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穿肉串卖(梦见割自己的肉)

  • 作者:admin
  • 生肖
  • 时间:2021-11-18 05:15:15
  • 17人已阅读

“男朋友”把孩子偷走了梦见自已穿肉串卖

打开这封信,那根压死骆驼的稻草,终究还是落下来了。

“我想先把孩子藏到朋友家......”

——惠怀利

一瞬间,秀华瘫软在地,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冲到头顶。她终于幡然醒悟梦见自已穿肉串卖

8岁的儿子小虎,被那个她当作“爱人”的男人偷走了!

图为惠怀利把孩子拐走后一个多月写给秀华的信

“男朋友”把孩子偷走了

“这个点,他们也该回来了吧梦见自已穿肉串卖?”

1994年9月16日傍晚,家住辽宁省北票市冠山三工村的秀华正在做饭,她欢快地翻炒着锅里的饭菜,不时地往外看......

“他们”——指的是男朋友惠怀利和8岁的儿子小虎。

30岁的秀华离婚后和儿子相依为命,日子过得有点难。在她最需要依靠的时候,35岁的惠怀利走进了她的生活......

“秀华啊,你新处的男人不错啊,这一米八几的大高个。”

“可不,长得帅,对秀华好,也疼小虎,你看这家伙天天送着上下学,还给小虎买零嘴,福气啊......”

秀华和惠怀利才交往了两个多月,左邻右舍都说秀华“捡了宝”,秀华心里也慢慢地有了阳光。

“咋还没回来啊?”看着渐渐暗淡下去的天色,秀华心里嘀咕着。

看着落到天边的半个太阳,秀华隐隐有些不快,顺手拿锅盖把晚饭盖上,拿着没绣完的鞋垫,在院门口坐了下来......

“叔叔,放学不回家,我妈不能生咱俩气吧?”

这天,小虎放学一出校门,就发现惠叔叔早早就在等着他,还给他带了喜欢吃的零嘴。

“怎么会呢?就是你妈叫我来接你,一块吃好吃的去。”

听到有好吃的,小虎眼睛一亮,抖了抖肩膀上的书包。

“惠叔叔,那咱们快走吧,别让我妈等急了!”

小虎不知道,这一走就是27年。

图为27年后秀华来到当年小虎丢失的地方

“我们这有人买孩子,你有门路不?”

“3000?我花了几个月,好不容易把孩子骗......带过来......”

摔了公共电话,惠怀利坐不住了。他把小虎从北票拐出来,已经大半个月了,可寻了好几个买家,都没脱手。

“8岁的孩子会记事了,怕养不住”。好不容易在福建莆田寻了买家,但是人家却只愿意出3000块钱......

“我要回家......我要妈妈......”好不容易消停会,小虎又在嚎啕大哭。

“别哭了,再哭,过两天你妈来了我学给她啊!”

惠怀利很怀念那段刚接父亲班,进矿务局工作的日子。

那时的他,高高的个子顶着一头卷发,长得精神帅气,能识文断字,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还处了对象,日子逍遥快活。

但上班没多久,他就因为犯事坐了一年牢。出来后工作丢了不说,这个曾经让人羡慕的小伙,变成了北票市公安局冠山派出所辖区管片民警付大合定期上门“关照”的前科人员。

还好,对象还在等着他。和他结了婚,生了女儿,老丈人还拿出本钱和他一块做点小买卖,那段日子,他脸上也有了笑容。

可惜,他不是经商这块料,福建、浙江跑了不少,钱却没挣着,还落了好些亏空,和妻子家的关系也越来越差。

1992年,惠怀利离婚了。离婚后,就在一筹莫展时,他突然想起在福建认识的朋友提过的“生财之道”:“我们这有人买孩子,你有门路不?”

从此,惠怀利便把心思放在了身边的熟人孩子身上。

一开始,惠怀利还战战兢兢,心存畏惧,但拐骗的过程却出乎意料的顺利。“一回生二回熟”,小虎之前,他已经骗来了三个孩子,一个卖了一万多。

只是万万没想到,他花了那么大力气骗来的小虎,居然不值钱。看着又哭又闹的小虎,惠怀利咬了咬牙。

“好!3000就3000。”

把自己“卖”了的人贩子

做完小虎这单“生意”,惠怀利知道,民警已经盯上了他。其中,就包括定期上门的民警付大合。

连人带孩子都“消失”了,哪有不追的道理?

为此,他还想了“缓兵之计”——拐走小虎的一个月后,他给秀华写信,告诉她,自己只是把孩子藏到朋友家。

但他不想收手。

小虎被拐后的同年11月,惠怀利伙同团伙,在山东兖州又作案了。这次他涨了“经验”,盯上了4岁的小佳。

他没料到,这次民警出击迅速,在孩子失踪的第三天,便将团伙中的三人一举抓获。

可惜狡猾的惠怀利,抢先一步带着孩子去了广东。

此时的惠怀利,惶惶不可终日,顾不得其他,满脑子都是该如何藏身,他突然想起了一位“老朋友”——罗恒。

罗恒他爸罗老汉也是个人贩子,曾因拐卖自己的亲侄子,坐了几年牢。罗恒生来智力上便有残疾,5年前离家出走。在罗老汉看来,这是他的“报应”,心里一直过不去这道坎儿。

熟悉这一切的惠怀利,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久,住在贵州山里的罗老汉收到了一封信,寄信人正是“罗恒”。看着这个名字,罗老汉没有多少喜悦,更多的却是心酸与苦楚。

“我是个遭报应的人,怎么可能儿子会给我写信?”

一边想着,罗老汉一点点地掐开信封,磕了磕,抖搂出来一张信纸、一张证件照。照片上的人浓眉大眼、长脸尖下巴,顶着一头自来卷,还挺帅。

罗老汉狐疑地看了几遍照片,再仔仔细细地认了几遍信上的字,忍不住老泪纵横。

“儿啊......你终于在我闭上眼前回来了。”

“罗恒”回家了,第二年听罗老汉安排,娶了个四川媳妇,生了个儿子。

在“罗恒”妻子的眼里,她丈夫老实本分,有正经安定的工作,脾气好,从不跟人红脸;很顾家,一个月5000的工资,给家里寄了3000......

偶尔,惠怀利会在心里自嘲“报应吧,我这个人贩子最后居然把自己给卖了......”

27年,有多久?久到他开始遗忘自己曾经的名字,久到他开始觉得自己就是“罗恒”。

可在千里之外的辽宁北票,已经升任北票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付大合从没有一分钟忘记过惠怀利。

“这27年啊,我老是梦见那地上搁着一串断了的珍珠,我就想揪着那个线头给它扯起来,但我咋都搂不着线头,给我愁的呀......”付大合说。

图为27年来付大合为了侦破案件所做的笔记之一

他知道,这个线头就是惠怀利,那些珍珠,就是被他拐走的孩子。

说东北话的贵州人

2021年2月5日,小年。

天刚朦朦亮,风里微微透着寒。在天津某产业园区的外围,三三两两地出现了些陌生人。此前,这个产业园区因为疫情已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封控。

“情报准确吗?”

“准确,‘罗恒’就在里边上班呢。”

“协调好了吗?疫区咱们能进多少人?”

“再等等吧......”

布置完工作的付大合坐在车上,闭上眼睛,轻轻地揉着太阳穴。“今天能进去,就把他抓出来。不能进去,就蹲着等他出来。”他想。

“绝不能放过他,”27年了,付大合两次和惠怀利擦肩——1994年,山东兖州警方抓获惠怀利团伙3人,惠怀利在逃......

1996年,贵州贵阳警方破获一批拐卖儿童的案件,惠怀利再次逃脱......

这次有消息说,他在天津出现了——是他吗?真的是他?

“天津那块闹疫情呢,那么大年纪了,你一定要亲自去吗?”当付大合从北票出发时,家人无不担忧。

可付大合不亲自去不放心,27年了,每每听到惠怀利的消息,他必然亲自上阵,这次也不例外。

“付局,这情报会不会有误啊?这个‘罗恒’是个贵州人,在这个厂子工作十年了,有爱人,有子女,有兄弟姐妹,还有个87岁卧床不起的老父亲......”

“付局,这个厂子所在的工业园有疫情,封闭了,我们进不去......”

一路上,各种信息源源不断地汇总过来,但利好的没几个。

“还有什么详细的消息?”

“对了,厂子里的人说他会说东北话,但据‘罗恒’说,他爸是从东北过去贵州插队的知青。”

去!必须去!付大合仿佛看见了一截线头。

时间到了下午2点钟,经过多方协调,可以进去1辆车。上车前,付大合对着后视镜,认真地拢了拢头发,“追了这么多年,追的头发都白了。”

此时的“罗恒”,正在门口认真地做着登记。他是公司的“老人儿”,10年来没有人怀疑过他的身份。

正忙着,一辆越野车缓缓地停在了公司门外,四五个汉子下了车,领头的中年汉子还整了整衣服,然后一起走了过来。

“疫情期间,不是我们这的人可不兴进啊。”正在填表的“罗恒”察觉来人了,赶紧招呼,27年了,这口东北方言依旧标准。

为首的汉子微微一笑:“我付大合啊。”

听到这个名字,“罗恒”不自觉吞咽了一下口水,他眯缝着眼睛,迟疑地抬起头,努力想看清眼前这个人的模样。“付大合”,这名字好久没人提起了,就像“惠怀利”一样陌生。

有几分眼熟……是……

“我来找北票的惠怀利......”话音未落,同行的几人便把“罗恒”摁倒在地。

图为抓捕惠怀利现场

“你们弄错了.....我是贵州的......”惠怀利大喊,还带着一丝丝侥幸。

“没错,找的就是你这个说东北话的贵州人。”

图为抓捕惠怀利后现场搜身

梦里的那截线头,付大合终于紧紧地、紧紧地捏住了。

根据惠怀利的交代,民警们陆续找到了当年被他拐卖的10个儿童,小虎也在其中。

图为惠怀利落网后接受民警审讯

2021年5月8日,母亲节的前一日,时隔27年,小虎回到了母亲秀华的身旁。

图为认亲会上付大合与小虎及其家人握手

团圆,来了。

那串断了的珍珠链,也串起来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