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用两头牛耕地(梦见两头驴耕地)

  • 作者:admin
  • 生肖
  • 时间:2021-11-26 06:55:09
  • 37人已阅读

又到了清明节梦见自已用两头牛耕地,藏于心底的那一份眷恋,隐于日子后面的那一份思念,在这个时候烟煴而起。望着窗外的景色,我脑海中不时浮现出父母在苦难岁月中艰难跋涉的身影。至此,我把“考上大学改变了我的农民身份”一文献给天堂的父母,愿父母在天堂静好安详。

——题记

高考,对于农村孩子来说,是改变自我的机会,是跨越社会阶层固化,解放自身和家庭的最有希望的通道,每个能金榜题名的人,仿若鲤鱼在激浪里的一次跳龙门。回首往昔,再想起那段青葱岁月,我依然如当初少年时一般,心潮澎湃,浮想联翩。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轻捻心灵深处一生难以忘却的光阴,深深浅浅的记忆,刻骨铭心。我是参加恢复高考的第一届高考生,对我原本在农村的大熔炉里淬炼的人,经历了,越过了,更是难以忘怀的。

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是我高二辍学回乡当农民第二个年头了,两年来我成地道的农民,并担任了生产队会计。这两年是我一生最困难也是最锻炼意志的时期。

我回乡劳动是在内蒙古阿荣旗,位于大兴安岭南麓,属于半农半牧区。那里农村的生活清贫艰苦,一年到头的劳作温饱难以满足,还要吃返销粮。虽然已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乡村的生活依然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胼手胝足,肩挑背扛,用牛耕地,靠马拉车。即便如此,我们并没有觉得农村的艰苦无法忍受。那个年代长大的人,可能不知道富裕,但不会不知道贫穷。穷困似乎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从小受的教育更是以苦为荣。真正令人难以忍受的是乡村生活的沉闷单调。每日简单重复地劳作,似乎活着就是为了劳作,而劳作是为了活着。日落而息,入夜不久村里就是一片静寂。村里没有通电,长夜漫漫,每每是一盏煤油灯,几个人凑在一起看着有人在下着象棋,那是除了一年中为数不多的几场电影外最有趣的娱乐活动了。大家一起瞎侃着,每天周而复始的生活,提供不了可资谈话的内容。偶尔打打牌,吹吹牛,大队部看屋子大爷要休息了,我们也做鸟兽散。没有可以看的书,也没有看书的动力。时而觉得无奈和苦闷,感觉就是虚度岁月、前途渺茫。

一九七七年,人们沉默着、等待着,企盼着……我和我同龄的青年在企盼中,终于在祈盼中等来恢复高考的好消息。一九七七年十月二十一日人民日报发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紧闭了十年之久的高考大门终于重新打开,高考制度的恢复使得我们一代人的命运又发生了巨大变化,同时也改变了几代人的命运。

  当时我还在得力其尔公社得力其尔大队二队做会计。当我听说恢复高考了,一下子就惊呆了,激动得眼泪马上夺眶而出,那是渴望了太久的梦想,仿佛阴暗的心灵的天空豁然透出了一丝亮光。因为,高考,积聚了太久的希望。恢复高考的这个消息,无疑给我们这一代的许多人展现了一个光明的前景,有道是机遇天降,前途可期。寒门学子们实现梦想的最主要途径,那就是高考。

父母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我要想方设法去改变,那个时候,我能找到的最好的途径,就是读书。读书的机会终于来临了,脑海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马上报名去高考。我徒步两个多小时来到公社,毫不犹疑地在一张高考报名表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跃跃欲试的那颗心,自那刻起也启程步入备考阶段。

当年,散居在得力其尔公社的能够报名的这些人无不笑逐颜开,惊喜若狂。从龙头山到闫家店,大家四处奔走相告,为之欢呼雀跃。在短短的几天内,我所在的得力其尔公社报名高考的知识青年人数竟然达到了一百二十多人。

报完名以后,我的心中充满了阳光,感觉眼前仿佛是一片明媚,前途无限。经历了两次动荡坎坷的我,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高考机会。对于这次高考,当年我和其他考生一样,时常兴奋得夜不能寐。自此后,我满怀期待,满怀憧憬,又付出了百分之百的努力来迎接高考。

  虽极度兴奋,但也心有余悸。还有书到读时方恨少的担忧,龙门可越,能力不支。信心有余,底气不足。回乡后整天劳累忙碌,数理化早就忘光了,怎么办梦见自已用两头牛耕地?为了家人,为了自己的前程,为了美好的明天,试试吧!课本都在,收拾起来,孤注一掷,奋力一博。

可是,那个时期,我还是一名社员,只能靠劳动之余的时间来复习迎考。我珍惜一切时间,死心塌地地往前挪步,以便实现自己的心愿。

  时间紧迫,我只好挤上班的时间,好在生产队这个时候,活不多,白天上班,晚上复习。我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复习功课,准备迎接高考。已经从中师毕业回家乡工作的哥哥,为我准备了一套语文、政治、史地复习资料,我夜以继日地看书、背资料。

很多同学都到学校统一复习,我呢,由于条件限制,只好自己在家复习。我想好了,考学是我唯一出路,不管如何也要考。老师也劝我一定要考。家里人,同事们,一个个地劝说我,安慰我,试试吧,今年考不上,起码进考场经历一把,明年再考也不迟啊!这些都增加我的勇气和信心。

其实那个时期,我感觉高考在考决心、考我对高考的认识、考我是否知道高考是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假如我能闯过高考的炼狱,对大多数人来讲,才算具备了走向理想的起码条件,考我有没有信心做个有用的人,做个别人所羡慕的那种人,考我有没有决心回报爱着我的人、关心着我的人、期盼着我的人,有没有决心为中华民族乃至人类做点事情,贫家的子女有没有决心改变命运。虽然,我高中没有毕业,但是,我也要考。沸腾的生活在吸引着我,我感觉有一股股的生命力注入我的全身,我开始全身心投入到了学习生活。

  遗憾的是时间太紧迫、太仓促了,从十月底获知消息到十二月中旬高考,给我们的时间仅仅只有一个多月。我在仓促中重新拾起了已经荒废了三年的初中高中课本,一切从头来,白天参加劳动,晚上复习功课。

那一段,简直是我生命里的极限,我焚膏继晷地度过了难忘的考前复习阶段。那时,我日日夜夜在摇曳的煤油灯下,在题海里寻找钥匙。那时,挤时间拼命复习功课,高中辍学已经两年,许多单词、许多公式,许多知识,在自己的脑海里变成一片空白,所以,只有抓紧复习。每天傍晚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从场院回家,又在煤油灯下熬夜。拼命地背公式,记单词,时而做数学题,时而做语文题,总是把夜熬得很深、很深,有时甚至通宵达旦。就这样如饥似渴忘我地学习着,许多公式与定理,大量的习题,翻阅的若干参考数据,一一熟记我的脑海。数不清的不眠之夜我趟过、熬过,付出了常人难以付出的艰辛与努力。可以说,那时心里只有一个期望,企盼顺顺利利地通过高考。心田种下新的期冀,生出希望的芽苗来。

  时间似流水快速逝去,考试时间一天天在临近,我没日没夜地苦读着,在似懂非懂的知识海洋中艰难跋涉着。考试前一周左右,可我还有许多题没做完,还有许多课程没有弄懂。这突如其来的大学机会,令我这学生时代在“文革”中度过的农村青年来说,真是五味杂陈,高兴之余,更多的是恐慌和不安,毕竟我学的知识太少了,要补习的知识又太多了。但我没有气馁,珍惜分分秒秒,苦读苦背,做着考试的最后冲刺。

  在紧张、忙碌、期待、焦虑中,经过一番“临时抱佛脚”的拼搏,一个多月的受苦受难复习时间,不知不觉在疲惫与等待中悄然流逝,迎来高考。

我的印象中当年考试时间大约在十二月十一日至十三日吧。

  我是头一天到达考试地点得力其尔中学,住在一个远亲管姓舅父家里(我用一颗感恩的心,感恩在我考大学时食宿给予的无私帮助)。十二月十一日,是个晴朗的星期五,黑龙江省高考正式拉开帷幕。清晨,我独自一个人来到考场——坐落在忠诚堡的得力其尔中学。太阳刚升起一竿高,初冬黄澄澄的缕缕阳光投在校内破旧篮球架上,呼啸的北风令人哆哆嗦嗦地打寒战。等待决战的考生三三两两散布在操场上,有些人凑一堆儿,询问复习情况,猜测考试内容;有些人独自徘徊,不时看看手上纸条,默背着什么……九时,我踏着信号铃声准时走进了的考场,那个时刻,五百七十万考生一同走进了考场,我,也是其中之一。

  这里,是我多么熟悉的母校,但在步入熟悉的校园和教室时,我却并无丝毫的怀旧和好奇,因为我的内心和其他所有考生一样,早已被激动和迷惘、憧憬和忐忑所占据。由于紧张,我的心仍然蹦蹦乱跳,连握笔的手掌心在冬天,竟然泌出一层细微的汗渍。教室里一半的桌椅被抬出教室,堆在走廊上,留下的一半桌椅重新排列,以便拉大座位的间距,增加考生打小抄的难度。教室比从前显得空旷多了,但木头桌椅依然沧桑,布满刻痕和修补的痕迹。东北十二月十分寒冷,但室内没有暖气,寒风从玻璃破损的窗户钻进考场,考生们需要不断地搓手取暖,有人还不时跺跺脚。窗外的操场上一幅破旧的篮球架子上垂挂一块板子,在寒风中吱嘎吱嘎地响着,做不出题来的考生呆呆地看着窗外,那幅篮球架子垂挂的板子大约也印入他们的脑海,在他们的记忆中摇摆了很久。当试题在黑板写出时,我瞬间镇静下来。铺开试卷纸,平静的,心平气和的,认真地去答每一科的卷子。没有抄袭,没有作弊,尽最大力的努力,不断调动脑细胞,来认认真真地答每一道题。我知道,只有这样才是向母校写一篇完美的答卷,完成一项任务似得。总之,那是的我是没有任何的不安和浮躁,没有任何的奢求和野心。

当年的高考,不是全国统一命题的那种,而是由各省、市单独组织安排命题、考试和阅卷的。那年考试,各个地方的作文题政治色彩比较浓,而且大同小异。77年高考内容的确比较简易,语文也就是汉语拼音、解词、改病句、文言翻译和作文五部分,难度低于老师们的预测,但考场就是战场,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拼音:我们热爱社会主义,解词:口诛笔伐、波澜壮阔、宏图、诧异,改病句:中学生是年轻学生学习的重要阶段、为了向科学进军,他们订出了自己的计划和决心。这些都好办,很快答完。文言文选自《愚公移山》北山愚公长息曰:译文,后来听我们语文老师(参加了全省语文批卷工作)说很多同学翻译的离题千里。我们黑龙江省的题目依稀记得好象是《旧貌变新颜》、《当我填写报考志愿书的时候》。我选择了后一题目。这些试题我在课堂上,自习课里都做过,印象极其深刻。数学卷这是我最拿手也是准备最充分的科目,整张试卷摊在面前,从第一道题开始便顺风顺水没有丝毫卡壳,思索、动笔、解题、再思索,几乎一气呵成,如不是抄错题将是满分。思绪纷纷,行文匆匆。手表秒针在“铮铮铮”移动,宝贵的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偶尔瞧一眼表针就隐隐心慌——怎走得那么快?紧赶慢赶,卷面写满了,却忘了可跟监考人要方格纸,匆忙间,用发给考生打草稿的白纸续写最后几段,赶在考试时间结束前凑完这篇命题作文。出了考场,你可想到用草稿纸会不会被扣分?又听到几个自我感觉不错的考生交流答题情况,他们分析起作文题中心思想头头是道,我自觉没把握好,有些懊恼。

  接下来几场考试非我所长,更是心弦紧绷,乱中出错,丢了好些不该丢的分数,又耽误许多工夫。唯一感觉得意的,政治卷考问“党的十一大路线”,我们复习中早估计到,并背得滚瓜烂熟。一见大喜,立刻一字不漏地先答为快。

可以说中学的辛勤汗水没有白流。走出考场的我是有充分信心的,在焦急的等待中我等来了高考成绩公布的那一天。

那一天,终生难忘。一九七八年一月十日,我和我们班上的同学分别接到通知,到公社教育组领取高考登记表,填报志愿。记得,各大学的招生简介一字排开张贴在墙,我们逐一研究,打算报哪个学校、什么专业,全凭自己感觉,没有什么可参照提示。我左思右想,国家还很贫穷,地下宝藏还十分丰富,对探矿感兴趣,对长春地质学校颇为向往,于是下定决心,第一志愿长春地质学校地质学专业;第二志愿考虑到我做过生产队会计工作,为增加安全系数,就填报了鸡西煤矿学校会计专业;第三志愿选择了呼伦贝尔商业学校会计专业。当天日记写道:“填写时,耳热心跳,感到一笔千斤重;写完后,又禁不住长吁一声,感到前程未卜。”虽然坚决选择了长春地质学校,心里没谱,向曾任我们数学老师的刘殿清请教(后任公社党委秘书)。刘殿清认为,长春地质学校地质专业招生名额比鸡西煤校会计专业少,报长春地质学校“有些冒险”。听刘老师分析得有理,我也犯嘀咕,但一想即使考不上,明年还有机会再考,报了长春地质就长春地质吧,不改了。我报长春地质专业就是想把祖国丰富宝藏挖掘出来,使我们的国家早日富强起来。可是,最后竞录取了我的第二志愿,会计专业(研究使有限的资金充分利用)。

  大约是一九七八年一月十六日,公社突然电话通知我明天到阿荣旗医院体检,并告我过线了。我心中大喜,度日如年的等待,那揣揣不安的紧张心情,一下子全部释放出来。体检顺利通过。政审通过了,也不算万事大吉,被哪个学校录取,会不会进长春地质,或者因某种因素落选,都没准。待在家中等录取通知还不行,我们还得上山打烧材。天气寒冷,雪花飘飘,一边劳动,一边思前想后,毕竟进入大学竞争激烈,也许很难被鸡西煤校选中,越想越心绪不宁,一九七八年的春节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仍然没有被录取的消息,等待的过程是一种煎熬。

  一九七八年二月二十三日,这是我毕生难忘的一天。我正帮助邻居郭风山家拉盖房子木材,晚上辘轳车才行驶回到郭家,大哥把入取通知书送过来,突发的预感使我飞跑过去,接过通知书,我手颤抖了,感到手中的这封信重如千斤。一张高等院校录取通知书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的名字后面,赫然写着,你被录取为鸡西煤矿学校财会七七班学生,请于二月二十八日前来报到,煤校就煤校嘛,高兴得简直要疯狂,竟像范进中举一样,在大街上高喊:我考上了,我考上了,我考上了!这个通知书改变了我的命运,圆了我的大学梦。我终于站在一个新的起跑线上。

  我高兴的顿时连饭也吃不下,就回家了。我看见录取通知书觉得像在做梦一样,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使劲地揉揉双腮,抓挠耳朵。家人得知我录取了,全部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满屋荡漾着笑声,对我的未来也期待着。

  接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哥哥就开始忙起来,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哥哥到村里开证明,到公社派出所把户口迁了出来,公社团委办理团关系迁移手续,又到格尼粮库办理粮食关系。办理粮食关系其实就是把自己家粮食卖给粮库,换成粮票,没有粮票到学校就不能吃饭。我记得哥哥给我换了六十斤全国粮票,一百四十斤地方粮票。

  母亲开始筹划服装、行李,开始为我缝制新棉衣。有一天,母亲突然边做边哭起来,爸爸看到母亲的模样,吼喊一声说:“你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上学是好事哭什么呢?孩子金榜题名,再也不用脸朝黄土,背朝天,这要是过去那时中状元,是何等荣耀的事情”。爸爸说了几句母亲也不作声了,低着头飞针走线,为我密密地缝了棉衣、行李。那一针一线,饱含着母亲多少情和爱。触景生情,我想起读过的一首古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逢,意恐迟迟归”。我心中吟咏着,鼻子一酸,止不住的泪花绽落在脸颊上。

  在期盼中我终于如愿以偿,被刘老师说中了被鸡西矿院会计专业录取,谢天谢地!不过,几家欢乐几家愁,好些高中同学,本来书读得不错,却因户口不在本地而失去机遇。他们来我家道贺时,心情都很复杂,对自己的未来充满迷惘,而对于我考取鸡西煤校,都觉得人生从此展开了光明前程。那时,大家搞不懂恢复高考制度对于社会和时代会有怎样的深远影响,没想那么多的伟大意义!直觉就是这么一改对平民百姓有直接好处,能考上大学是改变个人以至家庭生存状况的最好出路。实际上,今天回头看,即便考上了大学,也不必然保证一辈子风调雨顺步步登高。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切事在人为吧。

这一年,我们公社只被录取四人,我们班考上两人(实际应该三人,任贵风因户口不在,没有录取),肖永尧被齐齐哈尔铁路司机学校录取,另一个考上扎兰屯畜牧学校。我住的村子,除我之外,其他考生全部落榜,所有的邻居和一起劳动的社员都向我投来了称慕的目光。

  自从得知被鸡西矿业学院录取的消息以后,我几乎每天都在幻想尽早奔赴鸡西,投入鸡西矿业学院,去体验梦幻般的大学生活……二十五日晚,我睡不着,明天,我将同大多数考生一样,到大学上学了。人,在历史面前是多么渺小而无奈呀。如果没有高考的政策,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将会是什么样呢?站在窗前,望着宁静的村庄,环视亲手打造的房屋,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一种留恋之意。留恋什么呢?我想大概是留恋这里居住了八年的家。

  一九七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早,哥哥骑自行车送我到格尼,父亲、母亲一直送到村头,母亲这会却没有流泪,频频向我挥手,这里头寄托了母亲多大的期望,多深的关切,多重的爱心!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坐在自行车上望着渐渐远去的家,望着越来越模糊的村庄,默默地说:再见了,我的第二故乡得力其尔。

  哥哥骑着自行车驮着我行驶在蜿蜒起伏的乡间公路,两边是乱石嶙峋的山峰,沿途皑皑白雪披着早晨的温煦阳光,似乎在列队欢送。得力其尔村位于格尼河北端,是距离亚东镇偏远的村,以前几乎是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几年前好不容易修通了一条公路,不过由于年久失修,坑坑包包的极为难走,因此,就这三十公里的路程,行驶了三个小时。一路上默默无语,我的心里充满快乐与憧憬,仿佛看到一条崭新的路在面前铺开,路没有尽头,处处风光无限,足以让我这个乡下出生、乡下长大的孩子开眼界,见世面,充实心灵,脱胎换骨,进而改变生活的面貌,离开那个穷乡僻壤。我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我想一定好好学习。我要学成后在新的岗位上,多做一些有益于人民,有益祖国的事情。好好报答父母的大恩大德……我意识到,我生活即将翻开全新的一页。

  亚东镇里长途汽车的候车室里脏乱不已,虽说现还不到十一点,却早已是人头攒动,带着一些大包小包,还有塞满了各种家畜的箩筐,臭气扑鼻。

  晚点了大半个小时之后,开往扎兰屯的班车终于姗姗来迟。车身污损不堪,就连车窗也破了好几块儿,让人还真有些担心,这个车子会不会坏在路上走不动?

  见到了车子来了,一大群人一窝蜂地涌了上去,争先恐后地往里挤,还有不少人甚至从车窗翻了进去。等到我把行李放到车顶上,再挤上车时,车上已经挤得是满满当当了,至于那原本属于我的座位,则早就坐上了一个衣衫破旧,皮肤黑黑的男子,正满嘴带着话把子地和邻座的人大声说着话,声音嘶哑,粗瘪难听。

汽车就要开动,发动机声音响起,我的心情也随之阴沉酸楚起来,分别的愁绪顿时袭上心头。我就要离开哥哥了,仿佛也带走了我所有的兴奋和依赖。就在哥哥向我招手那一瞬间,我的泪水悄然而下。哥哥好像看到我在流泪,拼命地摆手。汽车开动了,一点儿一点儿的,哥哥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我的泪水一直在流。

  发车之时,车上已挤满了人和货物,整个车厢拥挤不堪。好在车子出城之后,一路上陆陆续续有人上车下车,不过下车的比上车的多,车厢里多少宽松一些,这让我感觉轻松了许多,不由活动了一下身子,深深对着窗外吸了口气。

  又走了大半个小时后,车子开上丘陵的公路,转进了一条一会上坡,一会下坡路,路上一个坑接着一个坑,大坑套着小坑,车子的速度也慢了下来,比牛车也快不了多少,可即便如此,还是犹如舞厅跳舞一样,东摇西晃,快要散架了一般。车上的乘客也是随之摇摇摆摆。我是颠簸不由自主地一会左晃一下,一会右晃一下。大约晚上六点才驶进灯光像萤火虫一样一晃一晃的扎兰屯镇。下了车,卸下行李,急忙走向火车站,拿着入取通知书买了半票,在候车室坐了一会,就登上了开往哈尔滨城的火车。坐上火车,我的思绪陷入了回忆中。

  在我青少年当中,有三个时期是我最为失意,最感到前途茫茫,又苦于找不到欢乐的时刻。第一次是在一九六九年春天,举家北迁,那时候我不能上学,倍尝寄人篱下的味道。第二次,是高中辍学,那种渺茫感,那种看不见天日的灰暗沉甸甸压抑着我的心空。第三次是在三岔河教学中断,回乡务农,那种彷徨的心情,回顾茫然的感觉,终日弥漫着我,折磨着我……,似乎感到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时时发出仰天长叹,前途您在哪里?

  这些苦日子对我来说是残酷的,它让我在生死线浮沉、挣扎;这些苦日子对我来说是垂怜的,它让我挣脱了贫困、艰苦的魔掌,活到了今天;这些苦日子对我来说是宝贵的,它让我学会了怎样在逆境中不屈不挠地去求生存,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坚韧不拔;这些苦日子对我来说又是充满哲理、启迪的,它让我永远记住什么叫知足常乐,热爱生活,快乐、幸福地过好每一天。

  这个时期我的生活与同时代的人相比是艰苦的,但是,我本身是农村孩子,很快地适应了当地的生活,特别是和社员融为一体时,就感到自己活得很充实。村里人提起我,都说我热情,厚道。后来,我到哈尔滨工作后,社员们有事还来找我,只要我能办的就尽力帮助他们跑,有的看病钱不够了,我都及时给垫上。我们村书记眼睛不太好,我还为他配了一个眼镜。他们都不好意思让我花钱,我就说,谁让我们是一个村的人呢。在那个时候,我和社员们在一起感觉很温暖。如今,每当我回想起那些曾视我好朋友的社员们,心底里总是充满了感激之情。

  内蒙古草原劳动生活八年时间,正是我青少年时代,是我人生的一个起程点,这也是我人生逆境中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广大社员向我伸出了无私的帮助之手。我现在所形成的很多理念也是在哪里形成的。回乡两年多农民的经历,对我来说是苦难,也是一种历练,更是我以后工作的资本。

  两年来我最大的收获是,一是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实际,什么叫实事求是,什么叫群众,这是让我受益终身的东西;二是培养了我的自信心,艰难困苦能够磨练一个人的意志,两年回乡艰苦生活对我锻炼很大,后来遇到什么困难,就想起那个时候,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还可以干事,现在为什么不行呢?所以,我能够处变不惊,知难而进。我对内蒙古感情很深,对农村工作理解也很具体,在哪里我明白了做人一定要有理想和信念,要有进取精神,客观条件很重要,主观努力更重要,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很实的东西,是很具体的,已经融入我的血液中。十二岁来到内蒙古时,我迷惘,彷徨,二十岁离开这里时,我已经有着坚定的人生目标,充满自信。内蒙古八年是我逃荒的地方,她充满了我无限的眷恋和回忆。

  这里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令我陶醉,蒙古人的粗狂、豪爽的性格感染着我,使我的性格中至今仍保留着那么一些呼盟草原的气息,我对草原的留恋和思念就象松花江的流水一样扯不断。大学生活纵然将我分开,却无法使我忘记那段艰难迷茫的时光,它将永远是我人生路上的一段珍贵的记忆。

面对即将走上新的征途,我不甘心虚度此生,怀着一颗赤子之心,经常思虑着一个问题,为了家乡父老,为了祖国,为了我自己未来,能做什么,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好好学点渴求的知识。

七七年高考虽然过去这么多年,每每想起这一切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偶尔会做梦梦见高考,梦见自己在考试,梦见题目没做完,在梦里哭得稀里哗啦,梦醒时分,还心有余悸,假设没有考上我又能怎么办呢?我的人生可能会走向不一样的轨迹吧?知识改变命运,感谢那年高考为我提供一个公平的渠道,让我有机会走出去,让我有了不一样的人生。

清明节中,回首高考往事,更加怀念父母,更加感恩父母在那样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的养育和培养之情。从父母的生活脚步中,我知道,苦难本身是一种磨难、历练,但是它也是一种激励人奋进的机会。不会忘记父母声声叮嘱,不会忘记父母句句教诲。回首往事,倍感自豪,愿父母在天堂静好安详。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Top