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梦见自已戴帽子(工作人员梦见戴帽子)

  • 作者:admin
  • 生肖
  • 时间:2021-11-10 01:20:16
  • 16人已阅读

梦女赠钱 

  阎陟小的时候男人梦见自已戴帽子,父亲任密州长史男人梦见自已戴帽子,他跟着父亲就住在密州。

  阎陟曾经在一个白天睡着了男人梦见自已戴帽子,忽然梦见一个小女子,十五六岁年纪,长得很漂亮,来与自己幽会。

  就这样一连过了好几个月,阎陟一睡着就梦见那个女子。

  后来有一天,他梦见那女子来与自己告别,潸然泪下,神情凄绝。

  她说道:“我是本州前长史的女儿,死后埋葬在城东南角上。你不嫌我滞于幽冥地位卑微,与我同床共枕,尽夫妻之欢。我哥哥明天来为我迁坟,你我缘分已尽即将永别,岂不是此恨绵绵?现在我有一百千钱要赠给你,以作你将来娶妻之用。”

  说罢,她令婢女把钱放到床下就走了。

  阎陟醒来,一看床下,果然有一百千钱。

  【原文】阎陟幼时,父任密州长史,陟随父在任。尝昼寝,忽梦见一女子,年十五六,容色妍丽,来与己会。如是者数月,寝辄梦之。后一日,梦女来别,音容凄断,曰:“己是前长史女,死殡在城东南角。明公不以幽滞卑微,用荐枕席。我兄明日来迎己丧,终天永别,岂不恨恨。今有钱百千相赠,以伸允眷。”言讫,令婢送钱于寝床下,乃去。陟觉,视床下,果有百千钱也。(出《广异记》)

梦审官

  唐德宗建中年间,长安城西有个人忽然梦见自己被人捕去,来到一座县衙,这座府衙颇为森严。

  让西市人站在门外,使者就走了,也不见有来招呼,只听房子里有拷问犯人声音。

  他从屏风的缝隙间偷偷望去,只见大厅上有位权贵,穿着紫衣坐在案前,还有穿绿衣裳的人坐在其两旁,有三四个人。

  堂下,只见朱泚身上戴着枷锁和镣铐,穿着白衣服,伸出脑袋又是鞠躬又是磕头,苦苦地哀求着。

  那权贵低头看着案子,一句话也不说。

  半天,他才说:“你的命中注定有这件事,完全是按照天的旨意行事,哀求也没有用。”

  朱泚又哀求,没完没了,泫然流涕。

  权贵怒道:“你连什么叫天命也不懂吗?男人梦见自已戴帽子!”

  他令手下人打开东廊下两个院门,随即传来开锁之声。

  门内有三十多个人,全穿朱紫色衣服,站立台阶两旁。

  权贵对这些人说:“这些人都在等待着你的富贵,推辞又有什么好处呢?”

  长安城西这个人举目望去,发现他们是李、尚、韦骆之辈。

  这些人没有办法,又回到院门。

  接着,那位权贵又叱责朱泚。

  向手下人问道:“什么时候执行?”

  回答说:“十月。”

  又问:“合适吗?”

  回答说:“奉天而行。”

  这样一问一答,半天才完。

  长安城西这个人想上前问个明白,带他来的那人对他说:“我把你错抓了来,你赶快回去吧。”

  于是,他寻路而归。

  这时他从梦中惊醒,说给家里人听。

  后来的事情果然应验了。

  [原文】建中年,京西市人忽梦见为人所录,至府县衙,府甚严。使人立于门屏外,遂去,亦不见召。唯闻门内如断狱之声,自屏隙窥之,见厅上有贵人,紫衣据案,左右绿裳执案簿者,三四人。中庭,朱泚械身锁项,素服露首,鞠躬如有分雪哀请之状,言词至切。其官低头视事,了不与言。良久方谓曰:“君合当此事,帝命已行,诉当无益。”泚辞不已,及至泫泣。其官怒曰:“何不知天命?”令左右开东廊下二院。闻开锁之声。门内有三十余人,皆衣朱紫,行列阶下。贵人指示曰:“此等待君富贵,辞之何益?”此人视之,乃李尚韦骆之辈也。诸人复入院门。又叱泚入西廊一院焉。贵人问左右云:“是何时事?”答曰:“十月。”又问何适而可。曰:“奉天。”如此诘问。良久乃已。前追使者复出,谓百姓曰:“误追君来,可速归。”寻路而返。梦觉,话于亲密。其后事果验也。(出《原化记》)

因梦辞官

  麻安石于唐贞元年间去寿春州,拜谒太守杨承恩。

  麻安石信奉道教,善于推算历法,他说杨承恩四月可以升官,到时候应该举行仪式。这年,武成道所辖的州里有三位刺史升了官,他们是安州刺史伊慎,宋州刺史刘逸,寿州刺史杨淮,都加官为散骑常侍。

  后来,麻安石晚上忽然作了一个梦,梦见在寿州附近一小城内路西院正中大殿上,有一个戴着帽子扎着头巾的神人,骑着白马,那马尾巴马鬃上长得是红毛。

  他自称宋武帝,把麻安石唤到面前说:“杨承恩当不成节度使,你不宜在此久留。”

  天亮之后,麻安石向人一打听才知道这里正是宋武帝升坛拜将处,并有记载。

  他看解梦的书上说,梦见戴帽子和头巾的神仙跟人说的话,善恶都会像他说的一样。

  于是他再三恳请辞行,暂时回到山中,当月离开寿州。

  后来杨承恩中风,只好罢职回朝。

  麻安石的梦果然应验了。

  【原文】麻安石,唐贞元中至寿春,谒太守杨承恩。安石在道门,习学推步,自言大夫四月加官,合得旌节。是年,武成刺史三人,安州伊公慎、宋州刘公逸、寿州杨公淮并加散骑常侍。后安石忽夜梦。寿州子城内路西院中殿内,见戴冠帻神人,乘白马,朱尾鬣,称是宋武帝。呼安石向前曰:“杨承恩无节度使,卿不用住。”至明,方问人,此乃宋武帝升坛拜将处,有记见在。安石检解梦书,言见戴冠帻神与人言者,善恶如其言。遂再三恳辞,暂归山。是月,离寿州。后杨公风疾,罢归朝,果验也。(出《祥异集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