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老屋快倒了(梦见自己以前的老屋的墙倒了)

  • 作者:admin
  • 生肖
  • 时间:2021-11-15 03:00:09
  • 13人已阅读

我梦见弟弟要回老家梦见自已老屋快倒了;母亲梦见老屋倒了

1(6.8)

17:16打电话梦见自已老屋快倒了,姐接。

姐说刚弄哒菜回来梦见自已老屋快倒了,今儿还是热梦见自已老屋快倒了,没做什嘛子。

姐说这几天懒饮水得哒梦见自已老屋快倒了,饮哒好像也没得什嘛用,菜秧子还是都干怏哒。

姐说今儿弄的是苋菜跟竹叶菜,平时去饮水饮的是辣椒茄子,饮哒也不行,都没结果子。

姐说母亲正在给四季豆掸水。她问母亲米茶炒哒不,又说这嘛快就炒哒呀。

我问姐华子娘儿两个是不是那天跟弟媳一路回县城去哒,姐说是的,那两天华子一直陪到弟媳来去几趟,最后又跟她们娘儿两个一起回去哒。

姐说寒的眼睛有点近视哒,他们回县里现在要去治一哈,免得弄严重哒。

姐跟母亲说,统共就那点四季豆,你一哈都给我们哒你吃么事呢,听到母亲说我还有。

母亲接电话,声音比昨儿又好些。

我说我今儿这嘛早就打电话您还是在忙。

母亲说早什嘛子啊,我们先前一直坐到在没得事。

母亲说不晓得弟媳把事情办完哒没得,问她给我打电话没得,我说我昨儿给她打哒,她说还没办,曦又接哒一个新的生意单子,蛮忙。

母亲说未必那些事还非要两个人都到堂啊,我说是的,跟您去办的程序是一样的。

我跟母亲说昨晚梦到弟哒,他在河里镇上碰到我,说找哒一个关系户便车带我们回山里老家村子去。他长哒胖胖的,戴一顶毛线帽子。

母亲说哦,他还要回老家来啊,我说是的。

母亲说每天看弟弟照片,弟望到她笑,她就对弟说,伢子你望到我笑,怎么不跟我说点什嘛子呢。

我说您没事不要总是抱到相片看,看哒伤心。

母亲叫我没事不要总是打电话,太花电话费。我说花不到几个钱。

母亲突然说好不说哒,一个糖蜂子钻到我头发里头我把它弄死哒,我去把它弄出来。

我说好,您小心一点。

母亲昨天跟我说,姐院子来了一群糖蜂子,嗡嗡地到处飞,姐夫打电话找哒一个养蜂子的来把它们收走哒,但是剩下一些散的,有一只把母亲眼睛咬了,我问肿哒没得,母亲说没有。

2(6.8)

19:55梅来电话,问我预约的6月2号看病结果怎么样,说前几天就要打电话的,结果忙忘记哒。

我告诉她取消的经过。

梅问弟媳回过老家后母亲状态,跟她说了这几天通话的情况。

重点说了嫂这次电话问候母亲产生的后果,追溯了哥小时候的苦难。

梅非常善解人意,对母亲和哥都很理解。

有她和平姊妹俩,我真幸福。

梅说,她儿子7月20号才中考。我以为只有高考推迟了呢。

3(6.10)

16:46打电话,姐夫接。姐夫说今儿下哒一点雨,很快就停哒,昨儿也是的,飘哒一点,打湿哒地皮。

姐夫说没得什嘛事做,在屋里坐到。

姐夫叫我跟母亲说话。听到母亲说:才要动身她就打电话来哒。

母亲接电话,声音还好。母亲说要去煮四季豆去。

我说顿顿都是四季豆啊,母亲说哪哈顿顿四季豆啊,还有别的好些菜呢。豇豆子茄子都出来哒,还有上海青空心菜,换哒吃蛮多呢。我问西红柿结果哒不,母亲说稀奇呢今年番茄哈死哒不晓得为么事,我说总是干哒的,母亲说不是干的,可能是化工厂飘的灰,舅妈那边的也死哒。

我问母亲前儿的糖蜂子咬到她哒没,母亲说没有,她把它弄死哒,上前儿的那个咬到眼睛哒,不过还好没肿也不痒;我问今儿蜂子还有不,母亲说没得哒。

母亲问上海下雨没,我说今儿下哒一阵,才停哒。

我问母亲这几天睡哒好不好,母亲说弟媳娘儿两个回去以后心里有事乱七八糟的,做的梦都不好;我问怎嘛不好,母亲说又梦到老家老屋山头倒哒,上回梦到老屋山头倒哒弟就走哒;我心沉,说您是这几天又伤心哒心里乱,您不多想,母亲说梦灵得很呢,我想也没得用,我只望我快点死……

我心难过,说,妈您又这嘛说!母亲说哎呀这没得么事,我都85哒该死哒,尽活到又没得以前快乐哒……我黯然:是呀母亲,人活得都不容易啊,有几个总是快活的呢……

我叫母亲煮四季豆去,跟母亲说再见。

4(6.10)

19:54打哥电话,嫂接。

嫂说,哥刚刚洗澡去了。

我问哥参加检测没,嫂说没检。嫂说哥有健康码。

嫂问弟媳回老家去没,我说上周三去的,周四回;嫂问事情办得可顺,我说都办好了。

嫂说她跟弟媳通话时,弟媳说的是这周才回去。

嫂说她这几天还跟哥说起弟媳回去的事,哥说母亲肯定又要哭一场。

嫂问我们身体可好,我说还好。

我说我跟母亲现在几乎每天通话,她有人说说话,心情略好些。

嫂说母亲跟我这女儿亲。我说母亲跟姐住一起,姐一人忙一家的事,很忙很不容易,母亲还曾经跟我发牢骚,说姐不陪她说话。

嫂说姐了不起,那么大年纪了,不易。

嫂说她跟雨也就是疫情期间通话多点,现在他们又忙自己的事,通话少了。

嫂说雨现在是公司财务副总监。

5(6.10)

20:10打电话,姐夫接。

姐夫说在看电视。

姐接电话,我跟她说了刚跟嫂通话的事,姐说哎呀他们没得心就不消说得哒,反正妈也不指望他们的那几个钱。

姐说母亲这两天又好些哒。姐说妈昨儿到堂姐桃叶家去哒,喊她到姐家扯红薯芜子回去插,玩哒回来母亲蛮高兴的。

姐说母亲昨儿跟她一起看了会儿电视,今儿白天又看哒一哈。

姐说,母亲每天在屋里窝到也不行,我说是要到处走走。

姐说母亲已经睡哒就不跟她说哒,我说我特意这嘛昝子打,就是不跟母亲说话,想问问姐母亲现在的状态。

我叫姐明儿不跟妈说我晚上又打了电话。

(2020.6)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