的小同志。

不错,这个老年人就是69岁的马保国。

马保国先生,是继六小龄童之后,另一个遭全民恶搞的老前辈。

其实,除去其“武林宗师”的外衣,单纯作为一个普通人,马保国绝非池中之物。

他当过兵,还是最早一批参加高考的学生,毕业于西安公路交通大学,工作后勤勤恳恳,做到了正厅级国企的中层正职。

凭借自己的努力,他供儿子到英国留学,给儿子在上海买房买车。

虽然在擂台上,曾被别人三拳KO,坦白说,与同龄人相比,马保国的身体素质也的确可以。

除此之外,马老师的学习能力和表演才能,都值得后辈学习。

他的经历告诉我们,不管身处何时何地,努力学习成长,才能有更好的生活。

来这世上走一遭,用马老师的话讲,必须要“有bear来”(有备而来)。

马保国本来是个励志故事,坏就坏在,他太把自己的爱好当回事。

马老师的功夫,自娱自乐可以,出来吓人就是他的不对了。

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

马保国自创的门派叫做“浑元形意太极门”,经验告诉我们,但凡名字起得又臭又长的,假货和骗子居多。

虽然经过诸多名师指点,但马保国一直以来的说法是,传授他功夫的启蒙老师,正是其父亲马德峰。

据他自己回忆,马德峰轻功非凡,一昼夜疾走240余里;他家祖传的山东马家拳法,也颇为了得,硬桥硬马,稳扎稳打。

父亲靠着这两手绝活,屡立战功,甚至有一次,从日寇手里,救出团长的性命。

以上内容,出自马保国老师的自述。老谈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又查询了另外两个资料,烦请诸位一起服用,则效果更佳。

其一,山东武协称,从未听说过山东马家功,并专门发红头文件,驳斥其炒作行为。

其二,迄今为止,男子50公里竞走世界纪录,大概是不到4个小时。人类不是机器,除去正常的吃饭休息,一天持续行走十来个小时,已属身体的极限。这段时间,大概能行走120公里左右。

换言之,今天的世界冠军,堪堪与马老前辈,战了一个平手。

马保国将其父亲捧上了天,不知道马德峰老先生,会作何感想。

其实,早在先秦时代,百姓就洞悉到这类人的嘴脸,并且作诗歌讽刺挖苦:

蛇蛇硕言,出自口矣。

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马保国是不入流的武术家,二流的演员,一流的骗子。

他的谎言,常常隐藏在,一众大实话当中。

长城喜峰口,中国军人的武魂在那里绽放

就好比,马保国曾经说过,他的父亲用自家功夫,在战场上取敌人首级,山东马家功就是杀人技。

中国的传统功夫,起源于行伍之间,而最传统的武术,的确就是杀人技。

“武”字该如何解释?比较深入人心的说法是:止戈为武。

但《一代宗师》的编剧徐浩峰,并不这么认为。

编剧与学者之外,他的另一重身份,就是一个武者。

徐浩峰认为,古人在解释“武”字时,不会那样儒雅,“武”字中的“止”通“趾”,意为武术的根基,从脚底发力;“戈”作为一种杀器,其意为征伐示威。

战场上定生死,就在须臾之间,哪还有优雅的余地?

马德峰是否在战场上,有过傲人的战绩,我们不得而知,全凭马保国的一张嘴。

但,中国的军人,在抗日战场上,的确是杀伐出一片天地。

所凭借的,也仅仅是手中的一口钢刀。

1933年元旦,日寇的铁蹄,踏过山海关,时年3月4日,日军仅以128人的队伍,轻取热河省会承德。

之后,日本兵分三路进攻长城,平津告急。

与此同时,驻守山西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奉命增援前线,这支部队随即接管下长城喜峰口的防务。

衰败残破的古长城,以及用意志铸就的钢铁长城,是军士心中,唯一的依靠。

早在上前线之前,他们就抱着“定当死战”的决心,军长宋哲元,甚至亲自写下誓言,电告全国:

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

1933年3月9日,日寇占领喜峰口,二十九军冒死进攻,以伤亡400人的代价,重新夺回这段长城。

次日,日军和我军的主力部队,相继抵挡战场,双方围绕喜峰口之外的几个高地,展开殊死争夺。

日军的装备更好,炮火也更为猛烈,二十九军伤亡很大,连旅长赵登禹的左腿,也不幸被敌人的炮弹炸伤。

赵登禹

赵登禹出生于山东菏泽,他身高足有1米90,是典型的山东大汉,13岁拜当地著名拳师朱凤军学艺,对太极、八卦等拳术,均有涉猎。

赵登禹当得起武林高手四个字。

宋哲元、张自忠等人,都感觉此等消耗战法,只会白白牺牲战士的生命。

他们决定在夜间发动突袭。

赵登禹腿部负伤,以佩刀拄地,对战士慨然说道:“如此硬拼,我们这点兵力,周旋不了几日。唯有绕到敌人后方,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众人担心他的伤势,赵登禹说道:“我一定要破贼,不要留我梦见拿枪打人血溅自已一身!”

真正的中国军人,从来不是孬种!

时至今日,赵登禹的女儿,还保留着父亲在喜峰口,拍过的两张照片。

一身军装,左腿打着绷带,伤口不减其英武之气。

照片上还写了一行小字:“肢体受伤,是小纪念;战死沙场,才算大纪念!”

昔年在冯玉祥门下,赵登禹就有万人莫当之勇,据说,他曾经赤手空拳和猛虎搏斗。

昔日上山捕猛虎,而今夜袭砍日寇。

500名敢死的勇士,背着大刀带着手榴弹,赴死杀敌。

战场上义薄云天的武者

二十九军战士,当初练习大刀,也只是为了应急,今天,大刀成了西北军最重要的武器之一。

西北军用的大刀,长柄、双刃、刀尖倾斜,刀脊狭而平直,刀头上翘成弧,刀柄裹以稳重的暗红色丝线,利于吸汗,握手敏感。

这柄大刀的背后,隐藏着另一个武林高手,李尧臣是也。

李尧臣

李尧臣出生于河北的武林世家,18岁只身入京师,加入会友镖局。

此后28载镖师生涯,李尧臣凭借一身功夫,成为名动京师的“镖王李”。

他为慈禧太后表演过八仙庆寿剑,传授过杨小楼齐天大圣猴拳,教过梅兰芳虞姬剑法。

李尧臣早已功名成就,刀头舔血半辈子,也该安享晚年了。

二十九军的一纸委任状,递送到他的手里。委任状长40厘米,宽30厘米,拿在手里,却有千钧的重量。

29军副军长,聘请他为武术总教官。

1931年,李尧臣走马上任,他会很多门功夫,他的烦恼是,不能倾囊传授给战士。

结合29军所使用大刀的特点,杂糅进中国传统的六合刀法,李尧臣独创一门绝技,名曰“无极刀法”。

刀法只有三招,全都是杀敌的技法。

真正的功夫,从来没有花架子。

马保国的“闪电五连鞭”,是迪厅里的产物;李尧臣的“无极刀法”,是战场上的杀招。

刀本是刀,可劈;刀亦非刀,可刺。

出刀时刀身下垂,刀背磕开步枪,刀锋撩起,砍下日寇的头颅。

1933年3月10日凌晨,皓月当空,风清夜静,大刀队也静悄悄地出发了。

此一战,杀灭了日寇的威风,杀出了中国人的志气。

刀头舔血,血溅长城。

按照计划,日军本意要在两天之内占领长城,他们终于碰上硬茬。

这场战役,前后历时半月有余,至3月24日,我军基本粉碎敌方之企图,日军不得不改变战略,向滦东进军打开缺口。

这就是著名的喜峰口大捷。

自甲午海战以来,与日寇决战,中国不曾有过胜绩。说句难听点的话,日军可能就没再拿正眼瞧过我们。

一口钢刀,斩杀出我们的尊严。“大刀队”成了他们的催命判官,日军晚上睡觉,人人和衣持枪,甚至有的还戴着钢盔,就是害怕脑袋被砍掉。

败绩传至日本,本国的报纸恨恨地写道:“明治大帝兴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 , 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

而“大刀队”在中国,也成为一种精神,一种符号。

何香凝先生,虽是一介女流,却不失大丈夫之气,她慨然而作《大刀赞》:

大巧若拙用大刀,大新若旧国术高。

伏如猛虎进如猱,十步以内敌休逃。

利用所长弃所短,步人后尘岂俊髦。

警尔扶桑木屐儿,再来刀下情不饶。

战士要有怎样的豪气,才可让敌军胆寒?诗人得有多大的志气,才能呼出“扶桑木屐儿”?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赵登禹奉命赶赴南苑,负责北平防务。

在一个联队炮兵和三十余架飞机的掩护下,日寇气势汹汹地袭来。更令人气愤的是,我方的行军计划也被汉奸透露给日方。

大刀队连同赵登禹本人,最终陨落于斯处。

冷兵器敌不过热武器,明枪也永远比暗箭难防,这都是常识。

笔者查询过很多资料,包括质疑大刀的战斗力,远不如刺刀的;包括说29军的胜利,主要得益于“手枪连”的。

那些说法,自有其道理,大刀队的传奇,也的确也没再上演,但喜峰口的奋战,却是永远抹杀不了的。

喜峰口上,29军的伤亡也真的很大,但如要用他们的生命,换日寇的头颅,汝且把命拿去。

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是中国武士的勇气;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去战斗,这是中国军人的执着。

喜峰口上诞生了很多义薄云天的武人:旅长赵登禹;“无极刀”李尧臣;形意大师尚云祥;“十八手截手刀”朱凤军;手刃7个日寇,直到大刀卷刃,最后饮弹牺牲的侯万山……

似乎每一个人,都比马保国之流,光明伟岸何止千万倍。

关于假大师的反思

马保国现在竟也迎来了事业第二春,拍电影搞直播,玩的不亦乐乎。

一个骗子因为无耻而走红,把讽刺变现成流量,将骗术包装成“武德”。

马大师装傻充愣是一把好手,网友调侃地不亦乐乎,有志的媒体再也不能坐视不管。

日前,人民日报专门发文,评论此事:

马保国的一些言行,实际上就是哗众取宠、招摇撞骗,说到底是一场闹剧。口口声声弘扬传统武术,实际上做的都是伤害传统武术的事。斥责年轻人不讲武德,他本身却毫无正大光明、谨言慎行、尊崇敬畏传统的武德。

审丑也有狂欢的权利,但审丑不能没有下限。

在这里奉劝马保国大师。

望你,耗子尾汁。

-作者-

老谈,always talk,老是夸夸其谈之人,除此外,别无长处。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